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百六十四章 没能力么?(书号:760

第一百六十四章 没能力么?

作者:陈风笑
    不混就不混吧,有什么了不起的?”唐亦萱笑笑,走脆的声音却还是自隔壁传了过来,“我早就说过,你混官场实在太委屈自己了……哦,这么晚了,不给你冲茶了,来点啤酒?”

    “那就啤酒吧,谢谢了,”陈太忠随口答应一声,眼见面前的电视定着静音,就四下开始寻找遥控器,他已经越来越习惯在唐亦萱面前不拘小节了。

    找到遥控器的时候,唐亦萱一手拎着两瓶啤酒,一手端着俩酒杯,走了过来,陈太忠手一按“恢复”键,顿时屋里响起了音量极大的音乐声。

    “啊,”唐亦萱被突如其来的响声惊得轻呼一声,随即气哼哼地把酒瓶酒杯向茶几上一放,“开电视就开吧,不能提前通知我一声?”

    “喂喂,这电视声音,不是我开这么大的啊,”陈太忠觉得自己冤枉死了,“我只是取消了静音,谁知道你一个人在家,也开这么大声音……”

    一边说着,他一边调低了音量,这声音真的挺大的,不过,想到她一个人住在这里,也许是因为太寂寞、太孤单了,才会把声音调这么高,陈太忠的心里,没的涌上几分萧索出来,一时倒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唐亦萱也没说话,猫腰从茶几下一层取出开酒瓶的起子,干脆俐落地打开啤酒,顺手推过一瓶来,“自己倒……你倒说得轻巧,给你一个住这么大屋子,没准你开得声音比我还大。”

    陈太忠刚才已经喝了半瓶多黑方,眼见一只葱葱玉手推着深绿色的酒瓶过来。只觉得眼前一片雪白,禁不住盯着那只手起愣来。

    “好看吗?”一个清脆的声音,飘飘渺渺地传来。

    “挺好看的,”陈太忠抬头笑笑,拎起酒瓶来,眼见唐亦萱坐在那里不动,说不得把俩杯子都挪了过来,“呵呵。不过就是太白了,少了几分血色。”

    “好了,不跟你贫了,”唐亦萱地两只手交叉拢在了一起,直视着他,“晓艳的事儿,你办得怎么样了?”

    “蒙晓艳的事儿?”陈太忠又有点挠头了,端起杯子咕咚咚一饮而尽。才长出一口气,“这么着,你放心好了,回头我再想想办法吧。最少最少,也得帮她收拾收拾,不过,这毕竟是在脸上,你得容我多想想。”

    “只收拾收拾不行!”唐亦萱也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不过,她喝得实在太急了,一串酒花自她的嘴角淌了下来。经过她的脖颈,流向了胸前的两团雪白的高耸之间。

    “我知道你这家伙,”她轻笑一声,抬手抹抹嘴角的酒渍,直勾勾地盯着他,“不给你点压力。你总是偷奸耍滑……”

    “哪里嘛,”陈太忠翻翻眼睛,嘴角一撇,“我冤枉死了,没想到办事认真负责,也能换来这样地误会。”

    “拉倒吧你,你抬头,看着我的眼睛……你敢说,你真的没能力么?”

    “能力……我当然有,”陈太忠不以为然地抬眼看她一下。“不过,我会付出很大代价的,这不是正考虑怎么才能减小点代价么?”

    “我也会付出很大代价的,只要你能治好她,”唐亦萱轻笑一声,看着他的眼中,多了一点什么东西,“不过,我不想等很长时间。”

    陈太忠再次讶然抬头,他隐约觉得,她在暗示着什么,不过转念想想,又把心里那份若有若无的冲动丢在了脑后,“看你这眼睛……你刚才就喝酒了?”

    “嗯,”唐亦萱重重地连点几下头,胸前的那两团高耸,也不住地起伏跳动着,陈太忠这才现一个事实,她胸前有两个上下晃动地玉米粒大小的凸起,呃,这是……没带胸罩?

    看着他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的胸前,唐亦萱的脸微微一红,不自觉地抬起手来扯扯衣领,轻咳一声,“咳,你说吧,今天找我来,因为什么事?”

    “啧,是这么回事,有点事情,我拿不定主意,想让你帮我分析分析……”气氛既然挺和谐地,陈太忠没再躲避这个问题,开始讲述最近的情况。

    唐亦萱本来是小口地啜着啤酒,听说他居然帮秦小方出头,硬扛了假日酒店的老总一道,禁不住掩口轻笑,“呵呵,你一定很后悔吧?”

    陈太忠顿时有点讪讪的感觉,不过,看着她笑得那么开心,倒是不好意思计较了,咳了一声,继续讲述他对家投资的担心。

    “这个,你不用有太多的担心,”听他讲完,唐亦萱沉吟良久,染了黑色指甲油的手指在大理石面的茶几上无意识地轻叩着,好一阵才轻轻地摇了摇头,“不一样,两者根本就不同,假日酒店那本来就是国有企业,家投资的是纯粹地新项目,怎么能混为一谈?”

    这指甲油……真的很像小姐啊,陈太忠撇撇嘴,“我当然知道这个,可是市里打算出土地,想跟他们合资呢,这会不会……”

    “谈不拢可以不谈嘛,这又不是什么要紧事,现在家占主动呢,”唐亦萱很冷静地分析,“而且,你知道假日酒店的老总,犯的最致命的错误是什么吗?”

    “他太迷信合同了,”她冷笑一声,自问自答,“哼,要是他肯用巴结党项荣的力气来巴结章尧东,也不至于惨到眼下这种地步,一两千万地国有资产流失……切,多大点事儿啊?”

    “家就不同了,他们在海外没根没底还能展壮大到眼下这一步,类似的错误,他们怎么可能犯?只要交好当权的,呵呵,没准还会有意外收获呢。”

    “这倒是,”陈太忠点点头,他并不是没有想到这种可能,只是,他很悲哀地现,官场混得越久,自己遇到的莫名其妙的事情就越多,比如像这次家的投资,他是说足了坏话,到最后,却是坚定了家在凤凰市投资的信心。

    这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的事,但是,它实实在在地生了,他不得不承认,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情商这玩意儿,也不是一天就能提高的。

    原本,他是一个极其自信地人,但一次次的经验教训告诉他,很多相关的判断,相信一些所谓的行家或许会更好一点——行行出状元嘛,哥们儿又不是全能型的选手。

    当然,他也不是一个盲从的主儿,只是,他对唐亦萱,有一些莫名其妙的信心,听到她这么说,很高兴地举起了酒杯,“呵呵,既然是这样,那我倒是要好好地把这件事办一办了……来,干杯!”

    —

    “记得你答应过我的事,”唐亦萱也笑吟吟地举起了酒杯,眼神迷离地轻叹一声,“呵呵,能让我放在心上的事,还真的不多……”

    “咦,要不这样吧?”陈太忠脑瓜一转,你能放在心上的事儿,明明很多的嘛,“我教你识玉,嗯……蒙晓艳的事儿,你就不要提了?”

    “识玉?”唐亦萱的眼中,一道异彩一闪而过,显然她有些动心了,她略一错愕,就用一种似笑非笑的眼神看着他,“呵呵,原来……你早就可以教我的?”

    “呃……理论上说呢,你说得……没错,”陈太忠一边沉吟着话,一边点头,他没有意识到,他的这种说话方式,有点像张新华书记了,“嗯,不过呢,啧啧……不是很方便。”

    是的,不方便,很不方便,他需要灌输给唐亦萱一点仙灵之气,这仙灵之气若想在她体内存得住,他还得为她改造体质。

    说穿了,就是说两人需要生**接触……很亲密的那种,这种改造方式省时省力,也能立竿见影。

    当然,做完这些,他还需要教授给她一些简单的功法,那并不是什么难事,假托气功的名义就可以了。

    陈太忠做事是很操蛋,可也没有操蛋到随便坏人贞洁那一步,而且,对大多数男人来说很占便宜的事儿,在他看来却是恰恰相反,所以,他迟迟不肯张嘴答应唐亦萱教她辨玉,虽然这个女人,美得令人眩目。

    只是,眼下他实在不愿意接受蒙晓艳那桩活儿,又自觉两人关系处得不错,才肯提出这个让他自认“吃点亏”的建议。

    “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说说看?”唐亦萱却是不肯放过他,她的脸上,也有些阴晴不定。

    “你要是能接受,那我就说,否则的话,还是不要说了吧?”陈太忠微笑地看着她。

    他当然知道,自己这个细节一旦说出来,就难免会被对方误解为“占便宜”,所以,没敲定之前,话还是不好说出口,他很珍惜这个朋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