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百五十章 变化之快(书号:760

第一百五十章 变化之快

作者:陈风笑
    太忠也大大咧咧地离开了,在他心里,认为吴言与自怕是已经刻骨铭心了,那么,也就不用再委屈自己什么了。

    早知道,刚才不如吓唬吓唬她算了!出了书记办公室,他心里又有点后悔了,这点仙灵之气,还不如让任娇或者刘望男得了呢。

    不过,他心里,确实对吴言有着隐隐的愧疚,那种情绪很复杂,复杂得他都懒得去清理自己的思绪:要不,回头跟她好好谈谈,用“真虚逆转补天术”帮她修复一下……处*女膜?

    那是一等一的仙术,绝对比那些在电线杆上乱贴小广告的小诊所强很多,基本上等同于重塑,不过……算了,这事儿回头再慢慢考虑吧。

    不得不承认,书记大人身上所怀的名器,让他有点难以割舍,否则刚才也不至于那么冲动了,再说了,白虎啊,那可是白虎,降伏这种女人的话,会让男人产生极大的心理满足。

    总之,吴言这个女人啊,她就是欠调教!

    想到调教,他又不由自主地想到了某个“调教师”,前两天,刘望男在海上明月一事上,是出了力的,虽说,那力气实在没用到点子上,可不管怎么说,那是人家的一片心意不是?

    人家有情有义,陈太忠自然也不可能刻薄薄情,而且,采访他的文章,即将见报,这个节骨眼上,他也不想出什么乱子,少不得还是要在下班之后去幻梦城转一转。

    这一转还正在节骨眼上,敢情,刘望男的“通玉帮”,正在剑拔弩张地同纺织厂的对峙呢。

    小姐们闹别扭,自然是为了抢生意,通玉县的这帮,整体素质,其实就是说相貌和身材。比较高一点,客人们来了,自然就愿意多点。

    资源是有限的,有人多就有人少了,纺织厂这帮仗着自己是本地人,又有“五毒书记”撑腰。平日里跟通玉帮没少别苗头。

    可巧,前两天,刘望男是帮了陈太忠的忙,自觉跟陈主任的关系又近了一点点,今天纺织厂的小姐又找碴,嫌有客人来了,刘望男做为大堂,不先让她们进去“候选”。

    这次。刘望男就不想含糊过去了,她找到了十七,咬牙切齿地要他把带头的那女人开了。

    可那女人。却是同陈太忠交涉、极力怂恿其**头地那位,很是见过点风雨的,“开我好说,你得给我说清楚为什么,我可是真金白银地给人上钱呢,不像有些人,裤裆里的玩意儿也能当税交!”

    经过路韩城那件事,陈太忠同刘望男的关系,在幻梦城已经成为了众所周知的秘密。这女人逼得急了,居然这话也蹦出来了。

    “我草,你说什么呢?”好死不死地,陈太忠刚进来,一听这话就毛了,上前就是一个耳光,“以后不收你钱了,给我滚!”

    领导的秘密。你丫敢在公开场合乱说?真是没王法了!

    纺织厂地那帮小姐登时就慌了,她们哪里舍得离开幻梦城?这几个月,幻梦城的买卖极其火爆,可以同“金凯利”和“帝王宫”相,成为了凤凰市三大娱乐场所中的一员,由于歌城还在扩建中,隐隐有升为第一的趋势。

    就算在这里做个二流甚至三流的小姐,也比在外面混野路子强很多呢,而且,马疯子买“五毒书记”的面子。她们也少了被那些软骨头纠缠。

    相较之下,陈书记只收她们一点点的管理费,这天底下,哪里再找这么合适的地方去?

    那女人也慌了,痛哭流涕地表示悔过,陈太忠却是不肯放过她,“敢胡嘞嘞我地事儿?你们在纺织厂的家还想不想安生了?”

    倒是刘望男站出来,好言安慰了几句,表示自己没什么怨怼之意,只要这帮人以后规矩点,这人,撵不撵吧。

    这点面子,陈太忠自是要卖的,苦主都不追究了,他也不好说太多,毕竟他收人家地管理费呢——唉,这拿了人的,就是手短啊。

    不过,刘望男这好人,却不是白做的,因为她觉得,有点事情,不太好向陈太忠交待,所以,她少不得先要多博得点陈太忠的好感。

    “那个常桂芬,最近好像,有人想包她……”说这话的时候,周围已经没人了,可她还是不敢直视陈太忠的眼睛,“太忠,你说,该怎么办啊?”

    以自身

    为例,刘望男对陈太忠的独占心理比较了解,跟吕强认为那母女俩会同陈太忠有什么露水姻缘,而且,小地方来的,能让他提得起兴趣么?

    不过,常桂芬毕竟是陈书记带来地人,所以她还是有一点点压力。

    “哦?”陈太忠只是出了这么一声,就没再理会了,同东临水相比,凤凰市算得上是物欲横流的花花世界,那寡妇原本就是过来人,耐不住寂寞实在情有可原。

    刘望男坐在那里,缓缓讲述。

    李小娟和常桂芬是陈太忠亲自带来的人,她肯定是不会怠慢的,在安顿好这娘儿俩之后,她带着她们在凤凰市好好地转了两天,还买了不少衣服饰之类的,虽然不值几个钱,却已经眩晕了那俩。

    常桂芬和李小娟了解了幻梦城的业务范围之后,当机立断就下海了,女人的青春是短暂的,能赚大钱为什么不赚?

    当然,一开始地时候,这两位也是只坐台不出台的,尤其是李小娟,常寡妇看她看得很紧,连包间都不让她进,只允许她在吧台坐着招呼来的客人,“以后干个收银吧,娘这一辈子就这样了,你可得好好地守住身子,将来嫁个好人家,你要缺钱,娘帮你挣!”

    几天前,一个客人看上了李小娟,说什么也要带她出台,听说她还是处*女之后,马上表示,钱多少都不是问题,十万八万的,随她开价!

    李小娟不愿意,说不得就拽来了刘望男和十七,要他们帮忙说情。

    十七眼下算是抖起来了,不但是幻梦城名义上的老板,在黑道上的名声也是日复一日地高涨,不过,在自家的一亩三分地儿里,面对的又是自己的衣食父母,过分的话,也不好说出口,只能苦苦相劝。

    客人自是不答应,刘望男眼见此招无效,灵机一动想出个点子来,“她是不能跟你出台地,不过,她有个姐姐,跟她长得差不多,您看……”

    见到常桂芬之后,客人略略地有点不满意,不过,常寡妇底版好,随便打扮打扮,在昏暗的灯光下看起来,倒也不像是李小娟的母亲。

    那天,客人没有把常桂芬带出台,因为常桂芬也开了一个不小的价钱,五千!“我从没出过台,身子可是干干净净的,你要愿意,就是这个价钱,要不就算了。”

    这客人总觉得,这价钱有点高,而且,选的也不是他在意的那位,一时就有点犹豫,当天只点了常桂芬坐台,却是没带了出台。

    大概是常桂芬招呼得还算殷勤,那客人第二天又来了,这次他倒是没再纠缠李小娟,而是直接点了常寡妇。

    昨天,那客人同常桂芬说了,想要包她,管吃管住,外加一个月一万的零花,平时有空还可以带她去商店里购物,问她愿意不愿意。

    常桂芬听得登时就坐不住了,编了一个借口离开,出来就满歌城地找刘望男,“刘大堂,我常桂芬从来没想到自己值这么多钱啊,你说,这家伙是不是在骗人?”

    骗人倒应该不至于,对这一点,刘望男还是可以确认的,她的眼力极好,仅从穿戴和言谈举止上,就能判断出那人绝对是有点身家的。

    “应该不会吧,不过,桂芬姐,既然太忠把你们娘俩领来,我肯定是要关照的,今天这事儿,主要是说你自己吧,你愿意不愿意?你要是不喜欢,说破大天来,我也不答应他带你走!”

    一万的零用,真的不算少了,刘望男自问,换了是自己,别说落魄的那几年,就算在俩月前,她也难免要心动一下,错非迫不得已,谁又愿意过那种“一只玉臂千人枕,半点朱唇万人尝”的日子呢?

    这下,就轮到常寡妇期期艾艾了,她原本就是村里出来的,丈夫李栓子不会喝醉了就打她,已经让她感恩戴德了,对那比较规矩的客人,她也有不少的好感,“那个人,我觉得……挺文雅的,倒是没什么愿意不愿意的。”

    这就是愿意了。

    这种情况下,刘望男也没有名义出头了,所以,见了陈太忠,她只能把事情经过阐述一遍,“一会儿,那客人就要来领她走了,你不去说两句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