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百四十四章 低调不得(书号:760

第一百四十四章 低调不得

作者:陈风笑
    情展到这一步,陈太忠才猛然想了起来,新华书记做调研时要低调再低调,可到了眼下这步,这事……还低调得了么?

    低调就不提就不提吧,关键是他行事还没同领导打过招呼,如此一来,估计那顶“好大喜功”的帽子,他怕也是戴定了。

    敢情一开始,哥们儿的路子走得就不对?他终于后知后觉地反应了过来,没搞错吧?我又做错了?!

    这种强烈的自怨自艾的情绪,在不知不觉间左右了陈太忠的心态,等到耳边又有人不停地聒噪,他的火气小得了才怪!

    想到自己这错误犯大了,他心头的火气也越来越大,哪里还管得上“袭警”这种罪名?索性就是破罐子破摔了,一个耳光过去,抬腿又是一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把那一级警司踹出老远去。

    那警司哪里想得到,对方不但嘴皮子不饶人,手上功夫更是了得?仓促之下被人打了一个措不及防,躺在地上,足足愣了有五秒钟,才出惊天动地的一声大吼,“小子你找死!”

    随着这声吼,他一个翻滚爬了起来,冲着陈太忠就扑了过去。

    嗯?谁在拽着我?

    拽他的是同来的那两名警察,看到领导兀自摸不清头脑,一个三级警司冲着一个方向努努嘴,“喏,头儿,你看!”

    围观的人群已经让出了一条通道,一级警司顺势望去,才现七八个汉子正躺在地上,死去活来地哀嚎打滚,他们的身边,还掉落了一地的铁棍木棒。

    “看到没有?这家伙手上有功夫,”三级警司看得挺明白,“忍忍,头儿。请求支援,把他拘回去再说……”

    他俩这儿正商量呢,宁中规跑了过来,手指陈太忠,面却是向着警察,“王哥来了?就是这家伙。妈的,动手打……呃,王哥,你这是,这是怎么了?”

    这纯粹就是不打自招,不过,一级警司已经气得被怒火冲昏了头脑,他手一指陈太忠。“小子,你敢袭警?好了,咱们去分局再说吧!”

    一边说着。他就一边摸出手机拨打。

    叫人?靠,我也会啊,陈太忠不含糊,也摸出了手机,草,今天来得匆忙,手机都忘记开机了,“去分局?做梦吧你,小子。你就等着王宏伟亲自来领你好了!”

    王宏伟是凤凰市公安局的一把手,陈太忠有印象,那个唐亦萱就说起过此人,能被她记得非常清楚的人,多半都是去三十九号拜访过的,所以,他打算给唐亦萱打个电话。

    那个三级警司一听这话,登时就紧张了起来。

    牛皮人人会吹。但是在这种公开场合,敢有恃无恐地暴打警察,还敢停留在现场大言不惭地打电话,比赛电话公关能量的,又是政府工作人员,这种人,含糊得了么?

    所以,这人口中的恐吓,恐怕不是简单地说说那么轻松地,意识到这一点。三级警司冷言问了,“你认识王局?”

    “你又是什么东西?敢跟我废话?”陈太忠连一级警司都不放在眼里,何况是这种小警察?心情不爽,他眼皮都懒得抬,手指迅疾地拨号。

    “等等,等等……”小警察着急了,身子紧着往过凑,“误会,只是误会啊……”

    “你的误会,留着向王宏伟解释去吧,”陈太忠按下射键,一边将手机放到耳边,一边斜眼看着那三个警察。

    他不是不知道做人须留三分余地,而且在这一世中,他也试图努力去做到,但是,眼下他的心情实在是太糟糕了,心头那团邪火顶得他根本无法自控了。

    市委大院三十九号的电话,迟迟没有人接。

    陈太忠放下手机,仔细琢磨一下,又开始拨打杨倩倩的手机,这次他真的震怒了,一边拨号,他一边冷笑着摇头,“呵呵,算你们点儿背,那大家索性玩个大地好了。”

    在他的感觉里,既然段卫华能把房子借给自己住,那么,让杨倩倩搬出市长干爹,应该是很容易的事吧?

    那小警司眼见他拨打电话无果,心里马上踏实了不少,操的,敢情这厮是在唬人啊,我说嘛,王局这种身份,不是哪个阿猫阿狗都能联系上的。

    可下一刻,他听到对方要再往大里玩,一颗心登

    突地乱跳了起来:玩更大的?敢情,这位的意思,找netbsp;小警司正在这里七上八下地提心吊胆呢,猛听得身后有喇叭声响,回头一看,两辆小轿车和一辆金杯面包车开了过来。

    呃……是市委的牌子?

    打头地车里,探出一个略微有些秃顶的脑袋,“哈,小陈你果然在这里,让我一顿好找,怎么不开机呢?”

    陈太忠抬头一看,哈,老熟人了,这不是段卫民么?宣教部副部长,有这位出头,应该是不用再麻烦杨倩倩了吧?

    对段卫民,陈太忠是仔细琢磨的过地,尤其是在知道段市长对自己还算赏识之后。

    最近,他同张新华和唐亦萱打了不少的交道,受到了不少的教育,这时再琢磨当初遇见段卫民时,所听到的建议,他终于可以肯定地说,当时段部长所说的,确实是金玉良言,是至理名言!

    所以,他对段卫民的印象不错,至于传说中的“段好色”,他却是压根儿不在乎,食髓知味的他认为,不好色的,那还算男人么?哥们儿不是也才强*奸了区委书记么?

    听到这话,他停止了拨号,点头对段卫民笑笑,“呵呵,是段部长啊,刚才忘记开机了,你找我有事儿?”

    “可不是有事么?找到你办公室,你地人说了‘陈主任出去了’,这不,我又追到这儿来了?”说话间,段卫民的车就停了下来,他脑袋一缩,打开车门下车。

    “你那篇稿子,写得很不错啊,又有翔实的事例,”段卫民脸上一直是笑嘻嘻的,“这不是?市电视台正好要做一期专题,找你采访呢,好不容易今天大家都有空!”

    敢情,这年头,下岗职工再就业的问题,是公众关注的焦点,陈太忠的稿子交上去,正好赶对了时间,那稿子又是牛人改过的,说不得,凤凰日报和凤凰电视台都派出了一干精兵强将,好宣扬一下市政府对这个问题地重视程度。

    说话间,他就现了现场的不和谐气氛,脸上的笑容,慢慢地转化为狐疑,“我说太忠,你这是搞什么呢?”

    我靠,还有记者?陈太忠登时就傻眼了。

    他正懊恼事情闹得大了,似乎无法低调收场了,眼下可倒好,《凤凰日报》和凤凰电视台的记者也来了?这下,这个“爱出风头”的帽子……怕是摘不掉了!

    他在这里斤斤计较暂且不提,那三个警察一听,有媒体来了,还是报纸和电视两大媒体,登时就惊得面无人色。

    他们早就看到了,段卫民的车是市委的“o”牌照,不过这不是什大事,在政府工作的人,认识几个开这种车的主很正常。

    而且,“o”牌车中,很多都是私人通过关系办理的,无非是想扯虎皮做大旗威风威风,顺便再享受一下特权牌照地待遇而已,也未必就一定是政府官员。

    可是有媒体来的话,那就真的不是糊弄人的了!

    “咱们走,”一级警司低声话了,这种阵仗,傻瓜才肯继续呆在这里呢,至于说面子和场子之类的事情,那就提也不用提了。

    “你走走试试看?”陈太忠身子一晃,就拦在了三人面前,他冷笑一声,“真敢逃跑的话,小心我打折你们的腿!”

    “小陈,到底怎么回事啊?”段卫民慢悠悠地跟了过来,“你不是说出来办事么?怎么这里会乱七八糟的?”

    “我在干工作啊,”面对这么直接的问题,陈太忠也只能心一横,硬着头皮上了,“段部长,我现,有人巧立名目,诈骗公共财产,还想破坏文物古迹!”

    后面两辆车上,稀里哗啦地下来四五个人,还好,没有扛着长枪大炮的摄影师,倒也算是万幸了。

    诈骗公共财产?破坏文物古迹?段卫民听得有点头大,这些事儿,跟你这地志办主任,好像没什么关系的吧?

    只是,眼下当着众多媒体记者,他肯定不能纠缠这件事,而且这事儿听起来,还算能拿得出手,说不得,他只能力图淡化这事了,“哦?这事儿啊,要不要通知文物局和公安局一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