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百七十六章 辣手施暴(书号:760

第一百七十六章 辣手施暴

作者:陈风笑
    啊~”丁小宁一声凄厉的尖叫,以百.车,在刘望男打火起步的同时,拉开了车门,冲上了车,随即“砰”地一声,死死地磕住了车门!

    “啧,”刘望男咂一下嘴巴,又皱皱眉头,不耐烦地转身盯着她,“我说,这车是我的,车门摔坏了你赔啊?”

    “你这度,比我都慢不了多少啊,”陈太忠也不耐烦地摇摇头,却是头也没回,“我就奇怪了,连死都不怕的人,居然会怕老鼠?”

    “我,我,我……”丁小宁真是吓坏了,她虽然吃过不少苦,总还是生活在城市里,如此硕大又不怕人的老鼠,实在是见所未见。

    半天,她才缓过劲儿来,“那啥,两位大哥大姐,我……我出车钱,嗯,还有衣服钱,你们把我拉到公路上吧。”

    “拉你?哼,你可以下车了!”陈太忠冷哼一声,依旧是头也不回,“你以为只是你被吓坏了啊?你那一嗓子,那老鼠差点没被你吓死。”

    丁小宁怎么敢再下车?她死死地拉住车门,双手指节攥得都白了。

    “诶……我说,你还没完了不是?”见她半天不吭声,陈太忠皱着眉头,终于从副驾驶的位置上扭过头来看她,一脸的不耐烦,“你要是能一直尖叫着走出去,别说老鼠和蛇了,连人都不敢靠近你!”

    还有……蛇?丁小宁的脸越地苍白了,她使出全身最大的力气,没命地抓着门把手,厚厚的小嘴唇紧闭着。一声不吭。

    一直尖叫?入耳陈太忠这种很操蛋地幽默,刘望男被逗得禁不住笑了起来,好半天才摇摇头,“呵呵,算了太忠,既然救了她一次,还是把她拉到公路上去吧,咱们一走。那帮人折回来的话,她不是还得被人糟蹋了?”

    糟蹋就糟蹋呗,关我什么事儿?陈太忠撇撇嘴,却是什么也没说,悻悻地转头回来,恨恨地甩给刘望男一个白眼。

    “你不用这样嘛,”刘望男笑嘻嘻地看着他,再次打着了火。“我只是觉得,你都上不了的女人,怎么能留给那帮人渣糟蹋?”

    这话,嗯……倒也有些道理。陈太忠苦笑一声,“好了,开车吧。”

    刘望男不是什么烂好人,恰恰相反,她对太多的人,都抱有强烈的戒心,可是,眼下她肯如此地大善心,那就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缘分。

    没错。看到无助的丁小宁,她似乎就像看到了当年的自己,那时我不也是个诡诈狡黠的女孩么?曾几何时,我不也是像她这样形影孤单地彷徨和无助么?

    当然,她还有更重要地原因,那就是:她非常清楚。刚才面对这个女人的时候,太忠他,曾经心动了!

    感情这东西,从来都是自私的,刘望男自然也不能免俗,可是,作为一个过来人,她非常清楚男人们那种得陇望蜀的不知足的心态,而且她更清楚,太忠很优秀。自己注定不会是那个同他携手走上红地毯的人。

    眼下,她很需要陈太忠的保护,而陈太忠对她也是宠信有加,哪怕仅仅是为了拉拢住这个男人,她也有必要为太忠物色新的猎物!

    也许……这是自己最大地价值所在!

    只要能稳固住自己现在的地位,她不怕去做任何过分的事,只有极度失落过的人,才知道什么是最该把握地,她现在要做的,不是像那些青涩的少女一般去争宠,而是去固宠!

    每个人生来,都是有一定浪漫心态的,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和阅历的增加,残酷的真相会让他们明白,现实一点才是最实际的。

    当然,有些话,是不用说得太透彻的,否则反而有取巧卖乖之虞,所以,眼见陈太忠坐在那里一声不吭,刘望男也不说话,老老实实地开车。

    车厢里,虽然比刚才还多了一个人,却是寂静得出奇,三个人都没有什么说话地**。

    感受到了这种气氛,开了没多久,刘望男一边手把方向盘,一边用眼角的余光偷偷窥视着陈太忠,她有些担心:太忠他,会不会因为我让这个女人上车而生气?

    陈太忠两眼无神,茫然地望着前方的道路,双眉轻轻皱起,嘴唇紧紧地闭着,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标致车终于拐上了公路,丁小宁却还是死死地攥着车门

    一点下车的意思都没有,刘望男再次看看陈太忠,却上依旧平静得出奇,不禁轻笑着摇摇头,脚上一使劲,加大了油门。

    开了还不到一公里,陈太忠的身子猛地坐直,冷冷地话了,“停车!”

    松油门,踩离合,点刹……刘望男转头看看他,有一点讶异,你真地要把这个女孩撵下车么?

    陈太忠绷着脸对她话了,“你呆在这里,千万不要乱动,前面有点儿问题,操的,我就知道不该放跑那群王八蛋!”

    自打上车之后,陈太忠心里总是若有若无地感到一丝不安,不过很快,他就现了那种不安到底出在哪里:刚才他不该那么简单地放了那五个人离开!

    刚才若只是他一个人,或者还无所谓,他不怕别人找后帐,这种档次的人,对他构不成任何的威胁!

    但是,这五人看到了刘望男的车,指望对方不记住车牌号,是不现实的,所以,他一时的手软,或者会给刘望男带去什么麻烦。

    当然,若真是只有他一人,直接干掉那五个人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可身边还有两个人,想灭口也不方便啊,这让他有点头大——当时怎么办才是最好的选择?

    然后,随着车子越走越快,隐约中,他感觉到了点杀气,直到眼下,他才能够确定,对方就在前面不远的大石头后面藏着,杀气极为强大,或者,他们还有没有使用过地手段?

    —

    叮嘱了刘望男之后,他的杀心大起,跳下车来,一路狂奔而去,在距离那块大石头尚有一百多米远的地方,手一抬,一个大面积的“定身术”被他狂暴地放了出去,仅仅这一手,就耗尽了他好不容易积攒起的仙力的九成。

    今天诸事都不是很顺遂,陈大仙人的乖戾之气终于作了,操的,在官场我要遵从官场的规矩,忍得已经很辛苦了,出来随便转转,还有这么多不开眼的杂碎来找死,当我这罗天上仙是假的啊?

    如此庞大的仙灵之气释放出去,连石头边上的花花草草都受益了不少,98年春天,有人现,石头边上的狗尾巴草不但经冬不然还长了三米多高,被传为一时奇谈。

    不过,那些就都是后话了。

    陈太忠放出定身术之后,身子不做停留,眨眼间就转到了石头后面,果不其然,那辆蓝色的面包车就藏在这里,车里车外一共五个人,一个都不少。

    他们埋伏在这里,肯定是要使坏的,不过,陈太忠并不打算了解对方的计划,对于这种档次的暗算,他一点好奇心都没有。

    他只知道,自己很愤怒,眼前这五个人,必须死,就这么简单!

    四面扫视一下,他看到前面公路不远处的另一侧是个山坡,感觉应该是比较陡峭的,按说是个下手的好地方。

    当然,做这种事,他就算再暴走,该有的谨慎还是不会缺的,感受了一下四周,眼下正是中午一点多的时候,路上的车辆稀少。

    将车外三个呆立不动的家伙扔进车里,捡个没车的时候,陈太忠一抬手,推起那辆面包车就走——没办法,车里有活物,是装不进须弥戒的。

    刘望男和丁小宁一开始就被他非人的飞奔度惊呆了,两人诧异得久久没有说话,半天,刘望男才喃喃自语,“我知道你挺厉害,不过,也不用厉害到这种程度吧?这还算是人么?”

    对她而言,陈太忠的身手,一直只限于传说中,她从未有机会见识,就连前不久他制服那五人的时候,刘望男也是被封闭了六识,所以,她有这样的震撼,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

    丁小宁却是一声不吭,大大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前方,直到陈太忠消失在石头后面好久,她才怯生生地问了,“望男姐,他在做什么呢?”

    仅这一个称呼,就可以看出她的心机之重,原本她管刘望男叫大姐,而听了陈太忠的几次称呼后,她居然能不动声色地将称呼改为“望男姐”。

    刘望男却是甩个白眼给她,她心系陈太忠的安危,对这个小丫头的打岔,自然不会有什么好脸色,“你给我闭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