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百九十九章 两日不见(书号:760

第一百九十九章 两日不见

作者:陈风笑
    说了这么多,你也就是这句话还有点道理!”说,陈太忠的脸色,登时就松了下来。

    搁在以往,他自是不肯受了一个小小的低姿态就肯放过对方,不过,在官场上,赶尽杀绝是要看场合的,有时候,学会放人一马也是很有必要的。

    刘东凯肯向他认错,这下,他的面子就有了,在他新结识的兄弟前长脸了,再追究下去,倒不是不可以,可人家瑞远若是觉得自己太不识进退,是不是会给人感觉太……蛮横呢?

    殊不知,总早就已经把他打入野蛮人的行列了。

    于是,下一个挣面子的看点,就摆在了他面前,“嗯,那几个打人的警察,你打算怎么处理啊?”

    “最少也是行政记大过,是党员的……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刘东凯一句话,就把自己的若干下属送上了不归路,而且,这还不算完,他笑嘻嘻转头看看瑞远,“当然,总要是有什么异议,也可以提出来,我们尽量满足。”

    “太忠,帮我联系素波的医院吧,”瑞远闭着眼,有气无力地回答,“我想,那儿的医疗水平高一些,这老家,我以后也不敢回来啦……”

    显然,这厮对刘东凯的处理建议极其不满意,他根本不知道,行政上和党内双重处理的话,那些得罪他的警察想再上进,怕是就得等日头从西边升起了。

    无缘无故地打我也就算了,拉进警察局还打,这就实在太过分了,他完全不能接受记过和警告之类的处理。怎么着也得……罚一大笔钱吧?

    能砸了他们的饭碗,那就更好了!

    只是,他虽然是这么想的,但也知道眼下陈太忠地难做,凤凰市现在的风头很不对劲,而他托人在北京的走动,还没反馈回来消息,眼前这几个人本来是要偏帮的。眼下那个副局长肯改了口风,已经是殊为不易了。

    他不想过于为难陈太忠。

    可陈太忠怕什么?一听这话,就知道瑞远的意思了,他很坚决地摇摇头,“双开,只能是双开,刘副局长,你看着办吧。”

    “我……我只有建议权。没有处置权,”刘东凯一听陈太忠前所未有地称呼他为“刘副局长”,就知道人家不再计较他个人的事儿,心也放下了大半。可这个决定,他还真没能力下,“我得向局里通报,等局里领导班子的决定。”

    进了警察局还动手打人的,三个警察中有两个是警员倒是好说,另一个还是个一级警司,停职好办,双开地话……那还是得走程序才行。

    “随便你吧,我只要结果。反正从局里打听点消息,对我来说,不是什么难事,”陈太忠意味深长地看着他,“希望刘副局长你到时候能如实反应情况,只要事情不是卡在你这儿。就一切都好说。”

    这就是让我主动起双开流程了,刘东凯非常明白这话的意思,人家说了,我只有乖乖听话,不做什么手脚,这厮才肯不再跟我计较往事。

    可事情到了这一步,又怎么由得了他,刘副局长认真地点点头,连苦笑都不敢摆在脸上,“这个当然。我负责纪律纠风,也不能对这种严重扰民、败坏警察形象的行为不闻不问。”

    背后拽他衣襟的警司登时就傻眼了,刘副局长刚来的时候,似乎不是这么说的吧?怎么一眨眼,就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事情展到这一步,连韩乐闻他俩都有点傻眼了,这些警察们玩儿什么呢?难道说,事情又有了新的进展?

    有了新进展,自然不能用老态度了,两人相互使个眼色,招呼也不打就转身走出了观察室,他们必须尽快向上级领导汇报!

    “好了,今天我也只能帮你帮到这步了,”陈太忠眼见四个讨厌地家伙都溜了出去,心里惦记着蒙晓艳的豪宅,也不想多呆了,“瑞远,要不要我从幻梦城弄俩小姐来,晚上招呼招呼你们?”

    “我都这样了,哪有心思搞这个?被人知道还不定怎么说呢,”瑞远被他弄得哭笑不得,“别烦我,我心里有事呢,你要走就走吧,有小裴在呢。”

    “一点幽默都不懂,”陈太忠摇摇头,“有什么事,尽管联系我哦,靠,要

    天你自己偷偷地跑了,至于吃这么大的亏么?”

    走到房门口,他才想起任娇跟他说一起看的某些录像,一转头,“其实我建议你,试试医院里地护士也不错哦,一般时候……你也没这机会啊。”

    “你真是个混蛋……”瑞远有气无力地说。

    “这家伙简直是一个会走动的人形精液容器……”某女助理低声嘀咕。

    “其实少,这个建议,可以考虑一下的哦,”某个装昏迷的无良中年大叔睁开眼睛,一丝异样的光芒在他眼中闪过……

    陈太忠在走出医院的途中,撞上了市政府办的那二位,看到他出来,那女秘书嘴皮动动,似乎是想说什么来着,但最终还是没说话。

    对陈太忠来说,傍晚生的这件事,真的让他很不开心,不过还好,等他来到育华苑地时候,任娇和蒙晓艳的热情,几乎把他熔化掉。

    两女早早地做好了饭菜,在屋里等他等到八点,颇有点“佳人静待郎归”的味道,不过是一夫二妻就是了。

    —

    蒙晓艳今天也坐到了明亮的灯光下,事实上,她一整天都抱着镜子在左照右照,那份儿执着,让同为女人的任娇都感觉有些接受不了。

    甚至,她在炒菜的时候,蒙晓艳都要拎块镜子来厨房转转,“小娇,我觉得,疤地颜色又深了一点点,你看看这里,是不是啊……”

    话是这么说,但是她话里的满足,那是个人就能听得出,这不?她都有勇气把餐厅里的大灯打开了呢,嗯……还准备了两瓶红酒,气氛倒也算旖旎。

    在这种环境下,两天的双休日,几乎一转眼就过去了,陈太忠隐约觉得,自己似乎真的成了裴秀玲口中的“人形的xx容器”,仔细算算,两天内攒下的仙气,都未必有消耗出去的多。

    还好,周日晚上,任娇说什么也要让他歇歇了,说是蒙晓艳的脸已经大好了,大家以后,真地不用再这么荒唐了。

    谁想蒙晓艳笑眯眯地点头答应之后,一转头寻个机会,悄悄地把她反锁进了一个小卧室,直到她大喊着“以后再也不敢了”,才悻悻地放她出来,“小娇我跟你说,这个病……它还需要巩固治疗呢,你难道希望我回到从前的样子么?”

    这是荒淫无度的两天,不过,让陈太忠遗憾的是,为什么只有短短的两天呢?周一,他还得去上班。

    说是上班,就是去医院瞧瞧,周六周日两天,陈太忠并没有去看瑞远,他正在温柔乡里乐不思蜀呢,只是每天打俩电话过去,问问那里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没有。

    初开始第一个电话,瑞远非常不高兴,直斥他不够意思,我病成这样了,你也不知道来招呼招呼?

    陈太忠还其一个冷笑——拉倒吧,你那点小心思我不知道?你病?我才病了呢,你知道不知道为了帮你按摩,我消耗了大量的内气,现在正慢慢地修养呢!

    “……反正你就是装装样子,我这儿可是得勤打坐呢,不跟你玩儿虚的,挂电话了啊……”

    后两个电话,就很没什么营养了,倒是最后一个电话,瑞远说了,明天要他早点去医院,有点事情商量。

    陈太忠是早晨八点准时来的市中心医院,一进高级病房区,登时就有点晕了,门口居然……居然站着两个警察?

    瑞远和梁天驰已经由观察室转入了311号病房,这种病房是专为市里领导和离退休老干部准备的,当时还没开放给私人使用,若不是他俩身份敏感,就算手里有钱也住不进这样的病房。

    可是这俩警察……是怎么回事呢?陈太忠打量一下四周,才现,居然还有两个明显是便衣的家伙,在那里转来转去。

    不过,他们似乎没什么特定的防范对象,只是有意无意地观察着路过的人的种种表情,若不是有心人,是感觉不到空气中那份隐隐的肃杀的气氛的。

    311病房的门虚掩着,里面隐约有声音传出,陈太忠快步走过去,才愕然现,屋里除了梁俩病号,以及裴秀玲之外,还有三个女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