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百七十三章 就我是好人(书号:760

第一百七十三章 就我是好人

作者:陈风笑
    切,这也是业务骨干?”李英瑞不屑地嗤了一下鼻子

    还是许纯良有涵养,他耸耸肩,双手一摊,“好吧,反正不过是一辆公爵车而已,要是一辆劳斯莱斯,我还得跟着瑞姐陪她录口供去呢。”

    三人走出好远,李英瑞似乎才想起什么,“对了,秦哥,那个叫陈太忠的,是不是就是这个张玲玲的下属?”

    “本来是的,”秦连成苦笑一声,“不过,那小伙子,似乎跟她有了点什么误会,嗯,小陈性子硬,都要闹着回横山区呢。”

    “你不是说陈太忠是章尧东的人么?”许纯良问了,他有点搞不懂秦连成说的话,“怎么还会在她这里吃瘪?”

    “切,你们是不知道,凤凰市这一滩水啊,深着呢,”秦大主任再次苦笑,“就像那个小陈吧,段卫华也很看护他呢,对了,你们也许不知道,那家伙似乎还有别的什么后台呢。”

    “那这次家的事儿,是绕不过他了?”李英瑞并不是那种头脑简单四肢达的主儿,她最关心的,还是自家的经济利益。

    “这我可真不知道了,”秦连成摇摇头,若有所思,“家的事儿,我看未必就会这么简单,英瑞你多撒撒网,总是不会错的。”

    “对啊,我总觉得,朱秉松居然会松手,让章尧东捡了便宜,这里面一定有什么文章,”许纯良一本正经地分析。

    朱秉松是素波市的市长兼天南省省委副书记,许纯良这么说,也是有点怨气在里面的:你说你朱市长若是肯争取争取的话,我和瑞姐至于跑这么远来凤凰市么?

    招商办地混乱。暂且撂下不提,陈太忠这边,却又是忙起了些歪门邪道的事儿。

    马疯子的煤窑,他买下了,这是一家村办煤矿,算起来的话,应该算是承包权,十年一包。今年才是第二年,每年给村里交点管理费,所谓的证件问题就不存在了。

    既然煤窑到手了,少不得是要到现场看看的,于是,陈太忠喊刘望男开了车带自己前去转了转,一来是认认地儿,二来也是看看煤窑的规模。好做到心中有数。

    这里属于是湖西区边儿上金乌区的,按说也是一个极其贫困地县区,不过,这里有些煤。人们的生活水平还是不算太差,只是空气有些污浊而已。

    既然买到手,总是要开挖的吧?不过,非常遗憾,在煤窑附近,陈太忠压根儿就找不到愿意下窑的主儿,他这才知道,为什么马疯子着急把这个窑口出手了。

    这里的人穷是穷了点儿,但对于窑下的危险。知道得一清二楚,你若是让他们在井上搞搞配合什么的,那一点问题也没有,哪怕是推推小车,也好商量,但若是指望人家到掌子面上去工作。那纯粹是做梦!

    没错,人穷了,命就贱,可这些人宁肯少挣点,也不愿意为一点工资下井,要是说下井偷煤,挖出来都算自己的,那还差不多。

    “下岗地女工我认识的不少,不过男工人,我认识的不多啊。”回去的路上,陈太忠很感郁闷,“看来,一时半会儿地我也开不了工。”

    “下岗的男工人,也未必愿意来这儿干呢,”刘望男撇撇嘴,标致车被她收拾得很干净,来一趟矿区就被搞得乌七麻黑的,真的让她有点心疼,所以,她毫不留情地指出了陈太忠所犯的错误,“村里的人都不想来干,你还指望城市里的人来下井?”

    “好了好了,你不用说啦,”陈太忠有点烦,“妈的,大不了五十万扔这儿就完了呗,反正就算挖出煤来,也卖不出去。”

    他倒不是心疼钱,他是有点恼火,哥们儿买煤窑的时候,怎么就没想到,那些人未必愿意来这儿呢?真是欠考虑啊。

    “好啦,别生气了,”刘望男见他不高兴,右手松开档杆,轻轻摸摸他地大腿,“你不是还认识东临水的人?实在不行,去那里招点人来干嘛。”

    “这事儿还真的不急,”陈太忠一听这话,顿时想起了东临水那里穷得叮当乱响的村民,“他们那儿,马上就要修水库了,离不了劳力,嗯,再说了,这个窑我还没想好让谁给我管呢。”

    他是真刀实枪的国家公务员,自然不合适在这里出头露面,国家干部那是不允许经商的,他必须找个代理人

    “不过,这个事,你可得想好了,”刘望男地心思,还是比较缜密的,虽然她是女人,可这么多年的亏吃下来,让她的思路也变得开阔了不少,“下井可是个危险活儿,你在东临水的名声不错,别万一出个什么事,你可就没办法做人了。”

    “呵呵,谢谢你了,”陈太忠听得有些感动,这可是真心实意地为他打算呢,他抓起她的手轻轻吻了一下,“你放心吧,这点事我懂……”

    是的,他明白这个道理,但他更明白东临水那帮农民们的想法,对他们而言,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没钱,他只要给他们带去挣钱的希望,那就是东临水地大恩人!

    这个世道,真的就是这么回事,有人整天无所事事地喝茶看报,享受着公务员的待遇,或者还有机会弄些灰色收入,有人却是会因为有机会多挣个三百五百,就甘冒生命危险去流汗流血。

    “讨厌,”刘望男拽出自己的手,翻个白眼给他,脸上却是似喜还嗔,“好了,人家要开车呢……”

    直到快回到市区了,陈太忠才咂咂嘴,“望男,拐个弯,咱去东临水转转。”

    “等等,我先跟十七招呼一声,”刘望男把车靠边,拿了一个小手机出来,再去东临水的话,今天回来没准就要晚点了,最近十七混得风生水起的,对幻梦城的一般客人不怎么招呼,反倒是她这个大堂经理一直忙里忙外,既然可能晚回,自然是要打个招呼。

    听到刘望男电话请假,十七一开始不怎么高兴,不过一听说她是跟陈太忠在一起,马上就换了一副腔调,“哈,你们要度蜜月?随便你吧,最好去新马泰或者欧洲美国地转转……”

    —

    “十七这家伙……”陈太忠嘀咕一声,“看来得给他找点事儿干了,对了,你说那个煤窑让他去管好不好?”

    “十七哪是那么沉得住气的?你要是把他撂那里,用不了十天,他铁定耐不住寂寞了,”刘望男轻笑一声,“你真要找人的话,有个叫‘和尚’的家伙,你注意到没有?”

    和尚?这个人陈太忠还真知道,那家伙现在是跟十七混的,大名好像是叫萧牧渔,想到这个名字,他就有点哭笑不得。

    “这帮人真不学无术啊,人家老爹起的这名字,是说放牧和打渔,明明意境很深远,也很有味道的名字,结果让他们改成了‘小木鱼’,唉唉……这家伙行么?要不,你去管这个煤窑吧?承包方名字也换成你的。”

    “我才不去呢,脏兮兮的,”刘望男白他一眼,“我是女人哎,有你这么做的吗?”

    话随这么说,但陈太忠这么信任她,还是让她心里感动不已,这就是“千金博一笑”了吧?可惜啊,我的年纪真的有点大了,要不,这辈子就缠定这个冤家了。

    想到这里,她觉得自己的手心,居然微微地出汗了,下身也变得隐隐有些燥热和鼓胀。

    “可那个和尚,整天在女人堆里钻来钻去的,我倒看不出他有什么能耐,”陈太忠叹口气,“跟十七在一起的,都是这毛病……嗯,就我还好,不怎么近女色……”

    他摇摇头,决定不再去想这个问题,这事又不是什么急事,慢慢张罗也不迟。

    不行了,听到这话,刘望男又好气又好笑,只是,她觉得自己的下身,越地鼓胀了起来,憋得有些难受,她知道,接下来,那里就会慢慢地变得湿润起来,直至一不可收拾……

    “咦?你这是去哪儿?”陈太忠眼见刘望男一打方向盘,离开了公路,向着一个长满野草的小丘后驶去,禁不住有点纳闷,“我说,直走啊……”

    “我要跟你打一场野战,人家,人家憋不住了……”刘望男红晕上脸,媚眼如丝,扭头冲他一笑,配着那张古希腊美感的脸庞,实在是要多迷人有多迷人了。

    “啧啧,我就忘了,你也是跟十七在一起的,唉唉……”陈太忠再次摇头,不过俏皮话说归说,他高耸的裤裆,已经将他的**展示得一览无遗,“那么好吧,咱们战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