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百六十六章 谁更清醒(书号:760

第一百六十六章 谁更清醒

作者:陈风笑
    太忠你倒是会享福啊,手机不开又不在单位,急死我封笑眯眯地冲陈太忠点点头,“要不是阎教授说知道你在哪儿,我可真是要问倩倩那丫头去了。”

    张开封来找陈太忠,自然是旧话重提,他一直想把家的资金,争取到清湖区来。

    对这个设想,陈太忠十分地不解,而眼下张开封能追到幻梦城来,诚意倒也不算不足了,“开封区长,小陈我有点不解啊,你的清湖区那里,还能有那么大的土地,来规划这么个厂子么?”

    “呵呵,这事不着急说,今天好不容易逮到你了,这儿有洋酒吧?”张开封笑笑,他也知道这幻梦城的鼎鼎大名,所以,他既没有带司机也没有带秘书,而是拎个手包非常低调地来的,正是私人相会的那种性质。

    “洋酒啊,有,不过,白兰地只有金牌马爹利和人头马Vsop,道,咱们凤凰人,比较认威士忌,”陈太忠笑嘻嘻地点头,心中的奇怪不减反增,不过,既然对方想多沟通一下,他倒也欢迎,“呵呵,开封区长想喝什么?算我的。”

    “太忠你这是什么话?你要再这么说,我二话不说,转头就走,”张开封的脸色立刻就是一沉,眼睛也瞪得老大,再配上他壮硕的身材和大大的肚腩,一时颇有些不怒而威的肃然。

    “你这是不给我面子吧?好不容易遇到一起,有你掏钱的份儿么?”

    你转头走好了,我又没请你来,陈太忠心中暗暗地回了一句。

    不过。眼下的他,肯定不会犯这么原始的错误,而且,这里好歹也算是他小弟地产业,有人愿意主动探头出来挨宰,也是喜事一桩,“呵呵,开封区长说得对啊。是小陈我疏忽了。”

    “那就是了嘛,太忠你也不想想,这点帐,我这儿直接走招待了呢,”张开封很满意他的知错能改,于是口风略松,道出了其中原委,“你那儿怕是不好处理吧?”

    这话。是人所周知的秘密,说出来也没什么神秘或者震撼的感觉,但是张区长作为当事人,能这么坦坦荡荡地说出。也是不把陈太忠当外人的意思了,要知道,被人恶意猜测和授人以柄,那可是两个概念!

    一边说着,他的头一抬,向服务员伸出一个手指,“一瓶Vsop,嗯,五盎司的杯子。这里有吧?”

    咦?听到这里,陈太忠禁不住斜眼瞟一眼张开封,难道说,张区长你也是从枫丹白露或者伦敦金融街穿越来的?喝酒就喝酒吧,至于这么麻烦么?还说什么……五盎司,直接说三两地杯子不就完了?

    事实上。陈太忠又外行了,当时的洋酒,都是流行这么喝的,这种规矩,最早大约出现于广东一带,后来传遍了国内,倒也算得上是一时的特色。

    他只同张玲玲喝过一次洋酒,可两人对饮,又是一男一女的那种略带点暧昧的,不知道这种喝法。倒也正常得很。

    五盎司的杯子,只是个量器,张开封将杯子倾侧,手中的酒瓶靠着杯壁,酒水就缓缓地注入杯中,胖胖地五个指头,做起来却是平稳异常,分寸拿捏得极好。

    直到杯中的酒下部堪堪淹没杯底,上部同杯沿平齐,张区长才轻轻放下手中的酒瓶,一扬手将杯子里的酒倒入了身边地高脚杯中,不无得意地自夸,“哈,这是我从广东学来的,他们那里喝洋酒都这样喝。”

    “呵呵,这我倒是开了眼界了,”阎谦笑嘻嘻地打岔,顺手拿起了那个量杯,也学着张开封的样子倒起酒来,“我也来试试。”

    不过,他的技巧就远不如张区长了,不但倒得慢,而且还洒了几滴出来,一看就不是熟手。

    陈太忠也试了一下,当然,他的手对劲道的控制能力,比之阎教授还是要强许多,看在张开封眼里,还以为他也是熟手,“呵呵,太忠也常喝xo?”

    “倒没有,我个人其实不太喜欢喝洋酒的,”看到张开封一点装腔作势的意思都没有,陈太忠也就放松了许多,该说什么口无遮拦地说了出来,“感觉那东西喝起来怪怪的,怎么也不如咱中国酒。”

    阎谦看在眼里,听在耳中,虽然感觉到了目前地和谐气氛,但心里还是禁不住泛起了一丝鄙夷:切,人家广东人喝xo才这么喝,可你俩现在喝的是Vsop,Vsop啊,就斤斤计较地用量杯,实在也太小家子气了吧?

    张开封却是全然

    经出乖露丑了,他还当自己这么做,能显示出见多识正,他这一手在凤凰市卖弄的时候,鲜有人不被他广博的见闻或者娴熟的手法“折服”。

    听到陈太忠如是回答,张开封撇撇嘴点点头,又不无遗憾地叹口气,声音也低了下来,“唉,谁说不是呢?我也喜欢喝白酒,可是为了工作,不得不喝这些洋酒……现在的人呐,实在是太浮躁了点,也太媚外了点……”

    阎谦听到这里,干笑一声,“咳咳,不错,开封这话……在理!”说是这么说,他却是低头端起了酒杯,因为,他害怕自己不小心会露出鄙夷地神情,这事让他觉得有点恶心——比你还媚外的人并不多吧?

    阎教授呆呆地看着杯中琥珀色的液体,大拇指和食中二指相配合,无意识地转动着酒杯,心中一时感慨无限:我这人呐,实在太清醒了,这并不是什么好事……

    就这么简简单单地说笑着,不多时,一瓶洋酒就下去了大半,张区长找个由头,终于再次扯起了家的事儿,“……清湖区以商业为主,怎么可能搞工厂?不瞒你说啊太忠,有那地皮,还不如再弄个什么商业中心,那样更划算呢。”

    “那你还拉家的投资做什么?”陈太忠有点想不通,“不能建厂,这投资你拉了也是白拉啊。”

    —

    我当然有用啦,张开封苦笑一声,清湖区虽然是凤凰市展最好、最繁华的一个区,可有那哪个地方官会嫌自己辖区里的钱多?

    没错,以家的投资规模来说,清湖区怕是不能取得同家对等的身份,到时候协商谈判以及相关优惠政策的制定,大概都是要经过市里地,可不管怎么说,只要家的根扎到了清湖区,区里的工作人员就能从中获得不少益处。

    “是这样的,”张区长咳嗽一声,慢慢地解释,“清湖区虽然是咱凤凰市的经济展龙头,可市里下的任务也重啊,这么说吧……今年我还有两个亿的引资任务没完成,就等着太忠你拉老哥一把呢。”

    “可是这厂址?”陈太忠真的不解,“你从哪儿变出来啊?”

    “我管他厂址设到哪里?我只要家把总部设在清湖就行了,嗯,就是说,公司的注册地点在清湖就好,”张区长一边倒着人头马Vsop,一边缓缓地解释,“将来的资金,全是从清湖这里总公司的账面上走就行了,这不是什么难事吧?”

    这个……不至于这么夸张吧?陈太忠还是没听懂,不过,他现在已经学会将一些疑惑埋在心里了,“家的资金帐户,应该开在银行的市一级分行吧?这跟你清湖也没什么关系啊。”

    “这个是我要考虑的,太忠你就不用费心了,”张开封还真没想到,陈太忠小小年纪,居然对银行的资金运作也这么了解。

    是的,家这么大的资金进来,各大银行下面的各个支行就算有能力拉到对公存款,也得将这种客户关系上交分行,什么样的资本,就对应什么样的金融管理层面。

    “反正啊,厂子设到哪里,我是无所谓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喝了酒的缘故,张区长的话里,慢慢地带出了几丝豪气出来,“只要他们的本部设在我这里就行了,清湖区原本就是商业区,他们总不可能不在这里设点吧?”

    “至于说厂子选到哪里,太忠,你完全可以再卖个人情的,就算总部不在那里,但对拉升当地的消费水平、带动配套产业展、解决就业这些问题,还是有相当大的帮助的。”

    这个解释,陈太忠认可,但他心里总是觉得,事情的真相,未必就是张开封说的这么简单,再加上有“假日酒店”的前车之鉴,他居然会认为,没准是张开封垂涎家的资金,想狠狠咬一口呢。

    事实上,他实在是高看了张开封的野心,或者说,他低估了张某人的行事手段,张区长若是真的想算计家的话,先别说敢不敢,也别说时机合适不合适,只说算计方式,就绝对不会这么**裸,根本没什么技术含量嘛。

    而且,越是强权,才越是肆无忌惮,张开封不过是个小小的区长,还没能力对家**裸!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