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百九十七章 酝酿报复(书号:760

第一百九十七章 酝酿报复

作者:陈风笑
    你好,总,我是市政府办公厅秘书一处的韩乐闻,看都不看陈太忠一眼,径直走了过去,“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我代表景秘书长来看你了。”

    韩乐闻是秘书处十几年的老人了,平时负责一些日常杂事,办事尚算稳重,能力却很一般,只是文人脾气,不爱跟领导走动,到现在还是个杂务,正是人们说的那种“将板凳坐穿”的老板凳队员。

    这次秘书处派他来,也是看他做事稳重又没什么性子,而家的前景现在又是不明朗的时候,正合适要他做个受气包。

    可秘书处的人却是忽略了一件事,所谓的老板凳,必定是见多识广的,韩乐闻见陈太忠职位不高却嚣张跋扈,性情也乖戾得很,心中先有了几分不喜,自然不肯跟他打什么招呼。

    景秘书长?瑞远的眼睛缓缓地阖上了,他不想跟这些人扯什么废话,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这一刻,他猛然有种感慨,要是政府里全是太忠这种性子的,办事效率还不得大大的提高么?

    “就今天生的这件不幸的事情,我们感到非常地遗憾,”韩乐闻开始中规中矩地言,“办公厅的意思是,对于伤害了先生的警察们,无论他们的出点如何,不可否认的是,他们对你造成了严重的人身伤害,必须从严从快地做出处理……”

    官面文章,大抵就是这样了,从上次段卫民、景静砾亲自出面接待,到现在人被打伤却只派了俩无关紧要的人物来。市政府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了:他们只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甚至那些警察们虽然打了人,但论起动机,都可以说是出点是好的,这种情况,瑞远又怎么能指望“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听他啰啰嗦嗦说了半天,到最后只是地出了一个“先生若是有什么需求,只管提出来,市政府一定会酌情考虑”这么个结论。瑞远气得差点从床上蹦起来。

    还好,他紧记着自己在装病,到了最后,他连点头都懒得点了,就那么直挺挺地躺在那里装死,心里却不住地感慨,说起待人来,那还是得说太忠够朋友啊。

    陈太忠在一边。实在看不过眼了,若是搁在一年前,怕是他还听不出这话里的真实意思,但眼下看了那么长时间的《天南日报》。自然知道该如何从官面文章中读取其中含义。

    这就是看瑞远没啥用了,才这么欺负人的!他心里实在是说不出的别扭,原以为我做事就算个操蛋的了,可也没操蛋到你们这一步啊,啧啧,哥们儿……穿越得实在太冤枉了。

    当然,这只是牢骚话,事实上,他心里非常清楚。人家这才叫精通世故人情呢,他上一世若是肯做这种人,倒也不至于落得被人合力围攻的下场了。

    不行啊,哥们儿我还是无法坐视啊,眼见政府办的这二位已经把态度表示得十分明显,他摇摇头。摸出手机走了出去。

    无论于公于私,打人地警察都是必须要严惩的,既然大家都不想管,那我管好了!他再次拨通了唐亦萱的电话。

    唐亦萱一听说,陈太忠要她插手警察局的事儿,直接就拒绝了,“不是我不肯帮你,政法系统是个相对独立的系统,你连打你朋友的人的名字都不清楚,要我怎么帮你?”

    “那我回去问问。总行吧?”陈太忠狠了,“这次我是认了死理了,我就没听说过,打人的反倒有了道理啦?”

    “不用跟我说了,你直接找市局局长王宏伟吧,”唐亦萱显然不想多事,“你就告诉他说,是省委书记蒙艺地老婆要你找他的,等一下,我给你找找他的电话……”

    哼,扯出蒙艺也没用,陈太忠心里十分明白,为了怕唐亦萱忌惮黄老,他在讲述事情的经过时,根本没把瑞远地身份介绍清楚。

    可眼下打电话给王宏伟的话,那根本不可能瞒得过王局长,这种大事,人家不知道才怪呢。蒙艺算是一方诸侯了,不过,指望他不忌惮黄老,那现实么?

    “不用了,这么着吧,你还记得上一次我跟你说的刘东凯吧?”万般无奈之下,他只能退而求其次了,否则的话,他心里这点不顺畅,还真没个地方泄,“就是那个副局长,能不能在三天之内,帮我把他搞定?

    底?”

    这个要求,他也知道太高了点,起码从时间上讲,就太离谱了点,但是陈太忠一向信奉一点:报复一定要快,才能显出自家的手段,同时也能让当事人获得最痛快淋漓的心理满足。

    “你疯了吧?”果不其然,唐亦萱对这个要求非常地震惊,“那是一个堂堂的正处呢,三天?三个月能弄下去就不错了,而且你还得花点钱……不过,反正你不缺钱。”

    —

    “就是三天,”陈太忠斩钉截铁地回答,他冷笑一声,“蒙晓艳的脸,我已经弄好了,不过,现在正在巩固治疗期间,我的意思……你明白吧?”

    “晓艳?”唐亦萱在电话那头惊呼一声,随即就沉默了下去,不过,电话里传出地急促的喘息,让他明白了,她现在,应该是很激动的。

    良久,听筒中清脆的声音才再度响起,不过这一次,她的声音软绵绵的,非常地柔和,甚至让他感觉有点甜得腻,“太忠,能不能换个条件?其他方面地要求,随便你提……”

    那我要跟你上床,你肯么?陈太忠心里恶狠狠地回了一句,才说要张嘴反唇相讥,却冷不丁一个冷战,愣在了那里。

    好像这个唐亦萱,一直在暗示着我什么呢?

    他性子粗鲁,为人也大大咧咧,但要是说他智商低,那纯粹是侮辱人,想到这个美艳的女人,或者是可以任自己予取予求的,心中没由来地就是一阵兴奋。

    有了这个突如其来的念想,在这一刻,他连帮瑞远报仇的心思都淡了很多,还好,刚才韩乐闻对他的冷淡,表现得实在太过明显了,他沉吟一下,决定还是先为自己挣点面子回来。

    “这个是没什么商量的,”他冷冷地回答,只是,在说这话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的语气,并不像以往那么决然,所以他不得不补充两句,以显示一下自己的必得之意。

    “你知道,蒙晓艳地治疗,那是在脸上,所以我的心情是很重要的,你也不希望看到出现什么意外吧?”

    唐亦萱在电话那边沉吟一下,才冷冷地问了,这次她的语气有点生硬,“这个……就是你的条件?”

    “不,这个只是治疗的先决条件,”陈太忠不傻,一件事能多得几次回报,那不是更好么?“至于说其他的嘛,那个,我……我以后想好了再说吧。”

    “唉~”唐亦萱在电话那边长叹一声,.:.得拿下手机看看,没断线吧?

    线倒是没断,不过显然,电话那边很为难,想想唐亦萱为了给蒙晓艳治病,先是以帮自己活动下岗女工的事做为定金,现在又这么为难地去对待刘东凯,她付出的似乎……有点太多了?

    要不,就这么算了?他有一点点的心软,不过转念一想,妈的,就算我肯放过那刘东凯,可他有机会整我的时候,绝对不会手软啊,大家是在混官场嘛,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妇人之仁那是绝对要不得的!

    “我等着你的好消息!”说完这句,他不管不顾地压了电话。

    等他再次走进观察室,正看到一个小护士正在给包扎得严严实实的小牛司机换输液瓶,那份愤懑再次充盈他的胸间:人民警察,这就是你们行使人民赋予你们的权力的方式吗?

    于是他找个小圆凳,一声不响地坐了下来,连眼睛也闭上了。

    陈太忠不想说话,可别人并不想就这么放过他,韩乐闻唠唠叨叨了半天,看瑞远闭目横躺一声不吭,又恢复了那副水米不进的样子,他心中就有些恼怒了。

    可是,他的恼怒还没办法对着瑞远泄,无意间一转头,他现陈太忠回来了,少不得是要走上,训斥其一番,“你们招商办,就是这么做工作的,你来这里有什么意义?”

    陈太忠登时大怒,他睁眼抬头,看看紧绷着脸的韩乐闻,“我该做什么,你管不着吧?想教训我?可以啊,不过你先把秦连成拉下马再说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