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百五十九章 坏话不是这么说滴(书号:760

第一百五十九章 坏话不是这么说滴

作者:陈风笑
    时近十月了,不过,凤凰市的气温不低,天嘉提议下车走走,“我也是老凤凰了,有五十多年没在凤凰的街头转过了,你们饿不饿?”

    他都这么说了,大家相互看看,只能齐齐点头,“倒是不怎么饿……”

    下车地点,就在宁家巷附近,天嘉打头,领着众人不知不觉又来到了那一溜平房前,老头站在屋外,凝视着房子,久久不肯说话,眼中隐约有泪花泛起。

    “爹……”喜蓝见状,赶紧上前扶住老人,紧跟着头一转,像向瑞远使了一个眼色。

    瑞远是家长房长支这一系的里长房长孙,平日里深得老爷子的喜爱,眼见爷爷的情绪有些激动,他当然要想办法劝解。

    “陈主任,”他一转身就找上了陈太忠,“呵呵,这几栋房子能保存下来,还是多亏你了,谢谢了啊,你看我爷爷多高兴……”

    陈太忠本来还在张玲玲身后站着呢,听到这话,也没往前走,只是皮笑肉不笑地点点头,“呵呵,凑巧……只是凑巧而已。”

    “对了,听说当天,你还跟警察生了冲突?”瑞远可不管他的表情,他的目的是引开爷爷地注意力。“嗯,好像……你还受了点小伤?”

    睹物思人,天嘉只是一时有点伤感而已,这种情绪对老年人不好,好在他也没有沉溺进去,听到孙子这么问,禁不住也回头看看陈太忠。

    “小伤?没有啊,”陈太忠很阳光地笑了笑。“凤凰市的警察,怎么能让我受了伤?”

    笑容很阳光,但话很阴险,他暗示在凤凰市警察的素质不是很高,其用意无非是告诉对方:这里的投资环境,未必就有你们想的那么好。

    谁知道,瑞远听到耳中,却是另一种味道了。事实上,不止是他,所有的人都以为此人在说:凤凰市的警察不行,若是凤凰市散打队的……也许就可以让他受伤!

    “哦。怪不得他们说你有功夫呢,”瑞远从别人口中,很详细地了解到了那天地经过,倒是没有觉得他托大,反倒是很开心地问了起来,“能不能教我两手?”

    “你?”陈太忠上下打量他两眼,现对方已经是三十出头的人了,肚子也有了一些,于是咂咂嘴摇头。“不行,别说你年纪大了,就是你这身板也不行,要想学我的功夫,呵呵,那得下辈子了。”

    这话话说得实在是够难听的。不过,他是故意的,这下,你们还不得生气?

    别说,这话一入耳,还真把瑞远噎得够呛,他登时就愣了一下神,我只是半开玩笑半当真地说说,你这人,说话怎么这么呛啊?

    “哈。陈主任果然是性情中人,”瑞远的二叔喜蓝眼见气氛有些尴尬,生恐自己这个侄子说出什么不合适的话来,马上插嘴打圆场,“呵呵,想说就说,够直率!”

    天嘉也在远处点点头,一点都没介意陈太忠的话。

    瑞远也是了不得地人物,略一错愕,旋即微笑着点点头,“呵呵,这倒是我冒失了,对了,陈主任,那三个警察,最后怎么样了?”

    “呵呵,你的消息,倒是很灵通啊,”陈太忠笑着看了他一眼,不过,那眼神中,似乎还藏了点什么别的东西。

    下一刻,他长叹一声,“唉,还能怎么样,内部警告一次而已,他们是受蒙蔽的,蒙蔽……呵呵,真是天大地笑话啊,亏得是我,换个平头百姓,他们就是正当地执行公务了!”

    坏话一旦说开头,那也是有惯性的,陈太忠说得兴,再次长叹一声,打算说出记者到来的下文,“就算是我,也差点被抓走,幸亏当时……”

    你这是在引资还是在撵人啊?张玲玲实在听不下去了,终于轻咳一声插嘴了,“先生,这件事呢,市政府一开始的重视程度不够,因为谁也没想到,家还会再回来,没有原告的话,在我们看来,内部协调一下就可以了……”

    说这话的时候,她看都不看陈太忠一眼,“当然,现在你们回来了,想重新追究这件事的责任的话,倒也不是不可以……”

    她非常肯定地,若是能拉住这么一大笔投资的话,重新处理一下这事,根本不存在任何

    ,几个隐藏在人民警察中的败类而已。

    —

    “呵呵,这个我们早就知道了,”瑞远笑嘻嘻地接过了话头,“陈主任说的是事实,这种有一说一、有二说二的性格,才是凤凰人对老乡该有的态度。”

    话语中,他竟然对陈太忠十分地推崇,张玲玲听到这话,登时就愣在了当场。

    事实上,家人在怀揣巨款来大6寻找投资机会之前,就对大6做了一些市场调查,当然,以他们所处的环境,决定了他们耳中听到地,多是一些被有心人扭曲了的消息,在那个年代,中国被西方国家妖魔化得非常厉害。

    不过,纵然是如此,可这个市场是如此之大,大到任何人都无法忽视,所以才有了家祖孙三代的大6之行。

    可惜,他们怀揣巨款的消息,最终是不胫而走,于是,他们所到达的地方,当地政府无不竭诚以待,千百张嘴都在自夸自赞,这种情况下,家人想要得到点真实的消息,真的是不太容易了。

    千百年来积淀下的世家文化,让他们非常明白地,世上不但没有什么完人,也没什么完善的社会制度,制度有缺陷并不要紧,关键的是,大家该用什么样地手段去迎合,去应对。

    于是,在面对这种到处都在自夸自赞的情况时,他们真的有点茫然了,条件恶劣点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想知道真相,只有知道了真相,才能让他们放心大胆地投资!

    有类似忌惮的,并不仅仅限于家,好多海外的世家,都有如此的困惑。

    没成想,来了凤凰市,反倒是遇到了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好汉,不但曾经维护了家的宗祠,还什么事都敢心直口快地说出来,这种情况,简直是太难得了,怎能不让家老小打心眼里高兴?

    事实上,家在凤凰市有内应,这点小事,就算刻意隐瞒,他们也能知道内情,是的,他们在意的,只是一个态度,一个赤诚的态度!

    既然此人敢在这件事上不作伪,那么,他说的其他事,也肯定会有相当的可信度,至于那几个小警察——说句实话,家还真没放在眼里:不知者不怪嘛。

    于是,陈太忠在家人的心目中,就不仅仅是维护了家宗祠的恩人那么简单的人了,他还是一个功夫好手,是一个敢作敢当也敢说的人。

    这种人的存在,对于两眼一抹黑的家人,是弥足珍贵的,其品德可贵之处,比之拯救了氏宗祠的义举,也不遑多让。

    人家既然有了这种认识,陈太忠再想怎么抹黑凤凰市都没用了,没错,一点用都没有,不过就是一些权钱色之类的交易,再加一点幕后黑手而已,这世界原本就如此,走到哪个国家也好不到哪儿去!

    规则之所以存在,必定有其存在的理由,家人不怕任何规则——明的或者暗的,他们只怕自己不知道规则,从而无法规避风险!

    于是,接下来的旅程,就很奇怪了,陈太忠不停地刺激家人,同时不停地在讲凤凰市的缺陷,可怜的张玲玲张科长却是在不停地东遮西掩,像足了一个疲于奔命的消防队员,而家祖孙三人,却是不住地欣欣然点头。

    真是一副实实在在的宾主尽欢的样子!

    有这个结果,实在一点都不奇怪,家祖孙来大6的时日不短了,平日里尽是见到一些软骨头的家伙,眼前有个不买账的,让他们越觉得此人的可贵,再加上张玲玲不住地拾遗补缺,这种配合实在是……要多完美有多完美了。

    几天的考察期,转眼就过去了,家祖孙不得不离开,只是,在离开之前,天嘉看似随意地说了一句,“凤凰市有陈太忠这样的好小伙,投资的话,我当然是愿意回老家来!”

    立场这么明显的话,他在任何城市都没有说起过,这个近似于承诺的语言,登时引起了凤凰市高层的严重关注。

    当然,既是有了这样的结果,陈太忠在接待老时说的那些怪话,的那些牢骚,就成了一种策略,是的,非常高明的、投其所好的策略。

    别的地方为什么留不住家?因为他们只知道自夸了,殊不知褒贬结合、明贬实褒的迂回战术,才是能最打动人的!

    这个陈太忠,该换个位置了,是的,这个人应该大用一下,起码,在家投资之前,要将其拔高到一个相应的位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