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百五十二章 破罐子破摔(书号:760

第一百五十二章 破罐子破摔

作者:陈风笑
    实上,陈太忠真有交好阎谦的心思,为什么呢?因为的教授,既是教授,带过的进修班肯定少不了,而且这些学生,可全都是官场中人,这是一笔庞大的人脉财富啊。

    所以,从一开始,他就没想难为阎谦,纵然是因为地方志办公室那事,他有一点不高兴,可是混官场,不是讲个大局为重么?再说他又捉了人家的现行。

    “对了,阎教授,你教的那些学生,跟你还有什么来往没有?”喝了两瓶啤酒之后,陈太忠终于试探着问了。

    阎谦也是两瓶,他只喝了一瓶半,剩下半瓶,却是常桂芬半推半就地帮他喝了,而且他的酒量似乎还不错,思路依旧是很清晰,听到这个问题,他苦笑着摇摇头,“呵呵,太忠你是想让我帮你介绍认识吧?”

    陈太忠当然要点点头了,咦?你怎么会知道呢?

    “有朋友这么问过我,”阎教授自顾自地说了起来,脸上平时讲课时的那种意气风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极其无可奈何的失落,“呵呵,我代课的时候,他们认识我是阎教授,离开了党校,谁还肯买我的面子?”

    “不过是个虚名而已……”他又打开了一瓶百威,嘴对瓶口,“咕咚咕咚”就是一阵猛吹,接着长吁一口气,“所谓党校,不过是进身的步骤而已,人家又何必买我这个工具的面子?”

    看来,他平日里也憋屈得久了,借着这个机会,倒也愿意牢骚。

    可是,这不是陈太忠想要的答案,他也打开一瓶酒,攥着酒瓶斜眼看看阎谦,“阎教授,我可是听说。你跟曾宪红的关系很好啊,他们敢不买曾书记的面子?”

    “都是扯淡,哼!”阎谦冷冷一哼,这个表情,差点让陈太忠以为他是有意想推诿。

    “这么说吧,太忠。”阎谦脖子一挺,“既然咱俩今天有缘,能坐在一起,别的话我也就不说了,将来你有事找他们,一个电话我还是能打的。”

    “而且,他们没准还真的认你,”其实。有点酒劲的话,阎谦看起来,也是满有血性地一个人。当然,陈太忠认为,这是他受了自己的人格感召。

    他哪里知道,阎谦索性是破罐子破摔了,戴了多年的假面具,一旦被人戳穿,对于讲名声、爱面子的人来说,这个打击其实挺大的。

    “因为你是政府官员,而我……不是!只要有足够的利益可以交换。你们又有什么不能谈地呢?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那倒是,”陈太忠点点头,瞥一眼常桂芬,别说,常桂芬还真的看懂了他的意思,手一按阎谦手上的酒瓶,“老阎。喝了这瓶,回头再喝好不好?今天我不是还要……搬家么?”

    “搬家?”阎谦愣了一下,才缓过神来,笑容满面地点点头,“呵呵,对对,搬家,就是搬家……”

    这二位搬家走了,李小娟……哦不,李凯琳却是没走。“望男姐,我去吧台了,你和太忠哥慢慢地聊吧。”

    刘望男不动声色地点点头,等她离开之后,才笑眯眯地坐到了陈太忠的腿上,“呵呵,你这家伙,是不是又看上她了?”

    “哪里,”陈太忠摇摇头,说实话,看着李凯琳,他还真有点眼热,因为这是他这一世来,见到的女人中,同那些女狐仙最像的一个,尤其是那腰肢,一摆一摆地,真的挺要命地。

    可这小姑娘似乎挺信任自己的,这么一来,他倒感觉有点不好意思下手了,当然,换做是一年前的他,说下手也就下手了,可眼下,他地性格不是变了一些么?

    “少嘴硬了,”刘望男的葱葱玉指轻轻地戳一下他的额头,“你们男人,不都是这样么?吃着碗里的,还看着锅里的,说良心话,你不想双飞?”

    双飞?想啊想啊!陈太忠点点头,这么刺激的玩意儿,他还没玩过,而任娇又不想跟他“锵锵三人行”,不得不说,一想到这个,他心里真的还有点遗憾。

    “可是……”他有点迟疑。

    “可是什么啊,小姑娘对你也满有意思的,这个我再清楚不过了,”刘望男媚眼如丝地望着他,嘴角也撇到了一边,“放心,我负责帮你做工作,这个我拿手,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陈太忠也不假惺惺了,立刻单刀直入,“多少钱?你说个数儿吧。”

    在他看来,人民纸可以搞定一切,凡人,尤其是女人

    不就是这点东西么?

    “什么钱不钱地?”刘望男小嘴一撅,左手直探他的胯下,攥住了那一团,轻轻地揉动着,“我只是不许你忘记我!”

    高手!陈太忠分不清这话的真假,不过,他也懒得去分辨,不忘记你,那很容易嘛,“呵呵,这你还用担心么?到时候,自然少不了你的好处……”

    他想的是,刘望男多得点仙灵之气,对她的身体会有极大的好处,不过这话一出口,他就觉得有点不对劲:这几句台词……好像是西门庆和王婆说的?

    “我现在就要……”刘望男地手上,开始力了,捏得他舒爽无比。

    虽然下午才刚跟吴言有过纠缠,可他的身体真的不错,三两下,就雄气昂昂地剑拔弩张了。

    “等等,”想到吴言,他登时又想起了点东西,“我有事要问你……”

    “咱们可以边那啥边说啊……”刘望男的声音变得低沉和沙哑了些许,冲着他的耳朵轻轻吹一口气,“好人,先把门锁了吧……”

    陈太忠也有点憋不住了,抱着她直接站了起来,走到门口,搭扣一搭,“望男,你说,要想让一个女强人心服口服,得采用什么法子?你是女人,应该知道吧?”

    等他再次坐进沙,刘望男身子一展,离开了他的怀抱,拉链一拉,身下的短裙就开了,她一边弯腰脱下短裙,一边问,“什么样的女强人啊?你说得细一点,不过,女强人……很难说哦。”

    透过她黑色的连裤丝袜,陈太忠能清楚地看到里面的白色小三角裤,他咽一口唾沫,“嗯,是这样,我把一个女区委书记……强*奸了……”

    “强*奸区委书记?”刘望男地双手,正搭在裤袜边上,刚要向下褪去,听到这话,手上的动作,不由得缓了一缓,不过,她似乎对陈太忠的信心十足,下一刻,裤袜向脚踝上褪去,两条白生生、圆滚滚的腿,就出现在了陈太忠的眼前。

    “是啊,我强*奸了她两次,”陈太忠的手,不由自主地搭上了她的大腿,不住地轻抚着,手感绵滑细腻圆润,一点都没有松弛的感觉。

    “还两次?呵呵,被强*奸也能上瘾?”刘望男笑了,小手一钩,那条小小的白色三角裤向下脱落,露出了那令人**的方寸之地。

    她背对着陈太忠,右手从两腿之间向后探去,捉住了他才释放出来的**裸的庞然大物,轻轻地抚摸两下,“哦,好像又大了一点……”

    下一刻,她引导着他进入了自己的身体,雪白的臀部缓缓地坐到了陈太忠的身上,来回起落几下,等到完全吞没了他的时候,才出了一声满足的感叹,“哦~”

    陈太忠的手也没闲着,双手探入她的内衣,从背后解开了胸罩上的挂钩,紧接着就向前伸去,两团丰满顿时盈盈在握,他都快成熟练的技术工人了。

    刘望男的臀部左右扭动两下,再次长出一口气,“嗯,你说说细节,我帮你分析分析。”

    陈太忠感受她的腔道在不停地挤压着自己,正是那锦鲤吸水的功夫,登时苦笑一声,“你这个样子,叫我怎么说啊?”

    “那就等等再说呗……”刘望男扭转头来,主动送上了香吻,两个人的舌头登时搅在了一起……

    半小时后,包厢内话音再起,那是一个娇柔的女声,“嗯,不许出来。”

    “软啦……”男人的声音,听起来有点苦恼。

    “没事,我知道,你呆着不动就行,”女声接口了,“嗯,说说看,你是怎么强*奸了那区委书记的?”

    说不得,陈太忠又把往事重新诉说了一遍,当然,为了表示自己占理,做人不操蛋,他自是要把前因后果讲清楚。

    “这个女人,对你有意思,这个我绝对肯定,”刘望男的身体内,还停留着陈太忠的一部分,可倒开始为这个男人出点子,帮他算计另一个女人了,不得不说,女人确实是一种奇怪的生物,“嗯,让我想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