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百九十六章 冤家路窄(书号:760

第一百九十六章 冤家路窄

作者:陈风笑
    完裴秀玲讲述的大致经过,陈太忠冷笑一声,并不答地就闯进了观察室,指着瑞远的鼻子就骂上了。

    “我说你纯粹就是活该,你挺能的嘛,不要我陪同?现在好了吧?按我说啊,他们打你打得还不够重啊……”

    下一刻,他就活生生地将瑞远从病床上拉了起来,只一眼,他就看明白了,瑞远身上的伤并不是很严重,丫在这里纯粹是装死狗,给凤凰市政府施加压力呢。

    按说,瑞远这种无赖作风,陈太忠还是满欣赏的,因为他自己本身就是这种人,哥们儿不惹人,你们已经是该念佛了,现在惹到我头上,哪里能那么简单地说了就了?借此生点事端出来才是常理。

    不过,眼下既然是他自己被夹在了中间左右为难,那么,这种作风就让他忍无可忍了。

    “哎呦,别拽,疼死我了~”瑞远有:|副奄奄一息命不长久的样子,显然,这厮是打算把死狗装到底了。

    两个警察和两个政府办的秘书生怕出什么意外,紧跟在陈太忠后面闯了进来,眼见瑞远受到如此对待,禁不住齐齐大惊失色。

    不过,想想那个娇滴滴的女助理,居然肯抱着这个男人哭,四个人马上就拿定了主意,咱且先冷眼旁观着,等到少话了,咱们再处置,可也为时未晚。

    “是么?你很疼吗?”陈太忠冷笑一声,“那我帮你按摩按摩吧,瑞远,你知道不知道?你今天。搞得我很被动哦!”

    瑞远还没说什么,陈太忠就伸手拔掉了贴在他身上的粗粗细细的各种仪器的连接线,不由分说将他翻转,按在床上双手上上下下就是一阵乱按。

    说是按摩,其实他基本上没用什么仙气,左右不过是玩点心理暗示就是了,丫最多就是软组织挫伤,又死不了人。哥们儿这仙灵之气,得来很不易地哦。

    初时,瑞远对陈太忠这个态度,是相当地不满意,他一肚子邪火没个泄处,还说等着陈科长来给自己做主呢,谁想这厮一来,反倒先收拾起自己来了?

    不过。陈太忠的抱怨,他也听到了耳中,强压着怒气想想,不得不承认。他今天遇到的事,还真的是把人家太忠给卖了。

    说穿了,还是他心里觉得,陈太忠是个值得交往的人,而且,自家的老爷子也很看重其人,于是,等到那熟悉的清凉的感觉再度涌来地时候,他轻轻呻吟两声。“嗯,谢谢了啊太忠,感觉……那是好点了。”

    “好点了?那就对了,”陈太忠适时收手,斜眼看了看身后跟进来的几位,也没打招呼。而是继续训斥着瑞远,“看,我早就跟你说过,凤凰市的警察纯粹就是一帮人渣,你不信嘛,现在知道了吧?”

    瑞远苦笑着点点头,却还是那副有气无力的样子,“信了,这次我真信了,我们家不在凤凰投资了。这还不行吗?”

    他这话才一出口,府办的那俩秘书脸色登时就变了,不过,那俩警察的脸色更难看。

    眼见瑞远话了,也就是有交流的**了,那一级警督走了过来,一指陈太忠,“麻烦你说话注意点行不行?作为政府工作人员,人民警察的形象不是你应该诋毁地。”

    按警督的理解,才来的这位,可能是行的那先抑后扬之计,就是先偏帮瑞远说话,让其好好地泄泄火气,然后,等其情绪稳定之后,再婉转地劝说一番,以便最终达到救火地目的。

    这个策略,显然是不错的,可刚才大家在等人的时候,暗暗地打听了一下陈太忠的来历,才知道总一直期待的这位,不过是个临时借调到招商办的年轻人,级别也才只是副科而已。

    副科这个级别,实在是太低了点,一级警督并不像陈太忠想的那样是副处级,人家是堂堂的正处级干部。

    虽然他自认猜出了陈太忠地用意,但当着这么多人,这厮居然敢如此地落警方的面子,还是让他相当不爽的,以你的级别,合适说这种话么?没见老子我三杠三星的还在这里站着呢?

    “警察的形象,用得着我诋毁么?”陈太忠瞥他一眼,眼中是说不出地轻

    边说,他一边伸手指指一旁被包扎得严严实实的小牛了这样,也是我诋毁出来的?”

    “你!”警督被顶得直翻白眼,还好,他旁边的一级警司上前将他拉开了,“好了,刘局,不要跟他一般见识……”

    “刘局?”陈太忠的耳朵,那不是一般的好使,他的头立刻就转了过来,上下打量着一级警督,直看得对方毛骨悚然,才冷笑着问了,“刘东凯?”

    刘东凯是管纪律纠风的副局长,出现在这种场合,似乎也算正常吧?

    听到这三个字,一级警督的眼中,登时射出了一股凛冽的寒芒,整个人地身子也变得笔直,不大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柄标枪一般,不但寒光四射,而且似乎随时可能会被掷出一般。

    “你……认识我?”

    显然,刘东凯感觉到了陈太忠释放出的敌意,不过,他一时有点搞不明白,这么个不入流的家伙,怎么敢跟我炸刺呢?

    “这次,你的副局挂定了,”陈太忠哪里吃他这一套?对方的眼光狠,他自是要还个更狠的眼光回去,搁给外人看,那就是睚眦欲裂了,“秦……谁都救不了你,你信不信?”

    他差一点就把秦小方的大名报出来了,不过,眼下实在是太敏感的时候了,而且进入官场这么些时日了,该有的忌讳,他怎么可能不知道?

    他这话还真不是随便说说的,唐亦萱已经收拾过这人一次了,这次警察们又犯了这么大个错误,想来在她的压力下,秦小方也不好意思站出来保此人吧?

    —

    刘副局长登时就蒙了,他下意识地看看委办的俩秘书,又转头看看自己身后的警司,似乎想找个人出来帮他解答疑问:这厮到底是从哪个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居然这么大的口气?

    他的默然,搁在这三位眼中,是不屑跟一个小人物计较,虽然大家都很纳闷,一个小小的副科,说话怎么会如此嚣张。

    这话听在瑞远耳中,心里却是一阵兴奋,他实在太明白陈太忠是个什么样的性子了,若是别人这么说,没准是存了和稀泥的想法,但是太忠绝对不是这样的人,丫可是一个敢作敢当的人物。

    今天的遭遇,真的惹火他了,从小到大,他虽然捱过几次打,可那全是不听话被老爹打的,最多不过就是年轻时还打过两三次群架而已,何曾被人如此冒犯过?

    当他在警局里被劈头盖脸打了一顿之后,他就下定决心了,这个仇不报,我***不姓了。

    在凤凰市投资的事情,他已经不想去考虑了,丢了这么大个人在这里,还要我怎么再在凤凰市混?可是,这梁子却是必须要找回来的。

    “太忠,你听我说,”他有气无力地话了,“当时在警察局里打我的,不是这个警察,你会不会是……搞错了?我记得他们都管他叫熊头儿来的。”

    他的心思阴着呢,别看眼下似乎是帮着刘东凯说话,事实上,他已经知道,陈太忠必定放不过眼前这位了,那么,其他的参与者,少不得他是要提出来的。

    “你们凤凰市,治安真的很差啊,”他费劲地喘口气,看那样子,似乎下一口气没准就上不来了,“这让我怎么放心在你们这里投资呢?”

    陈太忠一听这话,就明白了,这两天来,瑞远将他的性子摸了个差不多,他又何尝不知道,剥去外表的层层伪装,总其实也是个性情中人?

    显然,这位是打算打着投资的旗号,先将个人恩怨解决了,这种行为他很欣赏,可眼下瑞远这么做,却让他心里平添了几分担忧。

    这家伙这么肆无忌惮地筹划着报复,不怕以后别人秋后算账么?难道说,瑞远真的决意不在凤凰市投资了?

    市政府办的那两位却是高兴了起来,虽然瑞远的话很难听,但相较刚才的一言不,现在就算是已经可以沟通了。

    既然能沟通,那接下来就简单了,天底下的事,怕就怕人不做,只要肯做,还有什么是不可以商量的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