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百四十三章(书号:760

第一百四十三章

作者:陈风笑
    “是啊,”宁中规地眼睛,一直盯着他的举动,耳听得对方有置疑的意思,不禁冷冷一笑,嘴角上翘,露出一个极其轻蔑的表情,“不是随便一个人就能有宗祠的,哼,你没见过,这很正常。”

    “是么?”陈太忠还他一个微笑,很灿烂很阳光的那种,“呵呵,你确定这个就是你的地契?”

    “我确定,你可以拿到文物局去了,”宁中规胸脯挺得高高地,嘴角上翘,抬头以四十五度角,深情地仰视着天上的白云,“我给你一天时间,过了今天,这房子我是一定要拆的。”

    “我哥算是给你面子了,”宁中规的妹妹约莫三十五六,属于那种腰比胸粗的中年女人,“告诉你,文物局根本管不到这片儿!”

    “不用文物局管,我就管得到!”陈太忠冷笑一声,再次扬扬手里的复印件,“假冒的东西,哼,你们也敢拿来充数?我先去报警……”

    “告诉你们,通过伪造文件,达到强占公共财产的目的,你们兄妹俩,这次的麻烦可是大了!”

    他确定了,这地契肯定不是正经路数,原因很简单,那地契上若干个“宁”字,是“寧”而不是“”,那些老辈人,可没理由把祖宗地姓都写错的!

    纯粹胡说,”胖女人斜睥着他冷笑,脸上写满了不屑警去好了。你以为你是谁啊?市政府判定有效的地契,你倒是有胆子胡说八道。”

    “我挺佩服你的。陈政府,”宁中规冷笑一声,“本来我打算给你个面子……”

    “你给我住嘴!”陈太忠一声厉喝,打断了这厮的絮叨,他手里握了天大的证据,自然不可能再客气了,“我靠。我忍你很久了你知道不知道?”

    一边说着,他一边走上前去,顺手将那两张纸揣进口袋,“张嘴闭嘴就是政府长政府短的,操的,哥们儿没名字么?看你这德性,还真以为自己在号子里吃窝头呢?”

    “你骂人?”宁中规一时没反应过来,半天才回过神来,立刻跳得老高,“**。你敢骂人?你敢骂我们宁家的人?”

    “骂你?惹得火了我揍你!”陈太忠也将双手拱在胸前,双手捏得指节嘎嘣嘣乱响。

    “你凭什么说地契是假地?原件你还没看呢!”胖女人一步就挡在自己哥哥身前,这兄妹俩挺有意思,妹妹奇胖,哥哥却是奇瘦,“有种你打我地契是假的,那基本可以坐实了地,不过。陈太忠当然不会把其中漏洞说出去,哦,我现在告诉你,让回头你再做一份儿更像的?

    “别以为我不敢打女人,”他瞪了胖女人一眼,冷笑一声,随手摸出了电话。“我要报警了,你们就等着蹲号子吧,到时候,你们倒是能使劲喊‘政府’了。”

    陈太忠的手还没按下去,就只听得背后风声响起,不过,这么大的动静,哪里能瞒得过他?

    他的身子一侧,才说踢个飞腿呢,可转念一想。整个身子平移半米。

    “嗵”地一声闷响,那块冲着他后脑飞来的砖头,正正地砸到了胖女人的肚子上,女人“嗷儿”地一声惨呼,捂着肚子就痛得蹲到了地上。

    “政府打人啦~”有人一声怒喊,那七~.了过来,手中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弄到地木棒铁棍,没头没脸地向陈太忠砸了过来。

    那个宁中规倒是没出手,连退了几步,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手机,不停地拨打着。

    陈太忠根本没把这帮土鸡瓦狗放在眼里,身形左闪右避之下,频频出手,总算他还记得眼下是大白天,不方便过份显露身手,否则的话,他分分钟就搞定这些主了。

    可纵然是如此,这些家伙也吃不住他的一拳一脚,五分钟后,最粗壮的那汉子也被他打得躺倒在地,只有抱着大腿呻吟的份了,前一阵的嚣张,全然不见了踪迹。

    冲上来最快的那个小个子,倒是够机灵,见势头不对,马上远远地蹿到了巷子口上,没命地在那里喊叫着,“政府打人啦~!政府打人啦~~~”

    陈太忠被那厮一声声的喊叫弄得心乱如麻,一股邪火腾地就蹿了上来,操的,哥们儿就是政府,我今天就打你了,惹得我急了,妈逼的这个官当不当都无所谓了!

    这时,巷子里已经出现了不少围观者,陈太忠火气大,也顾不得许多了,伸手就去拨拉人,“操地,没见过政府打人啊?都给我滚一边儿去!”

    喊话的小子还真没想到,“政府”能撇下一堆人专门奔着自己来,他正喊在兴头上——我这声音,听起来挺凄厉的吧?却惊见人群之中冲出一个人,快逾奔马地向自己跑来!

    若是现场有田径队教练的话,应当能判断出来,陈太忠此刻的百米度,已经铁铁地突破了九秒大关,火气上头的罗天上仙,对度的把握有点失控了。

    一眨眼,那小子就被陈太忠擒获了,“政府”大人向其狞笑一声,“你刚才说什么来着?政府打人了?是不是?”

    “没……我,我什么也没说,”小个子口不择言地狡辩,“你认错人了。”

    “哦,认错人不是什么大事,”陈太忠面无表情地点点头,不过,下一刻,他的脸上就露出了一丝狞笑,“现在,我就让你看看,政府是怎么打人地!”

    话音未落,他抬手就是一记恶狠狠的耳光,打耳光的技巧,他挺熟练的,活了七百多年,他起码打过四位数的人的耳光,这记耳光,不但脆响,而且力气极大,直把小个子抽得跌出了三米之外。

    而且,这么大的力道,小个子还没有因此而昏迷,他狼狈地翻滚了两圈,手一伸,居然抱住了身边地一条腿。

    那条腿穿着警裤,警察来了!

    来的警察有三人,都是正式着装的,带头的是个一级警司,他打量陈太忠两眼,走了过来,神色严厉地问了,“这儿,是你在闹事?”

    一级警司,顶了天儿也不过就是正科而已,陈太忠根本不惧,他斜眼扫扫这位,“你这是受人之托吧?不过……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有人举报这里打架斗殴,”警司一本正经地回答他,“正好我们路过,你嘴上放干净点,什么叫受人之托?”

    他肯定是来偏帮的,不过,而听到陈太忠说话奇硬,多少会生出点忌惮的心思,他心里又清楚,对方是横山区政府的人,当然会先撇清了自己。

    “正好路过?这还真是巧了,”陈太忠笑笑,心里大怒脸上却泛起了阳光一般灿烂的笑容,“不知道你是那个分局的?警官证带了么?”

    “你管我是哪个分局的?”一级警司翻脸了,眼下地局面似乎有点复杂,但他既然来了,不出头也不可能,说不得,他只能尽量把事情往个人恩怨上引了,“你算什么东西?也想看我的警官证?”

    “什么玩意儿?”陈太忠走上前,又是脆生生地一记耳光,“我倒要看看你算个什么**东西!”

    他今天是真的飙了,因为他已经现,随着事态的展,自己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

    一开始来到宁家巷,看到那群大汉的时候,陈太忠是有心把事情弄大点的,那样的话,起码能推迟对方拆房的时间,他也好从容布置。

    可现在他手上已经有了充足的证据,事情就没必要搞得太大了,而且,随着那小个子没命地喊什么“政府打人”,这事态,看起来有激化的趋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