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百九十一章 有点私心(书号:760

第一百九十一章 有点私心

作者:陈风笑
    是放在平时,陈太忠见到唐亦萱,一定要上前打个招把家的事说说,向她讨个主意——他对她真的很信任。

    不过,想着自己才把蒙晓艳那啥了,不知道为什么,他居然有一点点的心虚,忙不迭地藏到了一棵大树后。

    唐亦萱在跑步,宽大的衣衫,飘动的长,姿势轻灵美妙,再加上那张吹弹可破的俏脸,飘逸得有若不食人间烟火一般。

    等她跑开了,陈太忠才再次开始吸收天地灵气,以往,他不敢过度修炼,生怕一不小心进境太快,导致在没学通人情世故时就强行飞升。

    可眼下,他却是改了主意,哥们儿还是悠着点吧,官场这玩意儿,实在是太深不可测了,就算是罗天上仙,一不小心也得被打入深渊,到时候笑话可就闹大了。

    这么想着,他自然是要多吸收点天地灵气,等他赶到招商办报到的时候,是卡着点钟来的,八点整。

    不过,我该去哪儿签到呢?陈太忠想到自己的“业务二科”,身子硬生生地停在了大楼门口,去***,我是我自己的领导,签不签到我自己说了就算的嘛。

    就在这个时候,刘望男的身影出现在了大门内侧,她笑嘻嘻地问了,“陈科长,车在哪里啊?带我去吧?”

    望男这女人,真的拿得出手啊,陈太忠有点感叹,她昨天睡得那么晚起得却这么早,那就不用说了,关键是,在眼下这种场合。她拿出很合适的言谈举止来,相对那些只会靠撒娇取宠的小姐来说,这可实在是不容易了。

    两人取了车,直奔凤凰宾馆,可凤凰宾馆的那几位,估计昨天喝得实在有点太多了,直到九点多才起床。

    陈太忠坐在瑞远地房间里,这是一个豪华套间。三进的房间,里面是卧室中间是客厅,前面是侍从室,那俩保镖就睡在前面。

    看着斜斜地靠在沙上的瑞远,陈太忠笑嘻嘻地问了,“怎么样,通玉县的小姐,很不错吧?”

    “嗐。别提了,”瑞远有气无力地摇摇头,脸上一阵苦笑,“不错是不错。不过,我玩着玩着……就睡着了,昨天喝太多了。”

    “要了早点没有?快点吃完,咱们今天还有事儿办呢,”陈太忠轻笑,“玩归玩,工作是工作。”

    “不行了,我真不行了,”瑞远继续苦笑。“身子软得坐都坐不住,要不这样,你带着梁天驰和裴秀玲先四下走走吧。”

    事实上,梁天驰比他也强不到哪儿去,倒是裴秀玲睡了一晚上,基本上已经是无碍了。

    陈太忠哪里肯听他废话?一把拽了他起来。像拖死狗一样架了出去,“少跟我来这一套,你干什么来了?不但得工作,而且,晚上得接着喝。”

    我说,我是投资者啊,你怎么能这么强行架人呢?瑞远被陈太忠折腾得实在有点哭笑不得,他在大6走的地方多了,从来没有遇到人敢这么对他的。

    不过,转念一想。他心里又释然了,要是太忠也跟那些软骨头一样,我又何必跟他走得这么近呢?再说了,老爷子好不容易放自己单飞一次,事情若是办得不漂亮,那可是后患无穷的,该工作的时候,还是要努力啊。

    他不但是个酒肉朋友,也是一个诤友!最后,瑞远做出了判断,“好吧好吧,你走得慢点,不过我先说了,今天晚上,那是不能再喝了。”

    跟在他后面地梁天驰和裴秀玲,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家小老板被人如此虐待,心中不由得升起几许异样的感觉。

    坐进桑塔纳车,陈太忠看瑞远还是那副萎靡不振的样子,恨恨地叹口气,把双手放在他的头的两侧,“来,我给你按摩一下……”

    唉,可怜我不多的仙灵之气啊,某人心里在咬牙切齿地腹诽,瑞远却是觉得,一阵清凉之气自头顶汨汨地流下来,不多时就传遍了全身。

    太舒服了,他轻哼一声,舒展一下手脚,感觉有说不出地神清气爽,全身也涌上了无穷无尽的力气。

    感觉头顶那双手拿开,瑞远身子一侧,蹭地蹿出车来,上下蹦跳两下,“哈,太忠你太厉害了,以后这种按摩,你得常给我做做哦。”

    做梦!”陈太忠冷哼一声,看也不看他就坐到了副驾上,“好了,上车,今天拉你去个好地方。”

    好地方?听到这三个字,瑞远就觉得小腿肚子有点转筋,昨天去幻梦城以前,这厮不也是这么说地么?

    —

    事实上,这次陈太忠领他转的,还真是一个好地方,那就是陈科长曾经“战斗和生活”过的开区街道办。

    开区街道办隶属横山区,项大通区长知难而退了,可陈太忠并不想让他抽身抽得那么容易,靠,见到好处你就想踩着我上位,一见情形不妙,就老寒腿了?

    若是没有区长横插一杠子,陈太忠或许还不会做得这么果决,但眼下他可不管那么多了,不管你愿意不愿意,哥们儿铁定是要把家拉到这里了。

    其实,他很清楚,这个小道消息,八成已经传遍了凤凰市的中层官场,他拉着瑞远去其他县区,估计也是瘟神一般不遭人待见,与其让人咬牙切齿地虚与委蛇,还不如痛快点直接来横山区。

    区长病休,区委书记不敢招惹他,在横山区,他还有什么可怕地?再说了,潘珂旻和张新华,也因为家投资的事儿找过他呢。

    等带着瑞远来到街道办,潘珂旻和张新华的那个热情劲儿就不用提了,很显然,那个消息,还没有传到这个层面上。

    其实,没人会想到,家的考察团会直接放下身段,直接接触到街道一级去,还好,瑞远对陈太忠,不是一般的信任,所以对这个破破烂烂的街道办,也没表示出什么不满。

    接下来,就是潘珂旻亲自带着瑞远在街道上转悠了,看了几块闲置的地皮,又问了问当地的配套设施和消费水平、平均工资和人口平均素质,一上午就过去了。

    中午自然是街道办请客,不过,开区这边实在没什么像样的饭店,说不得大家还是去了碧园大酒店,陈太忠面对自己地老上级,倒也比较本分,等闲不肯开口。

    下午,一行人接着逛,不过,开区实在没有多大,不多时就逛了一个遍,而潘主任也再没有什么理由挽留这一行人了。

    没有确定的事情,还是很多的,比如说土地征用费用、减免税的优惠政策之类的,不过显然,一个小小的街道办,是决定不了这种级别地政策的,空谈无益。

    甚至,街道办连敲定配套设施建设时间的能力都没有,他们能做的,只是答应“尽最大能力来协调”。

    离开开区,看着时间还早,瑞远坐在招商办的桑塔纳车里,看似无心地问了,“太忠,下面咱们去哪儿看看?”

    三辆车里,数这辆车的档次低,但是这车挂着“o”牌,开起来却最横冲直撞的,再加上陈太忠也坐这辆车,他自然也愿意坐坐,毕竟三辆车的档次差别不是很大。

    “下面啊……不用去哪儿了吧?”陈太忠心不在焉地回答,“其他地方,还能有什么好看的?都差不多的。”

    这下,瑞远可真是有点不满意了,他知道陈太忠出身这里,而且在这片儿地能量不小,可是,既然是考察,怎么可能目光只锁定一片地方?

    最起码,也不利于下一步商业谈判中的讨价还价嘛,他皱皱眉头话了,“我记得凤凰市还有一个开区,好像是要升副地级了?那里的基础设施倒也不错啊。”

    陈太忠有点恼火了,你要去的话,人家也得接待你呢,再说了,哥们儿这地主,还不比你一个外人明白里面的事儿?

    不过,那里要升副地级了?这我可是头一次听说呢,不是说只是升成正县级别么?

    “这个开区离宁家巷又不远,都是横山区的,”他漫不经心地回答,“那个开区算是文庙区的,离这儿远……”

    “咱看看去吧?”在这种大事上,瑞远不可能就这么听他的,他既然认定陈太忠藏了私心,先前对陈太忠积攒下的一些好感,登时被冲得无影无踪,合着你也是在算计我家的钱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