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百八十八章 锵锵三人行(书号:760

第一百八十八章 锵锵三人行

作者:陈风笑
    音清脆悦耳,但隐隐地还带了点怒意和惊奇,听起来

    陈太忠抬头一看,有点恼了,“我说任娇啊,有你这么吓唬人的吗?这万一吓得我阳痿了,以后你还怎么用……”

    任、任……任娇?

    站在那里的人,是任娇???

    那哥们儿正搞的这位,是谁啊?陈太忠傻眼了。

    他这么一停顿,躺在床上正被他插入的女人不干了,她的臀部再次向后凑凑,小手推拉陈太忠的胯骨几下,低声嘟囓着,“好小娇,再来几下嘛,人家正舒服呢……”

    声音有些低沉,有点沙哑,是……蒙晓艳?!

    任娇似是没弄明白屋里生的一切,好半天才惊呼一声,“啊~”,然后迅地伸手,将房门重重地磕上.似乎都晃动了一下。

    “呃……”陈太忠也来了一声,不过,这一声到底是因为什么而的,那就不用解释了,显然,他想到了蒙晓艳的脸。

    任娇的反应,真的很快,就在关上门的那一瞬间,手一伸,又揿灭了电灯,屋里剩下的,就是那一束手电光柱。

    与此同时,陈太忠只觉自己的小兄弟处,被紧窄的腔道紧紧地箍了两下,那滋味实在要多**有多**了,他原本打算撤出的,感受到这种味道,身不由己地又将下身向前重重地一挺……

    就在这时,寂静的房中,响起了极轻微的“嗡嗡”的声音,陈太忠只觉得对方地下体不但越地紧窄。甚至开始了剧烈的抖动,抖动的频率,简直过了电动剃须刀。

    哦,真……真是太爽了。

    这时,任娇已经揿灭了手电,人也坐到了床边,伸手一推他,低声抱怨。“太忠你什么时候来的?你这不是……吓人么?”

    “嗯……我差点……嗯……被你吓坏了呢,”陈太忠享受着那种深入骨髓的舒爽,情不自禁地一边呻吟一边回答,“这……这蒙晓艳,是……嗯……怎么回事啊?”

    “怎么回事?我还没问你呢,”任娇伸手拧他一把,“你这家伙要惨了,蒙晓艳可是处*女呢。你完了,你完了,呵呵~”

    “胡说,她要是处*女。会这么熟悉?”陈太忠咬牙回话,这滋味真的太棒太棒了,“而且,她很懂得配合啊……”

    “鬼的配合,她现在开着按摩器呢,呵呵……”任娇轻笑一声,随即又低声轻喟,“唉,算了。谁让你俩都是我老公呢?就便宜你了吧……”

    开着按摩器?陈太忠总算明白,这剧烈的抖动来自哪里了,我说嘛,人地肌肉怎么能支持这么高频率的抖动呢?不过……这按摩器是什么东西呢?

    纵然是这样,他还是悻悻地回嘴,“便宜我?哼。还不定谁便宜谁呢……”

    “好了,低声点,晓艳快醒了呢,”任娇悄声劝告,“我这不是关了灯了么?她的身子挺棒的呢,这么多年也没碰过男人,就当给她开开荤了,好不好?”

    话说到这里,陈太忠就算再不晓事,也知道任娇和蒙晓艳是什么关系了。两人赤条条睡在一起,那能是什么关系?

    女同性恋……这种事儿,也能让哥们儿遇到?他一时有点撞正大板的感觉,不过,转念一想,他心里又是一喜:哦,好像我答应唐亦萱的事儿,可以做做了?

    老话说得不错,关灯上炕,女人就都一样了,这一刻,陈太忠甚至已经不想蒙晓艳脸上的瘢痕和胡子的问题了,原因无他,这个女人地身子,实在是太迷人了。

    “那可是你说的哦,”陈太忠伸出一只手,轻轻摸摸任娇的大腿,“你也脱衣服上来,我牺牲这么多,你得补偿……”

    “讨厌”,任娇轻啐一口,开始窸窸窣窣地脱衣服,她是出去解手去了,身上穿着的,只是薄薄地棉质睡衣睡裤,三下两下就脱了个精光,身子一躺就钻进了被子。

    还好,任老师的床,是以前手工打制的那种床,虽然不是一米八的标准大床,但一米六左右还是有的,又是贴墙摆放的,挤了三人倒也不算紧张。

    这下,可是实实在在的三明治了,不过,任娇这边一拽被子,蒙晓艳那边就露出半拉身子来,迷迷糊糊的她感觉有点冷,不管不顾地反手一拽,嘴里还嘟囓呢,“冷,

    儿被子嘛……”

    任娇不给,死死拽住了被角,“我还冷呢!”

    两人一拽被子,蒙晓艳手上的按摩器,就顾不得贴在下体上了,那种**地感觉,登时离陈太忠而去。

    这还了得?陈太忠有点恼怒了,这时的他,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了,不管不顾地把蒙晓艳的身子扳转来,身子趴到她身上,分开她圆润的大腿,从正面再次进入了她的体内。

    好在,双方的繁殖器官,都已经经过了充足地润滑,他进入得虽然猛了一点点,倒也没给蒙晓艳带来多大的痛楚。

    等他开始大力运动的时候,蒙晓艳却是再也顾不得抢被子了,被那种异样的坚挺和火热充实着,身上又压了一具沉重的身体,她下意识地搂住了陈太忠的脊背,没命地迎合着。

    看着两人疯狂地动作,听着“老公”喉头里出的呻吟,任娇感觉自己的身体有些燥热。

    终于,在十分钟之后,蒙晓艳没命地弓起身子,下部死死地贴住陈太忠,两条大腿也用尽全力勾住了他粗壮的腿,“啊~”地尖叫一声,“小娇,人家……人家不行了~~~”

    —

    “你就装吧,”任娇再也无法忍受了,她和蒙晓艳实在太熟悉了,若是说刚才,晓艳把太忠当成自己,倒是情有可原,现在这表现,显然她已经清醒了。

    “这是我老公陈太忠,晓艳你少来了,借给你用用,你还不领情?我可是还憋着呢……”

    蒙晓艳听到这话,眼睛依旧闭得死死的,双手却是更用力了,头也开始乱晃,嘴里胡言乱语地不知道在说着什么。

    好半天,她才慢慢地平静下来,可她地眼睛,依旧是死死地闭着,喘息声轻了许多,不过她的手和腿,却依旧用着大力,陈太忠略一动作,就被她死死地控制住。

    腔道内的余波,渐渐地平缓下来,偶尔掠过的痉挛也不再那么明显,显然,她在品味**之后的余韵。

    这倒正是时候!陈太忠缓缓力,仙灵之气灌入她体内些许,这一刻是她最放松的时候,也是最容易改造的时候。

    得了唐亦萱那么多帮助,要说陈太忠没想过怎么治蒙晓艳,那是不可能的,蒙晓艳的胡子,那应该是因为女性内分泌失调所致,用仙灵之气来帮她调理,效果绝对是一等一的。

    至于说脸上的瘢痕,治疗起来就要有一定的难度了,不过,这事倒也不是不能做。

    可陈太忠非常清楚,自己对蒙晓艳实在是太不感兴趣了,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会有朝一日,误打误撞地上了她。

    所以,眼下显然是一个大好的机会。

    看着他在那里呆呆的不动,任娇不干了,她拽过它的一只手,引着它伸向了自己的下体,“太忠,该我了吧?”

    触手之处,任娇的期待,缓缓地流淌到了床单上,实实在在地“逆流成河”了,“你不是说要……三人……行的?”

    接下来的事情,那也就无须赘述了,任娇和蒙晓艳既然是1es,不介意陈太忠的带着蒙晓艳的体液,重重地进入自己的身体。

    半小时后,离开骨酥体软的任娇,陈太忠再次进入了蒙晓艳的体内,大力冲刺起来,蒙晓艳似乎想反抗,可她听床听得手脚无力,却又怎么敌得过陈太忠暴风骤雨一般的袭击。

    终于,在她再次到达**的时候,陈太忠低吼一声,也死死地抵住了她的下部,小家伙在她体内一跳一跳的。

    “我不在安全期!”蒙晓艳小声嘀咕着,用力地推搡着他,可陈太忠哪里管那些?被她推得急了,低声咒骂一句,“我靠,我是想帮你美容呢,看把你美的。”

    事实上,他这话说得一点也不假,仙灵之气虽好,但单从稳固的角度上讲,还不如他那点精液能在对方体内起到的效果。

    而眼下,陈太忠下面在爽歪歪,上面却是手不停地去掉了她面上疤痕的陈旧组织,又用仙力帮她的肌肤快生长,实在是忙的不亦乐乎。

    我这……也算对得起唐亦萱了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