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百五十三章 处心积虑(书号:760

第一百五十三章 处心积虑

作者:陈风笑
    帮风笑大大章节,弟兄们有月票的,请多多支持风面追上来了,呵呵)

    “……这样吧,你再说说这女人的性格?”

    等刘望男又多了解了点东西之后,她终于帮陈太忠想出了应对的法子,那就是,继续在吴言面前保持强势,但是,时不时地,也要展现点柔情出来。

    “……这种女人啊,就是欠调教,两手要有,一手软,一手硬,放心,有我帮你,一定拿下她!”

    这倒是个法子,陈太忠不禁点点头:看来这个“调教师”,还真的是名副其实啊!

    他正在这里琢磨呢,刘望男转头看看他,她脸上的潮红尚未退去,眼中的媚意丝毫不减,低沉的声音再度响起,“你说说看,那两次,你是怎么强*奸她的?我要听细节,越细越好……”

    两个人正以男女间最契合的姿势黏缠在一起,讲这些,陈太忠当然也不怕难为情,只是,讲着讲着,他愕然现,自己的下面,又硬了起来。

    现了这个,他禁不住就想动动……不动的话,它涨得难受啊。

    刘望男却是双手后探,按住了他两侧的胯骨,“先别动,讲完再说……”

    陈太忠终于知道,为什么女人也爱看黄色录像了,敢情这东西,确实有助兴的效果,等他磕磕巴巴地说完,刘望男的体内,已经是一团火热了。

    “好人,用力……”女声终于出了总攻的命令。

    于是,房间里又响起了“吧嗒吧嗒”,那狗舔稀粥一般的声响……

    两天之后。陈太忠安置下岗女工的事迹,终于见报了,不过很遗憾,这个功劳,真地被街道办分去了不少,而且,横山区区政府也沾了一点边,至于说他的名字。在两千字左右的文章中,只出现了六次,报导中更多讲述的,是如何学习这种经验。

    这一刻,他深切地感受到了那句话的威力:任何个人的杰出成绩,都离不开组织的培养和支持,离开了组织,你什么都不是!

    不过。报导中并没有单纯地给他造成郁闷,值得高兴的事情,也是有地。

    报导在末尾,含含糊糊地提了一下。前开区政法委书记,现横山区地方志办公室主任陈某人,在记者赶到现场采访的时候,正在同一起丑恶现象做斗争,他不畏黑恶势力的强大,挺身而出,尽管**上受到了若干伤害,但最终还是保护了国家财产的安全。

    虽然这个小小的ps,说得非常地含混。不过,还是让陈太忠有些略微的不解,最近他整日里琢磨报纸,总觉得宁家巷的事,既然组织上决定了要低调,为什么报社还有捅出来的勇气呢?

    待到把报纸一翻页。他才恍然大悟,这篇报导地背面,是半版的“海上明月大酒店”的广告,广告说,手持此报纸剪下的部分,可以享受大闸蟹三十八元一只优惠价之类地。

    不错,这个玩意儿,真的不错,他正在这里美不滋滋地翻阅,享受着那种视觉冲击所带来的快感的时候。李丽红李大姐又话了,“陈主任……”

    这又是要早回家了吧?陈太忠眼下心情大好,头也不抬地轻笑一声,“呵呵,有什么事?”

    “我听说……”难得,李丽红的话,居然换了开头,不是什么家啊房子啊儿子啊之类的话了,“听说,区里有意思把你调到府办,过渡一下,然后让你去区房管局?”

    房管局?陈太忠有点奇怪,现在凤凰市的房改,正在火热进行中,区房管局,基本上同区政府的关联已经很少了,大多时候,都是接受市房管局的垂直管理,横山区想塞人进去,倒不是不行,不过那样地话,怕是不能安排什么合适的职位吧?

    “那咱这地志办怎么办啊?”陈太忠撇撇嘴,说实话,现在,他反倒是觉得,这个地志办,倒也未必是一无是处了,因为,他可以借着报纸上的这点东西,正大光明地向区里提建议——咱们是不是可以考虑学习一下宝兰区的先进经验,也开一下区里的旅游资源啊?

    只是,他眼下借了市地志办一大堆资料回来,还没来得及仔细琢磨和整理,他不想被人看了笑话,也不想被人指责“嘴上无毛办事不牢”之类的。

    所以,在计划中,他原本是打算用上半个月地时间来整理,再用上十来天去现场一一落实,最后整理成文,才能上交。

    眼

    调走,那不是……白费功夫了么?到了房管局那里,过了,真是让人苦恼。

    而且,他也不知道,区房管局那里有什么岗位在等着他,无非是个正科编制的小局,又有什么意思?

    “我只是听说,”李丽红笑笑,将手中的抹布搭在脸盆架子下,坐回了她的座位,“听项区长的意思,好像是说你对维护公共财产挺热心的,冲劲儿也足……”

    哦,对了,宁家巷那里,哥们儿是帮着收回了八间公产房来的,陈太忠算是隐隐明白这次调动的缘由了,不过,说我“冲劲儿足”?看项大通这意思,把我调到房管局,是去……当打手么?

    —

    “只是个意向,呵呵,”李丽红冲他笑笑,“对了,陈主任,我儿子学校里要他们……”

    敢情,她是拿了捕风捉影的消息,先讨好一下陈太忠,目的所在,还是想早点离开,早点回家。

    陈太忠却是被这个消息勾引得有些浮想联翩,听她这么一说,笑着点点头表示同意,却是根本没听清,这次李大姐是用了一个什么新地理由。

    去房管局的话,该怎么展开工作呢?他已经开始琢磨了,这次,一定要在调动之前,就拿出点自己的意见,将来开展工作时,也不会有人觉得他处心积虑地想出风头,虽然他确实是“处心积虑”了。

    对李丽红的话,他没打算全信,毕竟,比之街道办,在区里工作,嚼舌头的人要少一点,信息也会模糊很多,风言***传得不会那么肆无忌惮。

    可是,没准备的话,万一传言属实,工作肯定是要被动很多的,所以他不得不仔细地考虑考虑。

    他不知道的是,就在他琢磨这件事的时候,吴言正在同项大通进行电话沟通,“什么?让陈太忠去房管局?这个,项区长是不是再考虑考虑?房管局这个地方,对的大都是普通居民,我觉得他的工作作风很生硬,会不会引起什么不好的后果?”

    我就是知道他生硬,才想往房管局划拉呢,项大通听到吴书记不赞成,沉吟一下,终于回话了,“嗯,吴书记你考虑得很周全,是我疏忽了这个问题。”

    挂了电话,项区长重重地往椅子上一躺,这个陈太忠还真是奇怪啊,东书记一定要把他留在地志办做什么呢?

    他可没想到,这是吴书记跟陈太忠的私人恩怨,只当是章尧东这么做,必定有其用意,难道说,是想学素波市的宝兰区么?

    陈太忠根本不知道,看了那篇报导后,项区长也早有心学习一下宝兰区了!

    项大通本身就是所谓的高学历干部,又主抓政府工作,对于横山区的经济展,他肚子里还是有些规划的,可是,这规划再好,也得有人操作不是?

    区里的事儿实在是太多了,项大通肯定不能方方面面都招呼到,尤其是对他来说,贸然地起一个涉及市里其他部门的倡议,也是很不合适的,要是横山区有人提议,他倒是可以大力支持。

    这就是通常情况下所说的“想说的人不做,想做的人不说”,不得不承认,陈太忠和区长的不谋而合,在某些规则的主导下,被硬生生地擦肩而过了。

    吴言反对将陈太忠调走,这件事让项大通有点奇怪,可正是因为如此,他倒越地不能示意陈太忠去琢磨宝兰区的经验了,说不定章书记想主抓这事呢,我且暂不言语,站在一边观望风头即可!

    陈太忠等了好几天,都没等到府办的主任找自己谈话,一时间就有点心灰意冷了,还好,党校开学了,他自觉得左右闲得无事,就请了假,去素波市转了一圈,等再回来时,已经是五天之后了。

    他不是第一次来素波市,上一次考试就来过,不过那次赶时间,他是匆匆地来了,考完了就走,根本没顾得上玩耍,这次的时间,就要充裕许多了。

    这次的素波之行,还是让他大开了眼界,虽然外界传言,凤凰市经济展极为快,差不多可以同素波市平起平坐了,但真正走过一趟,他才明白,这个“差不多”实实在在还是差得很多!

    别的不说,只是在函授班的开学仪式上,他就听说了,自己的这个班里,有三个同学,是号称身家千万的富豪!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