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百六十一章 解释的权力(书号:760

第一百六十一章 解释的权力

作者:陈风笑
    日酒店的董事长孟庆东已经得到了消息,市政府要收的所有权和经营权,所以,在三天之前,他就从香港赶到了凤凰,开始了公关。

    不过,当年负责经济的王伟新王副市长已经改抓了文化教育口,市委书记党项荣也调到省总工会养老去了,物是人非,还有谁会有心招呼他?

    章尧东那里,根本不接待他,至于说段卫华,倒是派了刘敏出来应付,只是,当孟董事长委婉地提出关于假日酒店的问题时,刘秘书的脸登时就拉了下来,“你听谁说的?怎么段市长都不知道的事情,你反倒先知道了?”

    孟庆东万般无奈之下,电话打到了省里,可省里的领导也是含含糊糊,说什么地方政府的决定,若是没有涉及原则问题,省里也不好过多干涉。

    就在这个时候,张玲玲和陈太忠登门拜访了,张科长做事,果真是快言快语,“这是凤凰市党政联席会议做出的决定,我来这里,也就是向孟先生通报一声。”

    “有你们这么做的吗?”孟庆东登时拍案大怒,“假日酒店,我前前后后投资了一千多万,现在你们说要收走就收走?”

    “你跟我说这个,没用,”张玲玲身边有陈太忠这个“功夫好手”,也不怕孟董事长狗急跳墙,“这是市里的决定,我们认为,当初的协议,有很大的漏洞,就这么简单,我们不能坐视国有资产流失。”

    “你们的国有资产怎么流失了?”孟庆东气得笑了起来,“当初。可是王副市长再三许诺,拍着胸脯保证会严格按合同执行的。”

    “通过对假日酒店的资产评估,我们认为它地市值应该在两千八百万到三千二百万之间,你的一千万,凭什么能占了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张玲玲还他一个冷笑,“理法大于人情,而且,还给你免税十年……”

    “十年!假日酒店一年的利税就应该在一百五十万以上。现在你已经经营了三年了,明白么?没有追缴你的非法所得,你已经可以偷笑了!”

    “呵呵,官字两个口,是是非非全在你们说,”孟庆东继续冷笑,脸色也由红转青,“当时拉我投资的时候。怎么不见你们这么说?难道,你们真要单方面撕毁合同?”

    “合同本身就是不公正的,我们只是宣布合同无效,无效合同。不存在撕毁一说,”张玲玲根本不在乎对方的反应,反正,她今天就是来做恶人地,你有什么神通,大可以去市里省里施展,我这就是不知者无罪!

    “你们的政府,纯粹就是垃圾!”孟庆东手指张玲玲,气得跳脚大骂。“王伟新、党项荣拿了我多少的好处,啊?现在缩着头连个屁都不放,简直就是一群人渣!”

    “你给我好好说话,”陈太忠冷冷地话了,什么样的引资,才能让投资者主动塞好处给当事人?显然。假日酒店的引资过程中,存在着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小心我们起诉你诽谤!”

    现在倒知道拿法律保护自己了?当初做什么去了?若说张玲玲今天是做恶人来的,他就是做打手来的,身为打手,自然也要有打手地觉悟。

    听到孟庆东的口不择言,张玲玲的心中,反倒是欢喜了起来,对方已经开始肆无忌惮地乱咬人了,就说明身后没什么奥援。既是如此,将此人得罪得再厉害点也是不怕的。

    “呵呵,如果有证据地话,你可以起诉他们,”她冷笑着回答,“不过,我建议你还是不要乱说话,恶意诽谤中伤国家公务员,这可是很重的罪名。”

    孟庆东也只敢在他俩面前这么说说,他非常清楚,具体办事的,都是些小人物,事实上,能在小人物面前说出这些,已经是他气愤到了顶点,指望他再就这个话题说下去,那也是不可能的。

    当然,他还有别的泄愤途径,“这件事,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我要求得到公正的待遇,否则的话,我会把这事捅给香港的媒体,让大家都知道,你们凤凰市、天南省自夸的‘欢迎港商投资’,是怎么样地一种投资环境!”

    听到这里,张玲玲的心里,禁不住咯噔了一下,对

    种反应,在她的意料之中,却又着实地让她感受到一

    —

    来之前,她考虑过可能出现的最坏的情况,除了对方直接动手,眼下这种言论,就应该是最坏地了,破坏市里的经济展,影响凤凰的公众形象,这种帽子是她戴不起的,可既然执行者是她,那这责任,又是她不得不承担的。

    当然,她也是个果决的人物,既然已经避无可避了,还不如索性光棍一点,她冷笑一声,“呵呵,凤凰市当然欢迎投资者,不过,像阁下这种投资者,那就未必了。”

    “那你们就等着吧,我誓,一定要搞臭你们!”孟庆东歇斯底里地大喊着,浑然没有了所谓的气度,半分都欠奉。

    “誓没用,是男人的话,就做出来给大家看看,”陈太忠最是吃不得人威胁,听到这话,他反倒笑了,很阳光的那种,说起拿人痛脚,他若是认第二的话,怕是没什么人敢拍着胸脯自认第一地。

    “原本,我们是想让你撤资或者减持股份的,你要执意闹得大的话,我想,没准就要有人请你喝茶做调查了,呵呵。”

    说实话,市里绝对没有鼓励孟庆东闹大的意思,至于说调查,那更是扯淡了,无非是官场上的权力更迭所致,虽然严重,却也没到了你死我活的程度。

    陪同家一行的几天中,陈太忠虽然话不多,可也多少摸清了些这种海外归来的投资者的心态,说什么爱国爱家乡之类的,那只是附属的玩意儿,无非还是利益使然。

    而且,由于中国长期地受到一些妖魔化的宣传,这种人对于政府,有一种很微妙的心态,可以说是既恨又爱,尤其是传说中的“人民民主专政”,在以讹传讹之下,接受相关部门的调查这种事,让所有投资者一提起来,就禁不住心惊肉跳。

    错非迫不得已,没有哪个神智正常的人,愿意去挑战一下国家暴力机关的铁拳,更何况是那种亿万身家的商业巨子?

    “调查?”听到这话,孟庆东纵然是在暴怒中,心里还是禁不住打了一个磕绊,他强自镇定一下,厌恶地看了看陈太忠和张玲玲,手随意地挥了挥,嘴角露出一个不屑的冷笑,“好了,跟你们这种小人物,也没什么可说的,快走吧。”

    听他的语气,看他的手势,就好像面前不是站了两个人,而是两只苍蝇在“嗡嗡”乱飞一般。

    “切,你是大人物,呵呵,”陈太忠蹂躏起人来,真的很有一手,对方这么对他,他当然要以牙还牙,“是啊,好大的人物,连自己的产业都保不住,简直太让我敬仰了……”

    “你!”孟庆东咬牙切齿地怒视着他,陈太忠则是不住地冷笑,斜着眼睛看着对方。

    这家伙,好像是故意来找事的?这个念头,不由自主地跳入了孟董事长的脑中,难道说,难道说……有人怕我借此生事,想设计我吃牢饭?

    他脸上红白蓝紫地不住地变幻着颜色,明显地愣在了那里,张玲玲不动声色地扭头看看陈太忠,用眼神询问着:咱们走吧?

    陈太忠却是抬着下巴,斜眼看着孟庆东,眼见此人半天都没有答话,自觉是占了上风,终于对着张玲玲得意地一笑:走吧!

    如此对待孟庆东,陈太忠一点心理压力都没有,也不存在任何的内疚,你们上层打打杀杀的,愿意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好了,只要别在哥们跟前拿腔捏调,那就无所谓,要是找碴儿?放马过来吧。

    可是,想到自己接触过几天的家,他又有点担心凤凰市的这种大环境,千万别家投了资,也落个类似的下场吧?

    按说,家的死活,他原本也没必要操心,可家祖孙三人在的时候,对他很是不薄,而这一世他又痛下苦功,多少算是有了点人味儿,禁不住就要仔细思量一下,要不要帮家打探打探因果?

    等回到了车上,陈太忠开口问了,“张科,这个假日酒店,问题真的很大?还是段市长想借这个收回企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