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百七十二章 张科长吃瘪(书号:760

第一百七十二章 张科长吃瘪

作者:陈风笑
    窑口,纯粹是陈太忠临时起意,刚才那个送他鞋垫的触动了他心底的一些东西。

    妈的,不就是安置几个下岗工人么?求人不如求己,哥们儿索性自己买点产业,到时候想安置什么人,还不是我自己说了就算?也省得看别人脸色。

    他可是没想到,那些下岗的工人愿意不愿意从事那么高风险的行业,下井挖煤不但是个肮脏的体力活,也太容易出事了!

    马疯子的眼登时就瞪大了。

    这个要求若是别人提出来的,他定然会欣喜若狂,那煤窑砸在手里,他的钱还真有点转不动了,能变现的话,就算是四十五万甚至四十万,他都能接受。

    可提出要求的,是陈太忠,这不得不让他顾虑重重,陈哥要买他的窑,那也是好事,可这五十万,八成还得砸进走私车这个行当里,到时候万一被一口吞掉,那岂不是……过于惨了点?

    看他脸上青白红紫地变幻着颜色,陈太忠也没介意,手随意一摆,“好了,这事儿就这么说定了,你也能多点钱去进车……对了,小彪!”

    狗脸彪登时就是一个寒战,“陈哥您……您说!”

    “你没钱,我可以借给你,九进十一出,这算公平吧?嗯,让我想想……两百万够不够?”

    “两百万?”狗脸彪的眼登时也张得老大,不过,他瞪眼时的心情,同马疯子的截然相反,“哈。两百万……陈哥您,您不是在说笑吧?”

    两人几乎在同时就悟过来了,敢情,人家陈哥真的是要帮忙,否则地话,借出来的钱还不铁铁地打了水漂?

    再说,看人家这底气,敢把两百万借给狗脸彪这个臭名昭著的家伙。要知道,他可是一个居无定所的家伙,真要卷钱跑了,怕是到时候找人也难吧?

    “哼,跟你说笑,我得有那个闲工夫呢,”陈太忠脸一沉,用手指指狗脸彪。“不过,难听话我说在前面啊,你小子要是敢胡来,别怪我不讲情面。不信的话,你可以试试……”

    “不敢不敢,”狗脸彪使劲赔着笑脸,身子都激动得哆嗦了起来,“我小彪往常做事,是不怎么地道,不过陈哥你这么给我面子,我要再不识抬举,到时候您把我大卸八块。小彪我都死而无憾。”

    “哼,大卸八块?你想得倒美,”陈太忠不屑地撇撇嘴,从鼻子里出一声冷哼,“那不是太便宜你了?”

    他这话说得阴森森地煞是吓人,不过。听话的这二位却根本没在意,马疯子也激动得哆嗦了起来,“陈哥,您手头还宽裕不?要是宽裕,我也想借点儿……这钱全用来进车!”

    “嗯,你不错,比狗脸彪强点,”陈太忠点点头,“既然小马你张嘴了,这么着吧。我借给你三百万,多了也就没了。”

    “那太谢谢陈哥了!”马疯子蹭地就站了起来,冲着陈太忠深深地鞠了一躬。

    “对了,陈哥,您打算怎么运车,方便不方便说说?”狗脸彪插话了。

    “啧,你觉得我方便告诉你么?”陈太忠的眉头登时就皱了起来,“我说小彪,你现在是不是觉得我很好说话啊?”

    “不敢,我哪儿敢啊?”狗脸彪忙不迭赔上一个笑脸,却是比哭还难看一些,“呵呵,我是说,您要是路子合适,还有比走私车利润更大的买卖呢。”

    “贩毒么?”陈太忠冷哼一声,“我讨厌这个,对了,以后你俩也不能沾,要不然,小心我收拾你们。”

    狗脸彪登时就愣住了,半天才低下头,一声不吭。

    陈太忠见他这副样子,厌恶地皱皱眉头,接着给马疯子使个眼色:你说,我用不用现在就收拾掉这家伙?

    “呵呵,陈哥,大彪他也是好意,”马疯子赶忙站出来和稀泥,“他平时就弄点黑坨子自己吸,不沾四号,也从来不贩。”

    陈太忠撇撇嘴,一脸地不豫,“你是不是也吸?要不要我帮你俩戒掉这毛病?”

    “我那是瞎玩,”马疯子不敢否认,赔着笑脸点头,“没啥瘾,等玩不起的时候,再找您帮忙好了,您说成不成?”

    “好了,”陈太忠叹口气,摆摆手,“你俩去吧,半小时以后来拿钱,靠……”

    他心里真是有点郁闷,

    别人背后叫我五毒书记呢,看我来往的这些人吧,除精就是料子鬼,唉,哥们儿我是受了连累啊~

    他在这里长吁短叹,却不知招商办那里已经炸锅了,张玲玲科长跳着脚在各个科室乱窜,“哪个王八蛋偷了老娘的车?你们刚才,见谁在我的车旁边转悠来着?”

    当下大家就七嘴八舌地议论了起来,有人做积极寻找状,也有人心里冷笑,反正,遇到这种事,总是幸灾乐祸的居多一些。

    就在大家乱作一团的时候,秦大主任陪着自己的两个朋友走了出来,听到有人丢了公爵车,许纯良和李英瑞不由自主地交换个眼色,看来,不是咱俩眼花啊?

    按道理,这两位就该上去解说一下,你地车,我们是见过的,它凭空就消失了,当时,陈太忠正在你的车旁。

    同秦连成聊了半上午了,许李二人当然打听出了,上午碰到的怪人,正是跟家走得极近地陈某人。

    不过,张玲玲张大科长大概是被气昏了头,她不停地尖声咒骂着,而且,逮着人就问见她的车没有,许纯良和李英瑞有秦连成相陪,都被她冲到了面前。

    “你们俩见我的车了没有?”

    有像你说话这么呛的吗?许纯良登时就恼了,不就是一辆公爵车么?我还以为你丢了法拉利呢。

    大院里出来的孩子,多半都是这种性子,如果是我招惹你在先,我可以认错,但你要没由来地跟我狠,对不住了,爷比你还狠!

    —

    而且,凭空消失这种事,实在太诡异了点,就算实话实说,人家肯相信么?

    更何况,许纯良非常清楚,自己若是一陈述事实,少不得就要把陈太忠扯进来,那样很容易惹人的,谁知道陈太忠跟此人关系如何呢?

    “你说的公爵车,是3.o排量的?黑色的?”他笑嘻嘻地

    “啊,你见到了?”张玲玲正忙得跟无头苍蝇一样,耳听这个问题,身子迅地转了回来,张牙舞爪地就想冲过来。

    总算还好,她看到了大老板就站在旁边,终于不敢太过放肆,只能站在当地咬牙切齿,那情景,是要多可笑有多可笑。

    “我没见啊,”许纯良愕然地摇摇头,转头看看李英瑞,“你见到了没有?”

    他地瑞姐,眼下是跟着许家混呢,见到他如此惺惺作态,少不得也要摇摇头,“尼桑公爵?日本车嘛,我怎么会操心这种不入流的车?”

    “你!”张玲玲差点就要暴走了,她手指许纯良,“小子,你敢耍老娘?”

    “你这丫头片子,敢当小良的老娘?”这次,是李英瑞不干了,她身子前蹿,抬腿就是一个侧踢,一脚就把张玲玲踢到了五米开外。

    跆拳道冠军,果然名不虚传。

    “我是没见过啊,”许纯良挠挠头,一脸无辜的样子,转头看看秦连成,“她一直在叨叨,黑色公爵车,3.o排量,秦叔你难道没

    秦连成还没来得及回答,只听得一声尖叫,“老娘跟你拼了!”转头一看,原来是张玲玲再次恶狠狠地扑了上来。

    女人一旦疯狂起来,真的是没什么头脑可讲的。

    “够了!”秦主任终于忍无可忍,大喝一声,“这是许副省长地儿子,张玲玲,你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吗?”

    “欠揍,”李英瑞又是一个弹腿,将张玲玲踹到了一边。

    这次,张玲玲倒在地上,久久没有站起来,显然,她被“许副省长”四个字惊呆了,“许绍辉的儿子?”

    “你的车难道没有上保险吗?”许纯良还是一副不紧不慢的腔调,只是,周遭的人群,已经被这场变故惊呆了,一片鸦雀无声中,他尖锐的嗓门,显得相当地刺耳。

    李英瑞说话可就没什么客气可言了,“我说秦哥啊,你这里实在有点太乱了吧?真的该整顿整顿了,就这种人的形象,能招来什么商,引来什么资啊?”

    秦连成被这一唱一和弄得哭笑不得,“好了好了,你俩都消停消停吧,啊?这是我的业务骨干呢,她也不知道你们是谁,对不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