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百三十六章(书号:760

第一百三十六章

作者:陈风笑
    常桂芬又清减了不少,人也显得憔悴了一些,倒是李小娟出落得越漂亮了,虽然看起来还隐隐有青涩的感觉,身体却是育得成熟了,人是瘦了点,但也玲珑有致,走动之间柳腰轻摇,婀娜的身体竟然能散放出几分狐媚的味道。

    再加上她那大大的眼睛和尖尖的下巴,竟然活脱脱就是一个狐狸精转世的味道。

    看得出来,两人都是精心打扮过的,起码那两套衣服穿在东临水的话,绝对算得上一等一拿得出手的了,可在凤凰市,只能用一般或者朴素俩字来形容。

    这世界上,还是穷人多啊~看着她俩,F.想起了纺织厂的女工……

    常桂芬见到陈太忠,脸上多少有点不自在,倒是李小娟没什么怯场,大大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

    “好了,老吕,你忙去吧,”陈太忠不想让常桂芬说出什么不合适的话,直接撵走了吕强,转身对她俩笑笑,“是不是想在凤凰市找个工作?”

    “可是,太忠,”常桂芬怯怯地问,“除了缝缝补补,收拾收拾家,我们也不会做什么啊。”

    那是,就算做饭你俩都拿不出手,好多菜式的原材料你俩都没见过呢,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嗯,我先给你们安排个住处,那里也有活,你们自己看能干点什么吧。”

    幻梦城后面有个小二楼,算是库房和办公区,不过也有人住宿,腾间房子出来,应该不是很难。

    当陈太忠领着常桂芬和李小娟出现在幻梦城的时候,刘望男坐在一个包间里,正跟一个十七八的毛头小子聊天呢,男孩全身上下一身名牌,手里还拿着一款最新的手机,眼睛一眨不眨地地盯着刘望男。眼神中是**裸的**。

    陈太忠登时就不爽了,不过。看到刘望男有意无意地侧斜着身子,尽量远离那男孩儿,心中的那份儿邪火,终于是降下不少。

    “望男,来,出来一下,”陈太忠也懒得问太多。事实是,他不想当面问,那样让他感觉有点掉价,“找你有点事……”

    刘望男自然出来了,只剩下那个男孩儿死死地盯着他的背影,“切,不就是一个政法委书记么?”

    一边嘀咕着,他一边开始拨打手机,“……喂,是十七哥么?”……

    刘望男一离开包间。手就伸进了陈太忠的肘弯,整个人也贴了上来,“太忠,是想我了吧?”

    感受着她胸部的坚挺,陈太忠的妒意登时释放了出来,他冷哼一声,“哼,那个小屁孩儿做什么地?最近偷吃了没有?”

    “讨厌啦你。”刘望男的手轻轻地掐他一下,小嘴也撅了起来,“你明明知道,我不可能再去要那些小火柴啦,嗯,那个小孩儿,家里开饭店地。特有钱,海上明月你知道吧?”

    小火柴?陈太忠忍不住撇嘴笑笑,这刘望男,还真是会哄人开心啊。

    “那孩子现在跟十七混呢,倒是人小鬼大,总想吃我豆腐,”刘望男看他笑得得意,忍不住又掐他一下,接着轻声笑笑,“呵呵。我让十七警告过他的,放心,他不敢乱来。”

    “要是对上你,我连十七都不怎么放心呢,”陈太忠可知道十七对她垂涎到什么程度了,“对了,今天找你来,是让你帮我安排两个人……”

    说话间,两人就走进了母女俩呆着的包间,刘望男一看这二位,眼睛就是一亮,她见过的美女太多了,一眼就看出了,这两人身上穿得虽然土气,也没怎么收拾,但只要打扮一下,绝对会成为场子里的红小姐。

    “太忠,你这是……”她疑惑地看着陈太忠,你觉得鸡头这个职业很有前途么?

    “以前我是她们村的村长,现在她俩没去处了,”陈太忠叹口气,把刘望男扯到一边,悄悄地把自己的盘算跟她说了说。

    “……反正,这俩女人,她们愿意干啥能干啥,你就让她们干啥好了,别强迫人家,要不她们回村一吵吵,我丢不起那个人。”

    刘望男眼珠子转转,含笑点点头,嘴巴悄悄凑上来,“你不是两个都看上了吧?这种双飞,是很刺激地哦……”

    “过分!”陈太忠白她一眼,“好了,你呆着吧,我要走了。”

    “不许走!”刘望男一把拽住他,“我马上安排人给她俩腾地方,不过你嘛……你知道不知道,你很久没交税了?”

    交税?好吧,陈太忠点点头,他最近同任娇接触得比较少,而且任老师越来越不是他的对手了,一肚子火气,总得找个旮旯泄泄不是?

    而且,不得不承认,自打他现有人对刘望男打了什么心思,这心里就分外地不是滋味儿,哥们儿的后花园,那是得常浇点水的……

    一个小时之后,两人道貌岸然地从一间小包厢里出来了,包厢外一个年轻的小姐正在那里侯着呢,她没敢说陈太忠,而是冲着刘望男一龇牙,不怀好意地笑笑,“望男姐,我怎么不知道你这么喜欢听‘护花使者’呢?”

    “你个碎嘴丫头,”刘望男眼睛一瞪,嘴角却是掩饰不住的笑意,眉眼间也满是那种**得到泄之后的慵懒,“那俩人你安置好了没有?”

    “十七哥来了,他去安置了,”小姐嘴挺快,说完才转头看看陈太忠,“陈书记,你得常来啊,你来一次,望男姐就能笑好几天,你要是连着几天不来,我们可就惨了……”

    “我撕了你这张嘴,”刘望男佯怒上前,那小姐却是一溜烟地跑了。

    十七怎么会这会儿来呢?陈太忠有点奇怪,现在是下午四点多,按说那厮应该在哪个地方睡觉才对嘛,自打开了这幻梦城,那厮似乎就变成了夜行动物。

    他的手里一晃,就多出了两沓百元大钞,顺手递给了刘望男,“喏,拿着。看着什么东西好,自己买点。我的女人怎么能跟着我受苦?”

    刘望男还待推辞,见他脸色一绷,只能收下,不过她心里真有点奇怪,怎么太忠这空手……就变出钱来了?没见他开手包啊。

    正在这时,十七从远处晃过来了,“哈。陈哥来了……嗯,我跟你说个事儿,刚才你见到那个年轻的小子了吧?”

    随着他地走近,说话的声音逐渐低了下来,“呵呵,那家伙叫路韩城,是路广杰的儿子,好像对你挺不满意的……”

    路广杰是海明集团董事长,在凤凰市算得上名气极大的私人企业家,海上明月酒店。就是海明集团旗下的支柱产业。

    路韩城是家里地独子,在学校里不好

    ,总是逃课出来到处鬼混,他有点小聪明,又有钱,入***场所,倒也没吃过什么亏。

    幻梦城开了之后,他来玩过几次。十七会做人,又会忽悠,就拉拢住了这厮,路韩城也觉得,在这里十七哥挺罩着自己,索性就不去帝王宫之类的地方了,没事就来幻梦城泡着。

    路韩城本来就是少年心性。被骄纵惯了地,在整个幻梦城除了十七,谁都不服,上次他们在玩诈金花的时候,陈太忠闯进去直接拽走了十七,就让他看得分外不顺眼。

    今天,他好不容易逮住了刘望男,正打算展开金钱攻势——十七哥只说过,对刘大堂不要硬来,可没说过不能砸钱。这天底下,能有不爱钱的女人么?

    可谁想到,话还没说两句,又是这个叫陈太忠的,打扰了他的兴致,他一气之下,就打了电话给十七,十七哥,我要收拾那个政法委书记!

    十七听了,登时吓了一跳,他不敢泄露陈太忠太多的东西,但眼看着路韩城找死,似乎也不是那么回事,电话里劝又劝不住,只能匆匆忙忙跑来了。

    路韩城不是混混,不过,像他这种不良少年,对凤凰市道上的几个大牌还是知道地,一听十七说,狗脸彪和马疯子都要买陈太忠的帐,登时就有点傻眼了。

    可是,越是少年人,越是要面子,小路同学在十七哥面前,实在没脸说出“那就算了”之类的话,于是眼珠一转,“这口气可不能不出,要不……我把黄老六叫过来,十七哥你去喊陈太忠来诈金花?哥你放心,我绝对不让你为难。”

    黄老六绝不是排行老六,而是说他玩牌的时候,手上带着活儿呢,别人一只手能长五个指头,他最起码六个!

    路韩城肯这么说,也是不把十七当外人了。

    可十七又怎么敢瞒着陈太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