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百二十章 怀旧情结(书号:760

第一百二十章 怀旧情结

作者:陈风笑
    才像我的同学嘛,陈太忠很高兴地挂了电话,打开卫迎头正撞上老妈,她侧着耳朵听好久了。

    “是个女孩儿?”老太太挺高兴的,“呵呵,女朋友?”

    女朋友……呃,我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呢,陈太忠被问得哑口无言,“那啥,妈,我饿了,你快做饭啊。”

    他大好的心情,被这个问题问得荡然无存,闷闷地坐在沙上,他开始琢磨:我的女朋友到底是哪个啊?

    任娇,那肯定是该算作女朋友的;杨倩倩嘛,她似乎对我也有点好感,要不也不可能这么帮我要房子不是?

    可是,吴言……吴书记怎么办?下午我可是许了诺了,万一丫真一认死理儿,咱也不能说话不算不是?这真是……让人头疼啊。

    想到这里,他又有点抱怨杨倩倩:我说倩倩啊,这消息你就不能提前、提前告诉我一声?早告诉我半天,哥们儿也不至于做那种下作事儿啊!

    想来想去,他也没个理会处,索性心一横,算了,爱怎么着怎么着吧,反正她们都是几十年的寿命,咬牙捱捱,不也就过去了?

    一旦想通了这个问题,他甚至都不怎么记恨吕强了,嗯嗯,无妄之灾,吕老板受了无妄之灾,这事儿本来就怪不到丫身上的。

    都是白虎惹的祸!

    吕强还真是找陈太忠有事。第二天一大早,他就把陈办地门口,“哈,太忠,这一大早就要出去?”

    “嗯,马上要回归了,我这儿事儿挺多的,每天还得到区里汇报呢。”陈太忠点头笑笑,“呵呵,老吕你找我,什么事儿啊?”

    什么事?吕强遇到的事,是这年头最难处理的问题,要钱!

    这么说吧,凡尔登水泥厂试车之后,经过试验,证实它所产出的32和425水泥,算得上是同标号产品中的优等品。拿着等级证书,吕老板就开始了四处公关。

    只是,凡尔登水泥厂实在是太新了,虽然打建厂之日起,吕强就开始有意识地四下宣传,但是新产品被行业中人认可的话,那需要一个过程。

    所以。他地水泥的销路。一开始不是很好。

    倒是有些私人建筑商和包工队想买凡尔登水泥,可他们把价钱压得极低,纯粹就是买那些小水泥厂劣质水泥的价格,这让吕强有些无法接受。

    他是做惯买卖的,自然知道,这价格一旦落下去,想再涨起来,那基本上就是做梦了。千做万做。这坏行情的买卖。不能做!

    这么一来,凡尔登水泥厂就陷入了困境中。吕强本身的自有资金,并不足以支持他独立建这么大的一个场子,同大多数先富起来的人一样,他是贷款建厂的,货卖不出去,不说还贷,光利息他就吃不消!

    还好,就在这个紧要关头,有人为他引见了一个贵人,是天南省省委常委、天南省副省长范晓军的小舅子杨斌!

    杨斌也就是三十来岁,说话做事很有股干脆利索劲儿,他一点也不掩饰自己地想法,“卖水泥?这不是什么大事儿,嗯,你能给我多少钱?”

    吕强谨慎地提出,可以考虑按销售额提成,谁想杨斌根本听不进去,“多大点儿事嘛?还提成?这么着吧,先给我十万,我给你活动一个可以长期供货的地方,行就行,不行拉倒。”

    吕强仔细查证了一番,确认杨斌确实是范晓军的小舅子之后,很痛快地拍出了十万现金,而杨斌也不含糊,真的为他找到了下家,凤凰市城建委!

    凡尔登水泥厂,终于起死回生了!

    可惜,事情并没有吕强想像的那么简单,没错,城建委是把他的水泥推荐给了市政工程公司,用量也不小,但是,另一个严峻的现实,马上就摆在了吕强面前,市政工程公司结款很不及时。

    于是,吕强感到了资金压力,但是,给市政工程公司供货,那是一般厂家根本想都不敢想地,他不敢向市政工程公司炸刺,说不得只能想尽一切办法筹措资金,以缓解资金供应链地压力。

    事实上,后来他又找过杨斌,希望杨斌能出面关说一下,让市政工程公司结算一点货款,但是,这个要求,被杨斌冷冷地拒绝了,“我只答应帮你找下家,我做到了,催款的事儿,你不要找我!”

    板的心里,敞亮着呢,知道人家不是帮不上忙,而是次就要算一次的钱,推销得用钱,这结款,自然更是得用钱了,“杨哥,需要多少钱,您吱声,咱们兄弟,啥不好说呢?”

    杨斌见他乖巧识做,倒也不藏着掖着,“要回来的钱,我提三成走人,成不成你给句话吧。”

    这个要求,吕强就实在无法接受了,我是做正经买卖的,莫不成你以为我是搞走私军火或者贩毒来的?哪里有那么大的利润?

    这么一来二去地,几个月下来,吕强就有点撑不住了,资金捉襟见肘,偏偏地,眼下地水泥市场俏起来了,他停了扩建地工程,都无法正常生产了。

    所以,他来找陈太忠,因为今年国家要控制经济展软着6,贷款不易,他想要陈书记帮忙想想办法。

    “找我贷款?”陈太忠这次是真的傻眼了,老吕你没事儿吧?怎么,我长得很像银行行长么?“这事啊,老吕,我还是真是爱莫能助。”

    “活动经费……包在我身上了,”吕强才不这么认为呢,能者无所不能,太忠在官场上有奥援,这个他是知道地,只要有权,贷款这种小事儿,算个屁啊?我又不是打算不还!

    他四下扫扫,低声向陈太忠解释,“八百万,不行四百万也成,我有抵押的,嗯,提一成出来给你办事!”

    敢情你还真以为钱是万能的?陈太忠有点不高兴了,他斜着眼睛看看吕强,伸手再拍拍他的肩膀,“老吕,银行里的款,你自己都贷不出来,找我有什么用啊?”

    你不肯出手?吕强叹口气,“唉,太忠啊,东临水那村子,我招了三十来号人,这可全是冲你的面子,老天做证,你人是走了,我答应你的可是没含糊啊,还有……”

    “东临水?”陈太忠皱着眉头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已经逐渐地在他脑中远去了,但是一旦被人提起,就有一种莫名的情绪涌了上来。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点怀旧的情结,他也有那么一丝半点,而现在他的思维逐渐接近常人了,那里可是他起步的地方,还有许多善良的村民。

    想到自己临走时,足有一百多号村民跟自己步行到了乡里,陈太忠心里居然泛起了一种叫“怅然”的情绪,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

    “你是说,如果我不帮你,他们就会失业,是么?”他的表情有些阴森,又有些狰狞,当然,有人认为是冷淡也无不可。

    吕强被他这眼神吓了一跳,登时连连摆手,“太忠你这叫什么话?我只是告诉你,我吕某人做到了有情有义,也没跟你玩什么人走茶凉的把戏,至于那些村民么……只要有我老吕一口吃的,当然就有他们的一口!”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脊背上冷汗直冒,说实话,他有经济压力,而眼下生产任务也不饱满,他还真有心思解雇一些人,当其冲的,自然就是那些村民,技术和管理骨干却是要留着的。

    可眼下对了陈太忠这种表情,他怎么敢承认有这心思?

    你有情有义……嗯,你是说我无情?陈太忠叹口气,事关曾经是自己辖下的村民,他还真的硬不起心肠来再次拒绝吕强的请求,不就是贷款么?不会很难的吧?

    只是,有些问题,他还是要问清楚的,“老吕,你听谁说,我能贷到款?”

    这还用问么?我看到你跟吴言很亲热的啊,吕强苦笑一声,都不用请出你身后的大神,只要吴书记肯帮忙,几百万,那算得了什么?

    当然,说话还是要讲方式方法的,“我是有抵押的贷款,太忠,搁在往常根本不是个事儿,现在是国家紧缩银根,银行只对国企放款了,所以我想贷款,必须得政府里的人出面啊。”

    吕强一边这么解释着,一边仔细观察着陈太忠的表情,他相信,只要自己强调出“有抵押”这个事实,也就是说不会让陈太忠犯错误,这家伙八成还是会帮忙的。

    不过,他心里也有点微微的奇怪,陈太忠什么时候转了性子?给钱不要,说起村民来,倒是肯帮忙了?这可不像合格的国家干部,最起码在这个年代,少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