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百二十七章(书号:760

第一百二十七章

作者:陈风笑
    据郭晋平郭总经理估计,任书记的家产,当在五千万到一亿之间,要是算上其他明里或者暗地的股权之类的隐形资产,怕是还能再多出那么六七成出来。

    这是一个以利益为经、乡情为纬所织成的庞大的网络,任书记到底有多少钱,怕是除了他本人之外,没人能说得清楚。

    “使劲榨一榨的话,没准……他真能出得起两亿,”这是郭晋平最后的总结,毫无疑问,这话多少有点教唆别人犯罪的嫌疑。

    他这么一说,就滔滔不绝地讲了一个多小时,陈太忠见他谈兴极高,心下一软,少不得从须弥戒中又拎出两瓶水。还有一筒灭害灵,扔了下去。

    不过,听了最后这总结,陈太忠也反应了过来,估计这厮是平日里被架空架得怨气太大了,兴许,是想借我地手除去任卫星,丫好自动上位?

    可是。该怎么对付任卫星呢?这显然又是一件比较费脑筋的事儿,他想了半天,才问出了一句,“你知道不知道,跟任卫星有利益关系的秦系干部有多少人?”

    郭晋平谈得兴起,一时间也忘记了有些东西须小心言语,说不得就要略微夸大一点事实,“跟他走得近的,大概就二十多个,不过有利益关系的。两三百是肯定有的!”

    他这么说,自然是想强调一下,任书记人脉那么广,兜里的钱怎么可能少得了?这是一个隐晦的暗示。

    殊不知,他这话却是起了相反地作用,陈太忠一听就有点毛,这么多人?

    罗天上仙也会毛?没错!他真的有点毛了。

    陈大仙人是很狂妄的。不把天下人放在眼里。但是遇到人多的情况,他多少是有点心理障碍,被众仙人合力围攻的老事就不用提了,只说报考公务员时激起众怒的场景,也让他记忆犹新,而且时不时地以此提醒自己:惹人不要紧,不过,别一次惹太多人。

    听到两三百人这个数量。他就有点犹豫了。显然。这桩买卖是太大了点,他吃不下。也没办法吃,树敌太多,是官场的大忌。

    按他原来的计划,他以为市政工程公司里,是郭晋平在负责,所以,他掳了人出来,打算好好消消对方的气焰,然后再勒索一笔钱财,拍拍屁股走人。

    等郭晋平饿得半死的时候,他会设计让吕强和其他几个工程公司地债主“偶然经过”一下,“好心地”将总经理救出来。

    想来这救命之恩,郭晋平总是要报答的吧?那就把欠款结了不就完了?至于郭总在事后会不会怀疑元凶就藏在这几个恩人中,那倒也不怕,让人吃哑巴亏,那是陈太忠的强项,无非就是该如何

    救”设计得巧妙点而已。

    可眼下,问题就大了,捉错人倒是小事,最多不过再捉一次,也费不了多少事,可问题是,任书记若是真的拥有那么强大的利益共同体的话,吕强想要催回欠款,还真的不是那么容易地。

    更要命地是,这张的网的关系,必定是错综复杂的,若仅仅是商场中人那倒还不要紧,但其中涉及了太多官场中人!

    这些人一旦齐齐力,利用手中的权力,不择手段地去探查,陈太忠就有点担心,自己的小伎俩没准会露馅,带累了吕强事小,到最后没准他自己都得牵扯进来。

    不择手段的官场中人,远远比不择手段的商场中人可怕,因为他们本身就是规则地制定者、解释者和执行者。

    陈太忠本身就不是一个循规蹈矩地干部,所以对类似官威地认识,还是非常深刻的。

    当然,他有信心从任卫星手里勒索出点钱财来,若是连这一点也做不到,他这个罗天上仙不如找块豆腐一头撞死得了,省得活在世界上出乖露丑。

    可若是要让他将勒索来地钱财交给吕强,冲抵货款——那不是扯淡么?这种事情原本就是一码归一码的,他不在乎钱,可也没有当散财童子的兴趣。

    总之,郭晋平总经理的点睛之笔,却是给陈太忠造成了极大的被动,他甚至有点不想管这事了:真的太麻烦了!

    只是,想想那座会让他声名远扬的“太忠库”,陈太忠终于咬咬牙,算了,还是费心把这件事张罗一下吧。

    “好了,我想,现在我需要跟你谈笔交易了,”他轻咳一声,“我帮你干掉任卫星,你全面接手公司事务之后,需要解决一部分的历史欠款,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在这一刻,郭晋平恍然大悟,敢情,我是被一群愣头青稀里糊涂地抓来的,人家原本要对付的,是任卫星!

    对方话里的意思,他听得再明白不过了,可以肯定,这愣头青是受了哪一个债主的委托,才使出了如此下作的手段,根本不是因为贪图自家的那点灰色收入!

    “没问题,没问题,解决哪一家,你直说好了,”郭总忙不迭地应承了下来,事实上,对方说话这么不知道遮掩,其智商令他很不齿,不过,天大地大,眼下争取安全脱身才是最大的事!

    而且,他没必要去管任卫星的死活,他甚至很愿意亲手帮对方干掉任书记!

    只是,全面解决所有的债务,那也不现实,工程公司的摊子,其实已经是一团乱麻了,就算任书记下台郭总经理上台,那也根本不是他一时半会儿就能经营好的,所以他很愿意就此打探一下,外面这厮到底是那一路人马派出来的。

    顺便,也算是再试探一下对方的智商下限。

    “哈,我看起来有那么傻么?”陈太忠笑笑,没怎么在意,人家打着解决债务的幌子询问,也算师出有名,他自然是要还一个“以德服人”回去,“好了,等我收拾掉任卫星的时候,自然会有人在这里现你,你可以试着猜猜,在现你的几个供货商里,哪个才是主使者……”

    他话里的意思说得很明白,那几个人的债务,郭晋平都得负责解决了!

    敢情这位不是傻的啊?郭晋平点点头,我说嘛,能做出这样的事来,怎么可能是智商不够的?

    人家之所以这么肆无忌惮地说话,那只能证明一点,强势!非常的强势!而他郭某人在人家眼中,根本就算不得威胁!

    遗憾的是,陈太忠不仅强势,而且他的智商或者说凶残,也远远出了郭总的预期值,“……不过呢,我友情提示一下,你要折腾得动静太大的话,到时候,你会成为真正的买凶杀人者的!”

    这才是他的真正杀手锏,这是一个充斥着利益交换的社会,没有无缘无故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任卫星一旦身死,按照谁受益最大嫌疑也就最大的原则,要是有人真把屎盆子往郭晋平身上扣,郭总经理根本无法解释得清!

    郭晋平的侥幸心理和种种算计,伴随着这句话被击得粉碎!对这句话里所包含的恶毒,他有极其深刻的了解。

    事实证明,他对人性中心理阴暗面的理解,也非常配得上他这个总经理的身份,因为接下来,他自然而然地想到了:这件事情,大概会成为对方要挟自己的把柄,并且成为伴随自己后半生的、抹之不去的阴影!

    这一刻,他心如死灰!

    陈太忠听了听,现里面那厮没有什么反应,终于认定,这件事情大约是谈拢了,那么,接下来就是找到任卫星,勒索点钱财,顺便再为其安排一个合适的死法。

    “看来,你没什么异议?那我就忙去了啊,嗯,那点水省着点喝。”

    “等等,我还有一个建议!”郭晋平不愧是搞技术出身,脑瓜确实比一般人要灵活上许多,在如此的困境中,他居然能想到更多的东西。

    事情已经这样了,也不可能更糟糕了,指望对方良心现或者智商不足,在以后的日子里放过自己,那是不太现实的,命运,必须掌握在自己手中!

    于是,郭总经理猛然间就想到了一直让自己惴惴不安的另一件事,凤童一级路!

    将来一级路上,十有**是要出现点小麻烦的,而任卫星一旦身死,他就连可以共同抵抗风险的战友都没有了,虽然那战友,很可能在最关键的时候,从背后抽冷子暗算他!

    那么,眼下来说,安排得当的话,这个风险或许不会再出现了!

    “这位大哥,冒昧地问一下,那个……呃,你计划怎么弄死任书记呢?”

    “怎么死都可以吧?”陈太忠不在乎这点,“嗯,实在不行的话,直接人间蒸,我保证,所有的人都找不到他的尸体——哪怕是半片指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