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百六十二章 被骚扰了(书号:760

第一百六十二章 被骚扰了

作者:陈风笑
    问题大不大,还不是在人说?呵呵……”张玲玲高深笑,眼睛直视前方,专心致志地把着方向盘。

    “你就说说嘛,我很好奇啊,”陈太忠的脸上,又泛起了灿烂的微笑,张科长用眼角的余光扫一下他,心里禁不住砰砰跳了几下。

    终于,在一个红灯前,她停下车,转头看看这个大男孩,送给他一个妩媚的笑容,“这都是组织上决定的,呵呵,好奇心这么强,可不是什么好事哦,不过,告诉你也不是不可以……”

    陈太忠直视着她的眼睛,耐心地等待下文。

    张玲玲被他这么一看,下意识地垂下了眼皮,随即将目光转回正前方,抬手掠一下额前的丝,“这样吧,晚上你有空没有?”

    她的嘴角微微地有些上翘。

    “晚上?”陈太忠有点愕然,他仔细想了想,其实晚上除了跟任娇或者刘望男打打友谊赛,也没什么重要事情,可是……“这事很复杂么?”

    张玲玲侧头看他一眼,没有说话,不过那意思很明显:你不用问复杂不复杂,反正现在我是不会告诉你的!

    “好吧,那就晚上吧,”陈太忠也觉得无所谓,他点点头,“嗯,心情酒吧怎么样?我请你喝黑方,可以吧?”

    黑方就是黑牌威士忌,他不喜欢喝这玩意儿,不过在招商办这几天,他算是领教了这里同事们对洋品牌的崇拜了,尤其是女同事,简直可以用疯狂来形容。

    有时候,他会怀疑那些女同事同他一样。也是穿越者,不过,他来自仙界,那些女人却是来自枫丹白露或者曼哈顿第五大街之类的地方。

    所以,请张科长喝黑方,应该是个不错的主意,不管怎么说,幻梦城地黑方也卖到三十元一盎司。一瓶四百多呢,人头马之类的……似乎有点太贵了吧?

    “黑方?”张玲玲嘴角的笑意,越地明显了起来,“那酒的劲儿,可是不小呢……”

    事实证明,陈太忠最近,越来越会揣摩人的心思了,张科长很痛快地接受了他的邀请。并且开着她自己的公爵车,载着陈太忠前往心情酒吧。

    找了一个僻静的雅座,点了些干鲜果品,几杯酒下肚。张玲玲地眼神,开始变得迷茫了起来,“唉,自打离婚之后,很少有这么开心和放松的时候了……”

    哦,你离婚了?陈太忠点点头,举起了手中的酒杯,轻轻一碰对方的杯沿,微笑着抿了一口。“呵呵,开心就好了……”

    你离不离婚,开不开心,关哥们儿什么事啊?这世界上不开心的人多了,我招呼得过来么?你倒是说内幕呀!

    当然,陈太忠目前的耐心大进。自是不肯这么煞风景地直说,反正,似乎所有官场里的人,都喜欢在谈正题之前说几句废话,他也见怪不怪了。

    时间,就在张玲玲的唠叨中,慢慢地消逝,半个小时后,她已经有些醉意了,抬眼看看自己对面这个男人。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她又哈哈大笑起来,笑得前仰后合。

    “今天你地话,好解气啊,”笑声中,她开始慢慢地解释,“切,他算什么东西啊?居然敢骂老娘?要不是为大局着想,我收拾不死他!”

    唉,工作的压力,让她有些失常了啊,陈太忠心里轻叹,嘴上却是快地跟了上去,“对了,张科,你还没告诉我,这件事到底是因为什么呢。”

    “叫张姐!”张玲玲直勾勾地看着他,似乎恢复了些许的清醒,不过她的眼光依旧是散漫地,“以后,你就是我弟弟了,有人找你麻烦的话,记得告诉我!”

    我不找别人麻烦,他们已经该念佛了,陈太忠心里的傲慢之意才起,却猛然间意识到,张玲玲肯如此许诺,对他的上进,应该是会有所帮助的。

    只是,这个官场,还用不用混下去呢?

    不过,眼下探出事情的原委才是正经,于是他轻笑一声改了口,“呵呵,张姐,你倒是说说这件事啊。”

    “秦小方的小舅子想找个总经理干干,就这么简单,”张玲玲眼皮都不抬,一句话就说出了重点,“正好,党项荣跟章尧东不对眼,秦小方一提议,章尧东就准了,这件事肯定扯不到党项荣身上,不过,恶心他一下,也是不错的吧?”

    对这种内幕,陈太忠心

    准备了,可是耳中听到秦小方三个字,他心里的邪火突地冒了出来。

    妈逼地,敢情是我是帮那姓秦的杂碎惹人呢?靠,早知道不是段卫华的事儿,今天就应该好好挑拨挑拨才对,眼下……这才叫窝心!

    张玲玲却是没注意他脸上的变化,她是离过婚的女人,正是陈太忠所说的那种过来人,而她眼下地工作性质,也导致了她是一个裤腰带比较松的女人,否则,就算她有关系,想在业务科独当一面也很有些难度。

    她打陈太忠的主意,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小伙子身材高大,相貌也算排场,说话做事也很有些男子汉的气概,对女人来说,这些都是比较有诱惑力的。

    而且,他练过功夫,练过功夫的人,应该都是比较生猛的吧?每每想到这个,她就禁不住食指大动。

    正好,今天陈太忠帮她出了一口恶气,所以,她的心思就被勾了起来,所以,当陈某人问她内幕的时候,她就很含糊地做了一些暗示。

    谁想,这小伙子马上就听懂了暗示的内容,不但邀请她来酒吧,还点了烈性地黑牌威士忌,酒能乱性啊,这东西谁不知道?

    那喝酒之后的节目,就很……值得人期待了哦。

    —

    至于陈太忠真正的想法,却被她无情地忽视了,是的,完全忽视,这件事的内幕,或者现在还算比较隐秘,但还是那句话,在官场上,就没有真正的秘密,只要你愿意去打探,总能把一件事挖掘个差不多出来。

    就算陈太忠不打问,等到秦小方的小舅子成为假日酒店的总经理之后,真相也就大白了,无非是等几天的事儿。

    所以,这点小八卦,根本不值一瓶黑方!

    既然不值,可陈太忠还请了,这就说明,这小伙子对她有意思,否则的话,只这一瓶酒,就抵得上他大半个月的工资了,谁会这么痛快啊?

    她万万没想到,陈某人会为那三个姓的家伙担心,招商引资,那只是工作,只是工作而已,在工作中,谁又会投入自己的感情进去呢?

    那次招待,她从头跟到尾,自然也相当清楚,陈太忠没有拿家一分钱的好处,既然没有“拿了人的手短”,又何必为别人操心?

    不得不说,这种误会,是个极大的讽刺,出了名无情的家伙,随便关心一下别人,就远了人民公仆在理智上该有的人情味,实在是令人有些……那啥。

    当然,眼下的张玲玲,已经考虑不了那么多了,用来装门面的幌子,被她两句话就八卦完了,下一步,该直奔主题了吧?

    她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时间不早了,小陈……”话没说完,她的身子一栽,差点摔倒在地,幸亏陈太忠出手快,一把扶住了她。

    与此同时,她惊呼一声“哎呀”,手就搭住了陈太忠的肩头,似乎是在寻找着平衡。

    不过,她手上的动作,彻底地出卖了她,她的手轻轻地、不着痕迹地捏捏陈太忠的肩膀,嘴里出言相邀,“太忠,姐姐有点醉了,你送姐姐回家吧?”

    事情展到这一步,陈太忠就算心思再大条,也明白了她的用意,心里禁不住就是一愣:靠,办公室性骚扰?这种事……也能生在哥们儿身上?

    这种事,换个人或许就顺水推舟了,毕竟,张玲玲不但身份尊崇,也是颇有几分姿色的,不过,陈太忠的大男子主义一向很重,男人泡女人,那是天经地义,女人泡男人的话……靠,很伤自尊啊。

    尤其是这种女人是上位者的时候,罗天上仙的自尊心,绝对不允许这种事情生。

    嗯,好吧……这些都是借口,说穿了,张玲玲的开放作风,陈太忠这几天也听说了,一想到要跟别人在短期内共用一个女人的器官,他心里就说不出地不自在。

    “张科,你喝得有点多了,”他只当没感觉到那只作怪的手,用很清澈的眼光盯着张玲玲,“这样吧,幻梦城我朋友开的,咱们先去k歌,顺便醒醒酒,你说好不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