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百七十章 砸你家玻璃(书号:760

第一百七十章 砸你家玻璃

作者:陈风笑
    秀气男人没有理会那个女人,而是笑眯眯地打量着陈太忠,“这位兄弟,你刚才……刚才看到一辆公爵车没有?尼桑的公爵,就在这里停着呢。”

    “没有,我没注意到,”陈太忠绷着脸摇摇头,眼前这二位,大约同计委有什么联系,他心里纵然是再不情愿,也不好不去搭理,只不过,他的语气倒还是**的,“是你们眼花了吧?”

    “也许吧,呵呵,”男人笑眯眯地点点头,“大哥你的身手挺棒的哦,我瑞姐是天南省跆拳道冠军呢,在你面前,也占不了便宜。”

    我的身手,岂止是不错?陈太忠傲然地点点头,接着就是一愣,天南省的跆拳道冠军?哈,我说呢,丫怎么这么扛揍。

    女人见他的表情似乎有些松懈了,终于慢慢地靠了过来,“小良你这么说,我还能有什么话?对了,小伙子,你知道不知道,这栋楼有个招商办,那是在几层?”

    “招商办?”陈太忠的脸色,终于变了变,“你们找招商办做什么?”

    “没什么事,”那个秀气的小伙子笑了笑,洁白的牙齿,晃得陈太忠有点眼晕,“我瑞姐家里有点钱,听说凤凰市的投资环境还不错,就想来转转,我是陪她来玩儿的。”

    是这么回事吗?陈太忠有点不太相信,我怎么觉得,这女人像是个保镖什么的,反倒是你这个男人。像是个大家族或者企业的花花公子呢?

    怀疑归怀疑,小伙子笑嘻嘻地说话,陈太忠的火气也就消下去不少,自然不好不搭理人家,“嗯,招商办在三层东边……对了,你们到招商办找谁?”

    “要投资,该找谁呢?”秀气小伙反倒是问起他来。不过,这人长得着实帅气,衣冠整洁一尘不染,齿白唇红,给人一种非常精神地感觉,“是不是要找招商办主任秦连成?”

    “你要是能投资大几千万,估计才有跟秦连成对话的份儿,”陈太忠撇撇嘴。反倒是不着急离开了,“或者,是美元投资也行,人民币的。意思不是很大。”

    他说的是事实,凤凰市吸引的资金,一向是用美元统计的,无非就是宣传的策略而已,不知道的人乍一听,还以为拉来地全是国外的资金呢,可实际上,小小的凤凰市,怎么可能一年就拉到几个亿美元的外资?

    “咦?你是计委的吧?”小伙子听陈太忠知道这么多。心里有点奇怪,“请问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就是招商办的,”陈太忠面无表情,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眼前这俩不像来投资的,最起码。看他俩的年龄,应该是那种做不了主地人。

    女人脾气暴躁,男人却是喜欢一惊一吒,就冲这表现,搞个企业,八成也要赔钱的吧?

    再加上他对张玲玲的成见日深,所以,虽然他知道眼前这对男女,很有可能腰里趁些钱,可死活没多大热情去拉关系:靠。就算再搞定一笔投资,到时候业绩不还得算到那姓张的老女人身上?

    “你是招商办地?”这对男女同时惊呼一声,接着又彼此对视一眼,显然,他俩想不通,自己作为投资者,主动地送上门来,居然会有人不捡这现成便宜。

    “嗯,我是招商办打扫卫生的,不行啊?”陈太忠的脸沉了下来,他本来想说几句招商办的坏话来着,不过,秦大主任刚刚把他划拉进考察团,他自是不好那么绝情地搞破坏。

    再说,经历了家的事儿,他也有点怀疑自己的破坏能力了,“你们上去,自己打问吧。”

    “哈,你这个人挺有意思的,”女人先轻笑了起来,她当然不相信这话,别的不说,只说陈太忠一身的高档服装,再加上那惊人地身手,怎么可能是个保洁员?“帅哥,能不能领我们上去啊?”

    帅哥?这话我爱听,陈太忠对自己的相貌,还是有那么几分自恋的,于是,这个女人在他的眼中,顿时变得比较顺眼了,嗯,眼睛虽然小了点,但是脸上这俩酒窝不难看嘛。

    “我才出来,懒得回去了,”他不动声色地摇摇头,“好了,我有事先走了,你们真想在凤凰投资的话,还是多听听多问问的好。”

    说完,他就转

    了,耳中却传来那秀气小伙尖锐地声音,“喂,你到要我们捎你一程……”

    “不用了,”陈太忠头也不回地摆摆手,顺势拦下了一辆路过的出租车,打开车门,施施然坐了进去,奔驰车是好,不过你们也别以为谁都稀罕。

    那一对青年男女面面相觑,好半晌,叫小良的男人才笑了一声,“哈,这个人有点意思,等下问问秦连成,他是做什么的。”

    “你想什么呢?”那瑞姐给他一个白眼,“这次来,是要你帮我搞定投资的事儿,听明白没有?最好能找到那个陈太忠谈谈。”

    “找陈太忠谈个什么?”小良翻翻眼皮,“不瞒你说,我跟瑞远关系铁着呢,上次在素波,我陪他转了好多地方,用得着外人敲边鼓么?”

    说着话,两人就晃晃悠悠地地走上了三楼,看到挂了“主任办”牌子的办公室,小良一推门,直接就走了进去,“秦叔叔,你好啊,好久不见了。”

    —

    秦连成正通电话呢,见到他,想也不想就把电话扔到了一边,笑嘻嘻地站了起来,“哈哈,我说你怎么还不来呢,纯良,你这是又瘦了点哦。”

    小良大名许纯良,是省委常委、副省长许绍辉的儿子,许副省长就是秦连成身后的靠山之一,双方不是一般的惯熟。

    甚至,那瑞姐都认识秦连成,“我说秦主任啊,敢情你眼里只有小良?我可是投资者呢,怎么,这是在撵我走吗?”

    “瑞丫头,再没大没小的,小心我撕了你那张嘴,小时候也不见你这么能说啊,”秦连成脸上地笑容,简直逆流成河了,“你是来沾家便宜的,别以为我不知道!”

    “什么占便宜啊?我不过是提供配套设施服务的嘛,好像他们不需要似的,”瑞丫头嘴上,那是绝对不饶人的,“这种事,与其好过了别人,还不如送给我呢,怎么我也念你个人情。”

    秦连成顿时被闹得哭笑不得,若是李英瑞一个人来,他倒也不怕,不过,许纯良跟了过来,他就只有苦笑的份儿的,不管怎么说,许李两家的交情,比许秦两家还铁一些。

    三家是一个大院里出来的,不过现在已经今非昔比了,李家改行玩商业了,秦李两家关系一般,他可以不卖李英瑞的帐,但许纯良来了,明显是帮腔来的。

    “我说,家还没决定在凤凰投资呢,瑞丫头你别这样啊,秦叔有压力的话,后果会很严重的哦。”

    “少来了,人家家都话啦,马上就要来商业考察了,”李英瑞哪里是那么好骗的?“连成哥你要是不帮忙,我去砸你家玻璃!”

    “我是叔叔!”秦连成很认真地反驳,不过,这种关于辈分的争吵已经延绵了十多年,通常情况下,没有绝对的胜利者。

    ……“喂喂,秦主任,你还在不在啊……”一旁的电话听筒中,传出微弱的语声,不过,没人去理会这种无关的事情。

    陈太忠离开招商办,联系了一下马疯子,“老马,在哪儿呢?找你有点事儿……”

    他是想着,该怎么处理一下这辆顺来的公爵车,既然有车,那没准什么时候就是要用的,可汽车该怎么改装,才能安全、不留后患地上路,他是一窍不通。

    最多最多,他也就隐约知道一点:好像汽车牌照,是对应着车架号的,从车架号上,可以查出是不是失窃的车辆。

    可是这车架号,在什么地方刻着呢?马疯子经手了好几辆车,这些事情总是该清楚的吧?

    两人约好在幻梦城见面之后,陈太忠先赶到了,大早晨的,刘望男不在,她带着李凯琳出去玩了,整个幻梦城里空空荡荡,只有几个保安和清洁工在。

    陈太忠正在点播室里翻看碟片呢,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拎着拖把走了过来,“陈书记,你这是……忙呢?”

    虽然他已经调走了,但幻梦城里的老人,还是按着习惯称呼他为“陈书记”。

    陈太忠一看,这女人他依稀有点印象,是纺织厂的一个下岗女工,据说以前还是个“三八”什么手的,有两个孩子在上大学,家庭负担挺重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