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百三十二章(书号:760

第一百三十二章

作者:陈风笑
    事实上,章尧东对陈太忠,还真的没什么看法,虽然老段拿了这事做文章,但他心里清楚,那小伙子的一言一行,走的是再正常不过的渠道了,先是联系任卫星确认事实真相,然后这事又是公安局的捅上来的。

    真要说错误,也不过就是……有点多管闲事和不知道天高地厚而已。

    若是多管闲事的人是别系的人马,章书记自然要恼怒,可陈太忠若能成为章系人马,这多管闲事,反倒是一件好事了。

    最起码,这个人是不能让老段拉走的,所以,章尧东直接替吴言做主了,往她那里的党办塞了一个人:我记得吴言说过,党办里的党史办公室那个主任,似乎身体不行,在家养病半年了。

    吴言接到这个通知,登时就浑身冰凉地呆在了那里,章书记这是吃错什么药了?居然要把陈太忠……放在我眼皮子底下?

    任何一个正常地女人。都不可能坦然地面对一个强*奸犯,尤其那强*奸犯还是冒犯过自己的,可是这事儿,吴言还不合适直言拒绝,因为她很清楚,陈姓强*奸犯,算是章书记早就看上的一颗棋子,或许还会成为极其关键的棋子!

    说不得。那就只有曲线救国了,吴,党史办的席一元席主任,并不是像人们所说的那样,转酶过高需要静养,她清楚得很,席主任爱人开的饭店,近期不是很景气,老席一直在那边张罗呢。

    席一元是横山区的老人了,不过早年站错了队。本来当时就要将其一撸到底地,只是有领导认为,此人善于搞宣传,笔上功夫一流,若是就这么弃了,似乎也有点可惜。

    所以,这么些年来。他就一直半死不活地混着。上进是不要指望了,随着党宣办新人的成长,他就被撵到了党史办来,每年除了重大事件和七月的要典,倒也没他什么事。

    吴言本来也对老席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官场混到他那么仆街,已经让人不忍目睹了,可眼下。她不得不找人通知老席。“你是不是想办病退了?不办的话。老实给我回来坐班!”

    老席只能脱下围裙,跑回来继续拿笔杆子。

    然后。她就很遗憾地通知章东,“尧东书记,啧,这个党史办的老席,他回来销假了,那个陈太忠,我把他安排到另一个对等岗位上,您觉得如何?”

    对等就对等吧,章尧东想也不想就同意了,既然段卫华眼下没有站在面前,陈太忠在他眼中的重要性,就呈几何级数地下降,更何况吴言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干部,怎么可能不放心?

    随后,吴言找到了项大通,要项区长把陈太忠调到政府办,“地方志办公室就不错,年轻人总是要多锻炼锻炼的。”

    项区长知道这是尧东书记的意思,那还能有什么不准地?

    这就是事情的整个经过。

    杨倩倩只听说了事情的前半截,事实上,就连段市长,也以为陈太忠去了党史办,那里虽然不是个什么好岗位,但过渡一下,并无不可。

    谁能想到,陈太忠居然被配到了地方志办公室?若说党史办位置很一般的话,地志办简直就是蛮荒之地了。

    因为这年头,很多区政府都不设地志办了,大部分拆分为二,一部分职能归了党史办,一部分职能归了民政局的地名办。

    这是一个可有可无的机构!

    杨倩倩也是政府中人,自然分得清这一里一外的差距,耳听得陈太忠居然被调到了地志办,不由得大怒,“这个章尧东什么意思嘛?地志办,现在凤凰市除了刚刚撤县改区地区政府,哪里还有什么区级地地方志办公室?不行,回头我跟我干爹说说去,玩人也不能这么玩吧?”

    “呵呵,不用了,尧东我这么多嘴,我这日子怕是更不好过了,”陈太忠含笑阻止了她,事实上,就在杨倩倩讲述事情前半段的经过时,他已经现了问题的关键:吴言,十有**,是这个女人踩了我一脚!

    不过,这种事他自然不能向杨倩倩解释,说不得只有劝劝她了,“说实话,我还真的喜欢这个地志办,咱俩老同学了,你总不能不知道,我很爱看历史典故的吧?”

    一边说,他一边开心地笑笑,以示自己没有任何怨怼的心思。

    事实确实如此,他真的没有怨怼的心思!

    陈太忠当官,那是为了锻炼情商来地,虽然他也计较位置和级别,但并不是说以那个为唯一地标准。

    以今天为例,自打张新华跟他谈过心之后,他地情绪就非常低,那不仅仅是因为他被打入冷宫了,更重要的是,他苦心孤诣设计地方案,居然从出点上就错了,这才是最打击他的。

    可眼下,杨倩倩的话说明,他的调动并不是因为方案错误,那他还有什么不满足的?所以这笑容,是自他内心的!

    我

    骄傲哦,陈太忠不住地在心里提醒自己,下午张书记句听到了耳中,眼下虽然知道,自己设计的东西虽然起作用了。但是……这似乎是侥幸所致,新华书记地劝诫,那好像才是王道……

    “可这不利于你的进步啊,”杨倩倩看起来颇有点不甘,旋即,她的眼珠一转,“要不这样吧,你去找找吴言。她跟你关系不是很好么?”

    我再去找她,怕是就落到传达室主任那个份儿上去了,陈太忠笑笑,“找她做什么?我这人啊,从来就不习惯求人!”

    这是假话,他还真存了找吴言晦气的心思,至不济也要拿着那块床单,在书记大人面前晃晃——吴书记你挺厉害啊,吃干抹净就不认账了?抱歉,哥们儿这里有证据!

    因为他觉得自己确实有点冤枉。哥们儿我只是防卫过当嘛,可眼下,吴书记你防卫过当得……不止一点半点啊~

    不过,这事儿,似乎也弄不了那么清楚,被杨倩倩这话一激,他也懒得再去考虑吴言的想法了:这下。大家总应该可以相安无事了吧?

    不习惯求人?这才像我的同学。杨倩倩点点头,“来,吃饭吧,你不要来点酒?”

    话是岔开了,但她的心里已经暗暗做出了决定,等机会便宜的时候,一定要把这个情况告诉自己地干爹!

    调动总是要花一点时间的,等陈太忠上任的时候。才知道自己要去的地方志办公室是多么的可怜。一个办公室。连上他这个主任,也总共不过俩人!

    他是主任。另一个四十出头的大姐李丽红就是副主任了,当然,说她是副主任科员也无所谓,反正就这么两苗人。

    李丽红的公公,以前是湖西区副区长,在有能力的时候,把她从百货商店调到了横山区的政策落实办公室,现在落办已经基本完成了历史赋予它的职能,裁撤了,而李丽红地公公人走了,茶自然凉了。

    总算是别人觉得她不是个生事的主儿,就把她划拉到了地志办。

    李大姐是个乐天派,对工作也不怎么上心,她对工作的认真程度,远远比不上对儿子胃口的担忧程度,在地方志办公室里,她唯一的工作就是打扫卫生,然后盯着手表等下班。

    当然,陈太忠既然来了,她要打扫的东西,就略微地多了一点,陈主任想帮着动手来着,不管怎么说,对方的年龄和资历在那里放着。

    可他转念一想,不对呀,哥们儿我是领导啊,虽然尊重老同志是应该地,可咱好歹也是这个小小地办公室的头儿了,形象总还是要讲的吧?

    可这么做……会不会给别人留下什么自大的感觉呢?难得地,睥睨天下、仙界横着走的罗天上仙,居然为打扫卫生这样的小事,足足左思右想了一个多小时。

    想到最后,还是曾经身为上仙的自尊,让他硬生生坦然地坐到了那里,当然,他也没有就那么生受了,而是笑嘻嘻地同李丽红拉起了家常。

    李丽红可没想到这个年轻的主任会因为这点小事魂不守舍,她见识过地领导不少,尤其在落办地时候,那些等待落实政策地领导,很有些怨气冲天的,所以,她根本没把陈主任地束手旁观放在心上。

    这世界上的事儿还就是这么奇怪,陈太忠信心满满地打算揣摩人心的时候,遇到的反倒是不把这些当回事儿的主儿。

    “陈主任,我孩子身体有点不舒服,我想早点回家领他去医院看看,您看……”既然觉得这个主任和善,李丽红当然就要给自己找点事做了:家里的床单好久没洗了呢。

    “哦,那你早点走吧……”陈太忠笑吟吟地点点头,心里却是有点感叹:唉唉,人浮于事,人浮于事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