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百六十五章 欲求不满的后果(书号:760

第一百六十五章 欲求不满的后果

作者:陈风笑
    那你就不用说了,”唐亦萱的脸色一绷,毫不犹豫地了,不知道为什么,她的情绪也随之低落了下来,“好了,不早了,你回吧。”

    陈太忠登时就有点愕然了,他当然能看出,唐亦萱不高兴了,可是,这是为什么呢?

    既然人家都撵人了,他也不好多呆了,只是他真的有点纳闷:我好像没说错什么话吧?蒙晓艳反正不是你亲生的嘛。

    他哪里知道,老书记蒙通,是对唐家有大恩的,而且,唐亦萱已经宣称,准备付出任何代价来报恩了,他不仔细琢磨“任何代价”四个字内里的涵义,反倒是没命地找借口搪塞和推脱,这一切的一切,怎能不让唐亦萱又气又恼?

    女人……还真是一种奇怪的动物啊,这么念叨着,陈太忠悻悻地离开了三十九号,嗯,以后还是躲远一点的好。

    事实证明,女人远比他想像的可怕得多,第二天一上班,张玲玲就将他喊了过去,神色不豫,“陈太忠,你昨天对我做了些什么?”

    “我什么也没做啊,”陈太忠笑嘻嘻地回答,“对了张科,你昨天喝多了,我在幻梦城找了人帮忙,才把你扶到凤凰大酒店的,后来……我就离开了!”

    张科长当然知道他什么也没做,否则的话,贴身的内裤会记录下一些东西的,而她今天早晨检查再三,自是能确定,内裤上那些黏黏糊糊的东西,全是自家的产品,全然没有任何外来产品的迹象。

    眼下。听到自己地猜测被证实,张玲玲不由得勃然大怒,小子,我是给你脸了,不过,既然你不想要,那也就不要怪我不讲情面了。

    她知道陈太忠身后有点不明的势力在支持着,但是。女人疯狂起来,是不可理喻的,尤其是一个**得不到满足的成熟女性,在强烈的雌性激素分泌的作用下,张玲玲几欲疯狂。

    “嗯,你做得不错,”她冷冷地哼了一声,“对了。最近信息采集的人手有点缺乏,你最近没什么具体的事情,也帮着跑跑信息收集吧。”

    信息收集?听到这话,陈太忠登时有点恼怒了。他在业务科呆了几天,虽说天天看报纸品清茶,跟大家地关系并不是很融洽,可也知道,这信息收集,实在不是什么好活儿。

    招商引资这种业务的信息收集,并不像普通商场上业务员一般,随便跑跑大街,翻翻电话号码簿就能完成的。试着想想看,某个企业或者说个人想在一个地方投资几个大项目,又岂是随便一个外人能了解到的?

    业务科里的那些人,跑业务无非是两个渠道,一个渠道是通过各自的关系,打探近期是否有什么人愿意来凤凰投资。他们的信息灵通程度甚至过了《凤凰日报》,当公众知道某某人想来凤凰投资的时候,人家地业务公关早已展开了。

    另一个渠道,就是业务人员通过自己的背景,将一些有投资能力的企业家邀来凤凰市投资,这种操作方式,非常考验业务人员身后关系网的实力,不是什么人想学都能学得到地。

    至于说信息采集,其实并不是业务科的重点,科里原本也没什么人专门负责这个。无非就是从银行、海外杂志或者一些商界中人的口中搜集一些信息,将这些信息分门别类地汇总而已。

    让陈太忠不爽的是,他非常清楚,信息采集就只是单纯地提供名单和分析,然后将材料上报科里,至于公关任务,则是交给了业务员去做,是那种实打实的“幕后英雄”!

    说幕后英雄都是客气的——人家引资成功了,那是业务公关能力强;若是引资不成功,采集信息者反倒没准要背上一些莫须有的责任,实在算不得什么好活儿。

    又累又费心机,出风头没份儿,论责任优先,陈太忠怎么会喜欢这个任务?合着哥们儿我把项目找出来,给你们去做——那不是欺负人么?

    看来,昨天是惹恼这个老女人了?陈太忠脸上还挂着微笑,心里却是已经有了成算,“哦,采集信息嘛……没问题啊,我还说闲得实在无聊呢。”

    “今年市里的招商任务很重,”张玲玲只当他不知道其中的关窍,也不做解释,而是继续面无表情地话,她执意要好好地摧残此人一番,不如此,也不能消去她心中地愤懑。

    “去年全年,凤凰市共吸引外资五点五亿美元,今年省里给市里下的任务

    翻番,基数是提高百分之五十,也就是说保底八亿美形势非常险峻,包括那些签了合同尚未开始执行的,我们也只完成了六点二亿,这就是说……”

    张玲玲滔滔不绝地讲了十分钟,总之就是那么一个意思,信息采集是非常重要的,今年若是招商办不能按时完成任务,她就要唯陈太忠是问!

    你这给人穿小鞋的能力,也很一般嘛,这么大个招商办,这么多地人,合着完不成任务,就是哥们儿我一个人的问题,别逗了好不好?你是看我年轻,好糊弄?

    陈太忠心里不以为然地腹诽,脸上却是挂着灿烂的微笑,不住地点头,“嗯……是……对……我知道……”

    —

    他原本是个喜怒都要形于色的主儿,不过,官场混得久了,见识的人和事多了,他多少还是学会了点阳奉阴违那种小技巧,眼下刻意为之,倒也不算什么高难度的表情。

    什么时候,我才能像张新华老书记一般,无须故意,只是在不经意间,轻描淡写就能到达收放自如的境界呢?想到这个问题,他一时觉得,自己似乎又有了一个奋斗目标!

    “别以为我是随便说说的,”眼见他在自己面前,还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张玲玲心中的无名火越地高涨了起来,说实话,这话她还真地不是随便说的。

    只是,她的性子如大多数混迹官场的人一般无二,心中愈是愤懑,脸上愈是不动声色,“信息采集的重要性,我已经完全跟你讲清楚了,希望你能慎重、再慎重地去办好这件事。”

    她还有话没说呢——你要是做不出成绩来,到时候,也别怪我对不起你了!

    只要有合适的借口,她相信,自己收拾一个小小的副科全不在话下,哪怕他身后是站了什么强力的人物,但是,规则就是规则!

    除非,眼下有什么部门,再将此人讨要了去,否则的话,她收拾他真的是手拿把掐。

    “好的,我知道了,”陈太忠根本没注意她话里隐含的恐吓味道,他笑嘻嘻地点点头,站起身子就走出了办公室,“呵呵,赶早不赶晚,这事我现在就去筹备……”

    走出房门,他遗憾地撇撇嘴,唉,看来这张真皮座椅,还真的不是那么好混的啊,算了,哥们儿我遛大街去,等我采集来信息提供给别人做业务?你做梦去吧!

    既然许多人能看起来忙忙碌碌地工作,结果却是无所事事,我为什么不可以呢?陈太忠不认为这是什么严重的事儿,以前只见别人这么做了,现在哥们儿也要学学。

    不会在无聊的日子瞎混的,算得上合格的干部么?

    嗯,接下来,去做点什么呢?要不,还是去找找吴言吧……

    经历了张玲玲,陈太忠意外地现,吴书记此人,其实比一般女干部还有点好处,起码,她不会闲着没事就性骚扰自己,人家一直是非常洁身自好的,那么……调教她的时候,应该要把握好分寸!

    吴言去省里开会了!

    接下来的几天里,陈太忠就比较悠闲了,因为,他压根儿就没打算跑什么信息,闲得没事之下,他索性就泡在了幻梦城里,白天同刘望男之类的胡吹乱侃,晚上就拉了古十七之流喝酒聊天,小日子过得倒也有点乐不思蜀。

    张玲玲也对他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反正采集信息这种事,是个渐进的过程,并不是说做马上就能做到的,没有立竿见影那么一说。

    折腾,你就使劲儿地折腾吧,哼,等到了年底,老娘让你哭破大天!

    不过,陈太忠藏身的安乐窝,还是被人现了,第四天,阎谦阎教授带着张开封来了,直接把他堵在了练歌的包间,还好,刘望男不在场。

    “哈,太忠,你倒是会享福啊……”

    阎教授能找到这里,实在是很正常的事儿,李凯琳和常桂芬娘儿俩联系得很勤,可是,清湖的张区长,怎么也能找到这里呢?

    “哈,昨天喝酒遇到开封,才知道他在找你呢,”阎谦笑嘻嘻地跟陈太忠解释,“我给你俩都带过课,这可也是缘分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