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百七十七章 心之征服(书号:760

第一百七十七章 心之征服

作者:陈风笑
    了很长时间,就在车中的二女都等得不耐烦的时候,头后面出现了,那厮推着一辆蓝色的面包车在公路上飞奔着,丁小宁忍不住轻呼一声,“啊~”

    这人的劲儿,实在太大了吧?

    “就是这辆车,”刘望男心里也惊讶,不过她要沉得住气一些,她摇摇头,轻叹一声,“果然还是这帮杂碎!”

    陈太忠推着车越跑越快,一转眼就将那车推进了山沟里,车里的二女只见他似乎手微微地抬了一下,蓝色的面包车“轰”地一声在山沟里爆炸了,随即“噼里啪啦”地开始燃烧。

    下一刻,陈太忠跑了回来,坐进车里,淡淡地吩咐一声,“快走,别被别人看到!”

    刘望男的脸色刷白,不过,她对陈太忠的话是惟命是从,一边动汽车,她心里一边想:这个,就是上位者那种视人命如草芥的冷血了吧?

    想到那五个人一定会死,她心里居然升起了一种淡淡的向往:这辈子,我能混到太忠这种地位么?

    当然,无论她怎么想,有一点她是可以肯定的,陈太忠一定是极喜欢身后这个女孩子,才肯甘冒天下之大不韪,将那五人统统杀死。

    想到这个,她心里有些微微的得意:哈,幸亏我把这女孩留在车上了!

    谁想,陈太忠侧头冲她淡淡地来了一句,“望男,这不是我心狠,他们记住了你的车号,我不想让他们带给你什么麻烦。”

    这话入耳,刘望男眼也直了、手也抖了。一时没把握好,差点把车开到沟里去。

    用尽全身气力死死踩下刹车后,她全然不管停车的位置是否违章。一把就抱住陈太忠,嚎啕大哭了起来。

    陈太忠哪里知道刘望男心里居然乱七八糟想了那么多?他还以为她是后怕呢,于是轻笑一声,双手抚摸着她的脊背,“呵呵,别怕了。有我在,没人伤得了你一根毫毛!”

    谁想,他这话说出来,刘望男反倒哭得越大声了,陈太忠禁不住有点奇怪:我说,你好歹也是当过兵地人啊,至于这么胆小么?

    他不知道,就在这一刻。刘望男暗暗下了决心,以后,谁都不要想把太忠从我身边拉走,分享可以。想要独吞的话,老娘一定跟她拼了!

    阴差阳错之下,能让一个见识过人的红尘女子从身到心都被征服,不得不承认,陈大仙人的狗屎运,实在是太强悍了一点。

    过不多久,刘望男止住了哭声,二话不说,先把车动了起来。这里离事故现场实在太近了,先走得远一点才好。

    一边着开车,她一边给陈太忠使个眼色,同时向后努努嘴,“太忠,这后面还有一个呢。她可是看到你刚才杀人了!”

    “交给你了,”陈太忠满不在乎地回答,“你想让她接客就接客吧,反正不关我的事儿。”

    他并不在意刘望男逼良为娼,这种事,只要不是他自己做的就行了,尤其,这“良”还跟他有些私人恩怨。

    事实上,他的心比刘望男想像的硬很多,“你要是怕她走漏风声。那你自己下手,干掉她算了。”

    听到这话,刘望男轻笑一声,抬眼从后视镜看看脸色刷白地丁小宁,“哈,小丫头,看在你刚才叫我一声‘望男姐’的份儿上,这两条路,我任你选一条!”

    丁小宁紧紧地闭着厚厚的小嘴,一言不,这两条路,她哪一条都不想选。

    若是在半小时前,刘望男让她选择的话,或许,她还会存点侥幸心理选择前一条,她对自己的应变能力,还是相当自信的,但是,在再次见识了陈太忠惊人的身手和冷酷的心性之后,她不敢再心存任何侥幸了。

    她同光头汉子设计地“仙人跳”,也害过不少人,只是,对那种没钱还想占便宜的咸湿佬,大多时候他们也不过是毒打一顿而已,连打断胳膊、腿之类的情况,都很少生,光头汉子手中的匕,无非是用来吓唬人地道具。

    她所经历过的这种“场面”,跟陈太忠扬扬手就让五个人灰飞烟灭的场景相比,实在是太小儿科了。

    刘望男一边开车,一边时不时地从倒车镜里看看丁小宁,开出足有二十公里之后,她才笑嘻嘻地话了,“要不,我给你指点一下

    路?”

    “什么路?”厚厚的小嘴唇,终于轻轻地动了动,只是,鲜红的嘴唇已经变成了淡红,那种勾人的性感不复存在。

    刘望男得意地轻笑一声,随手拍拍陈太忠的肩膀,“把你这个老公招呼得周到点,我就放你一马。”

    陈太忠白她一眼,没有吭声,心里……嗯,有点矛盾。

    丁小宁的嘴,再次闭了起来,看得出来,她似乎在等待刘望男说出第四条路来。

    又过了大约半个小时,远远都能望到山上的“凡尔登水泥厂”了,丁小宁才缓缓地话了,“想要我地人?好吧,不过,你们要答应我一个要求……”

    —

    她已经把这件事前前后后理顺了,可以肯定,不管这个男人的来头有多么大,杀五个人也是了不得的罪名,人家为了少点麻烦,再杀她一个来灭口,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了,换给她自己,怕是想都不想就会那么做的。

    而眼下,那个女人居然愿意放她一马,这就说明,这两人言谈举止虽然冷酷,却多少还是有点人情味儿的,而且,事情展到这一步,大家都没有退路了。

    想得再长远点,那五个人要糟蹋她,难免会有别地人也听说了,现在这五个人死了,看起来虽然是车祸的样子,但她很可能会成为警察的怀疑对象,如果她想安安稳稳地活下去,靠上眼前这棵大树才是正经。

    既然想明白了,少不得,丁小宁就要借这个机会,让陈太忠帮她处理一个让她恨得咬牙的人物,以他的能力,应该是小事一桩才对。

    在一帮混混中间,以她的美貌,保持了这么多年的处*女之身,其间艰辛,不提也罢,这个宝贵的身体总不能白白地好活了他吧?

    谁想,陈太忠听到这话,登时就是一个冷哼,毫不犹豫地打断了她的话,“你真以为自己是镶钻的?哼,你地要求我不答应,这没有什么可商量的……”

    这才是陈太忠的本色演出,上一世他在仙界就是这副德性,根本不给别人留什么转的余地,“在我眼里,你的长相……很扯淡!”

    丁小宁登时被噎个半死,倒是正在开车的刘望男,嘴角微微一撇,露出了一个常人不易现的微笑:小丫头片子,你还嫩着呢,太忠可是毛驴脾气,你对他好,他才会对你好,你要是先提条件,以太忠的眼界,还真未必能把你放在眼里。

    走过水泥厂之后,不多时,东临水就到了,陈太忠走下标致车,淡淡地吩咐一句,“你俩在这里等着”,然后头也不回地就走了。

    村中景象依旧,李凡丁也依旧在逃,只是,公路边围起的那个“失窃现场”终于是不见了,陈太忠才走到村头,就遇到了刚午睡起来的老支书。

    “哈,是太忠?”老支书看到他,眼睛登时瞪得老大,“啥时候来的?听说你出息了啊,走,跟我进村转转……”

    刘望男和丁小宁足足等了他三个来小时,才见陈太忠施施然从村中走出来,在他身边,围着上百号的村民,大家都在群情激奋地说着什么。

    丁小宁很不想说话,可是看到陈太忠这么受欢迎,心里还是禁不住有些讶异,在她心里,这家伙或许不算很坏,但绝对不是什么好人,“望男姐,他跟这些人很熟么?”

    “为官一任,造福一方,他不过是在这里干过一个月的村长而已,”通过常寡妇母女,刘望男对陈太忠的事了解得非常清楚,她甚至知道陈太忠代理村长的时间不过一个月,“呵呵,他可是为大家做了不少好事的呢。”

    听到这话,丁小宁猛地想起,那次令自己痛心疾的不就是遇到了从白凤乡回去的陈太忠么?

    那次的错误,犯得实在太大了点,不过,当时的他,真的没有现在这么威风八面啊,谁会知道,这家伙是如此地难招惹呢?

    她心里禁不住一阵苦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