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百九十二章 你有压力我也有压力(书号:760

第一百九十二章 你有压力我也有压力

作者:陈风笑
    “我爷爷说了,来了凤凰,多走走多转转,别那么仓促意,”既然对陈太忠起了疑心,瑞远又不想把话说得那么难听,少不得就要把天嘉的虎皮拉出来做大旗,“这种考察,我也是头一次单独出来,压力很大呢。”

    听到他这话,陈太忠登时就恼了,我靠,你压力大?你压力再大能有我压力大?

    他当然听得出来,瑞远对自己的安排不满意,甚至,难保人家都起了疑心呢,以为自己在这里做了什么手脚,或者想捞取什么好处。

    “你爷爷光跟你说要你多走走多看看了?”他冷笑一声,“呵呵,他就没跟你说过,你们家还挖过黄老的祖坟?”

    刘望男本来正专心开车呢,听到这话,手不由自主地轻抖了一下,她太明白这句话的份量了,想到自己居然无意中卷入了这种级别的恩怨,实在有点……太刺激了吧?

    “嗯?”瑞远显然没明白过来陈太忠在指什么,他本来有点恼怒其说话的态度呢,不过,看陈太忠似乎撕下了脸皮,他少不得是要琢磨一下这问题的。

    这个问题问得极其突兀,事实上,他琢磨了半天,才反应过来陈太忠口中的“黄老”,所指的是何人,不由得讶然反问,“太忠,你这话,是听谁说的?”

    “听谁说的?凤凰市的高层全都知道了,要不你以为,轮得到我单独接待你?”陈太忠冷笑一声,既然话说开头,他也不怕继续再说下去。

    在他想来。让瑞远知道这件事,其实也是好事,若是家自己都没信心在凤凰投资,那自己还折腾个什么劲儿?还不如放人家跑了,对他而言,也算是尽了朋友之道了。

    “哦,是这样啊……”瑞远登时就陷入了沉默中。

    “呵呵,”过了好久。他才摇头苦笑一声,“原来是这样啊,我还说呢,怎么许纯良都告诉我说,他不能在这里陪我玩了呢,原来……”

    “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一件事,”他抬起头。冲着陈太忠轻笑一声,“那个祖坟,可能是家的人挖的,但绝对不是氏家族的意思。你知道,当时地凤凰,姓的太多了,而且,很多人都有一官半职在身……”

    “你这么说,真的没意思,”陈太忠冲着他冷笑,人家好心解释,他居然做出这种表情。实在是让人扫兴,不过,他接下来的话,倒也很合乎他这个有点绝情的表情。

    “这话你跟我说,没用啊,关键是黄老知道不知道。你能确定,黄老能体谅你们家么?”

    “这个……他不能有什么意见吧?”瑞远略微迟疑了一下才肯回答,“要不以他的声名和威望,除非我们不回来投资,否则的话,大6虽大,我们也不可能安身。”

    你小子哪儿知道大6上政治的微妙?陈太忠心中冷笑,却是看着他一言不,一种见识上地优越感自心底油然而生。

    瑞远啊瑞远,我是警告过了。你要是不听,那将来出了事,你可也不能怪哥们儿了。

    “要是这么说,我得跟爷爷说一下了,”瑞远看他这个表情,心里有点拿不准,随手就拿出了手机,“嗯,刘大堂,找个地方靠边,我打个电话……”

    刘望男听了这话,直接就是一脚刹车,虽然车行在路中,不过,o牌车还怕这些?能把车停在路边,那已经算讲公德了。

    瑞远拿出电话,看看陈太忠和刘望男,现这二位没有任何回避的意思,说不得拉开车门自己跳了出去。

    天嘉听了这个情况,没提任何的建议,他只说了一句,“这件事,可能天驰会更清楚些,瑞远,爷爷已经把这件事交给你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瑞远还待说什么,那边却容不得他解释,“爷爷迟早有不在的一天,你该学会自己拿主意了,我不怕你出错,就怕你学不会思考。”

    说完,那边电话直接断掉了。

    虽然瑞远是跑出去才打的电话,可是陈太忠既然盯上他了,少不得把听力稍微调整一下,兹事体大,就算有点违反道德,他也顾不得许多了。

    于是,天嘉的反应,被车里的罗天上仙听了个一清二楚。

    不过,接下来瑞远和梁天驰的谈话,他就没什么兴趣听了,车子启动继续上路。

    反正,只要家愿意玩下去,他绝对是要伸手帮忙地,人家若是铁了心不玩,那他就只有放弃了。

    事实上,陈太忠对事情下一步的展,已经做了一些筹划,在他想来,这件事只要他愿意张罗,家在凤凰市是断断吃不了什么亏的。

    问题的关键,当然还是在黄老身上,可是,黄老强煞了也只是一个人,陈太忠已经打定主意了,到时候真是要有什么风吹草动地话,他少不得是要花了仙力,去操控一下黄老的思维和举止。

    没错,问题的关键,就在于黄老只是一个人,陈太忠有信心在短期内控制任何一个单独的生命个体,至于说长期嘛,黄老他其实……年纪不小了,万一出现点什么帕金森之类的综合症,应该也是正常的吧?

    为了自己不被耻笑,他居然能算计起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不得不说,在官场混迹了一年,陈某人的道德水准不但没有提高,反倒是有下滑的趋势。

    陈太忠可真不知道,黄老地次子曾经对他有过些许的好感,虽然,人家现在未必记得起这么个人了。

    瑞远同梁天驰不知道谈了些什么,反正,在这一天接下来的时间里,他没再对陈太忠的安排产生任何的疑问。

    时近下午六点的时候,一行人才刚刚回到凤凰宾馆,陈太忠就接到了任娇地电话,要他去“育华苑”小区的某一栋楼前相见。

    “不行啊,那谁,”陈太忠苦着脸,他还真不知道,有谁在育华苑小区住着,“唉,我现在正陪着一个很重要的客人呢,这是我工作,暂时脱不开身啊,晚点好不好?”

    难道说,蒙晓艳住在这个高级小区里?

    —

    他倒不是没想过,借着蒙晓艳这个人,可以同蒙艺书记拉上关系,不过,一开始他是被蒙晓艳的相貌恶心着了,现在,虽说能把她的容貌调整一下,可想想她当个老师还得参加竞争上岗的考试,那么,她同蒙艺的关系,估计也是很一般的。

    眼下,他跟唐亦萱处得不错,自然就懒得再去将就蒙晓艳了。

    “太忠,有事你就忙去吧,”瑞远听到了这个电话,开始极力撺掇他,“今天大家都累了,我们也正好歇歇,说实话,可不敢像昨天那么喝了。”

    一边说着,他还一边摇摇头,做出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

    少来了你!陈太忠恨恨地看着他,我记得一大早就给你灌输了点仙灵之气呢,你这话的意思是,哥们儿地神通不顶用?

    看他这副霸道的样子,瑞远少不得苦笑一声,把他拉到一边悄声解释,“我说,你今天的话真的吓着我了,我们还得商量些对策啊。”

    既然人家都这么说了,陈太忠倒也实在不好过分逼迫他,“商量下什么结果,你可一定得告诉我哦……”

    “那是,”瑞远很认真地点点头,“我就算瞒着凤凰市所有的人,也不能瞒着你嘛,咱俩可是好兄弟呢。”

    你丫也想做我兄弟?陈太忠撇撇嘴,用手指指他,“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你这副表情,我总觉得,你小子想背着我使点什么坏。”

    “哪儿有?”瑞远被这话吓了一跳,登时连天叫起苦来,“你这么说,是不想把我当兄弟看了?”

    当然,说归这么说,他心里想的,却是同陈太忠一般无二:就你这小毛孩子,也配做我的兄弟?

    说实话,他还真没打算把结果告诉陈太忠,道理很简单,他认为对方是个头脑简单四肢达的主儿,虽然丫对人很仗义,但凤凰市官场里没人敢说的话,能由这厮的口中说出,证明此人的口风真的不是很紧。

    陈太忠可真没想到,他竭诚以待对方,反倒是博了这么一个印象回来,不过还好,瑞远对他的观感真的不错,只是,事关这么大的投资,换给谁不也得小心谨慎?

    听到这话,陈太忠也懒得客气,“那明天咱们先电话联系,”说着,他一转头,对着刘望男吩咐,“车你开回幻梦城吧,嗯,现在公车私用查得厉害,停后院里吧……”

    他自己却是打车来到了“育华苑”。

    陈太忠猜的还果真没错,蒙晓艳就是住在育华苑里,而且,她买的是一栋占地面积三百多平米,建筑面积足有四百五十平米的二层的小别墅。

    “这蒙晓艳,还真的是有钱啊,也不知道当初蒙通做市委书记的时候,贪污了多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