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百六十九章 男人女相(书号:760

第一百六十九章 男人女相

作者:陈风笑
    哈哈,小伙子别心急嘛,”秦大主任笑了,这一刻,陈太忠了,“我知道你有干劲,可没想到,你这么沉不住气,对了,张玲玲不是安排你做信息采集么?那也是件艰巨的任务呢。”

    “这个任务我不擅长,”陈太忠既然打算撕破脸了,当然也就无所谓敬意了,直接同秦连成叫起真来,“我缺乏这方面的渠道,这里,有的是人比我合适做信息采集。”

    你!秦连成对他的些微好感,被这两句话击得粉碎,敢这么跟我说话,你以为你是谁啊?真是不知道死活!

    慢着,他才要火,却又硬生生地忍住了,看着刚刚消失在门口的李继峰的背影,他轻笑一声,“呵呵,这样吧,要不,我让李继峰把你做进考察团的名单里,出去考察一下别的地方的先进经验?”

    毫无疑问,秦主任是想挑动群众斗群众,陈太忠身后有章尧东,李继峰身后有秦小方,两家斗起来,他正好学学庄子,来个坐山观虎斗!

    陈太忠是个操蛋的主儿,不过,人家秦连成堂堂的大主任,这么纡尊降贵笑嘻嘻地同他讲话,他纵是有再大的怨气,也不好胡乱火,这年头,总要讲个冤有头债有主的吧?

    “考察团?那倒行,”他愣愣地点点头,一时也没想太多,向凤凰市以外的人学学待人接物,应该是个不错的体验吧?

    想到这里,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的行为,似乎不够礼貌。于是又硬生生地挤出了一个笑脸,却是比哭还难看了些许,“不过,呵呵,秦主任,我觉得自己……那个,有点不够资格。”

    一边说着,他一边摸摸自己的脖子。做不好意思状——这应该是一种谦逊地表示吧?

    你还知道自己不够资格啊?挺难得的嘛,秦连成心里冷哼一声,嘴角一撇,露出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呵呵,越是年轻人,才越该重点培养,这件事。我会跟李主任说的。”

    陈太忠知道,这个考察团,大约会在十月的月底启程,距离现在也不过是一个月而已。业务科的很多人都在盯着这个机会呢,没想到,自己倒是先被列进了名单。

    有了这种结果,倒也不枉哥们儿白折腾一场嘛,想起自己一来就从秦主任那里得了一部手机和一个公文包,陈太忠越地不好意思了起来,“那可太谢谢主任了,呵呵,您先忙着。我出去工作了。”

    走出办公室,他心里都有点微微的得意,怪不得有人说,官场虽然平静,该闹的时候也得闹闹,正是所谓地“不哭不闹。排不上号”,哥们儿今天,这又是理论结合了实际一把,不错!

    殊不知,秦大主任正盯着他的背影冷笑呢。

    陈太忠这点得意的心情,在看到张玲玲停在大楼门口的公爵车后,登时荡然无存,想想这个年轻女人对自己的性骚扰,以及骚扰未果之后的打击报复,他心里的火气又不打一处来了!

    我陈某人。可不是任你揉搓的!他抬头四下看看,选个没人注意地当口,手一挥,那辆公爵车就凭空消失了。

    哈,这翠心做的须弥戒,空间果然是大得太多了!他心里有种恶作剧得逞的快感,前两天答应给刘望男换辆好车,这公爵车,听说也值三十多万,估计算是档次差不多了吧?

    他正美不滋滋地想着呢,只听得不远处传来了一声惊叫,异常凄厉的那种,“啊~”

    转头冲着声音地方向一看,陈太忠傻眼了,晕死了,这辆车里,怎么还坐着俩人呢?

    那是一辆奔驰车,车里探出两个脑袋,一男一女,都是二十郎当岁的模样,女人长得一般,倒是男人长得白白净净,相当地秀气。

    毫无疑问,那声尖叫,来自那个女人。

    陈太忠自然不会注意这种无关人等,在现实社会里,须弥戒藏东西的功能,实在是匪夷所思的,没有任何一种说法,能严谨地解释这种现象,所以,那些目睹了奇迹的人,只能把这一切归咎于自己眼花。

    任娇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若不是因为后来的竞聘上岗,逼得她实在没有办法,她会再次找到他么?绝对不可能啊。

    只是扫了一眼,他就决定了下一步的行止,这女人愿意叫,那就随她喊好了,

    这里有事呢,可就不奉陪了啊。

    谁想,他才走了两步,身后就传来一声低吼,声音异常地浑厚,“我说那个大个子,你给我站住,我问你件事儿!”

    陈太忠一回头,才现,那女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下了奔驰车,正怒视着自己:我靠,有没有搞错啊?这女人的声音,实在是太粗了一点吧?

    —

    他正懵懵然不知所谓呢,一个尖细地声音响起,听起来正是刚才惊呼的那位,“这位朋友,打扰了,我想问一下,刚才这里,是不是停了一辆公爵车?”

    这个声音,却是出自那个秀气得不像男人的男人口中,他笑眯眯地看着陈太忠,“就那么一眨眼的功夫,这车嗖地就不见了,是不是啊?”

    “这才早上……十点吧?”陈太忠很夸张地抬了一下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旋即还了对方一个笑脸,“呵呵,你们昨天工作,是不是太晚了?”

    “你给我好好说话!”女人一绷脸,眉头也皱了起来,粗犷的声音再次响起,“我弟弟问你话,那是看得起你,别给脸不要啊。”

    给脸不要?陈太忠登时就毛了,他二话不说,走上前冲着女人就是一个耳光,“操地,这是谁没在好好说话?凤凰市是你家的啊?”

    这记耳光,他扇得迅捷无比,按说绝无不中之理,谁想,那女人的眼光和身手却着实了得,眼见对方轻飘飘地身子前移,恍若不着力道一般,心里就知道遇到了高手,大惊之下身形暴退,终于是堪堪地避过了这记耳光。

    说实话,这也是陈太忠过于托大了,这一世的他,在这个位面上,从来没遇到过什么在身手上可堪匹敌的对手,而眼下他又是公务员了,对女性也不宜过于粗暴——否则难免有损凤凰市政府的公众形象。

    种种因素加在一起,那女人才能如此地侥幸逃脱。

    眼见对方反应如此迅捷,陈太忠不怒反喜,“哈,敢这么说话的,果然有几下子的哦,再接我两招试试……”

    “停!”那女人却是不想再打了,她知道自己这一避是用了多大的力气,而对方手指在她面前的掠过,仅仅是指风就刮得她地脸生疼,这架,实在是没法打了,“我有话要问你!”

    由于是情急之下喊出的,她的声音居然尖厉异常,虽然听起来仍不像女声,但已经不复方才的浑厚了。

    “你以为你是谁啊?要我停我就停,那我多没面子?”陈太忠嘴上还击,手上也不慢,七脚十二掌之下,女人连连中招,还好,陈某人要讲公众形象,下手倒也没有多重。

    不过,纵是如此,女人左支右绌之下,躲得也异常狼狈,还是有五脚十一拳,着着实实地落在了她的身上,打得她实在疼痛难忍。

    “朋友,打个商量,”一声尖叫响起,却是那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钻出了车厢,从背后抱住了陈太忠,“误会,只是误会,别打了成不成?”

    陈太忠正待甩脱此人,继续上前动粗,可那女人已经借了这个机会,远远地逃开了,手中摸出一个手机,粗声尖叫着,“靠,有种的你别跑,今天有你好看的。”

    那我就不跑了,陈太忠登时就站住了,我倒是要看看,你能搬来哪路的神仙,在凤凰市这一亩三分地儿上,还反了你不成?

    “行了,瑞姐,不过是个误会嘛,”他身后的男人话了,说话间,那厮的手也松了下来,“他不过是个过路的,你非要把章尧东或者段卫华搬来啊?”

    咦,小子,英雄谱你背得挺熟嘛,陈太忠听到这话,少不得就要扭头看看那男人,却见小白脸的脸色有些青,正恨恨地瞪着那个女人。

    这这这……这唱的是哪一出啊?

    那女人却是似乎有点害怕这个男人,听到这话,白了陈太忠一眼,悻悻地揣起了手机,走到了男人面前,“小良啊,凤凰市这里,实在是太乱了,在计委门口,都有人敢打你,咱们还是回素波吧?”

    招商办和计划委员会,是在同一栋楼上,女人这么说,倒也是正常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