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百八十六章 惊人内幕(书号:760

第一百八十六章 惊人内幕

作者:陈风笑
    靠,到底生了什么事呢?陈太忠越地不解了起来挂掉手机,才说再给唐亦萱打个电话问问呢,却现手机上有六个未接来电!

    包间里实在是太嘈杂了啊!他一翻记录,两个电话是任娇的,其他四个电话,却是杨倩倩打来的!

    还是同学好啊,陈太忠叹口气,毫无疑问,杨倩倩连着四个电话找他,肯定是有要紧事,而且,这事八成是跟家有关。

    果不其然,等他把电话回拨回去,杨倩倩开口第一句话就是,“太忠,你在哪儿呢?怎么我一直给你打电话你都不接?找你有急事儿呢。”

    面对这种关心,陈太忠只能陪笑,“呵呵,我在陪客户吃饭呢,包间里太吵了,没听到,实在不好意思啊……”

    “是不是家的人?”杨倩倩一语中的,她的语气有些急促,“你告诉我,是不是宁家巷那儿家的人?”

    “是啊……”

    “这个项目很棘手,你快推了吧,”杨倩倩斩钉截铁地吩咐他,这种语气,在以往他俩的交谈中,从未出现过,“我这可是为你好,多的话,我也不方便跟你说了,干爹再三告诉我,要我保密呢。”

    推了?陈太忠苦笑,眼下估计全凤凰市的都知道了吧?就我不知道,你要我怎么推啊?再说了,以他的性子,执拗起来也从不肯退缩的,哥们儿倒要看看,这事到底蹊跷在哪儿。

    “倩倩,咱俩是朋友吧?”他轻笑一声。开始使用策略了,“呵呵,项大通和张开封都知道了,这也不是什么秘密啊,你就不能……多透漏*点给我?”

    这一刻,他已经反应过来了,项大通的老寒腿,十有**跟张开封他母亲的病一样。纯粹是专挑时候作呢。

    事实上,杨倩倩并不是一个很沉得住气地人,尤其在面对他的时候,所以,她干爹再三要封锁的秘密,还是被她说了出来,“家和黄家,是世仇啊。你没听说过?”

    “皇家?哪个皇家?”陈太忠一时没反应过来,中国好久没出现过皇帝了吧?

    “黄老家啊!”杨倩倩的声音,低了下来,“听他们说。在解放前,因为黄老参加革命,家派人,活生生挖了黄家的祖坟……”

    我靠!不是这么夸张吧?陈太忠有点懵了,他仔细想想,确实,凤凰市有“黄xx住宅”,也有“xx中学”,可就是没有“黄xx祖坟”!

    挖人祖坟。那可是天大的罪过,搁在古代,那是不死不休的奇耻大辱,就算搁在现在,也差不到哪里,哪怕是市政工程施工。遇到迁坟都算是天大的头疼事。

    “那市政府还为什么要拉拢家来投资呢?”他有点想不通,“而且,家也敢回来投资,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家敢投资,肯定是有人打了包票呗,现在是经济挂帅呢,”杨倩倩地语气,慢慢地平静了下来,“至于说凤凰市为什么拉人家投资,原先肯定是没考虑到这个因素。现在知道了,又舍不得放这么大一笔钱走,所以找俩人来垫背呗。”

    陈太忠的酒意,早就不翼而飞了,他琢磨半天,才意识到一个最关键的问题,“因为黄老没表态,所以,市里面就是‘一颗红心,两手准备’,是吧?”

    “就算黄老知道,也不方便直接反对啊,”杨倩倩的回答很客观,“而且,谁有胆子这么快把这事捅到黄老那里?”

    是的,就算捅这件事,也要在家的投资敲定之后,到时候只要黄老一表态,市政府想些法子,顺理成章地接收家的资产,黄老也出口恶气,那是皆大欢喜的事儿嘛。

    不欢喜地,大约就只有家了,不过,谁会去操心他们的感受?

    若是黄老对家的投资不闻不问——这个可能性虽然微小,但也未必就是不存在的,毕竟,阻挡历史地大潮和改革开放的脚步的勇气,不是人人都有的,而且,老一辈人中,能以大局为重的并不算少。

    到时候,市里至不济也算完成了引资任务,那可更是皆大欢喜了——这次连家都包括上了。

    但是,引资这件事,得有人去做去推动,而那些消息灵通之辈,大约都早早地得了机宜,就是陈太忠被蒙在鼓里,稀里糊涂被人忽悠得上了贼船。

    这事好像……有点不对劲吧?陈太忠仔细一琢磨,就明白了,项大通是三天前自告奋勇要接待家的,而丫的老寒腿,似乎是今天才作

    那也就是说,这个辛密被揭穿,不过就是这两天的事,而这两天他偏生出去了,所以,一点消息也没得到。

    如果真是这样,那问题就来了,这么隐秘地消息,怎么能在一夜之间……嗯,两夜之间就变得众所周知了呢?

    “倩倩,这消息,最初是从哪儿传出来的?”

    “这个,干爹也不清楚,”杨倩倩的话,变得有些迟疑了,“不过听说,是地北省传来的,反正他们也盯着家呢。”

    地北省和天南省相邻,两省之间还是有一些竞争的,家的考察团来了凤凰,是前所未有地事,所以地北省那边有意捅出这辛密,其用意不问可知。

    黄老实在是太老了,也已经远离权力中心很多年了,只要他不明目张胆地站出来搞家,地北省基本上是可以护得家周全的。

    事实上,大家也都知道,黄老根本不可能站出来肆无忌惮地这么做,其间原因,是个人就能想得出来。

    “哦,原来是地北省的,”陈太忠的心里,多少就品出了其中的味道,看来凤凰市的这帮人,对家也是又恨又爱,既想引资又怕招惹黄老。

    不管事情最后会走向哪里,具体操作者会引来黄老的迁怒,这基本上是肯定的,所以知情人纷纷退避,但是这么凭空丢弃一大笔投资,却是又实在舍不得。

    —

    挂了杨倩倩的电话,陈太忠站在那里,仔细琢磨了半天,现在他要找个头疼脑热的病出来,倒是肯定可以安然退出,他就不信,别人装病能比他装得更像!

    只要他愿意,让体温表飙到5o摄氏度也不是问题。

    可陈太忠总觉得,这事,也许还是一个机会?富贵险中求,要是这一把博对了,可不就是大大地露脸了?

    更关键的是,在别人眼中,他是被稀里糊涂地推出来的替罪羊,他大可以揣着明白装糊涂,到时候就算黄家私下挟愤报复,轮到他身上也就未必有那么严重。

    我该如何取舍呢?这一刻,他真的有点拿不定主意。

    他正在这里天人交战,瑞远从房间探了头出来,“呃……太忠,你,你不够义气,喝着喝着就跑了?来,咱哥俩……接着来啊~”

    看着他那副醉态可掬的样子,陈太忠心里,居然隐隐升起了一种感动,这家伙跟我在一起这么放松,面对这种信任,哥们儿要是坐视不管,是不是有点……过于没人性了?

    可是,我要是管的话,是该先退出呢,还是先警告这家伙一下?……或者,直接极力促成此事,同时再想办法影响黄老的决定?

    自从这一世为人之后,他还真没遇到过这么复杂的选择题,高考时的题够难了吧?可那是有标准答案和答题步骤的,看来社会科学,果然是比自然科学难很多啊!

    感慨归感慨,可眼下的场面还得应付,他笑嘻嘻地点点头,“哈,我是打个电话而已,瑞远兄,走,咱们不醉无归……”

    可是,接下来的酒,他怎么还喝得到心上?虽然一盏接着一盏地干,可他的人反倒是越来越清醒了。

    他在那里火烧火燎地煎熬,可在座的其他人却是浑然不觉,就连一向置身事外的刘望男,也被人撺掇着喝了两杯,白玉般的脸上,绽放出了朵朵粉红色的桃花。

    酒足饭饱之后,就是k歌了,只是,在场的众人,喝得都差不多了,等酒桌撤去,茶几摆上,大家又拼起了啤酒,只有那些小姐和刘望男,偶尔点那么一曲来应应景儿。

    瑞远玩得实在兴起,别的不说,只说给他的那俩小姐买的花篮,就足足两打还多,陈太忠想付钱来着,不过瑞远伸手就拦住了他。

    “你不是说他们喜欢美元么?那就是我来,跟十七哥结账是用人民币,那就是你来,你说是不是,十七哥?”

    十七也喝得二麻二麻的了,他将自己吹得一塌糊涂,号称是在凤凰市黑白两道通杀的大拿,陈太忠又不肯出面抵漏,瑞远立马跟十七套上了近乎,并且称其为“哥”,看来这海外家,做事果真圆滑。

    “我想也要美元!”十七直着嗓子大吼,脸上虽然红扑扑,却依旧是笑眯眯的,看来,酒醉心不醉的,并不仅仅是一两个人,“呵呵,不过……陈科长能报销,这次就不宰你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