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百四十一章(书号:760

第一百四十一章

作者:陈风笑
    牌玩到这个程度,想继续也是不可能,陈太忠转身收拾好钱物等东西,就昂然离开了。

    路过刘望男的时候,他还不忘记轻佻地在她的脸上拧了一把,嘴里轻笑着,“宝贝,今天我赢的的钱,回头让十七收拾出来,算我送给你地……”

    十七把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略一思索,才轻出一口气,慢慢地摇摇头,佩服啊佩服,陈哥果然是做大事的人,今天玩的这一手,实在是太牛逼了!

    陈太忠对钱不太看重,而他又受不了刘望男被人骚扰,才做出了这种令人匪夷所思的举动,换给任何一个神智正常的主儿,三十万人民币和三十个下岗女工的岗位,该如何取舍,那还用么?

    可十七偏偏地从中看出了名堂:陈哥这一手,才是真真正正的强势!

    有钱不拿,证明人家不缺钱,接着,又自顾自地提出了要求,根本容不得别人还嘴,而且提的要求,还是一般无人过问地下岗女工岗位的这种小事。

    这不但强调出了他政府官员的身份,更是明显地表达出一种意思:对此人而言,眼前众人在其眼中,根本是蝼蚁一般的存在,不值得他去认真对待。

    这是一种绝对的、目中无人、睥睨天下的强势!

    十七还清楚一点,路韩城是自小娇生惯养的,长这么大,怕是连类似地气都没受过,陈哥若是用别的手段,小路那厮难免还会有不服气的念头,说不定会背地里使点坏什么的,可眼下这一手,那绝绝对对地把小路镇住了!

    任何一个脑瓜够用的人,估计都不愿意招惹这样的强势人物吧?

    若是陈太忠知道十七会这么想,怕是都会有点傻眼。哥们儿只是想到什么就做什么啊,哪里会有那么多的花花肠子?

    不过。不管怎么说,他今天是又痛快淋漓了一把,虽然时间已经晚了,没办法再去图书馆之类的地方了,可今天总是办了不少事不是?

    最让他高兴的,还是帮刘望男挣了点钱,做男人嘛。自然要有一个做男人地样子,再说,望男有了钱,自然也亏待不了常寡妇母女俩。

    嗯……常寡妇?想到这里,陈太忠禁不住又想起了任娇,任老师那里,我好像很久没送东西了吧?

    哥们儿早就想好,要给她买个手机来地!陈太忠看看手机上地时间,还有二十来分钟才到下班,拦了辆车就向电信商场赶去。

    九七年时。电信尚未拆分,行业垄断地位牢不可破,虽然凤凰市已经出现了不少电话和手机的专营商店,而且价格低廉,但很多人还是愿意去价格高昂的电信商场购买电话、手机。

    陈太忠来到电信商场的时候,正是要下班的时候,还好,柜台的售货员刚送走一位客人。见他凑在一边,虽然有些不情不愿,还是拿出了几款手机任他挑选。

    他正在这里挑呢,又过来一位,“小姑娘,我这个题。前天才买的呢,三天内,我要换一块儿电池。”

    售货员有点不高兴,换货最耽误时间了,“现在都要下班了,领导也不在,明天你早点来吧。”

    这位不干了,“我说你这什么服务态度啊?敢情买手机地你就招呼,我换电池你就不理?是不是嫌没提成啊?”

    陈太忠正低头琢磨那几款机子呢,听到来的这位居然捎带上了自己。少不得就要抬头扫视一下对方,靠,我招你惹你了?

    这一抬头不要紧,他现自己认得这位,“呃,是阎教授?哈,好久不见了。”

    换手机的,正是市委党校那位铁面君子阎教授,陈太忠对此人印象比较好,虽说考试时,阎谦坚持主张闭卷考,很多同学对此颇有微词,可陈太忠认为,像这么能坚持原则的人,真的不多了。

    阎谦愣了一下,盯着陈太忠寻思一下,“哦,是小陈啊,你等等,我先把电池换了,再跟你聊。”

    那你就加塞儿好了!陈太忠也懒得多说,随手拎了一部看起来最小的手机,“我就选这个了,嗯,这是我老师,你先帮他换一下电池吧。”

    服务员心里肯定有点不乐意,不过,既然拖那么几分钟,就能拿一笔提成,也只能认了,于是把开始登记手机的串号。

    陈太忠现,阎教授的手机比较小巧,“阎教授,你这手机,好像不合适你用吧?”

    “是啊,”阎谦难得地笑笑,手扶一扶鼻梁上的眼镜,“嗯,是这样,我爱人最近要下去调研,刚说买一款手机,好随时联系呢。”

    “你爱人?她做什么工作的?”

    “她啊,地方志办公室地,清水衙门,呵呵……”

    陈太忠登时就愣住了,能下去调研的,肯定是凤凰市地方志办公室的,虽然同他这区级的地志办没什么统属上的关联,不过,这也太巧了点吧?

    虽然

    妻子是凤凰市地方志办公室的,可惜,人家接下来要调研,陈太忠想去她那里弄些资料,被阎谦婉拒了。

    “淑芬要走了,工作上的事情,我不好违反原则来,你还是回单位开张介绍信,不就完了?”

    好像我要走后门似地!陈太忠有点不高兴了,我这可也是为了工作呢,到时候市地志办还不是一样能得点好处?

    不过,阎教授的婉拒,让他再次弄明白了一个问题,你以为你的点子能造福大家,而且出点也是好的,但是放在官场上,别人未必就愿意配合你!

    当然,别人的不配合,原因肯定是多方面的,有了这个认识,陈太忠居然有点怀疑:哥们儿这点子,不会又是“不合时宜”吧?

    我有必要找个人问问!

    该找谁问呢?他琢磨了一阵,杨倩倩太年轻,未必能比哥们儿强到那里;唐亦萱嘛……她那里还在帮自己的忙,似乎也不宜打扰。

    到最后,他决定去问问张新华。这是自己地老书记,又是入党介绍人。前不久分润了自己不少功劳走,将来考察下岗职工的安置,还要通过街道办,无论如何,他是要同张书记处好关系的。

    有时候,求人反倒能拉近双方的距离,以示彼此不是外人。陈太忠对这个道理有点隐隐的认知,但又不是很明确,他只是确信,自己多问问张新华,张书记一定会乐意帮忙。

    不过,张新华实在是太木讷了,听了陈太忠的想法,不说行,也不说不行,只是微微地颔。“嗯,小陈你能这么快地找到新岗位地感觉,也不枉我对的期待。”

    陈太忠已经被这种腔调折磨得习以为常了,他知道,自己必须单刀直入地尖锐问,或者才能得到自己想要地东西,“我想问问,这个点子。是先跟区里汇报,开上介绍信好呢,还是说,自己先做一下调研好?”

    这是他拿不准的地方,先开介绍信地话,风声就传出去了,万一做不好的话。很难收场;可要是先自己私下调研,会不会给人一种“急功近利”的感觉呢?

    “调研是该有的,没有调查,就没有言权嘛,”张新华憨厚地笑笑,顺手端起杯子抿口茶水,“不过呢,该向领导请示的,你最好还是请示一下,作为领导。他也应该及时掌握一些新地消息才对……”

    你这说了半天,不是跟没说一样么?陈太忠有点毛躁了,“新华书记,您就教教我,请示,还是不请示?”

    请示不请示,是看你对事态的掌控能力啊!张新华也快要冒火了,这种事情,错非是局内人,谁说得清楚?两样都可取,两样都不可取,关键是看你身后的人想不想挺你了!

    不过,念及陈太忠是如此地年轻,张书记禁不住叹口气,现在想踏实做点事的人,确实是太少了,我不指点他,谁又能指点他呢?

    “你可以折衷一下嘛,先偷偷地调研,别把风声传出去,等确定能操作的时候,再低调地向领导汇报,这不就完了?”

    这么简单两句话,你也不知道早说!陈太忠心中腹诽,脸上还得挂着笑意,“哈,老书记说的,才是最稳妥的办法,我知道了。”

    等到离开街道办,陈太忠走在街上,才开始仔细琢磨张新华话里的意思,是的,他现在已经知道适度地藏拙了,而且,他非常想弄明白,新华书记为什么会这么建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