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百六十七-八章(书号:760

第一百六十七-八章

作者:陈风笑
    一瓶人头马Vsop喝完,张开封没有再要,而是盛情邀请陈太忠共进晚餐,“这马上就五点半了,走,去海上明月,咱不喝洋酒了,弄点白酒来喝。”

    筵无好筵,陈太忠当然明白这个道理,虽然他并不介意做一个吃干抹净就不认账的混蛋,可张开封是段卫华的人,这点面子,他还是要留给对方的。

    好在,他也有推脱的借口,非常合适的借口,“开封区长,今天我可是约了杨倩倩来k歌的,不信你可以打电话问她啊。”

    这是大实话,他欠杨倩倩的合唱,已经快半年了,今天周末,他再次下了邀请,杨倩倩也闲得没事,两人说好了,六点半幻梦城见,k歌之后去宵夜。

    张开封哪里知道杨倩倩的手机号?事实上,杨倩倩在段卫华的***中,是很低调的,这固然同她的性格有关,也跟段卫华对她的宠爱有关,市长大人真的是把她当作自己的子女了,为人父母者,当然希望自己的子女尽量少牵扯进政治的漩涡中。

    于是,张区长只能悻悻然地告辞了。

    他不是不想留下来,交好杨倩倩,能稳固他在段系中的地位,这一点他再清楚不过了,但人家孤男寡女在一起k歌,谁知道里面是不是还有别的什么文章?或者两人在谈朋友也未尝可知呢。

    而且,他好歹也是一个区长,折节下交不是什么丢面子的事儿,但若是在弯腰的同时。还要刻意去做一个明晃晃的灯泡,那也实在是……太下作了点吧?

    阎谦不想走,杨倩倩也是他地学生,好久不见的师生有机会再见,这就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所以,他自然不会有张区长那么多的顾虑。

    张开封可不这么想,他直接拉走了阎谦。“好了阎教授,咱们也好久没在一起坐坐了,人家年轻人k歌,你掺乎那么多做什么?”

    他之所以这么做,并不仅仅因为自己掺乎不了的场面也不希望别人掺乎——不得不承认,这种嫉妒心理是实实在在地存在的,哪怕他是区长,也无法例外。

    事实上。他这么做,是他猛然间意识到一件事,陈某人对阎教授,似乎有相当的好感。那么,交好自己的老师,不但显得尊师重道,没准还能得到什么意外地收获或者帮助。

    阎教授只能咬着牙跟出去,继续做红尘浊世中那个唯一清醒的看客了。

    杨倩倩今天的着装,非常地朴素,上身是一件暗花白长袖衬衫,外套加一个浅棕色的小马甲,下身是一条天青色的牛仔裤。脚上是一双半高腰的小皮皮鞋。

    她的头上,是倒扎的冲天马尾辫,乌亮地秀,在她头上孔雀开屏一般地招摇着,像一朵盛开的黑色菊花,配上她白皙的脸庞。青春靓丽的气息,毫无遮挡地扑面而来。

    纵然是心里想着点心事,陈太忠还是被她地扮相惊了一下,“哈,倩倩,你今天,真的挺好看的。”

    “你就贫嘴吧,”杨倩倩笑眯眯地瞪了他一眼,心里却是说不出的受用,“在机关里上班。穿衣服要考虑影响呢,我知道我穿的很一般,你不用这么刺我。”

    “哪里有啊?”对上别人,陈太忠或许已经不是很较真了,可对上自己的好朋友,他当然是有什么说什么了,“你这衣服就挺有品味的嘛。”

    “哦,哪里有品味了?”杨倩倩的眼睛睁得大大的,长长地睫毛一抖一抖,一时显得清纯无比,“说说看?你……不是故意哄我开心吧?”

    “你!”陈太忠想要驳斥,却现自己实在是不会形容这种美丽,说不得只能长叹一声,“嗐,我只觉得好看,具体的也说不出来,要是你不相信,那就当我没说好了,嗯,你的打扮很没品味……这样总可以了吧?”

    “不跟你说了,准备了什么歌?”杨倩倩白他一眼,状若生气,心里却是甜不滋滋的。

    好像有人说过,能阐述出的美丽不是美丽,真正的美丽,会让你自内心地赞赏,等到你想形容时,却现你贫瘠地语言根本无法去表达!

    ——不过,这句话到底是谁说的来着?

    陈太忠准备得很充分,直接拿出了一张a4纸,“上面的歌,我唱了,嗯,我把曲目编号也写上去了,你挑两吧。”

    对于自己信赖和欣赏的人,罗天上仙也从不掩饰,既然他认可了杨倩倩,该准备的,当然是要准备得充分点才成。

    杨倩倩随便一扫,就现纸上密密麻麻起码写了有两百,心里没由来地就是一暖,“呵呵,这是你写的歌单?”

    “是啊,”陈太忠点点头,接下来却是很焚琴煮鹤地指责她,“我说你快点拿麦啊,等会儿咱们还要去宵夜呢!”

    说羞你了?杨倩倩嫣然一笑,也不计较他的语气,反倒是坐进了沙里,“渴死我了,还好路上买了瓶矿泉水,对了,还给你带了一瓶嘉士伯啤酒,凤凰很少见的哦……咦,这是洋酒?”

    见到她问,陈太忠少不得又要解释一番下午生的事情,而且,借着这个机会,他提出了自己的担心,“……也不知道张开封是不是在打什么坏水儿,这事啊,我怎么琢磨,怎么觉得不对。”

    “呵呵,这个你放心好了,干爹早就说过了,‘开封是个创新不足守成有成地家伙’,”杨倩倩学着段卫华的声音来了一句,接着又轻笑一声,“要不是这个原因,你以为这个清湖区区长,轮得上他当么?”

    敢情,平日里段

    口如瓶,在杨倩倩面前,却是什么话也都能讲出个一爱这种行为,真的是不讲什么理智的,贵为市长者,也不能免俗。

    似此行为,也正是那有松有弛的为官之道,卫华市长深得其中三味,能让他有倾诉**地,除了自己的干女儿。确实也没什么人了。

    原来,张开封这人,以行事谨小慎微而闻名,清湖区是凤凰市油水最大的区,当初的区长因为经济问题被调任后,不知道有多少眼睛盯着这里,最后却是落入了张开封的手中。

    表面上看,是因为段卫华一力挺他。其实,章尧东书记也默认了这个人,当时的清湖区因为区长的离任,导致人心不稳。放这么一个谨慎的人去执掌清湖,短期内能保证了清湖地稳定,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稳定大于一切。

    —

    当然,张区长的谨慎,只体现在一定层次上,像他的小舅子开歌厅这种小事,实在是太无足轻重了。

    既然对的是升斗小民和最基层的官员,略微嚣张些许。倒也是不打紧的事,纵然是这样,他也是让小舅子把歌厅开到了偏僻的横山区,谁想到会碰到陈太忠这么个生瓜蛋子?

    “他还会开拓能力不足?”陈太忠有点不相信,堂堂的区长,会跑到自己这个小人物这里来公关。“对清湖区地经济,我感觉他挺上心的吧?”

    “那我就不清楚了,”杨倩倩头也不抬地琢磨着那张a4纸,“了,先唱《在我生命中的每一天》,嗯,还有《片片枫叶情》,《眼儿媚》也不错……”

    看到她这么兴致勃勃,陈太忠倒也不好扫她的兴,算了。不就是一点投资吗?到时候再说好了,眼下难得轻松几天,还是好好地玩玩吧。

    遗憾地是,快乐的时光总是很短暂的,第二天上班,陈太忠就听到了一个让他非常不爽的消息,由于信息采集工作的任务实在是太艰巨了,为了体谅他,科里决定,他不再参与家项目的跟踪服务!

    靠,没有搞错吧?官场里也有吃干抹净不认账这么一说?陈太忠登时就有点毛了,底子我给你们打好了,然后你们就跟着来摘顺手桃子了?做人,不能这么无耻的吧?

    看着张玲玲脸上若有若无的笑意,他心里冷笑一声,天底下的人你随便欺负,不过,招惹到我,就算你点儿背了。

    第一百六十八章

    心里主意打定,陈太忠反倒是没什么怒气了,下一刻,一个恰到好处地疑惑的表情,浮现在他的脸上,极其自然的那种。

    “为什么不要我跟了?家不是说,很快就会派来商业考察团么?”

    “这个,我也不知道,”张玲玲的脸绷了起来,“不过,领导这么安排,肯定有领导的用意,个人意志总是要服从组织决定地吧?你觉得,这个项目离了你就不转了?”

    一丝冷笑,悄悄地爬上了她的嘴角,或者,还夹杂了些许的畅快和得意?

    “你这是什么话?”陈太忠的脸皮登时翻转,人也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手指年轻的女科长,“你知道不知道,作为领导这么讲话,会显得你很没有素质?”

    没有素质?听到这话,张玲玲只是冷冷地笑了笑,却也没有反驳什么,她自觉已经把对方逼得方寸大乱,当然也就不屑跟此人再一般见识了。

    没素质就没素质了,你有素质,还不是得听我这没素质的人的话?

    事实上,她对传说中的功夫好手的武力,还是颇有些忌惮的,陈太忠地进退失据,她全看在了眼里,这足以让她泄掉那份心火,心怀大慰了。

    若是再刺激两句,引得对方恼羞成怒而大打出手,那就没什么意思了!一旦传将出去,也不是什么脸上有光的事。

    陈太忠是个火药捻儿一般的脾气,一撩拨就着,张科长沉默以对,反倒让他有些无所适从了,两人大眼瞪小眼半天,张玲玲不动声色地低下了头,他愣了半晌,也觉得站在这里不是个事儿,终是恨恨地一跺脚,转身离开了。

    “哼,大家走着瞧吧,迟早有你哭着求我的一天!”

    我会哭着求你?做梦去吧!张玲玲心里一声冷哼,陈太忠撤出项目组,固然是她的一点私心在作怪,但她也不是那么不知道轻重的人。问题地关键是:有足堪媲美陈太忠的人物,自告奋勇地出来盯这个项目。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横山区的政府一把手,项大通项区长!

    项大通学识渊博,属于学者型的干部,不但画得一手好泼墨画,对凤凰市的文化和历史也颇有涉猎,在宁家巷的事情生之后。他还专门研究了一下凤凰家的起源和展的族系。

    于是,一个大胆地一揽子建议,被他提了出来。

    那就是,在吸引家投资的同时,大力掘宁家巷的剩余价值,完全可以利用氏回乡投资这个噱头,将凤凰市逐步地宣传为海内外氏归宗认祖的场所。

    项区长的心里有本帐呢,原先他就有提出展旅游业动议的想法。只是机缘不合而已,而眼下家祖孙的回乡省亲,正给他提供了动的借口。

    说穿了,这个想法。跟陈太忠地计划颇有点不谋而合的味道,不过,陈某人是歪打正着,想着搞旅游却身不由己地掺乎进了招商引资中,而项大通区长则是为了招商引资,顺理成章地提出了展旅游业的建议。

    不过,有计划就要比没计划好,退一万步讲,就算家只认新开区不认老区。但若是能借此机会

    家巷炒作一下,让横山区从中得利,也就不枉项大通了。

    不管怎么说,整个一揽子计划地目的,还是为了把家的投资留在横山区。项大通此举,可谓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可偏偏地,他打的还是“人情牌”,——我这可是为了整个凤凰市的经济展着想哦,要是这计划能执行得当的话,家人怎么可能再去素波市投资?

    这样的建议,在项区长提出不久之后,就获得了章尧东和段卫民党政两大巨头的一致赞同,他俩才不管底下几个区的小算盘。天大地大,把钱留在凤凰市才是重中之重!

    于是,项大通得到了市里地授意,家人再次来的时候,你们横山区配合招商引资办,一定要干净利落地拿下对方!

    市里的这个决定,自然引得其他几个区怨声载道,不过,人家项大通做学问的态度,那是出了名的认真,眼下又占了天大的理,谁想同项区长掰掰腕子,赢得了赢不了姑且不提,弄个灰头土脸那却是一定地。

    对招商办的人来说,项大通一出马,陈太忠的重要性,顿时呈自由<MARQUEE onmouseover=this.stop() onmouseout=this.start() scrollAmount=1 direction=up width=1 height=1 delay="1"><A href="http://ahsfnk.com/quot;<" href="http://www.taobar8.com">" rel="nofollow" target="_blank">http://www.taobar8.com">淘宝网女装</A> <A href="http://ahsfnk.com/quot;<" href="http://www.tmalsc.com">" rel="nofollow" target="_blank">http://www.tmalsc.com">天猫淘宝商城</A> <A href="http://ahsfnk.com/quot;<" href="http://www.taohu8.com">" rel="nofollow" target="_blank">http://www.taohu8.com">淘宝网女装冬装外套</A> <A href="http://ahsfnk.com/quot;<" href="http://www.taobar8.com">www.taobar8.com</A></marquee>" target="_blank">http://www.taobar8.com">www.taobar8.com</A></marquee>落体的趋势下跌,论级别两人不能比,论起保护家祠堂,在那件事里,项大通也及时到场做了安排,家人没理由不买他的帐!

    本来还有人说,要适当地提拔一下陈太忠,可这种档次的变数出现,提拔之类的话,那就再也不用提起了,倒是有人琢磨起该怎么给此人小鞋穿了——他招惹的人实在太多了。

    正好,张玲玲近期对他的怨气有点大,就当仁不让地冲到了最前面。

    没劲啊,离开了业务科,陈太忠心里的郁闷,那就不用提了,靠,见过欺负人地,没见过这么欺负人的!

    被这通邪火逼着,他想都不想就走进了秦连成的办公室,却见李继峰正在同秦主任低声谈论着什么。

    看到他来了,秦连成也没说什么,只是很淡然地点点头,下巴向沙那里一抬:你先坐着,我这里有事呢。

    李继峰转头看了一眼,现是他,脸上谄媚的笑容登时化做了不屑,狠狠瞪了他一眼之后,才转过头继续说话,不过,声音却是陡然提高了几分,“那主任的意思是说,考察团一定要上规模了?”

    “没错,”秦连成点点头,“招商引资是大事,不要怕花钱。没有投入怎么会有产出?嗯,还有该邀请的人,一定要邀请到……”

    “是是,”李继峰频频点头,脸上笑出的皱纹,能夹住落下的苍蝇,“这个,主任你放心,市里主要的领导,家属也是要安排陪同的,到时候我拉出单子,还要请您把关……”

    一边说着,他又回头看陈太忠一眼,声音愈地大了一丝,“当然,不该邀请的人,我肯定不会请的,呵呵……”

    妈逼的你这么看我是什么意思啊?陈太忠的火气被撩拨得越地大了点,他知道自己的职位低资历浅,原本也没有指望能参加招商引资考察团,可这个李继峰指着和尚骂秃驴,却让他心里愈地不忿了。

    秦连成当然知道李继峰同陈太忠不对眼,事实上,家祖孙三人来凤凰头一天,陈太忠莫名其妙地失踪的事儿,他还记得一清二楚,当时场面上的那个尴尬,弄得他撤了李继峰的心思都有。

    眼下,项大通出马,所有人都认为,这个陈太忠没什么利用价值了,可秦连成却不这么想。

    无论如何,陈太忠是经过章书记钦点,才被借调到招商引资办的,万一哪一天章书记突然过问起此人来,若是得到什么不好的消息,岂不是会很难看?

    秦连成同章尧东脾气不合,可并不是什么生死大敌,他自然不想因为这么一个小小的人物,惹得章书记对自己有什么成见,无非是个闲人,哪里养不是个养?招商办也不差多这么一张嘴。

    李继峰的这点小心思,他全看在了眼里,却没有做出什么姿态,他也清楚,这李继峰平日里做事很有些不靠谱,得罪的人也绝对不少。

    不过,他一个堂堂的副厅,想动李继峰都要思量一下,毕竟人家身后的秦小方不是闹着玩的,眼下,他自不可能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就申斥其一番。

    可是,该敲打的时候,还是要敲打敲打的!秦连成不动声色地点点头,只当没听见对方最后一句话,“好了,小李你忙去吧,嗯……呵呵,小陈,你找我什么事啊?”

    这个轻轻一笑,就是一个不着痕迹的警告,李继峰你少在我跟前玩什么幺蛾子,指望我被你拉着对付陈太忠?你做梦去吧!

    “秦主任,我想回区里了,”陈太忠面无表情地回答,“在这里我根本就没什么事做,而且眼下我们的大通区长来配合了,我留在这里……有点多余。”

    听到这话,李继峰出门的脚步,顿时慢了下来。

    秦连成却是被这话吓了一大跳,没搞错吧?你就这么回去,让我将来跟章尧东怎么交待?

    他当然知道陈太忠的郁闷,就算不知道,从对方脸上的平静中,他也不难看出深深蕴藏着的怒火,可他还真没想到,陈太忠居然提出了要回去。

    你知道不知道,从地方到中央那是怎样的一种跨越?现在,你居然想回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