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百九十八章 屈膝自救(书号:760

第一百九十八章 屈膝自救

作者:陈风笑
    【TxT下载JaR下载umd下载RaR下载】

    你,你这叫什么话?”韩乐闻登时被气个半死,他在年,如此惫懒的人物还真是见得不多,而这种人,居然还是政府官员!

    只是,眼下这种场合,他根本没办法作,少不得只能轻轻呵斥两句,“这是你负责接待的客户,现在出了这么大麻烦,你是要负责任的!”

    “打人的不负责任,我倒要负责任?”陈太忠冷笑一声,斜眼看他,“景静砾派你来,就是让你找我麻烦的?你这说的是人话么?”

    “你!”韩乐闻登时大怒,“你这话,我会反应给景秘书长的。”

    “你反应给卫华市长都行啊,”陈太忠懒得理他,“记住了,我叫陈太忠,卫华市长会有印象的,不信的话,你现在就可以打个电话。”

    韩乐闻听得,登时就是一愣,看起来这年轻人,还真的有点来头?怪不得说话这么呛人呢。

    他在这里愣神,刘东凯却是听得大吃了一惊,他一直搞不清楚这个大家叫小陈的人是什么来历,等到“陈太忠”三个字入耳,该想起来的,他全想起来了。

    一时间,所有新仇旧恨涌上了刘副局长的心头,他冷笑一声,“呵呵,陈太忠?你就是陈太忠?”

    “你这表情,我有点不待见,”陈太忠伸出食指指指他,声音很平淡,但是那样子,却是很有几分嚣张,“我跟你说啊刘东凯,这次你完蛋了,谁也救不了你。”

    刘东凯的脸色,登时就是一变。

    他看不起陈太忠。打心眼里看不起,不过自打难为开区派出所所长古未果之后,他就充分明白了一个道理:小人物也不是随便可以拿捏的,否则的话,保不定会给自己带来一身臊气。

    而眼前这个小人物,正是他得罪不起地那种,这人身后不但有着强大的靠山,而且都能把话递到秦书记那里。上次正是秦小方亲自打电话给他,要他把古的事儿压下去。

    那件事后,刘副局长觉得分外地没面子,所以略微调查了一下陈太忠,让他惊讶的是:那厮根本不是秦书记的什么人,反倒是同秦书记相当地不对路!

    这种紧张关系下,都请得动秦小方来关说,这家伙的能量。小得了才怪。

    自打知道陈太忠的真实身份之后,刘东凯就开始坐卧不安了,刚才陈太忠说的话,他还真没在意。可眼下既然知道了这厮来历,他当然不会认为人家只是随便说说。

    而且,丫说了两遍,是地,不仅仅是一遍!

    这下,刘副局长开始坐蜡了,一开始,他同陈太忠搞得实在是太僵了,而不管怎么说。对方的身份同他相比,差距也实在太大了,这服软的话……要他怎么说得出口?

    他正在这里左右为难呢,手机响了,来电话的,又是秦小方书记!

    秦小方书记很遗憾地通知他。我刚刚听说,有人要整你了,正在四下搜集你的材料,你最近,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不会吧?来得能这么快么?刘东凯还真没想到,陈太忠简直是语音未落,就开始动手了,这不?狠话说了还没半小时呢,秦书记倒已经收到了风声。

    他真傻眼了,忙不迭解释。“小方书记,你听我解释啊,今天这事,主要是因为家的商业考察团被几个混球打了,你听说了吧?就是掘了黄老祖坟的那个家……”

    秦小方还真不知道这个,他是党务口上的,又主抓纪律检查,对政府地行为不是很操心,而且家这消息,来得隐秘且迅,一时间没传进他的耳中。

    听完了刘东凯的解释,秦小方在电话里长叹一声,“唉,你……你糊涂啊,现在人家不找打人的警察地麻烦,憋着劲儿整你呢,你还不赶快想想办法?”

    我倒是得有办法呢!刘东凯郁闷得想大叫,他太明白了,这世界上,没有谁的屁股是真正干净的,人家敢明目张胆地收集自己的材料,那就说明,人家有充足的信心能把自己拉下马来。

    至于说找不到足够的材料?别做梦了,别说这种可能性不存在,就算它真的存在,没材料……人家不会捏造啊?

    “那还是得……秦书记你多关照了,”刘东凯说这话时的心情,那是要多苦涩有多苦涩了,操的,那小子吃了枪药了?我没怎么得罪他吧?

    “呵呵,”秦小方在电话那边苦笑一声

    要是合适帮你,早帮你了,问题是,对方还有很强地呢……”

    对唐亦萱的能量,秦书记再清楚不过了,而且,既然是唐亦萱想整人,他哪里敢多事阻拦?万一惹火这位,他的日子也不会太好过。

    秦小方也知道,这女人其实很少招惹是非,想想刚才唐姐打给他的电话,他就是一身冷汗,因为唐亦萱一开口,就是那种绝对没有转余地的口气,“……你是纪检委,你手上有多少刘东凯的材料?”

    —

    面对这种霸气十足地要求,打死他他都不敢出头,秦小方只是非常地纳闷,刘东凯到底做了什么事,居然能惹得异常低调的唐姐大为光火?

    事实上,唐亦萱也是被陈太忠逼得没有办法了,才兵行险招出此下策,不过,她坚信,刘东凯只要从秦小方那里收到这个信号,必然会主动找到陈太忠,尽最大努力地去修好两人的关系。

    只要是在官场混过几天的人,没有谁会乖乖束手,不做任何反抗就被别人拿下,习惯了前呼后拥的感觉,谁还能再去忍受默默无闻的寂寞?

    唐亦萱心里清楚,就连蒙通,说是晚期肝癌不治身亡,其实老书记也是受不了病休之后的寂寞,郁郁寡欢,才患上了癌症,只一个瘫痪怎么要得了人的命?

    她这一招,不但是给秦小方施加压力,同时也是想给刘东凯多一个选择的机会,反正,秦小方绝对是凤凰市常委里最怕她的人,她也不怕他不肯就范。

    只是,那个陈太忠,你就不能消停一点么?再这么下去,我唐亦萱地名声,迟早都得让你给我毁了啊!

    刘东凯接到秦小方这个电话之后,登时就抓瞎了,秦系的力量,一直是他仕途上最大的助力,其他的关系和手段,虽说他也有一点,可眼下最大的靠山已经说了:你被抛弃了好自为之吧,对他而言,这是何等沉重的一个打击?

    还好,刘副局长略一分析,就明白了事情的关窍,自己同那个陈太忠的关系,还没有到了势不两立的境地,那么,认个小错赔个小礼,应该是能把事态控制在一定范围内的。

    陈太忠说了,没人救得了他,可是……他可以自救啊。

    这么做丢人么?不丢人,被人一撸到底让外人看了笑话去,那才是真正的丢人,男儿膝下有黄金,可是跪那么两跪,能捡起权力若干的话,黄金算个鸟啊?

    再说了,他倒是有心跟人家拼个鱼死网破呢,但眼下来看,双方的实力对比,同双方的级别对比大致相当,都是悬殊到不成比例的,真要那么做的话,恐怕到时候,鱼都死了好几遭,那网还是好端端地没什么事。

    于是,让政府办俩秘书目瞪口呆的事儿,终于生了,刘副局长在出去接了一个电话之后,再回来居然笑嘻嘻地向陈太忠凑了过去,“呵呵,陈主任,我想,今天的事儿,这么处理,对家是不公平,对你也是不公平的。”

    他连那“业务二科”的名称都没听说过,于是他称呼陈太忠,居然对应的还是街道办事处副主任的头衔,至于说政法委书记一衔,很容易让人记起一些不愉快的往事,还不如忽略。

    事实上在凤凰市的官场,也很少有人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变幻这么多的职位和头衔,陈太忠算得上一个实实在在的异数,倒也不能怪人家这么称呼。

    陈太忠瞟了他一眼,懒洋洋地话了,“那依你的意思,该怎么办啊?”

    “对于隐藏在警察中的败类,我觉得,应该好好地打击一下才行!”刘副局长义正严词表态了,现在这个节骨眼上,他已经顾不得保护自己的下属了,再说了,纪律纠风,管的可不就是警察内部的不良风气和违规作风么?

    那二级警司登时就傻眼了,悄悄地拽了拽刘东凯的警服后摆,不过,刘副局长已经下定了决心,拿定了主意,连头都不回一下。

    凤凰市政府对家有什么看法,关我屁事,我现在想做的,就是保住这个副局长的位子,这一刻,他居然能理解了秦连成的那种无奈。

    天大地大,自己的官位是最大的,只要能坐稳了屁股底下的位子,就算洪水滔天,又关我鸟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