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百五十六章 相片(书号:760

第一百五十六章 相片

作者:陈风笑
    着两个警察在那里面面相觑,陈太忠心头窃喜,找个方,显出身来,从须弥戒里拎出那个抄自舒城家里的“拍立得”,立刻就噼里啪啦地开拍了。

    小王警察傻眼了,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这一脚能有这么大的威力,等他定定心神,上前试图拽起那汉子时,突然现,汉子的身体软绵绵地,竟然没有任何的反应。

    不是吧?小王慌了,伸手摸摸对方胸口,心脏不跳了,再探探口鼻,也没有呼吸的迹象。

    完蛋,人死了!

    陈太忠一边偷*拍一边偷笑,哈,原本我打算白白地弄死他呢,没想到啊没想到,眼前倒是有了顶缸的了,真是一举两得。

    小王站在那里,愣了足有十秒钟,终于一撸袖子蹲了下去,就在这时,张晓幻在一边问了,“喂喂,你要做什么?”

    “急救啊,”小王抬头看看领导,“他的呼吸和心跳都停了,这家伙的身体,真的太差了……”

    “你有病啊?给我站起来,”张晓幻的眉毛紧皱着,两步走了过去,拽起小王就走,脑袋还在四下不停地转着,“他怎么跑这么快呢?是有人在追他吗?”

    小王也警惕地扫视一下四周,放低了声音,“张所,没人……”

    “那快走,”张晓幻不由分说,拉着小王快步扬长而去,“这事儿说得清楚么?万一救不活呢?……别看了,快走吧……”

    两人着急脱身,怎么能想到,在一个阴暗的角落里。有一双幸灾乐祸的眼睛,一直在观察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哈,这事儿越来越有意思了,陈太忠再度隐起身来,杀人潜逃?这罪名可是大了去了,可惜,这片儿是义井街道办地,归义井派出所管。要是归开区,那他就直接通知古了。

    不管怎么说,他手里又多了些别人的把柄出来,该如何利用这些把柄,他还没想好,反正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儿,想不好就回头慢慢想呗。

    捏了人把柄,索要好处的事儿。他以前也做过,不过,那时他做买卖,基本上都是强买强卖的那种。现在他自觉情商指数大进,那眼前这件事,当然是要好好筹划一番,否则怎能显出他的手段?

    有了这桩奇遇,陈太忠的心情登时就开朗了起来,照片这玩意儿,真是个好东西,任你脸皮再厚,手段再高。后台再硬,面对如此铁证,再狡辩还有什么意义么?

    我是不是该拍点吴言的裸照?这个念头,不由自主地涌上了他的心头,尤其是刚跟她那啥完之后,在她两腿之间体液混合地狼藉之处。拍几张特写?

    这个念头,对他实在太有诱惑力了,想到自己以后只要有意无意地暗示一下,堂堂的正处级女书记就得俯帖耳地听命,这种成就感,简直是每一个男人的梦想!

    不过,这么做……似乎有点操蛋?陈太忠一时有点拿不定主意,算了,这只当是最后的手段好了,太没品的事情。我陈某人不屑为之,嗯,暂时不屑为之!

    接下来的两天里,吴言一直在东忙西忙的,陈太忠迟迟找不到她落单的时候,准备好地调教手段,也无法展开,倒是在第三天傍晚,综合办的那个李主任给他打来了电话。

    “怎么下午没开机?”李继峰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严厉,“我不是让你二十四小时开机的么?你们横山区地人,都是这么做工作的?”

    你脑子进水了吧?陈太忠从耳边取下手机,拿着看看,想也不想就挂断了电话,下午哥们儿在吴言办公室里呆着等人呢,妈逼的你想让我的隐身术再失灵一次啊?

    他已经打定主意了,实在不行就脱离官场,所以,听到李主任的这种口气,新仇旧恨登时涌上心头,你不是挺能的么?连个办公位置都不给我安排,现在还跟我这么说话,那我又何必卖你的面子?

    听到电话里传来“嘟嘟”的挂断声,李继峰登时就傻眼了,他想了想,又拨了一次那个手机号,一开始,手机里又传来了振铃声,不过,很快,听筒中就响起了甜美的女声,“您拨打地电话已关机……”

    敢情,陈太忠嫌他吵得麻烦,直接把手机关掉了。

    这下,李主任可真的傻眼了,

    没有想到,一个小小的副科,居然敢这么不给面子地挂掉,而且,还是两次。

    家的人,大约会在傍晚赶到凤凰市,他中午得到了消息,按说,联系陈太忠,有足够的时间。

    一开始,李主任并没有太把这个通知放在心上,他心里非常清楚,陈太忠的作用是有限地,所以,当他打陈太忠手机,对方提示关机的时候,就放下了这件事。

    按说,家人初来乍到,为其接风的档次绝对低不了,章尧东未必会出席,但段卫华十有会露面,再加上市政府秘书长景静砾、招商办主任秦连成等人,这样的阵势里,插得下一个小小的地志办主任么?

    但是,半个小时前,他知道自己错了,因为秦连成专门把他叫了过去,“那个陈太忠呢?快点把他叫过来,我有些话要跟他说说。”

    李继峰登时就傻眼了,支支吾吾地解释,“嗯,他出去了,我……我正在联系他。”看到秦主任一本正经的样子,他哪里敢解释,自己自作主张地将人撵出去了?

    “胡闹!”秦连成的脸登时就拉了下来,接着他低头在面前的便签纸上写着什么,头也不抬地吩咐,“马上把人给我追回来,你不知道为什么专门要把他借调进来么?”

    —

    这下,李主任就傻眼了,他哪里能想到,这个陈太忠会得到领导如此的赏识?我是不是在对他的处置上,犯了点经验主意地错误。

    于是,接下来的半个小时里,他不停地在给陈太忠打电话,只是,人家都关机了,他有再多的手段,也施展不开。

    “这年头,鸡肋也牛逼起来了?”李主任爱看《三国》,对杨修很有印象,一边打电话,一边恨恨地低声叨叨着。

    一不小心,他这话被路过的业务科科长张玲玲听到了,禁不住讶然问,“地雷你这是嘀咕什么呢?怎么一脸苦大仇深的样子?”

    “还能有什么?”李继峰撇撇嘴,他长得矮矮胖胖的,惯熟的人,私下都管他叫“地雷”,不过,正如大家所知道的,官场上讲究实在太多了,不惯的人敢这么叫的话,肯定会引起一些麻烦。

    “就是那个横山区借调来的小副科嘛,真是的,不知道秦老大看上他哪一点了,非要我马上联系到他。”

    “你是说那个陈……陈太忠?”张玲玲的马上就反应了过来,脸上登时骇然失色,“你不会……到现在都没联系上他吧?”

    “是没有啊,不过……这很重要么?”李主任的手停止了按键,一脸的茫然。

    “你……你惨了,快点联系吧,”张玲玲摇摇头,低声出了警告。

    敢情,这次家人肯这么快地赶来凤凰市,陈太忠居功不小,这是张科长刚刚听说的。

    天嘉是家的长房长支,他是日本人打进到天南省时,随着家人远赴海外海外,其时,他已经懂事了,等到日本人走了,他想回来的时候,解放战争又爆了。

    等大局初定的时候,海外的家听说自家的土地被土改了,产业也被充公了,心里的怨恨,那是可想而知的,那时天嘉已经是青年了,也深深地受到了这种怨恨的感染。

    这几年改革开放,家人为了逐利,重新回到大6,天嘉年事已高,对很多事情看得也淡了,但是说怨恨之情一点都没有了,那是不现实的。

    这次,范晓军在赴广东开会时,巧遇天嘉,好不容易好言好语骗了来,可天嘉知道,自家的根基,在凤凰市已经一点踪迹都不见了,怎么会愿意来凤凰市投资?

    别人是衣锦还乡,他老头还乡,却只会睹物伤情,这乡还不还还有什么意思?

    只是到了后来,凤凰市以朱秉松为的领导班子,似乎遇到了什么麻烦,许多已经答应好的对家投资的优惠条件,有重新商榷的意向,天嘉感觉有点不爽,再加上有章尧东在一边不住地聒噪,他才答应“有时间的话”,会回凤凰市去看看。

    紧接着,凤凰市政府的电话就到了:家祠堂,还保留下来了一部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