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百四十六章 红包和饭局(书号:760

第一百四十六章 红包和饭局

作者:陈风笑
    在这个时候,凤凰电视台的援兵到了,一个主持人带和摄影师过来,他们的目的很明确,抓新闻!

    这是新闻工作者的天赋技能,新闻这东西,除了要求真实,就是要求时效性,有这么好一个题材,电视台是不可能放弃的!

    当然,抓新闻是抓新闻,新闻抓到手之后,播不播、该怎么播,那就是另一个问题了,这事自有别人操心。

    段卫民搞了几年宣教工作,对这一套也门儿清,他不但没有阻止,反倒是微笑着点头示意,“嗯,多拍拍,多采访几个人,做为新闻工作者,你们的任务,就是将一切,真实地展示给观众,不要有什么顾虑!”

    来主持的这位,是个二十出头的女士,她似乎早就知道段卫民在场,一下车就摆动着小细腰,风情万种地向他走来,“哈,段部长也在啊?昨天我还听宋台长抱怨,说您好久不来台里了呢。”

    这女人身材不错,声音更是清脆悦耳,做主持绰绰有余,不过,脸蛋长得比较难看,最关键的是,她的脸型呈金字塔状,上尖下粗,这种缺憾,那是怎么化妆都无法遮掩的。

    段卫民是色中恶魔没错,不过他的眼界却是相当高的,眼看这丑主持不知死活地凑了过来,眉头不引人注目地皱皱,“嗯,这件事是横山区政法委岑书记在负责,你多采访采访他吧,我还有事,先走了……”

    妈逼的,长成这样都敢在我跟前晃?他心里真的有点恼怒,老子像是那么饥不择食的人么?

    采访陈太忠的话,肯定要选那么一两处样板去看看,该走的形式,总还是要走的,段副部长一声令下。三辆车就动了,陈太忠老实地上了那辆金杯面包车,车里还有人等着采访他呢。

    “去哪儿?”金杯车司机问了。

    那肯定是去“仙客来”了,那里不但有业绩,也有包间,这是搞采访呢。还是找个包间比较妥当吧?陈太忠指点着司机,不多久就来到了仙客来。

    眼下已经是接近十点的光景,仙客来的员工,基本已经到位了,蔡德福也来了,正指挥着员工们做清扫,摆放桌椅。

    眼见陈太忠带了一大票人来,随车地不但有记者。还有市委宣教部的副部长,蔡德福实在是太荣幸了,说不得马上将人让进贵宾室招呼。又喊来了那俩纺织厂的保洁工。

    那俩保洁工早得了机宜,自然是要极力吹吹陈太忠,诸位记者随口聊两句,也就确定了对方确实曾经在纺织厂做过工,大家都清楚,场面文章,当然不可能在这里露什么马脚。

    了解完情况,大家少不得是要坐在一起聊聊天的,反正。陈太忠的事迹,已经在他写的那篇交流稿上讲得清楚到不能再清楚了,那俩日报地记者也是挑通眉眼的,不但海阔天空地瞎侃,话里话外,还流露出几分对陈主任的敬意。

    倒是电视台的那个男采编,看起来有些新手的味道,他坐了一阵。居然突奇想,“陈主任,您不是安置了六十多个人么?还有别的地方走走没有?”

    你这不是多事吗?在场所有的人,心里都对此人产生了一些意见,走什么走?还用得着再走么?这是任务!有个样板报导就完了,莫不成,你打算把那六十多个人一一采访过才肯罢休?

    段卫民略一沉吟,做出了决定,“对了,小陈。那个……你安置过的酒店里,有没有档次高一点地?”

    说话间,他不动声色地摸摸手上的手表,眼睛却是很坦然地看着陈太忠。

    陈太忠略一愣神,就反应过来了,敢情,段部长是在说,时间不早了,你得找个合适的酒店,把这些无冕之王招呼好,人招呼好了,事儿自然就好办了。

    我靠,是你们采访啊,还要我买单?陈太忠有点气儿不顺,他正在这里寻思呢,一个日报地记者打个招呼,“我去趟洗手间,呵呵。”

    陈太忠这才反应过来,这里招待人,似乎确实寒酸了点,包间里都没洗手间呢,且别说记者正执行采访任务呢,就是段卫民,怕是也很少在这种饭店吃饭吧?

    “有倒是有,”陈太忠点点头,“不过是清湖区的,海上明月经过我动员,也接纳了三十名纺织厂的下岗女工。”

    “哈,你厉害啊,”段卫民一伸大拇指头,“工作

    横山区外了,好了,我觉得,海上明月更能说明小陈一起去看看吧……大家认为怎么样?”

    怎么样?现场众人就数他位高权重了,谁还能反对不成?

    既然决定了离开,众人即刻就启程了,不过,陈太忠还没上车,就被蔡德福悄悄拉到了一边,“太忠,记得给人家红包啊。”

    蔡老板是好意,不管怎么说,太忠也不过是个初出茅庐的学生,对于社会上的一些规则,未必能精通,所以,他认为有必要提醒一声。

    果不其然,陈太忠登时就愣在了当场,“你说什么?他们采访我,我还得……给他们红包?”

    “那可不是?”蔡德福笑笑,“刚才有个日报的家伙,还找到我,要我在日报上登广告呢,记者也爱钱不是?”

    陈太忠登时就明白了,敢情刚才那家伙,上的不是洗手间,而是总经理办,我靠,这年头的人,怎么都这样啊?

    “给多少合适呢?”他低声请教。

    “一两百,是个意思就完了,”蔡德福再次笑笑,拍拍他地肩膀,“呵呵,反正是他们要采访你,这种情况,随便给些就成,要是你想主动被采访,那钱可就多了。”

    既然意识到有钱就能摆平,陈太忠也懒得遮掩了,在车上就直接问到了路广杰的手机号,给路董事长打了电话过去,“路董,我是陈太忠啊,那三十个人,你都给我安排好了吧?现在我可是正跟记者们往你那里赶呢。”

    路广杰在电话那边,足足愣了有十秒钟,才反应过来给自己打电话的是什么人,这家伙不就是废了黄老六的那个……五毒书记么?

    “那三十个岗位……嗯,没问题,你们先去吧,”路董事长能做了这么大的买卖,一般情况下还是沉得住气的,“到时候见面详谈。”

    放下电话,路董开始沉思了,自己儿子招惹人的事儿,他早知道了,对方在官场上的职位,他根本不放在心上——路韩城都没看得起陈太忠地职位呢,可人家跟黑道有点联系,能做了鸡头的公务员,他自己也没心思去招惹。

    可是,三十个名额,他还真没留足,原因很简单,有的女工习惯了给公家操作机器,不但没什么一技之长,甚至连眼色都没有,有时还爱嘀咕两句怪话,这种人,做保洁都难。

    开除的加辞职的,眼下海上明月安置的纺织厂女工,不过是十多人而已。

    等陈太忠一行人赶到海上明月的时候,酒店的副总丁相实出来迎接。

    海上明月的老总黄影是香港人,那是路广杰用二十万年薪请来搞经营的,至于酒店地日常杂务,通常都是由他的妹夫丁副总来张罗的。

    双方寒暄两句,丁相实直接带了一行十人上了楼顶的豪华包间,那里已经摆上了时令水果和茶水,正是开交流会的架势。

    客套话没说两句,电视台那位采编就单刀直入了,“听说你们这里安置了三十个纺织厂的下岗女工?能不能带我们去看看,了解一下情况?”

    这家伙看起来,很有点干工作不要命的劲儿,隐隐跟陈太忠都有得一比了,不过事实证明,工作狂确实不怎么招人待见,其他人都面无表情地坐在那里,还有两人在悄悄聊着什么,反正没人附和他。

    这马上都饭点儿了,你丫折腾什么啊?

    丁副总挺着老大的肚子,笑容满面地回答,“呵呵,这样吧,她们手上都有工作呢,我喊几个人来算了,大家说怎么样?”

    “也行,”段卫民点点头,如非不得已,他也不想在海上明月生太多事端出来,海明集团的老总路广杰,那可是跟章尧东和他哥段卫华都能说得上话的主儿,没点本事,开得起这么大的酒店么?

    “马上就到上客的时候了,呵呵,我们肯定不能影响了你们做生意嘛……”

    纺织厂的人在酒店上班的只有十来人,但找俩比较会说的还不是什么问题,事情至此,就算告一段落了,接下来自然就是“工作餐”了。

    三个记者连客气都没有一句,甩开腮帮子就吃上了,工作餐他们常吃,但在海上明月这种档次的地方吃工作餐,就要少很多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