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百七十九-一百八十章(书号:760

第一百七十九-一百八十章

作者:陈风笑
    嘿,没想到无意间整下来舒城,居然还有这种效果?陈太忠一时有点好笑,哥们儿这远见,不是一般的强大啊。

    “还有件事儿呢?”吕强拿出根烟来让一下,看陈太忠不接,自顾自地点上,“需要我帮忙么?”

    陈太忠的思维转换没那么快,他总觉得忘了点什么东西,“哦,对了,老吕,你还差我多少提成来的?”

    吕强听得就是一愣,他的欠款,现在已经催回来八百多万了,照这么算,怎么也该给陈太忠八十多万了。

    可是,他现在的生产任务很饱满,资金也非常紧张,“太忠你别吓唬我啊,你不是说不着急么?这样吧……反正短不了你的,你要用钱的话,我先给你拿上二三十万,够不够?”

    “那倒不是,”陈太忠摇摇头,“既然这水库要起那个名字,我也不好一分不出吧?这样吧,我就出三十万好了,从提成里扣好了,你没意见吧?”

    吕强登时就满眼金星,晕死我了,早知道你是这个意思,就算是一百万,刚才我也敢许给你啊,反正你又不拿走,这一里一外就是几十万的损失啊,唉唉,亏大了亏大了。

    这点账面上的损失,已经够让吕强肉疼了,不过,让他更郁闷的,是陈太忠天马行空一般的做事方式,他隐约觉得,自己似乎怎么算计,都算计不过这个年纪轻轻的小家伙,这年头,果然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他正想着呢。陈太忠却是回过神来了,“哦,另一件事就是,我弄了一个煤窑,看能不能从东临水带点人过去……”

    我早该知道,就是这样!吕强越地郁闷了。

    这倒不是因为他会损失什么,恰恰相反,他已经节省了三十万了。但是,他越来越地感觉到,自己的算计能力,比陈太忠要差很多。

    “哦,煤窑啊,太忠你这……真是及时雨啊,呵呵,我这水泥厂。就得用煤呢,”吕强心里在郁闷,脸上还得笑嘻嘻,“咱俩这关系。我肯定给你现结嘛……”

    凡尔登水泥厂是用煤大户,不过前文说了,这几年煤炭行业很不景气,吕总是做惯买卖的,当然要随行就市,拖欠煤窑老板地货款。

    可眼下陈太忠张嘴了,说他搞了一个煤窑,吕强还有别的选择么?而且在他看来,陈太忠先甩出三十万以表现其仗义。算是很上路的行为了。

    等到他想到,这三十万其实原本也是自己的货款,吕总心里这个不平衡,实在是没办法说了,可偏偏地,他还不能埋怨陈太忠。所以他只能感叹,这个……果然是当官比做商人强啊。

    陈太忠却是没想到,居然还有这种效果,他张罗煤窑的心思,并不是很强,与其说他是指着那个赚钱,倒不如说他是打算靠着煤窑帮一部分人脱贫。

    听到吕强这么说,他轻笑一声,“呵呵,我倒是还没想起来。你这儿就是用煤大户呢,有老吕你这句话,我的压力可就小多了,谢谢了啊~”

    装吧,你丫就继续给我装吧!吕强也懒得点破,笑眯眯地点点头,“呵呵,咱哥俩,说什么谢不谢的?太忠你这不是见外么?”

    这么随意地聊着,时间就慢慢地接近了九点,水泥厂依山而建,在这样的夜里,渐起地秋风带来了丝丝寒意,吕强哆嗦一下,“有点冷了,走吧太忠,回我办公室再聊会儿……”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保安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吕总,陈村长,那啥……配电室的值班室那里,打起来了!”

    这位估计是从东临水村里招来的,居然认识陈太忠。

    陈太忠倒是不怎么在意,刘望男不可能吃了亏的,他关心的是,有没有保安什么的冲进去,丁小宁是个问题人物,他不想让别人随便接触,“没人冲进去吧?”

    “没有,”保安连连摇头,“您和吕总交待不让进屋,谁敢进啊?不过……屋里有仪表呢,您还是快点去看看吧。”

    一路往回走,那保安一路解释,等到吕强听说,屋里只乒乓地响了几声,还夹杂了几声女人的尖叫,随后就没了声音,他的心里登时大定,“哈,太忠,这是你地家务事儿,我就不进去掺乎了……”

    打斗这么快结束,仪器仪表应该没什么大事,没了这份担心,他还进去做什么?做灯泡?

    看着陈太忠就这么离开,那保安有点奇怪,他远远地瞄过刘望男和丁小宁两眼,知道那是两个大美女,恰好,厂子里的大老板又百年不遇地孤身站在自己面前,少不得,他就要同老大套个近乎,“吕总,那俩女人,是陈村长什么人啊?”

    “床上的人呗,”吕强下意识地回答了,他也是瞎猜,不过,不是枕边人的话,谁有兴趣陪他从凤凰市跑到这里来玩啊?

    肯定是那俩女人争风吃醋,导致大打出手,这是他地判断!

    保安却是吓了一跳,以前陈村长在村里,也没听说他好这一口啊?他禁不住结结巴巴地问了,“吕总,你是说,这俩女人,都跟他……那啥?”

    “你这不是废话么?”吕强白他一眼,也没心思跟这农民夹缠,“你们村的常寡妇母女,现在都在凤凰市挣上大钱了,知道是为什么吗?”

    保安听到这个回答,登时就是一愣,好半天,他才恍然大悟地点点头,旋即,他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异样的光芒……

    配电室的值班室在二楼,陈太忠心里不是很急,晃晃悠悠地走上楼来,施施然推开了房门。

    不过,随着房门的打开,他登时就傻眼了。“这个,我说望男啊,你不是说……你练过军体拳的吗?怎么会这样啊?”

    —

    刘望男被丁小宁反拧了右臂,死死地压在地上,那张颇具古典美的刀削斧凿地漂亮脸蛋,正同防静电地板做着最亲密地接触,她的左臂被压在了身子底下,动弹不得。

    而丁小宁一手拧着她的手臂。一手卡着她的脖子,叉着两条长腿,正气喘吁吁地骑坐在她的身上,皮裙被折腾得快缩到了腰上,裙里的白色小内裤隐约可见。

    女人打架,果然……那个精彩哈。

    刘望男见是他进来了,身子使劲拱拱,怎奈丁小宁防得极为用心。膝盖一使劲,狠狠地顶住她地肋骨,这波挣扎又告无功。

    倒是丁小宁穿地小皮裙,越地向上缩了些许。

    不过。眼见他进来,丁小宁右手一伸,迅疾地从地上捡起一块玻璃杯的碎片,狠狠地压在了刘望男的耳根处,“你……你别过来,我有话说……”

    “有话?”陈太忠冷冷地看她一眼,面无表情地点点头,“嗯,我现在心情好。给你说的机会,不过……你先给我站起来!”

    刚才他同吕强谈得比较愉快,受这种情绪的感染,倒也没怎么生气,只是,他不喜欢受人胁迫。非常不喜欢。

    丁小宁立刻丢掉手中的玻璃片,乖乖地站起身,她现在要争取的,就是一个言权,至于其他的,她也没敢指望。

    “你帮我按住她!”刘望男一跃而起,脸上青红交加又气又恼,咬牙切齿地扑了过去,“我非把她剥光了不可,对了……别让她叫出声!”

    “望男!”陈太忠轻喝一声。摇摇头,转身找个椅子坐下,一回头,果不其然,刘望男乖乖地跟在他后面走了过来。

    “这才乖嘛,呵呵,”他开心地笑笑,伸手抓住她地左臂,略一使劲,就把她拉得坐进了自己地怀里,双手一搂她的腰肢,“听她说说,看她到底想干什么……”

    丁小宁长相挺清纯,但在社会上晃荡了几年,也是一个满光棍的女人,“不管怎么说吧,今天是大哥你救了我,这份情我领了,以前我冒犯过大哥,不过,不知者不怪……”

    “……今天后来遇到地事儿,还有大哥你的忌讳,我心里都有数,这样吧,你交待我一件事儿,我肯定给你办妥了,而且,我以我死去的母亲誓,今天的事儿,要是我说出去,就让我天打雷劈,死了都让人挫骨扬灰!”

    “嗤,”陈太忠冷笑一声,头埋在刘望男的脖颈中,抬都没抬,“说点有用的吧,这种废话,你说得不累我听得还累呢。”

    纵然心里明知是这么个结果,丁小宁的心还是不住地向下沉,略一沉吟,她轻叹一口气,“好吧,那我成了你的人以后,你要帮我对付一个人,这是我的底线!”

    第一百八十章

    “啧,”陈太忠嘬一下牙花子,抬起头来皱着眉毛看丁小宁,那是一种看死人的眼光,“说句实话,成了我的女人的话,占便宜的是你,我对这个交易不感兴趣。”

    “那个人渣,他害得我家倾家荡产、家破人亡了!”丁小宁再也克制不住心里的委屈,放声大哭了起来,“我要报仇啊~~”

    刘望男扭头看看陈太忠。

    好吧好吧,陈太忠本来正犹豫呢,见到怀里地佳人扭头,终是点点头,“好吧,你先说说看,希望你别骗我……”

    见义勇为这种事……跟情商有关系没有呢?

    丁小宁的故事,其实很老套,无非就是她老爹年轻时得了骨癌,以他的条件,只能在凤凰市的医院治疗,否则的话,单位不给报销。

    不给报销,那就是求治无门,五年前只是九二年,谁负担得起自费治疗癌症的费用?

    然后,她的老爹去世,母亲又被人污辱,疯了,不久之后在某一个清醒的时候跳河自杀了,于是她辍学,开始混迹社会。

    她有一个表舅,是客运办的副主任,有这层关系,又因为她痛恨那些好色无行的人,于是笼络了一帮人,在长途汽车站里玩起了“仙人跳”。

    虽然怒其不争,但丁小宁地表舅还是比较照顾她的。正是因为这个,她才能成为那帮人地大姐头,并且保住自己清白的身子。

    有关系和没关系,绝对是不一样的,仙人跳也不是人人能玩得了的,垂涎她打她主意的人很多,可她有关系啊。

    直到遇到了陈太忠,丁小宁的团伙。才算遭到了致命的打击,他临走时又放出“这事没完”的风声,为了规避运营风险,小***登时解散,大家各奔东西了。

    丁小宁眼下要求陈太忠地,就是让他帮忙干掉那个侮辱她母亲的人,那个人,陈太忠居然听说过。就是横山区上一任区长关志鹏!

    丁小宁的母亲原本在横山区妇联工作,关志鹏早就垂涎其美色,只是一直没有机会染指,直到丁父病重。才给了他一个机会,“你要是从了我,我就给教育局写个条子,让他们特批你爱人去素波接受治疗。”

    其时,丁父已经锯掉了一条腿,癌细胞在急剧地扩散,关志鹏贪恋丁母,却是有意地拖延时间,到最后。他的条子还没写,丁父就死了。

    丁母**之后本来就心神不稳,再加上爱人病故这种直接的打击,当天她就疯了。

    偏偏地,丁小宁的母亲每隔那么一两天,还能清醒一阵。所以,仇恨得以传承给她,而丁母也有机会很快

    了。

    丁母直到跳河之前,都非常相信,爱人若是能提前几天到素波市,这条命八成就能捡回来,这原本只是她的一厢情愿,但听到丁小宁耳中,她对关志鹏的痛恨那就是可想而知了。

    可关志鹏那时是一区之长,后来又是以副厅地级别离休了。丁小宁敲诈个民工什么的倒还能行,想收拾关区长,那就纯粹是做梦了。

    听完之后,陈太忠沉吟半晌,才看看怀里的刘望男,“你说,咱们管不管?”

    刘望男非常清楚这句问话的意思,管,那就是去干掉关志鹏,不管,那就是干掉眼前这个小女孩——经过刚才地一场搏斗,她并没有太强的信心去调教好这个女孩了。

    “由你做主了,”她笑眯眯地看着他,“不过,这种欺负女人的人渣,杀了也就杀了吧?”

    “嗯?”陈太忠从鼻子里出一声很怪异的哼声,他的脸色,有些难看。

    “啊,”刘望男这才想到这话的不妥之处,忙不迭用小手一捂嘴,太忠啊,我不是在影射你啊。

    陈太忠有点郁闷,他做事一向干脆,从来没有像今天一般这么婆婆妈妈过,而且对丁小宁的处置,同官场又有些不同,他原本无须遵循什么规则的。

    说穿了,还是丁小宁长得太漂亮了,当时他在汽车站遇到她的时候,就有一点点地欣赏,才引了后来的“仙人跳”事件。

    还是那句话,若是今天换个丑女人来,他怕是直接就将其挫骨扬灰了,从这点上说,不得不承认,刘望男的眼力,其实是相当毒的。

    “你影射我也不要紧,”陈太忠悻悻地回句嘴,反正哥们儿在别人眼里已经不是好人了,还好,总是有些人,还是念我的好的。

    “好了,这样吧,我一向不喜欢强迫别人地,”他抬起头,大义凛然地看着丁小宁,“嗯,你先跟在我旁边,回头落实清楚关志鹏是什么人,嗯,我帮你处理了他,至于说那个啥嘛……嗯,以后有机会再说吧。”

    他认为,这叫未取先予或者是欲擒故纵,先给对方点甜头,然后令其主动献身,这才是比较合乎他自己身份的,也显得他陈某人不是那么急色,正是人情往来的要旨。

    当然,关志鹏的事情办妥之后,丁小宁若是想吃干抹净不认账,那就对不起了,哥们儿我连区委书记都敢强*奸,也不差再强*奸多个女混混吧?

    看来这一年的官场,他没有白混,最起码他知道了,大义在手,做事才能理直气壮……

    这么想着,他的身体不知不觉地就有了点反应,低头看看怀里的刘望男,“望男,关灯睡觉吧?”

    隔着两层衣物,刘望男的臀部已经感觉到了他男**望的觉醒,少不得瞥了丁小宁一眼,回头又给他一个羞答答的媚笑,低声轻嗔,“讨厌,有人在呢……”

    当然,这只是她地勾人手段而已,说归说,她还是站起了身子,扭动着腰肢去关了那十几个明晃晃的灯管,屋内,顿时一片漆黑。

    白天野战未果的邪火,终于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得到了充足的释放,不知道为什么,想到一边还有一个未经人事的美女在听床,陈太忠的**大进,一场友谊赛足足打了一个多小时方才收手。

    云收雨散,屋内的喘息声、呻吟声和唧水声终于停止了,听得口干舌燥的丁小宁刚悄悄地舒口气,谁想,娇媚的声音又起,“真好,弄了这么多出来……”

    接下来,就是窸窸窣窣的撕扯卫生纸的声音,女人的手包中,这种东西好像是无穷无尽一般,永远都不会匮乏。

    惨了!一时间,她自杀的心都有了,大半夜了,你们还不睡觉啊?有完没完了?

    还真是没完,陈太忠同刘望男欢好过很多次了,不过,赤条条地搂在一起睡觉,这还是头一遭,尤其是,一旁还有人在窥探和偷听,这让当事的双方都感到一种莫名其妙的刺激。

    看来,每个人的身体中,都掩埋着一些深深的邪恶的基因,只是平日里未得释放就是了。

    “刚才是怎么回事啊?怎么会打起来?”陈太忠余兴不减,一双手在刘望男**的身体上不住地游走着,尤其在一个中心和两个基本点上,呆得时间格外地长。

    “也没什么,”刘望男轻笑,纤纤手指轻轻地在他胸膛上划着圆圈,时不时还轻点一下圆心,“我只想脱了她的衣服而已,谁想到这小野猫看起来文文静静的,劲儿还真的不小……”

    她一直想着怎么讨好陈太忠,眼见陈太忠出去同吕强谈事了,时间又晚了,就要丁小宁脱衣服钻进被子里,好等陈太忠回来之后“宠幸”。

    那怎么可以?丁小宁怕陈太忠是怕得死死的,可对上她却没什么心理负担,一个要脱一个坚决不脱,于是就撕扯了起来。

    刘望男手上是颇有点劲儿的,而且也会那么一招半式,不过丁小宁闯荡江湖那么多年也不是吃素的,一个专门对付男人用的膝撞,撞得刘望男下体生疼,事实上,这一招对女人也是很管用的。

    紧接着,她又是一个专门对付女人用的高肘侧击,正正击中刘望男的胸部,这一下疼得刘望男差点背过气去。

    丁小宁的劲儿也不小,于是,连连受创的刘望男终于被她压在了身子底下……(两章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