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百六十三章 越来越晚(书号:760

第一百六十三章 越来越晚

作者:陈风笑
    我没喝多,”张玲玲毫不示弱地盯着陈太忠的眼睛,不得自己说话前后矛盾了,“你听我的,送我回家!”

    去你妈的,陈太忠抬手就封闭了张玲玲的六识,我说你多,你就多了,不多也是多,跟我瞎扯这些,有意思么?

    半小时后,他扶着有若梦游一般的张玲玲来到了幻梦城,一进去就冲着吧台的李凯琳嚷嚷了起来,“那个……刘望男呢?我有事找她。”

    “望男姐……她试车去了,还没回来,”李凯琳怯生生地回答,还不时地瞟一眼他扶着的张玲玲,现在,她的眼力大进,甚至能看出来,那个女人,不但是个相当有钱的,而且估计还是职场女性。

    “哦,她还真买车了?”陈太忠有点意外,自打刘望男手里有点钱之后,一直嘀咕着说想买一辆车,还说她有驾驶本,可在他想来,应该只是随便说说的吧?

    “是啊,是辆外国车,听说车况很不错呢,”李凯琳的眼中,露出了一丝艳羡,“望男姐还说,改天要开车带我去兜风呢。”

    “这样吧,来,小李你有时间没有?帮个忙……”

    陈太忠话了,李凯琳当然有时间,她一低头钻出吧台,就上前帮着扶住了张玲玲,“太忠哥,把她扶到哪儿去?”

    陈太忠还没来得及说话,身后就传来了刘望男的声音,“凯琳你干什么呢?别打扰客人……呃,是太忠啊……”

    许是刚买了车的缘故,刘望男脸上笑靥如花。隐隐还透了几分英气出来,她一身的蓝白相间的运动服,脚蹬一双白色旅游鞋,愈显得整个人肤白胜雪、活泼靓丽,搁给外人绝对想不到,这女人竟然是三十多个小姐地“妈咪”。

    “哈,你回来了?”陈太忠轻笑一声,“刚好。我正愁呢,来,你帮我把这个女人送到个酒店,什么样的酒店都行。”

    刘望男的眼力,比李凯琳不知道强了多少,她上下一打量张玲玲,再皱着鼻子闻闻,“洋酒?她喝多了?”

    “哼。不但喝多了,还想性骚扰我呢,”陈太忠的眼皮翻翻,“靠。早知道就不请她喝黑方了,直接灌点工业酒精,天下就太平了……”

    “她……骚扰你?”刘望男的眼睛顿时张得好大,不过,下一刻,她就笑得直不起腰了,“哈哈,太忠,你的魅力……实在是太大了!”

    “喂喂。你严肃点,说正经事呢,”陈太忠的脸本来是绷着的,不过,仔细想想,他自己也觉得这件事有点滑稽。而且,看到刘望男笑得这么开心,不知道为什么,他地心里,蓦地涌上了一股温馨,跟着笑了起来。

    “这女人……其实满漂亮的啊,”刘望男看到他笑了,上下再仔细仔细打量一下张玲玲,抬头正色话了,“要不这样吧。太忠……你再考虑考虑?被她骚扰,其实也挺有成就感的吧?”

    “差不多点啊你,玩笑要适可而止,”陈太忠脸色一绷,靠,女人果然是不能惯的,只是,看到刘望男脸上涌起的愕然,他的心禁不住又软了一下,“她比你差远了,你这是……在讽刺我的眼光?”

    “我哪儿敢呢?我的陈大官人?”刘望男轻笑一声,说实话,对这句话,她真地挺受用的,因为她知道,陈太忠一直就是这么个操蛋脾气,这种人口中的夸奖,十有**是出自内心的。

    “好吧,咱们先把她送走,再慢慢聊。”

    刘望男买地车,陈太忠不认识,车头有个立着的狮子的模样,“这是什么车啊?”

    “标致5o5,:||这车的档次很一般,陈太忠不认识,却也正常,“呵呵,二手的,才五万块钱。”

    “五万?”陈太忠感觉有点奇怪,不过,听了这个价钱,他倒是明白刘望男为什么会这么干脆地买车了,它便宜啊,“这车不怎么样吧?”

    “车况还行,”刘望男帮着他把张玲玲扶进去,冲他笑笑,“呵呵,新的也得十多万呢,这车八成新,是马疯子顶账顶回来的,听说我要买车,他五万卖我了。”

    “赌债吧?”陈太忠一听就明白了,“这家伙真过分,既然是赌债,他也赚了不老少了,还不知道送你?”

    送我?人家凭什么啊?我跟你也没名没份的,刘望男苦笑一声,“对了,听说他还

    个矿口呢,不过没钱开了。”

    97年那阵,煤炭行业是极不景气的,远没有十年后那么价格不但低,而且,由于是买方市场,货款根本无法做到现结,有地小煤窑的老板,能生生地被欠款拖垮。

    所以,这个不大的煤窑口,在赌场上马疯子只折价五十万,那老板输就输了,也没有拿钱赎回的心思,眼下倒算是砸在马疯子手里了。

    煤窑……不能安置下岗女工!陈太忠略一思索,就改变了话题,“嗯,既然你有车了,以后我要办事,你得带车来……听话的话,回头给你换一辆好车。”

    —

    他这种不容商量的语气,刘望男早就习惯了,听他这么说,反倒是觉得没把自己当外人,少不得点头笑笑,“呵呵,没问题啊……”

    两人说说笑笑,不多时就将车停在了凤凰大酒店地门口,刘望男用张玲玲的身份证订了一个房间,将人往床上一扔,两人转身就离开了。

    这个当口,陈太忠悄悄地解开了张玲玲的六识,同时又点了她的睡穴,“嗯,好好睡一觉吧,明天早晨,太阳还会升起……”

    “去市委大院吧,在兰花路,”两人坐上车,陈太忠淡淡地吩咐,从张玲玲这里得到的消息,让他略微有点不安,天嘉一旦决定在凤凰市投资的话,会不会也落得同孟庆东一样的下场?

    眼下当然是没事的,不过,等市里的领导班子换届之后,到时候会生什么事情,还真的很难说!

    这种顾虑,他当然不合适同任何人说,在眼下这经济挂帅地年代,破坏招商引资这种罪名,实在是太大了,就算他不混官场了,一旦传出去,怕是也会让他的日子变得不那么安生。

    不过,唐亦萱是个例外,他对这个女人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信任,而且,她还有事求自己,所以,当他觉得官场上有事需要找人咨询的话,非此人莫属。

    至于说张新华书记,虽然是他的介绍人,但陈太忠心里也明白,同老书记谈这种事,或许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市委大院?刘望男斜眼看他一下,没说什么,娴熟地打火起步,不过,她的心里还是禁不住泛起了一丝得意,我就知道你这家伙没那么简单!

    看着陈太忠招呼都不打,昂然从门口的武警身边路过,那武警还冲他点点头,刘望男禁不住将头探出了车窗,“请问上等兵同志,这个人,是不是住在这里啊?”

    那武警看她一眼,心中有些微微地奇怪,地方上能准确地认出上等兵警衔的并不多,而女人认识的就更少了。

    当然,这个问题他是不可能回答的,只是,看在对方认出警衔的份儿上,他也没有呵斥她,只是不耐烦地挥挥手,示意她离开。

    三十九号,门铃响过不到一分钟,唐亦萱就出现在了门口,她身上穿的还是睡衣,见到陈太忠,她转身就走,“这个时候敲门,我知道除了你就没别人,好了,把门关上。”

    陈太忠挠挠头,随手带住了院门,唐亦萱这话,说得他有点不好意思,现在已经接近晚上九点了,不管怎么说,对方是个寡居的年轻女性,他只想着解开心里的疙瘩,却没考虑到,这么晚来拜访人家,确实是有点冒失了。

    等他进入客厅之后,唐亦萱的下一句话,让他越地感觉不好意思了,“说吧,找我什么事儿?我知道,没事的话,你是想不起我这个老太婆的。”

    你不用说得这么直接吧?好像我多市侩似的,陈太忠笑笑,“呵呵,没啥要紧事,就是一时路过,随便进来转转。”

    他已经知道了,说正经事前,先拉拉家常,那才是王道,开口就直奔主题的话,很容易被人反感的,大家不都是这么做的么?

    “是么?”唐亦萱轻笑一声,眼神里却流露出了些许不以为然出来,“呵呵,听说你最近,表现很抢眼啊,这么下去的话,怕是根本不用我帮忙,你自己就能混上十佳了吧?”

    “嗐,都是瞎扯的玩意儿,你又不是不知道,”陈太忠也不等她说话,自顾自地坐了下来,苦笑一声,“呵呵,我都不想在官场混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