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百八十九章-一百九十章(书号:760

第一百八十九章-一百九十章

作者:陈风笑
    我美容?蒙晓艳为自己的脸蛋苦恼了多少年了,听到得大怒,这可是她最不愿被人提及的伤处。

    她一咬牙,就想推开身上的这个臭男人,只是她一再用力,身上的人儿却始终巍然不动,倒是那厮的小弟弟受了这样刺激,又缓慢地跳了两跳,吐出“美容液”若干。

    就这样,足足持续了十分钟,陈太忠才缓缓地从她身体里退出,“靠,还敢推我?要不是你妈苦苦求我,你以为我想治你啊?”

    这真的是实话,眼下他体内,简直成了一个空荡荡的壳子,所剩的仙灵之气,甚至不足以支持他做一次穿墙了!

    这一轮攻击,蒙晓艳被他**得头晕眼花,甚至连听了他这话,都没做出任何的反应,这让陈太忠感觉有点奇怪,你不是……跟你这个后妈不合么?

    见他偃旗息鼓了,任娇才开始抱怨,“太忠,怎么我给你打电话你不接,深更半夜的,反倒是偷偷摸摸跑来了?”

    原来,今天是蒙晓艳二十三岁的生日,她向那个自己暗恋很久的男教师偷偷示意了一下,意思是说她很希望得到玫瑰,或者玫瑰之外的任何赠品。

    谁想那男教师当场就指着她的鼻子,狂笑不已,“哈哈,没搞错吧,蒙老师,你想让我送你鲜花?哈,我不是有意的,我哈哈……我只是觉得很好笑啊。”

    他说话的时候,十中的诸多老师都在场,蒙晓艳登时恨不得地上有条缝裂开,好让她钻进去。你太过分了吧?就算是拒绝,难道就不能委婉点、小声点么?

    她含着一腔泪水,跑到了任娇这里哭诉,任娇听得顿时大怒,“这家伙太过分了,没事老公,老婆我给你做主,我马上联系太忠。一定好好教训教训那个王八蛋!”

    其实,任娇并不知道陈太忠身手怎么样,但自从她知道了陈太忠那个须弥戒是他自己做的,她心里就能够肯定,太忠这人,绝对不像表面看起来地那么简单。

    等到在西郊公园陈太忠玩了一手之后,在任娇的心里,他已经是谜一样的存在了。对于这些判断,她甚至没有向自己的姐妹蒙晓艳说起。

    事实上,就连那次用须弥戒作弊的教委的考试,她也没向蒙晓艳吐露实情。只说那个神奇的戒指是她跟一个奇人借的,否则地话,在电子一条街上遇到陈太忠的时候,蒙晓艳绝对不会是那样的态度。

    女人,从来都是这么两极分化,心里存得住事的女人,不会向任何人讲述那些秘密,而心里存不住事的女人,会向每一个认识自己的人讲述大部分的**。

    可不管怎么说。蒙晓艳被人欺负了,任娇就坐不住了,于是她一反常态,给陈太忠连打两个电话,怎奈,陈太忠那里却是毫无反应。

    任娇是个相当知道轻重的女人。既然陈太忠不接电话,她自然不会再去骚扰,于是,她拽了蒙晓艳去附近地小酒馆,共谋一醉。

    蒙晓艳今天受的打击,实在有点过于大了,喝得踉踉跄跄了,在回来的路上还买了两瓶红酒,又把赵璞撵走,就借住在任娇这里。继续折腾。

    任娇远远没有蒙晓艳喝得多,刚才她内急,起身去上厕所,等到回来,听到屋里有异常响动,还以为晓艳又开始折腾了呢,就想开灯吓唬她一下。

    谁想一开灯,却现陈太忠在床上,正跟她嘿咻得起劲。

    “嗯,当时在陪领导,不合适接电话,”陈太忠趴在蒙晓艳身上,摸到她乳峰上方有颗小小的突起地痣,顺手一把抹去。

    “你还没完了?”任娇感觉到了他这个小动作,心里醋意大起,不管不顾地一把将他拽了下来,“老实给我交待,刚才为啥侵犯晓艳?”

    陈太忠自是要叫屈连天,“我只当她是你嘛,谁能想见有别人在你床上啊?还是光着身子?再说了,要知道是她……”

    “要知道是我就怎么样?”出其不意地,蒙晓艳冷冷地问了,她自问今天受的刺激够多了,也不差多这么一下了。

    不过,对着那个绝情的教师她做不了什么,但她就不信,身体里带着陈太忠的体液去派出所,眼前这厮能得到什么好的结果!

    “呃……要知道是你,还是会这样,”陈太忠沉吟半晌,强忍着心头的种种不适,闭眼咬牙咧嘴地胡说,“因为,这样的话,能帮你美容,我早受了你妈的委托了……”

    已经是这样了,他也无意尖酸下去,这亏得是现在,要是换了两年前,他是断断不肯委屈自己的,不管怎么说,人家还是个处*女,他吃了这样地大亏,也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了。

    “美容?哼,少吹牛了,”蒙晓艳冷哼一声,“黄瓜片也能美容呢。”

    她的脑袋还是昏昏的,不过,刚才的充实和**,余韵还回荡在她心里,听说对方不嫌弃自己的相貌,一时就不想怎么计较了,反正,这是任娇的男朋友,看在任娇地面子上,她也不合适做得太过分。

    所以,她的话虽然难听,可语气听起来,倒也没有恼怒的意思。

    “晓艳,你别这样啊,”隔着陈太忠,任娇搂住了蒙晓艳的肩头,她的胳膊不算太长,这是一个难度比较高的动作,还好,陈太忠被夹在中间,却是不敢放松了身子,如此一来,他所占的位置,不算太大。

    “太忠说能帮你美容,那就一定能,”她对陈太忠的信心,强得有些离谱,而且,她非常清楚以前他对蒙晓艳的观感,眼下他既然这么说,那一定就有他的道理。

    “大家都是好朋友,以后别再吵吵嚷嚷地,好不好?”

    不行。我受不了啦!”陈太忠一跃而起,飞快地穿一张报纸铺在地上,不管不顾地打坐了起来,他的身体亏得实在太厉害了,今天是不用想睡觉了。

    他非常明白自己现在地处境,虽说听起来,陪同家商业考察。实在算不得什么危险的工作,不过现在的他已经明白了,官场里果真是步步杀机,而且都是那种无声无息中就开始算计的,实实在在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

    而且这种算计,都是那些有着小聪明的主儿苦心孤诣地策划出来的,一旦难。被算计的就算不死也得脱层皮,果真阴险无比。

    所以,体内保持一定的仙力,是非常有必要地。虽然他不怕身体受伤,但若是事机应对不当,丢了面子,那也是天大的耻辱。

    不过,打坐归打坐,该辩解的,他还是要辩解的,他冷哼一声,“有没有变化。你自己照照镜子不就知道了?”

    纵然蒙晓艳的头沉沉欲裂,听到这话,也不由得怦然心动,她身子一动想坐起来,却不防陈太忠隔着老远随手一点,他的仙灵之气不足。这次可是实打实地点穴了,“老实呆着吧,别把我的精华全流出来了,你以为我很容易啊?”

    这话说得,着实有些操蛋,蒙晓艳听得心里大恨,敢情你射出来的脏东西,还是什么好玩意儿了?

    可任娇却不这么认为,她心里很清楚,自从跟陈太忠欢好之后。她地身体慢慢地产生了脱胎换骨一般的变化,不但身体轻灵和强健了许多,连脸色都越地娇艳了起来,肌肤也越来越地富有弹性和光泽,搞得许多同事都在问她最近在用什么化妆品。

    甚至,青春期以来一直骚扰她的“痛经”的毛病,也逐渐地消失了,原本,她以为这个病根儿会在她生了孩子以后才会消除。

    所以,听到这话,她光着身子跳下床,打开灯一看,不由得倒吸一口气,“呀,晓艳,你脸上地瘢痕,真的不见了啊……”

    蒙晓艳用又惊又喜的眼神看着她,身子却是动弹不得。

    看到她眼中的惊喜和焦躁,任娇拿了粉盒过来,“喏,晓艳,自己看啊……”

    蒙晓艳盯着镜子里的自己,是的,脸上的瘢痕,真的不见了,原来~.还是颜色深了许多,但毫无疑问,比之先前,是要好看了太多太多。

    看着看着,两行清泪,自蒙晓艳的眼角流了下来。

    大约过了十来分钟,看到蒙晓艳似乎完全稳定了下来,任娇才转头看看闭目打坐的陈太忠,“太忠,你能不能……能不能让她动动?她现在肯定很高兴啊……”

    “那你用枕头垫到她屁股底下,嗯,不许流出来我的精华,”陈太忠闭着眼睛,懒洋洋地回答了。

    这次,任娇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她相信,有了眼下这种匪夷所思的效果,蒙晓艳应当再不会那么冲动了。

    果然,当枕头和被子全塞到蒙晓艳身下地时候,她整个身子简直呈四十五度角倒立着,不过,在解开她的穴道的时候,她很稳定地保持了这个姿势。

    只是,在穴道解开的那一瞬间,她毫不犹豫地大哭了起来,那哭声是要多痛心有多痛心了。

    任娇光着个身子,却是拿着卫生纸,不住地帮她擦着眼泪,反正地上的那厮,已经见过她的身子不止一次了,倒也没什么可扭捏的地方。

    眼见两个白花花的丰润年轻的**在眼前晃来晃去,其中一个还是大腿向天,要多淫荡有多淫荡的姿势,陈太忠不由得一阵冲动,忙不迭再次闭上了眼睛,“我说,你们能不能把灯关上再哭啊?这样叫我怎么打坐啊?”

    “等等,”蒙晓艳出声了,她一边抽泣一边话,“小娇,把桌上那个大镜子再拿给我看看行不?我现在不敢动啊……”

    “是啊,一动就流出来了,”任娇恨恨地回答,心里既是高兴,又禁不住有些微微地酸意,“等一下啊太忠,我们马上就好了。”

    唉,陈太忠心里叹一口气。开始专心将体内的内气转换为仙灵之气,他真的不明白,对女人来说,难道容貌比贞操还要重要么?

    还好,眼下地蒙晓艳真的很听话,拿着足球大小的镜子又照了几分钟,就让任娇熄灭了灯,不过。两人似乎都没有睡觉的兴趣,反倒是低声说起了什么。

    眼下已经接近三点半了,陈太忠听到两个女人不住地喁喁私语,一气之下封闭了自己的听觉,专心打坐,直到被任娇推醒,“太忠,六点了。你先走吧,要不被别人看见,我怎么做人啊?”

    他的体内,还是空荡荡的。不过已经有了约莫半成的仙力,反正这东西也不是说补就补充得满地,慢慢来吧。

    他收拾一下,才说要拔腿走人,蒙晓艳在床上怯怯地问了,“陈……那个太忠,时间到了没有啊?我的脖子和脊背很酸……”

    “好了,就到这里好了,反正你脸上这个……嗯。也不是一天两天能好的,”陈太忠叹口气,唉,看唐亦萱给我找的这些事吧。

    “那多久能好?”蒙晓艳如蒙大赦一般,身子斜侧着滚了下来,随后一伸手就将被子扯到了身上。“嗯,我的意思是说,最快多长时间……咝,哎呦~~”

    她着急用被子遮挡自己的身体,却没想到手臂早就酸麻不堪了,这么一动,登时痛得眼前一片漆黑。

    不过眼下,她顾不得计较这些了,陈太忠神奇的手法,带给了她无限的希望。她有些迫不及待了。

    她

    天,已经太久太久了,蒙晓艳记得非常清楚,就在父世地时候,她不但拥有着显赫的家世,也拥有着令无数人敬仰的身材和相貌,她在鲜花和掌声的包围中,骄傲地睥睨着芸芸众生,微笑着面对那些仰慕和艳羡地目光。

    那时的她,是真真正正的公主。

    然而,年迈的父亲不幸瘫痪了,作为唯一的老女儿,她承受了太多太多的压力,在那份煎熬中,她的容貌,不知不觉就变成了眼下这副模样。

    当老父亲最终去世的时候,自惭形秽的蒙晓艳,将这股怨气直接转嫁到了唐亦萱地头上,再然后,她的骄傲,无法容忍她再面对身材样貌奇好的继母,于是,她离家出走。

    那一年,她十八岁,正是冲动而又目空一切的年纪!

    当然,在接下来的岁月里,她遇到了太多的嘲讽和不屑,这些羞辱似乎永无休止地涌来,在这样地打击下,她学会了面对现实。

    还好,在师范学校里,她认识了心地宽厚的任娇,她终于能有个避风港,在烦闷时得以找到一些慰藉。

    而眼下,陈太忠说能治好她的脸,面对这种惊喜,她实在无法再等下去了,“太忠,我手上还有点钱,还有,你想要什么,我可以帮你解决……”

    她的叔叔就是省委书记,但是,在她的脸治好之前,她不想出现在叔叔面前,因为她知道,叔叔的女儿,她的堂姐,从小就很嫉妒她的样貌。

    丢人,在外面丢就足够了,她不想在亲戚面前,受到同样的耻辱!

    所以,关于蒙艺的事情,她不想提,在任何时候都、对任何人都不想提,除非……这张脸治好了。

    “最快也得三天,”陈太忠白她一眼,事实上,现在地蒙晓艳,已经不是那么吓人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我这已经算是很快了……”

    想到蒙晓艳的叔叔就是蒙艺,陈太忠的脑瓜一转,“嗯,不过,以后还要巩固治疗,否则的话,嗯,复起来,就不好治了……”

    既然能玩玩3p,还可以借此讨好唐亦萱和蒙艺,他当然不肯就这么轻易地放掉手中的筹码,至于说蒙晓艳的脸什么时候能好,嘴长在他身上,那自然是由他说了算了。

    “三天!”蒙晓艳尖叫着重复了一遍,一转身就抱住了任娇,“小娇,三天以后,我会变得很漂亮的,一定让你看得心痒痒的,呜呜……”

    “我靠,你抱的是我女朋友啊!”陈太忠真的有点受不了这1es的腐朽气息,开开门扬长而去了,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事儿啊?

    “好了……”任娇轻拍蒙晓艳的脊背,她的眼睛,因为熬夜而泛起了几许血丝,“呵呵,等等我就帮你请假去,三天之后再回去,眼馋死那个王八蛋!”

    “呵呵,就是就是,”蒙晓艳的眼里,也充盈着大量的血丝,但是她不想睡,一点睡意都没有,“哼,我要让他们知道后悔的滋味!”

    “你可不许找太忠的麻烦哦,”任娇轻声警告,“虽然你的处*女身子给他了,可他也给了你这么大的好处呢,听见没有?”

    “我知道我知道,呵呵,”蒙晓艳傻傻地笑着,她已经被即将来临的巨大幸福击晕了,“对了,你的处*女膜是我弄破的,太忠他当时说什么来?”

    “他没问我是不是处*女,”任娇硬着头皮解释。

    她俩有约定,若是谁有了男朋友,除非那男人在那啥之前,不问自己是否处*女,否则的话,坚决不给那个男人。

    事实上,蒙晓艳那长相,根本没有机会被人询问,倒是任娇被人问过几次——九十年代前期,有处*女情结的男人还真的不少,于是,在遇到陈太忠之前,她没有过男人。

    一年多前,任娇和陈太忠的交易之所以能顺利地进行,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当任娇鉴定陈太忠为处男时,她曾经问了,“你有什么问题问我没有?”

    而陈太忠当时没问,丫当时已经怒不可遏了。

    虽然事后,陈大仙人很是耿耿于怀了一阵,但任娇说得没错,在事先,陈某人确实没有问。

    “便宜他了,哼,咱俩的清白,都毁在他手上了,”蒙晓艳嘴上说得狠,眼中却略带了几分笑意。

    “我家太忠的精液能美容呢,”任娇说话很直接,1es嘛能说的?她有点不依不饶,“昨天他全给你了,今天你不许再要了啊,你看我的脸上,起了一个小粉刺……”

    “喂喂,你看老公我脸上成什么样了?”蒙晓艳怒斥她,“就三天都忍不了?鄙视你!”

    “啧,你下面结痂了,”任娇伸手一摸她,笑话了她一句,不过,一个问题一直围绕在她心头,“晓艳,你妈是干什么的啊?太忠……怎么会认识她呢?”

    “我妈早死了!”蒙晓艳恨恨地回了一句,可是她的眼珠,开始滴溜溜乱转。

    她们俩在这里说私房话不提,陈太忠却是溜回了桑拿,拿上衣服结完帐之后,早早地去了西郊公园,在喧嚣的城市中,这种地方才是吸取天地灵气最佳的场合。

    不过,将天地灵气淬炼成仙灵之气,也不是那么一蹴而就的事儿,还好,他吸收这种档次的灵气,倒也无须刻意摆出什么姿势。

    就在这时,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身高腿长一身运动衣,长飘飘——可不就是唐亦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