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百二十一章 三角债(书号:760

第一百二十一章 三角债

作者:陈风笑
    太忠被吕强说得有点心动了,刚想询问一下贷款的流他马上就意识到了另一个问题。

    “你不是认识卫华市长么?”他看看吕强,眼中带了明显的狐疑之色,“为什么不找他帮忙?他主管这些啊。”

    说这话的时候,他心里有些微微的得意,哈,我也能管段卫华叫“卫华市长”了,嗯,人家都要借给我房子了,哥们儿这说话的时候,就得尊敬点,也得亲热点,这才叫有来有往。

    “多少人盯着段市长呢,等米下锅的私企多了去啦,”吕强苦笑一声,他心中有事,一时也没注意陈太忠口中的称呼,“段市长亲口跟我说,他一给我开这个口子,场面就没办法收拾了。”

    这是套话,真正的情况是,吕强跟段卫华的关系,只能说很一般,这种敏感的时候,他用屁股想,都能想明白,段卫华绝对不会掺乎这种事!

    是这样的么?陈太忠仔细看看吕强,总觉得这家伙的眼神有点闪烁,于是点点头,“哦,这样啊,那我给卫华市长打个电话,看看我帮你的话,会不会让他为难。”

    他肯定是不可能打电话给段卫华的,不过,让杨倩倩转述一下,这并不是什么难事。

    吕强却是登时被吓了一跳,你以前和段市长不是不对路么?什么时候矛盾又缓和了?还一口一个“卫华市长”地叫着?太忠你果然是……非比常人啊!

    这时要是换个人。想帮他向段卫华递话地话,吕老板绝对会非常高兴的,自己说不出的话有人帮着说了,没准段市长还能真的考虑一下。

    可是这个人若是陈太忠的话,这个电话倒是打不得了。

    吕强并不害怕自己的谎话被戳穿,想那段卫华既然能成为一市之长,容人的雅量自然是有一些的,更不缺少见地。他不可能为这种小事较真,谁知道自己是在什么情况下说出这话地?万一是迫不得已的呢?

    可眼前这位就不同了,要知道,陈太忠是无须段卫华点头,独力就能帮了他的人,万一这个电话一打过去,市长大人随便说点什么,搞得这厮也心生同感,因而再也不肯帮忙,那可就大大的不妙了!

    “太……呃。太忠,段市长都摇头了啊,”吕强忙不迭地按住了他拿手机的手,一脸惶恐,“你这电话打过去不要紧,我夹在你俩中间,怎么做人啊?”

    这话在理儿!陈太忠认可这样的解释。不过。他揣回手机之后,总觉得这事,不是那么对劲儿,“你这水泥厂,这点钱都拿不出来?”

    “嗐,你就别说了,”吕强苦笑着摇头,“这年头。都难啊。要不是我想办法压着煤款和电费。一个多月前厂子就该关门了。”

    “不可能吧?”陈太忠对水泥的行情不是很了解,但以他想来。十万吨的水泥厂,这几个月来凡尔登能产出的水泥,不过也就三四万吨,价值个六七百万的,市政工程公司能压了他多少货款?这就转不动了?

    “你外面,到底多少欠款啊?”

    吕强地眼睛一亮,四下看看,压低了声音,“不瞒你说啊太忠,市政工程公司那里,就压了我八百多万的款子。”

    敢情你就这么一个客户?陈太忠撇撇嘴,“再给你找上四百万,你再扔进市政工程公司去?然后再来找我帮着贷款?”

    “这次肯定不这么玩儿了,”吕强摇摇头,脸上苦得像是喝了黄连水,“最近水泥挺俏的,我直接展渠道商了,操的,真不想跟公家的人打交道了。”

    “不过,贷款这事儿,我还真的不熟,”陈太忠摇摇头,“你总得有贷款项目、抵押的物资、还款计划之类地吧?有没有文字性材料?”

    文字材料,吕强自然是准备了,不过,他听说太忠不清楚贷款这事儿,少不得就要指点一二,而且,他很晦涩地点出,吴言吴书记,按理说就能办成这事!

    当然,这只是他地解释,如果陈太忠能通过别的更直接或者更高级的渠道弄到贷款的话,他更欢迎!

    吴言?听到了这个名字,陈太忠禁不住又想起了那款身怀名器的白虎,哥们昨天不那么做的话,是要倒大霉的,所以,应该算是正当防卫吧?

    不过,似乎……有些防卫过

    ,不管怎么说,对女人来说,那层膜还是挺重要的。

    算了!陈太忠寻思再三,还是终于否定了这个想法,既然是防卫过当了,她估计正在气头上,先搁置几天再说吧,等大家心平气和地时候再见面好了。

    不管怎么说,吴书记也是领导,给哥们点排头吃地话,就算我不怕,心里怕也要郁闷,那不是没事找事么?

    “我觉得,你这个建议,不是很好,”沉思半天,陈太忠还是对吕强地建议提出了异议,不过,他绝对不可能自曝其短,说自己在银行或者高层没人,那么,他有必要想想别的路子。

    就像上次修路修到绕路一样!

    “对了,那个市政工程公司地钱,真的那么难要么?”

    “你要帮我要钱?”吕强的瞳孔在瞬间放大了无数倍,他还真没想到,陈太忠放着大路不走,专挑小路,不过,这个提议他是再喜欢不过了,“那太好了,要出钱来,我给你提一成的好处!”

    “那儿到底欠你多少钱?”陈太忠对提成这事,不置可否,事实上,他现在也不怎么在乎钱,因为他是副科了,是副科了诶,该报销的能报销了,而且更关键的是,他再有钱也不敢大手大脚地花!

    “嗯、嗯……”吕强哼哼了半天,才撇撇嘴,“这个……就一千多万吧……”

    操的,你刚才怎么告我八百多万呢?陈太忠斜眼看看他,一声不吭,麻烦你跟我解释一下原因吧,你那破厂子那点生产能力,能产出来那么多水泥么?

    “这个……这样……”吕老板结结巴巴解释半天,才道出了其中奥秘。

    原来,市政工程公司接了不少活,这几个月对水泥的用量是很大的,而一开始,由于吕强的厂子积压了一些水泥,所以他的供应还是能够保证的。

    后来,他的水泥就供不上了,可市政工程公司的人以为,凡尔登水泥厂因为收不到货款,故意在工期紧张的时候刁难,就放出了狠话:货你可以少供,不过,以后就不要想接市政工程公司的活了!

    这下,吕强被逼无奈,去找一些销路欠佳的小厂子,接下散装水泥后重新打上凡尔登的包装,以保持供应量。

    “天公地道,我给他们的水泥,不管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绝对都是达标的!”吕总这么解释。

    “这都是公家逼出来的,不是我的本意!”

    “未必是这么回事吧?”陈太忠看着他冷笑,这点小猫腻还是瞒不过他的,“老吕,你是想转嫁资金压力吧?哼,你跟那些小水泥厂都结算了么?”

    吕强的脸登时涨得通红,不过,他的脸皮还真不是一般的厚,愣了一愣,他随即点点头,“没错啊,不过你也得体谅我不是?要不是扣着上家的货款,我能撑到现在么?”

    “要是我有钱的话,早跟他们结了,你以为我不想啊?不瞒你说,我现在外面欠着水泥款五百多万,煤款和电费三百多万,再加上其他的,哼,我也算千万负翁了,正负的负!”

    “三角债啊三角债~”陈太忠摇摇头,有点哭笑不得,没想到,这三角债的根子,居然还就出现在政府直辖的企业里,真是……“你倒是给我说个数啊。”

    “一千三百六十多万,”吕强叹口气,“到现在为止,给我的还不到一百万。”

    “他们没钱么?还是说资金紧张?”这是陈太忠唯一能想到的理由,而且,他既然打算帮忙要钱了,自是要弄明白里面的缘由,神仙也变不出钱来啊,假钞还差不多,钞票上的编号,那可是国家资源!

    “什么没钱?”吕强被这话气得够呛,“资金有点缺口,那是可能的,市政工程,从来都是决算比预算多,而且,款项大多的时候不能一次性到位。”

    “可现在是经济软着6啊,那谁来拉动gdp增长?自然是基础设施建设,”他对现在的宏观经济,有着清楚的认识,“工程公司可能没钱么?就算没钱,银行里钱可是老多了。”

    最后,他爆出一个惊天内幕,让陈太忠真的觉得,老吕这次,怕是真的被人阴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