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百二十九章 苦心设局(书号:760

第一百二十九章 苦心设局

作者:陈风笑
    卫星的离奇死亡,在凤凰市的街头巷尾一时被传为笑的领导班子身上登时就增加了太多的压力。

    死一个副处级并不算什么问题,但这个死法实在太糟糕了点,于是凤凰市公安局成立了专案组,要尽快弄清楚死者的死因,看是不是有人从中做了什么手脚。

    当然,大家都知道,真凶估计就是死者自己,再查也查不出什么,可该走的形式还是要走,尽快搞出调查结果,结案了事。

    任书记的社会关系是极其复杂的,不过,专案组人手多权力大,能去一一排查,而这被排查的人中,有不少是国家干部,陈太忠就是其中之一。

    按说,陈太忠同任卫星是没有任何交集的,警方根本没有任何理由找他,但是很遗憾,警方在任书记的车里现了两封信,写信人就是陈太忠。

    一封信写于十天前,信封上的邮戳也可以做证,信的内容比较敏感,是陈副主任在观看了凤童线通车之后没几天写的,主要是置疑这一级路在如此短的工期内完成,会不会留下什么隐患。

    当然,陈副主任并不是搞道桥工程出身的,他只是根据自己在东临水修路的经验,觉得凤童线或许不应该完得这么快,所以,头一封信里,请教的意思很明显。

    另一封信却是三天前,看那样子,或许是因为任书记根本不屑于回答一个外行地问题。又或者任书记觉得陈某人官位太小,又不在其位,纯粹是多管闲事,应该是没对上一封信做出任何的解释。

    所以,陈副主任的第二封信,写得就有些犀利了,因为陈某人已经查过了一些资料,大致可以肯定。凤童线应该会有些隐患存在。

    “我这么一个外行都能知道这个,任书记你会不清楚么?”陈某人写的字,其实不怎么好看,不过其中的意思可是很拿得出手,颇有点正气凛然的味道。

    “……没错,这本来不是我的职责范围内的事,任书记也可以无视我这样地九品芝麻大小的干部提出的问题,但是,我作为一个年轻的**员,对这样的事情没有坐视的道理。所以,还请您在百忙之中,拨冗为我解惑,或者,有其他工程师的解释也可以……”

    “……如果得不到您的答复,我想,我会通过组织渠道反映我所怀疑的问题。因为。凤童线不但是凤凰人民节衣缩食凑出的钱修地路,而且,可能存在的隐患一旦生,没准还会导致人民生命财产的损失……”

    专案组的警察见到这两封信的时候,头一个反应就是,这人是不是有病啊,手伸得这么长?莫非是……是想讹诈任书记?

    甚至有人想到,任书记汽车后备箱的里那二十万。是不是就是为这厮准备的呢?

    照这么推论下来。按理说。陈太忠是没有谋害任卫星地动机地,不过。想到这人或许能了解一些任卫星近期的动向,警方还是要找到陈副主任多了解点情况的。

    “你为什么写信给任书记?现在通讯和交通这么达,打个电话,或者上门直接问不就行了?”

    “那怎么可能呢?”面对两名警察咄咄逼人的目光,陈太忠轻笑着摇摇头,“呵呵,我本来就不认识任书记,而且又不是城建系统的人,他是副处,我是副科,换了是你,你会接待我?”

    “那你为什么不直接通过组织反应呢?”警察们不肯放过他,“非要写第二封信,说说你的想法,和这么做的动机!”

    “两位也是公务员吧?”陈太忠笑着看着两名警察,“大胆假设,小心求证,是我们这些公务员应该做到的,做事要讲证据,我总不能听风就是雨吧?我都说了,我是外行,哪能把主观臆断随便上报组织?”

    这话是绝对在理地,可这俩警察听了,总觉得眼前这厮有点古怪,可到底是哪里古怪,却又说不出来,现在这社会,还有这种这么较真和多事地公务员?

    “对了,任卫星联系过你没有?”一个年纪大点地警察不着痕迹地误导着他,“他有没有说过,最近要来看看你之类的话?”

    “没有啊,我这两封信,他一点反应都没有地,”陈太忠一脸的茫然,旋即自嘲地笑一声,“呵呵,还是人微言轻啊……现在,他又死了,看来我得

    郭总经理了。”

    俩警察对视一眼,“郭总,目前生病住院呢,这两封信,我们帮你转交,不知道方便不?”

    “那可太谢谢了,”陈太忠的脸上,泛起了很阳光的笑容,“我写给他,人家未必接受呢,倒是你们转交,应该效果会更好些……”

    俩警察再对视一眼,微微地点点头,看来,对方想要讹诈钱财的可能,也是不存在的,否则不可能回答得这么爽快!

    当然,把信转交郭总,那只是警察们的试探,没结案之前,这种东西是不可能转交出去的——虽然这东西看起来,跟任书记的死亡一点边儿都沾不上。

    可是,这封信的内容,多少有点敏感,通过一件案子,带出一串案子,又是警方办案常用的手段,所以,两个警察还是拿着信去市政工程公司了解了一下大概的情况。

    郭总在住院,没办法打扰,可工程公司里,绝对不缺少类似的专家,于是,凤童线确实可能存在安全隐患的事实,被挖掘了出来。

    一天之后,消息就传到了段卫华的耳中,事态,一如陈太忠所设计的那样展着。

    这个创意,是他离开砖窑之后,冥思苦想之后才得出的,先可以确定的是,为了吕强的货款,任卫星必须死,否则的话,郭晋平没法上位。

    ——反正丫贪了那么多,该享受的肯定也都享受到了。

    可是,该怎么死,那就是学问了,因为凤童线的隐患而自杀,实在有点不合情理,而且,陈太忠自己也不会从中捞到什么好处,所以他琢磨了一下,决定安排个意外死亡算了。

    最关键的是,他可以利用凤童线做做文章,警方在调查任卫星的死因时,绝对不会漏过那两封信的,所以,他陈某人办事认真、处处为大局考虑的名声,应该是能借此传出去的。

    这么一来,就算他从中捞不到什么政绩,但博一个比较好的口碑回来,大致还是可以做到的,这种死无对证的机会,可并不是很多!

    不过,伪造那两封信,还是花了他一点时间,最关键的是,他得半夜偷偷地溜进邮局,把邮戳调到合适的时间,盖到信封上。

    一切准备就绪之后,他还得找到任卫星落单的时间,还好,落单的时机不好把握,但“落双”也是机会嘛。

    至于说车后备箱里的二十万,那可彻底地跟他无关了,这几天来,陈太忠从任卫星的几处落脚点现了不下五百万的现金,怎么会把那么点钱看在眼中?

    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他一个人单独策划的——事实上这种事他也找不到人帮他出点子,所以,在两个警察找他谈过话之后,他就开始沾沾自喜了:嗯,哥们儿头一次策划这么复杂的东西,看起来效果还不错?

    不知道这消息,会不会传到段卫华的耳朵里?陈太忠开始胡思乱想了,哥们儿这问题虽然提得有点尖锐,但是说穿了,也是为凤凰市市政府好不是?

    献礼的政治意义是巨大的,仅从这一点上讲,凤凰市领导班子的政治觉悟还是很高的,陈太忠无意置疑领导班子所有成员的智商,他只是想,领导班子里,大多数人是绝对不知道这里面所蕴含的风险的!

    所以,他这么做的目的,不过是向各位领导敲敲警钟而已,若是能引起大家的警觉,也就不枉费他这一番苦心了。

    最多最多,他也不过是想博一个“办事认真”的名头而已,反正指望这一点事儿就落下什么好处的话,那是不现实的。

    与其指望这个,还不如指望自己**头的事迹被报导出来,那样可能获得的收获应该会更多些,不管怎么说,帮助下岗职工实现“再就业”这种敏感文章,走到哪里也能混得上政绩。

    可是、但是、居然……事情的结果,非常出乎他的意料,三天之后,张新华书记亲自找到了他,“太忠,听说,你对凤童线的回归献礼,有点不同的看法?”

    “看法倒是没有,”陈太忠很谦逊地摇摇头,心里却有点微微的得意,奖励下来了么?“呵呵,不过是想着拾遗补缺,心里有一点点疑惑而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