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百四十五章 吉派风格(书号:760

第一百四十五章 吉派风格

作者:陈风笑
    知就通知好了,总算是把这件事儿推出去了,陈太忠同意,可转念一想,不成,这事儿啊,我还得盯着!

    因为,他猛然间意识到一个问题,这件事如果脱离了他的掌控,那还真的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万一有人试图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那他不是白忙乎了?

    白忙乎倒不要紧,可这房子要是真被拆了,那就说什么都晚了,他倒是能恢复成原状,可是,他合适出手么?

    等到鸡也飞了蛋也打了的时候,再有人想起小陈此人“无组织无纪律好大喜功”的罪名来,他将要面对的官场生涯,怕是会变得无趣很多了吧?

    当初宁家兄妹能把这房子弄到手,搁给外人看,那是“落实政策”,但陈太忠作为政府官员,自然知道,天底下没有白掉的馅饼,那兄妹俩身后绝对有人帮衬!

    否则的话,就算换了货真价实的家人,持了货真价实的地契来,怕是也不能轻轻松松地把这房子搞到手。

    “通知肯定是要通知的,不过,段部长,我觉得,还是先通知横山区的好,”陈太忠脑瓜一转,登时想出一个说辞来,“这件事里,我们横山区有工作失误的地方,你看……”

    区政府被骗子骗了,说是工作失误,已经是轻得不能再轻了!

    “你倒是知道胳膊肘往里拐,”段卫民笑着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好了,我帮你打电话,项大通手机是多少号?”

    不愧是混迹官场的老油条,从短短的几句话里,段卫民不仅听出了陈太忠对横山区的维护之意,还分析出了这次的行动,八成是小陈在一个人胡搞!

    说穿了,他能猜出这事来。还是因为地志办的李丽红,连李丽红都不知道陈主任出去做什么去了,而陈太忠眼下一个人却在这里硬挺,不是单独行动是什么?

    这种时刻,段卫民自然要拉陈太忠一把,自家人。帮忙打个电话算什么?

    项大通在那边接了电话,虽然按说项区长可以不甩一个宣教部的副部长,但这位副部长姓段的话,他还是有必要重视一下地。

    不多时,项区长的专车就到了现场,原来,他和妻子一大早去送女儿上飞机,从机场回来。正好路过这里。

    项大通同段卫民打了个招呼之后,直接找上了陈太忠,“小陈。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跑到这儿来?”

    陈太忠随便解说了两句,当然,他是地志办的主任,谁也不能说他来现场考察就是不合适,不过,主张“保护文物”什么的,倒是感觉有点狗拿耗子的那种多余。

    所以,他有必要拿出一些别的事情来说说,“喏。你看,项区长,这就是他们说地宗族地契的复印件,他们刚给我的,我觉得有点问题。”

    接过陈太忠从口袋里取出的,揉得皱皱巴巴的两张纸,项大通的脸色有点不好看,还好。他是个比较注意形象的主儿,先是漫不经心地在地契上扫了两眼。

    只两眼,他的注意力就被吸引住了,区长大人地眉头不引人注目地皱皱,“搞什么飞机嘛,这玩意儿……明显是假的嘛,宁家哪里是这个‘宁’字?”

    吉好虚名,这话说得笼统了点,不过,吉派中人的学识和眼力。一般都是拿得出手地,没点真本事的,想自称是吉派,都会招来别人笑话。

    这不?市里落实政策的凭据,落在项大通的眼中,一眼就看出了其中的漏洞。

    听到这话,陈太忠隐隐觉得,事情怕是要大条了,项大通可并不以历史知识见长,项区长擅长的是一手泼墨画,连他都能看出这地契的问题,当时负责办理此事的人,能看不出来么?

    “是啊,”陈太忠收起了脸上的笑容,面色沉重地点点头,“正是因为这个,我才觉得,或许是咱们区里地工作,出现了失误?……嗯,还好,总算事情还没弄得不可收拾。”

    “区里的失误?”项大通看了他一眼,隐隐有种严厉在里面,“你怎么能这么确定?这种事情,怕是咱们小小的横山区,未必做得了主呢!”

    这种事横山区绝对能做了主,区政府的能力不可小看,而且房子归还宁氏兄妹也有几年了,那时候,大家对文化古迹的保护意识还不是很浓厚,办这种“公转私”很方便的。

    不过显然,项区长是打算把失误往外推了,这事不是在他的任上生的,但是在事情没搞

    前,先把屎盆子扣在自己头上这种事,他是绝对不会

    说完这话,项区长再看看陈太忠,头有点大,这个小年轻,工作热情实在太高了点吧?按其解释,虽然此事多少能同地志办沾点边儿,可这弯子……拐得也不小啊。

    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既然被捅出来了,还有记者在场,那还是要处理的,只是,这处理的过程,就不宜让他参与了,“小陈,这些记者都是找你的吧?嗯,宁家巷这事儿,你就不用管了。”

    这下,陈太忠就算不想撒手都得撒手了,不过,这是横山区的人参与,他倒是不在乎,总比交到文物局或者公安局让人放心些。

    不多时,横山区又来了辆车,车上下来的是区委副书记兼政法委书记岑广图,这事他来处理,是很合适的。

    三个记者倒是大开了眼界,本来是想采访一下安置下岗职工能手的,结果活生生地见证了一起突事件,眼下保护文物热正在势头上,倒是一个绝好的素材。

    不过,这种事比较敏感,电视台来的那位采编当机立断,马上给台里打电话请示,申请摄影师地同时,也想问询一下这个节目合适不合适做。

    倒是日报来的那两位,看起来是经验比较丰富,直接拽住陈太忠,就要采访眼前这事儿了,“陈主任你先说说吧,不过,这东西拿回去也未必能,只当咱们在聊天儿呢。”

    “这个,你得请示我领导去,”虽然项大通走了,但岑书记来了,陈太忠现在已经学得比较圆滑了,起码他知道,就算是罗天上仙,若是想在官场混好,那也得按着规矩来。

    岑广图倒是无所谓,他知道,所谓的媒体报道,并不一定就等于事情的真相,含笑点点头,“小陈你跟他们说说,呵呵,这事我也得了解了解呢……”

    “……不过,咱们是政府工作人员,万事要讲证据,那些无端的臆测,就不要说了,”说到底,他还是有点不放心陈太忠,年轻人不知道轻重,嘴上没把门的就好了,就事论事,才是该有的工作态度。

    他一边说着,一边冲着那三个警察皱皱眉头,“你们先在这里呆着,等你们分局局长来了,我再问问他,你们今天到底打算干点什么来的?”

    讲解整个事情经过,并没有用了太多的时间,陈太忠只是就事论事地阐述了这件事的生经过,而且,他强调了一点,他现这件事,也不过是因为偶然。

    是的,只是偶然,眼下他还有自辩的机会,当然不会说什么将来展“旅游资源”之类的话,前瞻的眼光是该有的,但是要获得别人的认可,那就必须低调。

    所以,这件事情听在记者、段卫民和岑广图耳中,那就是地志办陈主任,是个热心本职工作的人,而且此人还博闻强记,居然能在瞬间就现那地契的漏洞!

    他们能有这样的认识,是因为陈太忠的陈述手法,剽窃了某牛人的手段,那牛人为他改过稿子,虽然因种种原因,陈太忠最终同其缘一面,可琢磨琢磨那篇稿子,倒也能学习点东西出来。

    再然后,就是陈太忠不畏强势,为了保护国家财产,同那些丑恶的社会现象做了坚决的斗争,还好,陈主任自小身体不错,倒也因此坚持了自己的主张,保护了国家财产。

    他一直讲述得比较细致,说到最后,陈太忠不留神看到段部长和岑书记专注的表情,少不得又把这二位平日对自己的教诲说上一二。

    “……关键时刻,我能不退缩,也是因为两位领导平时对我指导了不少,嗯,跟组织的培养,也是密不可分的。”

    两位领导一听这话,却是纷纷含笑摇头,谦逊地表示,陈主任能及时现问题,并且能挺身而出,主要还是因为其一身正气使然。

    这就是官面文章了,那三位记者听得似乎还算专注,而且也在频频点头,不过陈太忠一不留神现,两只正在记录的签字笔,却是同时停止了下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