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百四十章(书号:760

第一百四十章

作者:陈风笑
    黄老六的牌面上,却是来了一张方片a,这么一来,他还有跟的理由,毕竟,同花也能赌,对a也能赌一下,说跑是没什么道理的。

    陈太忠却是早看到了黄老六底牌,那是一张k,这种情势,他自是不怕的,又扔出去了五万,黄老六手里卡着牌,当然也夷然不惧,顺势跟上了。

    按理来说,以黄老六的手艺,不卡牌也能直接码出双方的牌,造成己方势弱无力抵抗的局面,不过这么大的赌局,对方很可能要求切牌然后再牌,他再厉害,也不可能把五十二张牌都码好,所以,卡牌才是见真本事的。

    下一张,陈太忠是个9,黄老六却是顺势一抹,切了一张黑桃a出来,这动作极其迅和自然,仿佛行云流水一般地顺畅,一旁的人根本看不出到底生了什么事。

    于是,桌上的明牌,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黄老六居然连得两张a,一:

    陈太忠看到了黄老六的小动作,只是,那时候他想做出什么反应,已经太晚了!

    是的,他从来都不怎么赌博,虽然眼下看出了对方作弊,可黄老六手段太高明,仓促之间竟然反应不过来。

    只当这把输了嘛,陈太忠轻笑一声,并不介意,黄老六却是犹豫了一下,才迟疑地推了十万出来,“对a了,怎么也值十万……”

    这次,陈太忠没大他,这种局面,除了疯子,没人会拿着对k去大对a,...

    最关键的第五张。就要出来了!黄老六故伎重施,顺势切出另一张牌。才想给自己,只觉得全身一麻,身体在一瞬间失去了控制!

    罗天上仙怎么可能被一个凡人连着涮两次?他正怀疑对方要拿对a强杀自己对k呢,没想到这年头的人,果然是人心不足蛇吞象,黄老六居然想再上一张牌,稳稳地吃自己!

    他手一抬。一股凌厉的指风响过,黄老六就被他“点了穴”。

    事实上,这根本不是什么点穴,人间的点穴术,在掣刹的效果上并不是很好,而黄老六的手又太快了,仅靠着那一点点惯性,就完全可以躲过被“抓了现行”的命运。

    这是仙家功法——“定身术”!

    “你算个能的啊,”陈太忠狞笑着站起了身子,雪白地牙齿在室内灯光的照射下生辉。配上他那鲜红地嘴唇,简直就像一只要择人而噬的怪兽。

    他慢慢地踱到黄老六身前,冲着周围的人点点头,又向黄老六的手努努嘴,“你们看清楚了吧?知道这家伙在做什么吗?”

    周围的人早被这突起的变故惊呆了,竟然没有一个开口说话,他们当然知道,黄老六是手艺人。可就这么被人抓了现行,倒是第一次看到。

    十七也惊得瞠目结舌,他倒是猜出来了,陈哥一定不会吃亏,可他被陈太忠惊人的身手吓住了:认识陈哥,这也有些日子了,我怎么不知道丫居然、居然会这么厉害地手段?

    见到众人不做声。陈太忠弯腰,慢慢地掰开黄老六的手指,取出了被他切到一半的那张牌,翻起一看,果不其然:红桃a!

    “这家伙出千,”陈太忠轻笑一声,现场的气氛,因为这一声笑,稍微缓和了一点。

    “哥们儿给过你一次机会了,你挺能啊。连切两张a出来,当我是死人啊?呵呵……”他再次轻笑一声,左手拎起一个玻璃的烟灰缸,狠狠地向黄老六的右手砸了下去!

    “咚”地一声闷响,黄老六的右手被砸得血肉模糊,连白生生的骨都露了出来,下一刻,血如泉涌。

    那烟灰缸倒是好端端地没事。

    左手的烟灰缸尚未放下,陈太忠的右手已经攥住了黄老六地头,拽着他的头,冲着木制的桌子就是狠狠地一磕!

    “咚~”又是一声闷响,陈太忠再松手+..地翻倒在地,脸上手上,一片血肉模糊。

    “操的,凭你也配大我五万?我忍你很久了!”

    黄老六被收拾得太惨了,一旁的人看着陈太忠飙,竟然没人敢上前劝阻。

    面子上装了幌子,那并不是什么要紧事,哪怕是鼻梁塌了,再接起来也就完了,重要的是那只右手,大家都清楚,黄老六以后,怕是再也不能吃这碗饭了。

    所谓的手艺人,那全凭两只手生活,黄老六地手毁成这样,就算将来恢复了大部分能力,也不能再上赌场了。

    是个赌客就明白,手被人毁那是因为什么,谁还会同他对赌?

    路韩城站在一边,也傻眼了,他有心帮黄老六说情,不过,以他的年龄和家庭背景,论心机的话他不缺,说起打架斗殴,最多最多,他也不过是见识过点小场面而已,哪里见到过眼下这么血肉模糊的暴力场面?

    给我个面子吧……这话他憋了好久,却是死活没勇气说出口。

    事实上,陈太忠并没有打算放过这元凶,他走到路韩城面前,上下打量一番,才冷冷地问,“十七你说说,照规矩,这家伙该怎么处理?”

    他是真不懂这规矩,但十七显然不这么认为,嘴里毫不含糊地答话了,“赢多少加倍退还,哪只手作弊,废哪只手……”

    这确实是道上玩家的规矩,不过,显然并不适用于眼下——黄老六的手已经被废了,而到目前为止,路韩城跟赢钱这词儿并不沾边,就遑论什么“加倍退还”了。

    “你是说,这个主谋……居然没什么事儿?”陈太忠还是死死地盯着路韩城,不过,语气中已经透出了些许的不耐烦,还伴随着阵阵血腥地杀气。

    “我不知道……我真不知道……”路韩城语无伦次地狡辩着,他的脸被吓得雪白,“我真不是主使,我不知道他会手艺,十七哥……你要给我做证啊!”

    “呃……”十七被这话气得差点没晕过去,妈逼的你现在知道找我帮忙了?老子刚才一个劲儿劝你。你丫怎么不听呢?现在让我帮你“做证”?

    “嗯,还有。通常情况下,是要没收赌资的,”他这话,有点不尽不实,不过,道上规矩也是人定的,强势一方有这样的借口。没收赌资是常见的事儿。

    这还像句人话!陈太忠对这个结果,还是比较满意的,不过,他侧头一看,才想起,这厮地六十万,本来就是五十四万,现在桌上,不过还有三十万不到,这火气腾地又上来了。

    “这点钱。是喂猫呢?”他冷笑一声,想想刘望男居

    厮不知天高地厚地纠缠,他觉得,这点钱不够看,“子!”

    换什么法子好呢?他左一眼右一眼地来回看着路韩城,看得小路同学毛骨悚然,腿肚子直抖,却是一动也不敢动。

    “嗯。海上明月是你家开的?”陈太忠终于想起点别地来,“你老爹是路广杰?”

    “是……是,”路韩城真的吓坏了,连说话都不利索了,“这点钱……你拿走算了,就当我为我的无心之失,赔罪了。”

    “那点钱你留着买猫粮吧。”陈太忠冷哼一声,“嗯,回头跟你老爹说一声,让他那儿给我留三十个岗位,我要安置下岗女工……”

    哗~在场的人,眼镜跌碎了一地!

    什么?这个凶神恶煞,居然不要桌上的三十万,反倒要去安排下岗女工?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得实在太快了啊……

    路韩城的大脑。也陷入了深度机中,久久没有反应过来,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怎么,小子,看起来……你有点不乐意?”陈太忠脸一沉,伸出手,不轻不重地在对方脸上连拍了好几下,这不是耳光,但侮辱人地味道很浓。

    只是,他出手教训黄老六时的那种狠毒,被在场的人看了个真又真,谁也不敢说,他这么做过分,就连当事人,也只能呆若木鸡地咬牙在那里生受着。

    “告诉你,这是看你十七哥的面子,”陈太忠一边拍打,一边冷笑,“惹我的女人,你真是活得腻歪了,话我就说到这儿,岗位留不留,随便你啊……”

    海上明月很大,保洁和择菜洗菜、洗碗传菜的人,总得要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