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百七十四章 战争扩大了(书号:760

第一百七十四章 战争扩大了

作者:陈风笑
    标致车车一拐到小丘背后,打算打仗的这二位登时就傻眼了,这里……居然有人?

    看起来,好像是另一场野战即将展开的样子?

    “一对多啊,真刺激呢,”陈太忠有点傻眼,转头看看刘望男,“咱们这么转过来旁观,他们不会要咱们买票吧?”

    小丘后,是一辆蓝色的面包车,车门大开着,一个长女孩被五花大绑地扔在地上,一个黄头的家伙手里拿着一把小刀,正蹲在地上割女孩的衣服呢,一旁站着三四个小伙子,一边色迷迷地打量着女孩,一边大声地说笑着。

    地上女孩的脸被头挡着,看不出模样来,不过,她上身的衣服基本已经被割成一条一条的了,看得出来,皮肤还不错。

    “小……小伙子挺怜香惜玉的嘛,”受他的感染,刘望男也来了一句俏皮话,不过,她的脸已经吓得煞白,刚才那点红晕,早扔到爪哇国去了。

    “咱们怎么办,太忠?”她的手死死地攥着档杆,随时准备拨到倒档中,她知道陈太忠身手好,不过这荒郊野地的,人家要是有枪,不就抓瞎了?

    “什么怎么办?他们不来卖票的话,咱们就看啊,”陈太忠脸一沉,眼中隐隐透出了些许怒意。

    对于强*奸犯,他没什么好感,没错。他是强*奸过吴言,不过那件事,在他自己看来,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实在是事急从权的举动,否则的话,他在事后也不至于迁怒于吕强。

    至于说**,可就更落了下乘。一个男人,**一群女人的话,那叫天赋异禀;一群男人**一个女人,那叫下流坯子!

    不得不承认,在这一点上,陈太忠实在是有点大男子主义地。

    好吧,说穿了,他现在如此震怒。最主要的原因是,有人抢占了他野战的“战场”,这让“性”致勃勃的罗天上仙有些忍无可忍,妈的。小土丘那么多,这帮杂碎,你们怎么偏偏选了这个?

    刘望男真的是有点紧张,旁观?别扯了,大凡人遇到这种场面,跑还来不及呢,而且,对方那群人,怎么可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俩在这里做看客?

    只是。既然陈太忠执意如此,她也只能两只手紧紧地攥着陈太忠的左臂,脸色刷白地哆嗦着,希望太忠他……真能像十七说的那么厉害吧。

    “放松,没事地,”陈太忠的右手拍拍她的脸。眼中虽然冒着怒火,嘴上却是还在说着俏皮话,“呵呵,我床下的功夫,比床上的还要棒,真的。”

    确实,他在仙界是以身手和功法强横而著称,而不是以“采阴补阳”之类的而闻名——那时他还是童男子呢。

    几句话间,那边就有了反应。

    正如刘望男所预料的那样,见到一辆轿车开了过来。那帮人先是齐齐抬头一愣,随即就有三个人慢慢地走了过来。

    大概,他们也以为这辆标致车会乖乖地跑路,所以并没怎么上心,只是,走了十来米之后,见到标致车还停在这里一动不动,三人一声喊,冲着这辆车猛冲了过来。

    不过,陈太忠感觉得到,这三个人身上,没什么杀气,看来,对方地意图,还是想吓走这辆车上的人。

    刘望男却是吓得死死地抱着他的胳膊,不肯松手。

    陈太忠叹口气,抬手就封闭了她的六识,打开车门,施施然走下车,笑嘻嘻地同那三位打个招呼,“哈,大家好,今天天气不错啊,你们也是来郊游地?”

    “郊游你老妈!”割女人衣服的黄头那厮,冲在最前头,眼见陈太忠这副鸟样,想也不想抬手一刀就扎了过来。

    不是行家啊,陈太忠见对方脚步虚浮,出刀也是软绵绵的没什么力气,不禁摇摇头,抬腿就是一脚,只听“嗵”的一声闷响,黄毛整个人倒着就飞了回去,来得快,去得更快!

    那两位见变故陡生,大惊之下,登时齐齐住脚。

    怎奈,这三位冲得实在是太快了,等他俩站住的时候,同陈太忠的距离,已经不过两米了,基本上等于脸贴脸。

    “他骂我妈了!”陈太忠一指远处正在地上打滚的黄毛,笑嘻嘻地同面前这两位解释,“所以,你俩不

    打他。”

    这两位登时就傻眼了,两人交换个眼神,脸上全是一种可以称之为“难以置信”的表情——对面这个人,是傻的么?

    有一个眼睛细长地家伙,反应相当快,他马上就举了双手起来,诚惶诚恐地对着陈太忠,“大哥大哥,我,我没骂你……”

    —

    “你嘴上没骂,心里骂了!”陈太忠哪里肯跟他废话,抬腿一脚就将此人踢飞,身子一扭,正好将身边另一位的手腕叼住。

    “啪嗒”一声轻响,一把令枪改装的火药枪,掉在了地上。

    “妈逼的,跟我玩这个?”陈太忠冷笑一声,想也不想,一把就拽脱了此人的肩膀,随手扔了出去。

    鬼蜮伎俩他见得多了,这种小儿科,怎么能瞒得住他?若是连这点小把戏都识不破,他在仙界早不知道挂掉多少回了。

    “你俩,把她给我放了,”陈太忠冲着车边站着的两人指指,一副有气无力地样子,脸上也是一副厌恶的表情,“然后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那两位僵立不动,估计是吓傻了。

    “我草,清场了啊,你们不玩网络游戏啊?这里我包场了!”陈太忠怒了,下一刻,他觉得有点不对劲,嗯?现在才97年是吧的年代,好像还没到呢?

    “这女人骗了我们一千块钱,”那俩人中,一个高个子哆哆嗦嗦地话了,看起来是吓得不轻,“这口气,我们咽不下去!”

    “你们咽得下去咽不下去,关我鸟事!”陈太忠脸色一整,轻咳一声,“还敢跟我玩儿枪?赶紧滚蛋!”

    这两位见陈太忠高高大大,一副气度不凡的样子,心里一时也拿不准来的到底是何方神圣,再加上那标致5o5,是轿车不是?

    个子低的那位迟疑一下,最终是从兜里摸出一把细长的匕,弯腰割开了那女人身上的绳子,接下来扶着自己的几个同伴,踉踉跄跄地爬上车,仓惶逃遁了。

    陈太忠看看地上的女人,叹口气,拽下了刘望男,手一摆解开她地六识,“望男,那女人,你招呼一下……”

    刘望男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敢情……人已经被太忠打跑了?可是,他是怎么做到的呢?

    她略一沉吟,就压下了心中的好奇,当年她当兵的时候,比这更诡异的事情都听说过,她心里非常清楚,越是高层的人士,行事就越不能用常理忖度,她作为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女人,这种事知道得越少越好,好奇心不止会害死猫,更会害死人!

    还好,陈太忠现在,对她似乎还是相当宠信的,人家手指头缝里随便漏漏,就能甩给她三十来万的现金,刚才若不是她推脱,一个价值五十万的小煤矿也到手了。

    这点东西,人家肯定看不在眼里,但能这么大方地送给她,证明她在他心中,还是有一定地位的。

    一边想着,她一边打开了车的后备箱,那里有她的几件备用衣服,那女人上身的衣服已经遮不住身子了,裤子也被撕扯得一条一条的,既然救人,那索性搭两件衣服出去好了!

    女人年纪不大,甚至可以说还是个女孩,长得非常地漂亮,尖下巴,嘴巴小小的,却是厚厚的异常性感,偏偏那双眸子漆黑异常,清澈得见底,看上去是个极其清纯的女孩。

    刘望男第一眼看去,就觉得这女孩似乎会给她带来一些烦恼:太忠会不会……会不会喜欢这种类型的女孩呢?

    女孩在她的遮挡之下,哆里哆嗦地穿上了皮裙,又将运动服披在身上,低声道谢,“谢谢大姐姐了。”

    这时候,陈太忠晃了过来,只一眼,他就愣在了那里,“我靠,是你?”

    刘望男也愣在了那里,他俩认识?怪不得呢,我早就知道,这个女孩,会是一个大麻烦,虽然她知道自己没有吃醋的权利,但心里禁不住还是有些酸酸的感觉:这个太忠,认识的漂亮女孩子,实在是太多了点吧?

    她不吃杨倩倩的醋,也不吃李凯琳的醋,对那俩人,她都刻意交好呢,可对着这个凭空蹦出来的小美女,她实在无法压抑心中的那份酸意。我就知道,她会给我带来困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