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百二十五章(书号:760

第一百二十五章

作者:陈风笑
    郭晋平最近不是很忙,前一阵,为了给香港回归“献礼”,市政工程公司忙得一塌糊涂,尤其是凤童一级公路,那条路的工程量真的不小。

    童山是天南省大名鼎鼎的旅游胜地,也归凤凰地区,不过,通往那里的,一直是十年前修的一条老路,虽说是二级公路,但已经破败得一塌糊涂,严重地制约了当地经济地展。

    为了解决这个瓶颈问题,凤凰市政府年前决定重修一条一级公路,这样,能最大程度地利用童山地旅游资源,从而带动整个童山县地经济腾飞,让凤凰地区的经济建设再上一个新台阶。

    这个方案已经议了好几年,正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眼下国家加大力度搞基础设施建设,凤凰市终于搭上了这趟车。

    凤童一级路开工地时候,因为回归在即,仔细算算只有半年了,凤凰市政府相当重视这个项目,不但有公路局的参加,还同时招揽了其他省地级的四支施工队伍,竭尽全力想在香港回归时作为地方地献礼。

    所以。市政工程公司也在其中揽到了相当数量的活,在大家没日没夜的苦干巧干下,原本需要一年半完成的活,硬是在半年内被几支不要命的队伍活生生地搞定。

    郭晋平没怎么到现场指挥,他坐镇后方,全力保障筑路队伍的后勤供应,

    方面面的协调,这也是相当累人的。毕竟,“回归>上是政治任务来地。

    半年来在现场指挥的,是市政工程公司的党委书记任卫星,任书记也真下了苦功夫,这半年期间,他在现场时间呆的不下五十天!

    现在的郭晋平郭总经理,正坐在办公室里看有关这次筑路的剪彩仪式的录像,秘书催他好几次了,说是吃饭时间到了,他只是不耐烦地挥挥手。“好了,我知道了,你忙你的去吧,这录像我还要仔细地看看……”

    郭总是六十年代名牌大学毕业的,看着画面上范晓军副省长笑眯眯的讲话,脊背上就少不得冒出了点冷汗,我草。到时候收拾我地。会不会也是范晓军?

    他是路桥专家,自是知道,凤童一级路里埋了什么样的隐患,什么施工材料之类的别说,只说这工期,就是太大的麻烦了!

    需要一年半完成的公路,在半年内被火修好了,这原本就是离谱得不能再离谱的事儿了。就算范副省长是外行。他难道不知道。修路时很多工序,完成的时间根本不可能人为地被缩短么?

    只说打地基这一项。只用那么几天去碾压夯实,根本就不可能负担起该有地承重能力,将来路面不均匀下沉,那是迟早的事!搞不好还会有塌陷!

    狗屁的献礼!郭晋平心里暗骂一声,恨恨地关上了电视,整个身子慢慢地陷进了大班椅中,眼睛也疲惫地闭上了,他似乎已经看到了凤童一级路各路面不久后扭曲断层的现场,唉,这就是外行领导内行的必然结果啊。

    可惜,就算他心里再明白,但这是政治任务,是他根本无法拒绝的,他现在要考虑的,是出了问题之后,政府会把任卫星书记当作替罪羊,还是把他自己当作替罪羊?

    也许,谁都不会那么惨吧?郭经理见识过不少政治上的风风雨雨,其实,只要大家心照不宣,一切都当作没生过,再提高路面地养护费,十有**也遮挡得过去。

    可纵然是如此地想,他地心里还是禁不住地打小鼓,他非常清楚,盯着自己这个位置地人,实在是太多太多了,唉……

    嗯?天阴了么?郭晋平正闭着眼睛琢磨着呢,猛然觉得,眼前一暗,不由得睁开眼睛一看,却见自己面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多出了一个人。

    这个人的脸上,是什么东西啊?哦……好像是女人地内裤?半透明的那种?

    能如此神奇地出现在郭总办公室的,自然是陈太忠陈大仙人,他悄悄溜进工程公司,正要动手,猛然间意识到,哥们儿还是要继续混迹官场的,这万一被人记住相貌,似乎不是什么好事。

    通过仙力,他改变了一下自己的容貌,不过仔细想想,还是不放心,又在翠心须弥戒里胡乱翻腾了一下,嗯,情趣内裤?这个东西的弹性还不错,套在头上应该没什么问题。

    反正这些都是新内裤,在仙人那堪破一切的眼中,无非就是一些轻纱而已,只是裁剪的形状……或许算有点怪异吧,没人用过,当然就不存在污秽之类的说法。

    所以,他的这一形象,落在郭总眼中,只觉得对方脸上虽然有物,但又隐约看得见轮廓,可是想仔细辨认一下的话,却是又有些飘渺,若隐若现间,倒是深合“情趣”二字。

    不过,眼下的郭总经理,绝对没有欣赏的心思,此人的出现方式和古怪造型,已经将来意表达得淋漓尽致了:这人不怀好意!

    郭总经理张嘴想叫喊,但是,他愕然地现,自己的嘴巴乃至于身体,似乎已经僵化,完全不受控制了。

    下一刻,他直觉得脑袋上挨了重重一击,登时就陷入了昏迷中。

    等郭总再次醒来时,只觉得身边黑漆漆一片,自己整个人躺在冰冷地泥土上。却是不知道身处何处。

    “这儿是砖窑,呵呵,”一个声音在黑暗中响起,“郭总经理,这儿可是避暑胜地呢,你以前没来过吧?”

    这阵工夫,郭晋平已经隐约地有点适应了这里的黑暗,当年他被打成“臭老九”的时候。曾经在砖厂里干过一年多,只消两眼,他就知道,对方确实没有骗自己,这里绝对是砖窑,而且,是窑口被封死的那种。

    窑口被封死,那声音,自然是从上方烟道处传来的,还好。烟道没有被堵死,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才能隐约地看到一点东西。

    “我在砖窑干过,小伙子,别看我现在是总经理,可是我们这一代人吃的苦,是你们根本无法想像的。”郭晋平听出来了。对方年纪不大。

    而且,对方既然煞费苦心地将自己绑架出来,还不辞劳苦地将砖窑封上,这说明,对方并没有置自己于死地的打算,最少最少,他若是肯配合地话,该是有活命的机会的。

    意识到这一点。他当然就要争取活命的机会了。“好了。客套话我也不想说了,你说吧小伙子。想从我这儿得到什么?”

    “妈逼的,你自我感觉还真不含糊啊,”烟道内传来一声怒骂,“现在还有你话的份儿?操的,懒得理你,你先反省两天吧!”

    这一反省,就是两天多的时间过去了,这次郭总可是遭老罪了,什么断食断水的,倒还都是小事,眼下是盛夏,只说那成建制的蚊子军团,就骚扰得他接近崩溃了。

    砖窑里阴凉,这一点,不但他知道,蚊子们更清楚!

    初开始,郭总还能活动活动身体,试图吓走一些胆量不够地蚊子,只是,时间一长,蚊子们就反应了过来,这厮不过是“技止此耳”,你饿?我们还饿呢!

    这两天多来,郭总连个囫囵觉都没睡过,他从没想到过,一群蚊子就能将人折腾得几欲疯狂,所以,当陈太忠的声音再次响起的时候,他居然有些欣喜若狂了。

    “嗯,上次走的时候,忘记给你留下吃的和水了,我给你带来了两瓶矿泉水和两包干吃面,记得,干吃面里的洋片儿,你得给我留着!”

    说话间,烟道内一阵“窸窸窣窣”的乱响

    面伴着矿泉水自天而降。

    “喂,你能不能给我弄瓶‘灭害灵’来?”郭晋平实在是憋不住了,这个问题真地很严重啊,“大爷,我叫你大爷了,你好歹给我弄点杀蚊子地药啊,我买……还不成么?”

    “草,你还敢主动提要求?”陈太忠这是没事找事呢,做这种勾当,他可是熟门熟路,起码,在上一世,他是做过不少的,“行了,下次送饭就是三天以后了,妈的,你这官威倒是不小,准备喝尿吧你!”

    “我改,我认错,我真的错了!”郭晋平声嘶力竭地呐喊着,原本他还想弄几包烟呢,现在,他可是不敢再提了,“大爷~~”

    陈太忠做事的确促狭,“嗯,好吧,你知道错了,这个嘛……很好!不过我已经说了,下次就是三天后,你郭总要面子,我这绑匪的脸就不要了?嗯,就这么着吧,三天以后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