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百九十三章 任老师的大手笔(书号:760

第一百九十三章 任老师的大手笔

作者:陈风笑
    实上,陈太忠这么想,绝对是误会了蒙晓艳。

    蒙晓艳离家时,确实带了不少钱走,不过那正是邓公南巡讲话之际,号称是“十亿人民九亿商”的年代,她随便买卖了点股票,又随便在一个保健品的项目中投资了点钱,等她撤资的时候,才现自己的身家就稀里糊涂地到了七位数。

    至于说育华苑,更是巧合了,蒙晓艳的生母是凤凰市土生土长的人,在市里有自己的私产房,一个小院子,育华苑开时要拆迁那院子,当时房价也没多高,她随便添了点钱,就混了一套别墅。

    当然,眼下这别墅要卖,就值点钱了,可见,蒙晓艳虽然对这些不怎么上心,本人却是非常有财运的。

    任娇的单身宿舍,住起来实在太不方便了,厨房、卫生间什么的,都是公共的,蒙晓艳既然铁了心要“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了,当然还是要搬回自己家来住。

    陈太忠抵达这里的时候,已经是六点整了,任娇在楼下的大客厅等他,蒙晓艳却是不知道哪里去了。

    “她人呢?”陈太忠有点奇怪,“你一个人呆在这里,不怕啊?”

    “在她房间里呢,”任娇斜眼看着他笑,“人家好歹是女孩子呢,昨天被你那样了,怎么好意思出来见你?”

    女孩子?陈太忠的胃,不由自主地又痉挛了一下,她比我还像男人呢,不过还好,这个问题他也是随口一问,虽说蒙晓艳的脸被他改造了一下。只是,在她恢复正常之前,他也没兴趣多看。

    反正到时候关灯上床就行了,蒙晓艳要现在出来见他,看得多了,没准到时候会影响他“治疗”的热情呢。

    “你说的蒙晓艳他妈,到底是谁啊?”有时候,女人地好奇心还真的挺强的。任娇自那个老公那里得不到答案,少不得就要来这个老公这儿打探一番。

    你都在西郊公园见过呢!陈太忠看她一眼,却是没再解释,“男人的事儿,女人少管,对了,晚上吃什么?怎么不见你张罗?”

    “我怎么没有张罗?”任娇手一动,客厅里就出现了各色蔬菜和肉类。茄子黄瓜豆角西红柿、猪肉鸡肉羊肉牛肉、海参牡基围虾……等等,差不多有一吨左右,占据了小半个客厅。

    不过还好,任娇连货架也买了回来。各色菜肴分门别类地放置着,倒也不显杂乱。

    不是这个样子吧?陈太忠有点傻眼了,“我说,你是不是打劫了哪家市?”

    “还不是为了你们两个狗男女?”任娇冷哼一声,看得出来,她有点不开心,“为了你俩,我下午请了假跑出来给你们买东西呢,还好有须弥戒。要不都不知道该怎么装回来!”

    事实上,陈太忠对这种档次的辱骂,根本不放在心上,当然,这是任娇骂他,要是换个别人。不死怕是也得脱层皮,“我是想问问,你花了多少钱啊?”

    “联合市真的太过分了,居然拖着我同学的货款大半年不给,”对这个问题,任娇避而不答,她甚至不好意思盯着陈太忠的眼睛看,“嗯,我弄点东西回来,算是给他们点教训。”

    我靠。你是人民教师啊,连“为人师表”都不懂么?陈太忠越地觉得任娇任性了,不过,想想自己也曾有过顺市商品地念头,又觉得有些好笑。

    还是联合市,果然是“在劫者难逃”啊,冥冥之中,难道真的自有天意么?“哈,敢作敢当,果然不愧是我的女朋友,呵呵,我喜欢……”

    他确实喜欢任娇这种率性而为的举动,因为,他自己本身就不是一个循规蹈矩的人,而且,联合市请得动黄老去那里,身后肯定是有点小背景的,丢这么点东西,无所谓的吧?

    “不过,这种事,你以后尽量少做,”无论如何,他还是要正告任娇一番,“万一被人现你手上的须弥戒有问题,你可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这真地是他的心里话,眼见任娇肆无忌惮地使用须弥戒,他心里有了一点点想法:看来这须弥戒送人,还是要慎重啊。

    按他的计划,因为刘望男最近做事,颇合他的心意,他还有送刘大堂一个戒指地心思呢,不过眼下看来,嗯……还是等等吧。

    任娇被这话说得面红耳赤,手一挥,又将那些东西统统收了回去

    有些悻悻,“我还说给你做菜呢,看来……我真是自了。”

    “收回去也好,省得屋里味道那么怪,臭鱼烂虾,这话真的没错哎,哈哈~”陈太忠干干地笑了一声,“不力,你还不如弄点电视啊空调什么的回来,这点儿菜,能值几个钱啊?”

    “谁说没有了?”任娇脸色一绷,手又是一挥,八十多平米的客厅里顿时出现了无数个纸箱,起码有一百多小两百立方米的模样,不过还好,堆叠得比较整齐,只是那体积看上去,着实有些吓人。

    “这才是大头呢,”任老师洋洋得意地解释,“最起码也值四五十万,哼,他们敢‘偷一罚百’,我就敢欠一罚十,老百姓们挣点钱,容易么?”

    —

    “我……我挺佩服你的,”看着满屋的电器,陈太忠憋了半天,才来了这么一句,他已经被震慑得无话可说了,一拱手,他笑嘻嘻地来了一句,“女侠,任老师,你就是那传说中的‘劫富济贫’的高人啊……”

    “你在嘲笑我?”任娇脸上,有一点点不高兴,这种反话,是个人就听得出来。

    “没有啊,你做地,嗯……真的是大快人心的事,”陈太忠脸色一绷,正言回答,不过他心里已经下了决心,这须弥戒,真的不能再乱送人了。

    只是,他也不想得罪任娇,“呵呵,我哪儿敢嘲笑你啊?今天晚上,不是还要‘锵锵三人行’么?”

    他左右看一下,嬉皮笑脸地回答,“要是惹得你不高兴了,呵呵……蒙晓艳那小身板……”

    “我的小身板,怎么了?”二楼上传来一个略带沙哑的声音,蒙晓艳偷听这俩谈话很久了,虽说今天凌晨,陈太忠是以治疗地名义进入她身体的,但是,她一直在担心,太忠会不会觉得自己……太不知道自爱?

    耳听得对方没有说自己任何的坏话,现在说的话,又似是很迷恋自己的身体,她是又害羞又高兴,情不自禁地借着这个旖旎的话题,貌似恼羞成怒地插话了。

    “咳咳~”听到房屋主人问,陈太忠:;声,随即脸色一整,“嗯,你的小身板,那啥……我是给你治病的,想得到真正的快感,当然还得靠任娇!”

    你混蛋!蒙晓艳登时就有点恼火了,你是说,我的身体一点都不吸引你,你只是为了治疗么?实实在在是欺人太甚了!

    要是一点吸引力都没有,昨天一开始,你做得也是有声有色兴致勃勃地嘛,蒙晓艳恨得牙根儿直痒痒,切,比耐久力的话,任娇还不如我呢,要不我能是“老公”么?

    有了这个认识,她暗暗地下定了决心,晚上一定要卖弄一下自己的手段,反正同任娇一样,她虽然是未经男人,但她的处*女膜早被“老婆”弄得陈旧性破裂了,倒也不存在新承恩泽不堪鞭挞一说。

    蒙晓艳是个比较矛盾的女人,二十多年中天壤之别的经历造就了她复杂的性格,她外表豪爽内心细腻,表面要强心里却又脆弱不堪,这种情况下,遇到陈太忠这个“恩人”,一颗芳心已经不知不觉地开始悄悄绽放了。

    她的别墅是她亲自设计并且监工装修的——反正老师们比一般人要多出两个多月的假期,一般而言,最能体现装修风格的,是室内的灯光,所以,她这栋别墅里,各种各样的灯装得奇多。

    任老师烧得一手好菜,等到菜香四溢的时候,蒙晓艳也悄悄走了出来,其时,天色已经大黑,别墅里昏暗的灯光亮起,既有照明的功效,又平添了几分旖旎在其中。

    “这个光线,感觉有点像在歌厅嘛,”有个男人低声嘀咕了一句,显然,罗天上仙煞起风景来,那也是一等一的好手。

    事实上,陈太忠说出这句话还不到一分钟,就看到了自楼上款款而下的蒙晓艳,看着略施薄粉的蒙老师,这一刻,他有点明白这灯光的意思了。

    昏暗的灯光,恰到好处地映在她的脸上,种种的缺陷在一瞬间不见了踪迹,再加上那惹火的身材和婀娜的体态,看得陈太忠食指大动。该先吃饭呢?还是先吃人呢?这是一个问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