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百三十一章(书号:760

第一百三十一章

作者:陈风笑
    晕死了,这也叫高升?陈太忠有点无语,不过再想想,杨倩倩可是段市长的干女儿呢,没准,有什么内幕消息?

    想到这里,他努力把脑中那些负面情绪抛开,轻笑了一声,“哈,你帮我省点钱吧,海上明月实在太贵了,蝴蝶山庄怎么样?”

    去海上明月那种豪华地方,花钱多少倒还在其次,最重要的是,他并不觉得这次是升迁,所以,去这种很正式的地方庆祝,没准会显得自己太过烧包或短视,惹来杨倩倩的小看就没意思了。

    蝴蝶山庄的消费,也不是很低,可这里是生态型饭店,而且卖点是针对那些热恋中的情人,虽然去得起这里的,大多是中年男人挎个比自己女儿大不了多少的少女,但总还是以情调闻名的。

    不得不说,陈太忠的虚荣心还是比较强的,为了怕遭人耻笑,索性就定在蝴蝶山庄了。

    当然,他之所以选这么一处地方,也是因为他心里隐隐地意识到了,杨倩倩对自己似乎有点好感,而他本人对杨倩倩也不反感,那么,若有若无地用用美男计,也不是不可以吧?

    “要隐晦,要暧昧,但是不能过线,那可是好朋友来的……”这么叮嘱着自己,陈太忠昂然地走进了蝴蝶山庄。

    不多时,杨倩倩也到了,一见面,她就笑吟吟地夸奖陈太忠。“嗯,还是你想地周到,整天在办公室里,吹空调都快吹出毛病来了,这儿是比海上明月舒服点,是自然风……”

    显然,这是一种比较隐晦的鼓励。

    陈太忠明白这话的意思,不过。他的心思并不在这上面,所以他很坦然地笑笑,走上前帮杨倩倩拉开椅子,“哈,坐啊……”

    杨倩倩被他这种殷勤弄得愣了一下,不过,她很快就恢复了正常,笑着看他,“这是今天高升了,心情好?居然知道帮我拖椅子?”

    “高什么高啊!”陈太忠撇撇嘴。坐回自己的座位,“我这是打入冷宫了,唉,都是什么事儿嘛,我没做错什么啊……”

    “冷宫?”杨倩倩惊讶地睁大了眼睛,愣愣地看着他,“没搞错吧你。我干爹说你做得不错啊。不是把你调到区里去了?”

    “区里?”陈太忠哭笑不得地点点头,“没错,倒是调区里了,合着你以为,下放了才是冷宫?”

    段市长说我做得不错?他心里苦笑,我这做得符合原则,当然是不错,他肯定不能说我做错了。不过。张书记说了啊。是不合时宜嘛。

    “没道理的吧?听说把你调到区党办了嘛,”杨倩倩这消息。还不是一般的灵通,“还有,听说还要给你个办公室主任干干呢。”

    “党办?”陈太忠傻眼了,他隐隐觉得,这事里似乎有点什么东西不对,不过一时想不出原因,“不是党办,是政府办。”

    “那倒是奇怪了,”杨倩倩从手包里一阵掏摸,摸出个手机来,“嗯,我给我干爹打个电话问问。”

    “算算,”陈太忠一把拉住了她……手上的手机,她穿地是短袖,“咱们先点菜吧,这也不急在一时。”

    趁着上菜的工夫,杨倩倩和陈太忠你一言我一语地聊了起来,不多时间,陈太忠就弄明白了这次事情的大致经过。

    凤童线有隐患这件事,被办案的警察层层上报之后,最终消息传到了段卫华的耳中,按说搁在往常,是由主管市政建设的副市长来出面处理或者上报的。

    不过,由于这次涉及到了某个副处级的离奇死亡,段卫华一直关注着此事,居然提前知道了这桩隐患。

    在这里,就不得不说一说段卫华的升迁史了,他原本是八五年大裁军撤裁下来的政工干部,擅长地就是党务这一套,到地方以后,是以书记的身份一路升上来,直到到了凤凰市副书记之后,由于章尧东过于强势,才就任了凤凰市市长一职。

    所以,政府工作,并不是他所擅长的,反倒是章尧东,对政府工作比他了解得还多一点,只是“章好权”,所以……就成了眼下这个格局。

    当然,这并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段卫华虽然不擅长政府工作,可手下有自己的班子,他只是高瞻远瞩、高屋建瓴地把握好大方向就可以了。

    不过,正是因为如此,他还真的不知道,凤童线提前完工,会产生这种比较离谱的后果。

    段卫华只当筑路同练兵一样,在部队里,他可见识过大练兵,也知道“冬练三九夏练三伏”,他总觉得,这世上无难事,只要工夫下到了,就没有办不成地事儿,所以,这个消息,让他很是吃了一惊。

    当然,凤童路地工期,是党政两套班子一起通过的,他倒也不是担心责任问题,可纵然如此,他还是很恼怒:妈的,这种事也不知道提前打个招呼,这是拿我这市长当猴耍呢?

    不怪他有这个心思,他原本就拙于政务,上任以来,虽然一直是兢兢业业勤勤恳恳的,但疏漏之处倒也难免,这次凤童线的事儿,他扛得住——就算扛不住,也能拉一大票人来陪绑,不算什么大事。

    可长此以往下去,绝对不是个事儿啊,这次扛得住,万一……遇到扛不住的时候,那可不就抓瞎了么?

    万事就怕上升到一个高度,所以,段卫华对这件事真的很重视,为此,他提地找到了章尧东。

    倒不是说他真的要把章书记怎么样,章尧东比他要强势很多,他也自认,自己在凤凰市就是二号人物。丝毫没有掀翻书记地意思。

    可是,借着这个因头,段卫华可以向章尧东暗示一下地,尧东啊,政府地事儿你插手就插手吧,可你不能让我大事小事都蒙在鼓里吧?班子的和谐,也是很重要地嘛。

    果不其然,凤童线里那点文章。章尧东真的是了然于胸的,他甚至有点奇怪,这个老段,至于么?不是什么大事吧?别人都是这么干的呢。

    不过,段卫华虽比章尧东大六岁,但平日里还算比较低调,对掐地也主要是秦系人马,所以这么个小面子,章书记还是要卖的,“嗯。这件事就这么着吧,回头你把政府工作流程重新强调一下,有些事情不能因噎废食,可下情上达也不能忽视……”

    就这么简单的两句话,段卫华手中的权力,无形之中就又放大了一些,最关键的是。这件事。章书记是赞成的!

    倩倩这个同学,还硬是要得!这一刻,段卫华有点念陈太忠的好了,对他来说,这两句话足以抵得上以前自己对陈太忠的照拂了。

    只是,章陈太忠,他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对了。老段。那个陈太忠。年纪轻轻,冲劲儿不小啊……”

    陈太忠何其幸也。一个区区的副科,居然能被两个正厅,还是

    政的一把手地正厅念叨起来!

    段卫华听得就是一愣,我没把小陈说出来啊,尧东怎么就知道了呢?

    当然,他也是见识过无数大大小小的斗争的,下一刻他就反应了过来,公安局里,不但有局长,也有政委啊,尧东这个信儿呢。

    那么,章尧东的话,意思就很明显了,那是一个不着痕迹的警告,老段,面子我是给你了,不过,你也别得寸进尺,私下捣腾什么文章,我章东眼里,是不揉沙子的。

    “那倒是,”段卫华索性点点头,也不藏着掖着了,“这个同志是个好苗子,又不浮躁,更重要的是,心中能时刻把大局放在第一位,眼下能踏踏实实干点实事儿地年轻干部,真地不多。”

    “我也很看好他,”章尧东点点头,“不过年轻人嘛,还是需要锻炼,老段你这么说,也有点为时过早吧?”

    事实上,若是没有黄老次子的因素,在章书记的眼里,陈太忠十有**就要被划进“好大喜功”的行列了,可正是因为有了这层因素,章东居然会“看好”他了。

    辩证唯物主义告诉我们,看问题的角度不同,导致的结果多半就要大相径庭,而章尧东……好权!

    段卫华听得这话,心里登时“咯噔”一下,只当章尧东要把气撒在陈太忠身上了,他正琢磨着,该不该出手拉陈太忠的时候,章书记又话了。

    “嗯,这样吧,还是把他调回区里好了,吴言早跟我说了,她那里的党办缺人,离组织近一点,他也能尽快地提高自己,你说呢?”

    这时候,段卫华才想起来,自己干女儿地同学,似乎早就得到了章书记地青睐,党校进修,可不就是尧东点头地么?我的纸条……被人塞桌子缝里了!

    他能有什么好说地?只能赞同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