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百五十八章 不给面子(书号:760

第一百五十八章 不给面子

作者:陈风笑
    说实话,秦连成固然对李继峰极其不满,但对于这个明显刺儿头的陈太忠,他也没什么好感,因为他认为,不管李主任是怎么安排的,你一个借调来的小年轻也不该这么嚣张。

    资历都是熬出来的,在中国,不管是官场、职场、商场还是学术界,学会尊重老人和权威,是很有必要的,这个陈太忠,放肆得有些过分。

    不过,秦连成马上要出去见家人了,这个当口儿,他自然也不可能再多生什么事端,等到陈太忠进了他的办公室,他从桌上直接拿了一个公文包递了过去,非常干脆简练地下了命令,“准备一下,马上出。”

    你……你这是让我给你拎包?陈太忠原本就不是很开心,这下越地不爽了起来,不过想想对方的身份,一咬牙,靠,哥们儿我先忍了!

    “里面有个手机,换上吧,你那个手机电池不行,就不要用了,”秦连成头也不抬地吩咐着,随手拎起了电话,“张玲玲吗?快点,就等你了!”

    这是为陈太忠配的公文包,真皮的,价格不菲,不过,招商办整日里迎来送往,最不缺的就是这种小玩意儿,也算不得特意关照他。

    今天陪客的规模和等级,就要小很多也差很多了,这倒也是惯例,市长、市委书记、秘书长之类的,那都是日理万机的主儿,对一个商人,自然不可能全程陪同,给你面子正常。但政府的面子也得要啊。

    就算再有钱,又有吃洋大米的户口,可是,商人就是商人——你要是黄老还差不多。

    所以,今天最大地陪客,就是秦连成了,不过不管怎么说,他也是个副厅。倒也不算不给对方面子。

    天嘉一见到陈太忠,就主动走了过来,伸出手想同他握手,谁想陈太忠脸色一整,对着他一抱拳,“这就是老先生吧?呵呵,久仰久仰。”

    他已经下了决心了,要彻底地抹黑凤凰市。就算没事还想生出点是非来呢,眼见对方伸手,却是混若不觉一般抱拳作揖了。

    是的,他铁下心思不给对方这个面子了。

    天嘉伸出的手。就这么停在了空中,这是一只七旬老人的手,嶙峋的指掌上,青色的血管盘虬缠结。

    秦连成、张玲玲等人的脸色,登时就是一变,尤其是秦主任,原本笑得有如三月里的春风,和煦暖人,在这一瞬间。笑容在他地脸上冻结了。

    喜蓝和瑞远的脸色也是一变,家这次来的人,除了这祖孙三位,还有三个随员,所有人的脸色,都不是很好看。

    天嘉的的反应。却是非常奇怪。

    他先是错愕了一下,随即瞪着昏花的老眼,慢慢地缩手回去,再下一刻,他的双手拱起,也还了这么一个礼,眼神也慢慢地变得说不出地异样,“哦,陈主任也喜欢这种……落后的礼节?”

    “个人爱好而已,我没觉得它落后。”陈太忠还是不鸟他,不过,既然人家问得认真,又是一大把年纪了,他少不得要为自己的行为略略地开脱一下,“握手这东西,是西方的礼节,我不太喜欢。”

    这是借口,但也是事实,前文早就说过,在陈太忠心里,还真地是看不起西方人,所以,这话虽然是辩解,可他说得却坦坦荡荡,非常地自然。

    “哈,陈主任真是性情中人,老朽佩服,”天嘉又是一拱手,脸上却露出了凝重之色,“老朽也一向是这么认为的,中华文化,果然是在大6才有最深厚的根基,某虽然身处异地,却一日不敢或忘。”

    说到最后几个字,一丝若有若无的傲然,悄悄地爬上了他的眉宇。

    陈太忠听得就是一愣,你这是……说在反话么?

    天嘉说完之后,也没看他的表情,反倒是扭头看着自己的儿子和孙子,“喜蓝,远儿,看到没有?我早就跟你们说过,洋人的东西,学是可以学,可礼节这东西,还是不要忘了根本才对!”

    说到最后,他的脸上,已经露出了灿烂地笑容,那种无法压抑的开心,说明这是他心情的真实写照。

    喜蓝和瑞远讪讪地点点头,心里却在嘀咕,这个姓陈的家伙,怎么会知道,老爷子就喜欢这个呢?惨了,今天晚上,又得

    !

    秦连成和业务科科长张玲玲一干人却是看得大跌眼镜,这这这这……这样也行?

    这个小家伙,还真是个福将啊,秦主任心里,有些许的感慨,不过,这显然是小陈误打误撞弄出来的结果,这次懵对了,没准下次就大错了,说不得他还是要上前岔开话题。

    “老先生,现在时间也不早了,咱们坐上车,绕着凤凰市转转,你看怎么样?”

    绕着城市转转,一来是看看凤凰市这么多年来地变化,二来能借此炫耀一下市里良好的基础配套设施,再有就是,家真要有心投资的话,可以先对凤凰市各个街区有个大概的了解,姑且算得上是走马圈地吧。

    —

    招商办为天嘉准备的是两辆奔驰5oo,>=.买,是市里临时借来的,其中一辆就是海明集团路广杰的座驾。

    本来秦连成是陪着天嘉上车的,两人坐后面,老先生的助理坐副驾驶的位子,可老琢磨了一下,把自己地助理撵下了车,将陈太忠招呼了上来,“呵呵,有两个当地人解说,总好过一个。”

    天嘉的助理见怪不怪,老实地下车了,可秦主任的心里,却敲起了小鼓。

    说实话,秦连成隐隐猜得出李继峰为什么会怠慢陈太忠,而且从内心里讲,这种怠慢,连他自己都或多或少地有一点,可眼下的一切说明,章尧东在这一点上,做得实在是太正确也太有眼光了,人家老先生,对小陈可不是一般地赏识。

    可越是如此,他心里越是紧张,从跟陈太忠不多的几次接触中,他可以断定,这个年轻人,绝对是外柔内刚的性子,或者说……外刚内也刚。

    像这种极有性格又易冲动的年轻人,放在天嘉身边,万一什么时候蹦出几句不合时宜的话,那可就是大大的不妙了。

    可眼下,似乎阻止也来不及了……

    还好,陈太忠自打坐上车后,倒是双唇紧闭,一副泥雕菩萨的样子,从不主动开口说话,只有在天嘉问他的时候,才淡淡地回答两句,这时他的表现同刚才的样子,简直是判若两人。

    这么看起来,他倒有了几分官场上的青年才俊的模样,沉稳而厚重。

    其实,陈太忠这么做,只是觉得,有秦连成在一边关照,他若是想抹黑凤凰市,怕是要有点难度,可要是**裸地抹黑,似乎……似乎又有点欲盖弥彰了。

    而且,不得不承认,天嘉对中华礼仪的尊重,让他心里多少生出了一些好感,既然这样,他自然是要尽一个陪客的义务,尽量多用耳朵少用嘴巴。

    一行人走走停停,到了空旷之处,还要下车来指点议论一番,这么逛下来,时间过得飞快,不知不觉,就到了傍晚。

    中午时,大家是在海上明月用的餐,到了晚上,秦连成想再请,却被喜蓝微笑着拒绝了,“呵呵,我们也算半个凤凰人呢,晚上我们自己安排好了,今天已经打扰你们一天了……”

    这倒也是实话,不过,秦主任怎么可能就这么走了?他仔细想想,“嗯,这样吧,晚上要小陈陪你们四下走走吧,他做过政法委书记,能保护你们的安全……”

    说到这里,他隐隐觉得有些不妥,转头看看业务科长,“嗯,张玲玲,晚上你有事没事?没事一起去吧?”

    张玲玲约莫二十的年纪,相貌俊俏,个头极高,身材略微有一点点福,不过也算得上是极为养眼的熟女了。

    招商办的业务科,相当于核心科室,科里各方神仙众多,而且大多都是不用上班,凭着关系就能做了业绩的主儿,她能做了这个科长,其背景不问可知。

    难得的是,此人又算得上是美女,平日里工作积极,关键时刻也放得开,业绩当然是相当地不错。

    秦主任这么说,当然也有他的理由,按说,这个年纪的女人,家里都有一摊子事呢,不过,张玲玲去年刚跟她那个窝囊的丈夫离了婚,眼下反倒是愁长夜寂寞,巴不得有点事情来做。

    “没什么事,主任你们先回吧,”果不其然,张科长如是回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