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百七十八章 想插一脚(书号:760

第一百七十八章 想插一脚

作者:陈风笑
    就在丁小宁自怨自艾的时候,陈太忠一路小跑跳上了车,“开车开车,不行了,这些人热情得我实在是受不了……”

    一边说着,他一边回头向村民招手,“这次太匆忙了,我还有事,下回再聊……”

    “他们很欢迎你啊,”刘望男一边打火起步,一边轻笑,“呵呵,居然能把你追得仓惶逃窜,你这么狼狈的时候,真的不多啊。”

    “他们不仅仅是欢迎我,农民们……其实也是很现实的,”陈太忠苦笑一声,村里的人念他的好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他们却是把陈太忠当成了财神爷。

    有人想进水泥厂上班,有人想让陈太忠劝劝吕强,修水库的时候,最好能把大家的工钱提提,吕老板钱那么多,虽然这水库将来是咱村民自己用,可丫不是……钱多么?

    吕强张罗水库的事儿,已经传出去了,现在已经提上了议事日程,听老支书说,这事目前的问题,并不是在水库的命名上,而是卡在了谁主持修建上。

    乡里的领导们认为,修水库是乡里的事,你吕老板愿意出钱出水泥。那是好事儿,大好事儿,可是!不能因为你出了钱,就要把主持修建地决定权拿去!

    水库是白凤乡的基础设施,又是关系到水库周围几个村子最基本的民生问题,这种事情,私人能做得好么?显然不能!

    再说了,就算水泥和钱是你私人出的。可是修水库不得占土地啊?土地总不是你家的吧?那是属于国家的资源,别以为你有点钱,就要在这种基础设施上搅风搅雨。

    不过,吕总若是钱紧,乡里倒是也能出一部分资金,来共同修建这个水库,至于这个水库的名字,吕总执意要起的话。只要跟国家相关政策不冲突,又不会给乡里带来名誉权、版权之类地纠纷,也是很好商量的。

    吕强哪里不清楚这些乡干部的打算?白凤乡本来就是个穷乡,虽然修建水库是个苦活。资金也没多少,可蚊子再小它也是肉,穷怕了的乡干部们,不可能不对这个项目垂涎三尺。

    甚至,为了拿到资金使用权,乡里不惜在财政状况极其紧张的情况下,专门再拨出少部分资金来专款专用——乡里的教师工资已经半年没了。

    眼见对方如此气势汹汹,吕强登时被吓得缩了回去,他也顾不得对陈太忠许下的“尽快办理”了。没办法,万一让那些乡干部主持了水库的修建,他要出地资金和物资,没准会翻番,甚至……更多!

    所以,眼下的东临水村人。都知道要修水库了,但这水库什么时候修,那就不好说了,不过,以老支书的判断,乡里迟早是要服软的。

    等到陈太忠说出,自己有朋友开煤矿,想问问村民们有愿意去地没有,好家伙,村里登时就炸锅了。

    村民们不晓事。但总还是有人听说煤矿的危险的,可是,听说过煤矿危险的人,更知道煤矿上挣钱多,甚至,以讹传讹之下,他们以为下井挖煤每个月能拿一千块钱。

    陈太忠自是要解释,现在煤炭行业不景气,其实那啥,一个月能赚五百就不错了,嗯,最多……也不过就是七八百,而且……还很危险。

    谁想他不解释还好,一解释,村民们的热情越地高涨了起来,对他们而言,一个月五百和一个月一千,虽然差了一倍,但同样是可望不可及的天文数字。

    最重要的是,挖煤确实挣钱,而东临水的村民们,实在是穷得太久了。

    面对如此高涨的热情,陈太忠村长只能抱头鼠窜狼狈而逃了。

    一路听他叨叨完,凡尔登水泥厂地大门就赫然在望了,刘望男还等着他指路呢,她可是没想到,陈太忠也没来过这个厂子。

    “等一下,我把吕强喊出来,这路我也不认识。”

    吕强还真在厂子里,电话一打通,不多时,吕总胖胖的身影就出现在了厂子门口,“哈,太忠,稀客啊,什么风儿把你吹来了?”

    “唉,算我倒霉了,”陈太忠一边摇头一边叹气

    点了,我还找你有点事儿呢,今天就住这儿算了,你待所没有?”

    “我这屁大的厂子,哪儿来的招待所?”吕强苦笑一声,“有大客户来,我都是安排到乡里去住呢,你这……”

    他探头向车里看看,隐约看到只有两个人,其中司机还是个美女,于是轻笑一声。

    “嗯,不过三个人的话,我还能安排一下,正好,厂里十一万伏的配电室是独门小院,值班室刚刚装修过还没启用,里面地床和被褥也都是新的,就是只有两张一米五的小床,不知道你……方便不?”

    一米五的床?陈太忠仔细地回忆了一下中学里使用的三角板的长度,略作叠加,就对床的宽度有了明显的概念,“呵呵,够了够了,我平常睡的床还没这么宽呢。”

    吕强当然知道这床并不窄,不过,再加上你的女司机地话,这床就有点紧张了啊,有些花式……也不能玩得很尽兴了。

    不过,陈太忠都不在乎了,他还能说什么?“呵呵,我跟食堂打个招呼,咱们开个小灶,让他们把饭送到我办公室去,正好,我这儿还有两瓶别人刚拿来的茅台,飞天牌的哦,你一定要尝尝……”

    厂里的食堂,菜很简陋,大师傅的水平也有限,不过,既然是大老板来了贵客,大家还是要多炒几个农家菜端上来的,若是口味不对,现撤现换好了。

    还好,陈太忠对吃一向不是很讲究,刘望男一见满桌都是现摘的农家蔬菜,胃口也顿时提了上来——在凤凰市想吃到这么新鲜的蔬菜,也不是很容易的,可女人们讲究绿色蔬菜能美容,还偏偏就认这个。

    至于说丁小宁,她倒是想表意见呢,陈太忠直接一个“莫言术”丢过去,你不用说话了,越说还越乱,就老实地吃饭吧。

    —

    好在,陈太忠这一世仅有的两次使用莫言术,都用在了丁小宁身上,她倒也是见怪不怪了,话不能说嘴巴还能开阖,那她还有什么选择?

    不多时就酒足饭饱了,吕强招呼人把他们安顿进了值班室,别说,刚装修的值班室,还满有那副样子,地上居然铺设着防静电地板,干净整洁,除了中间的仪表盘,四周空空荡荡的,感觉像是个现代化的办公室。

    把水杯暖壶之类的放下,陈太忠拉着吕强转悠去了,留下刘望男看着丁小宁,她当过兵又练过舞蹈,手上颇有两下子,倒也不怕丁小宁作怪。

    望着暮色中的白凤乡,陈太忠颇有点感触,“老吕啊,看着自己工作过、战斗过的地方,这感觉就是不一样啊……”

    “我说,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啊,”吕强听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有什么事儿你直说好了……对了,你不是跟吴言好着呢?怎么又带来俩丫头?”

    “这事儿你不用操心了,”想起吴言,陈太忠又有点头大,“我这次来东临水,两件事,对了,你弄的水库,怎么回事?”

    “哦,没事,过两天就开工了,”吕强轻描淡写地回答了一句,“至于说名字,我现在不告诉他们,有了命名权就行,也省得水库没修呢,就先扯起皮了,你说好不好?”

    想得挺周到的嘛,陈太忠点点头,不过,他有点好奇吕强是怎么做通乡里工作的,“乡里不是要掺乎么?你怎么说的?”

    “切,都是瞎咋呼呢,”吕强轻蔑地哼了一声,语气中带了浓浓的不屑,“本来就没他们什么事,我就一个态度,你们修我就不管了,里面这点猫腻谁不清楚?”

    说到这儿,他轻笑一声,“哈哈,幸亏舒城下去了,我让王小虎跟乡里打了一个招呼,张衡再帮帮腔,事儿就这么定下来了,反正从来都是阎王好见小鬼难缠。”

    :+建勤没命活动,想再上个台阶,哪怕是代理书记也行。

    怎奈,他是秦系的人马,属于段卫华死活看不上眼的,而区委副书记兼区人大主任王小虎得了章尧东的赏识,一举上位。

    吕强是舍得投资的商人,想当初陈太忠这副村长都能从他身上刮下点油水来,所以,在王小虎没得势的时候,两人的关系就不错,等王书记一上任,自然是要把相关的恩怨清算一下,给白凤乡打个招呼算多大点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