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百一十八章(书号:760

第一百一十八章

作者:陈风笑
    到陈太忠这话,吴言吓得魂飞魄散,张口就要大声呼豁出去了。

    我可以给你,真的,我可以把处*女之身给你,但是……绝对不能在这种情况下,这是对我的侮辱!

    可惜,她这个反应,早被陈太忠算中了,说实话,在这种场合下,他一般都是算无遗漏的,一抬手,“嗤、嗤”,几道破空声响起。

    吴言的嘴已经张得好大了,但是,很遗憾,她已经不出任何的声音了。

    “对了,我忘了告诉你,”陈太忠用一种狂热的眼神看着她,做戏嘛,当然要做得十足,“我从小就掉下过山崖,捡到了一本武功秘籍,嗯,还有几颗万年朱果,所以……我会点穴,你就不要试图挣扎了。”

    入耳这话,吴言登时万念俱灰!

    “我会对你负责的,”陈太忠挪过身子,轻轻地抱起了全身**的她,轻轻地吻了吻她的脸庞和**的肩头,深情款款地望着她的眼睛,嘴上却是在继续胡说八道,“我会疼你、爱你一辈子的……”

    对他来说,普通人的一辈子,不过百十年,也没多长时间的,如果吴言肯配合,他倒是无所谓实践诺言。

    吴言缓缓地闭上了眼睛,她口不能言身不能动,只能屈辱地承受即将到来的一切。

    “看着我,你看着我!”陈太忠低声嘶吼着,状若疯狂。“这一切,都是你逼我地,我本来不想这样,我真的不想,可是……你昨天为什么要告诉我,你有了男朋友?”

    这实实在在地是歪打正着!

    吴言的眼睛继续闭着,不予理睬,即将到来的屈辱。让她已经不想再想这些事情了,这家伙就算再痴情,也不能掩饰一个事实……他是个下流胚子!

    只是,不管怎么说,对方是爱自己爱到骨头里了,所以,她的屈辱感,多少是少了点,她的身体也不再是那么僵硬。

    陈太忠非常敏锐地现了这一点,难道说。传言真的属实……女人果然是这么好骗?嗯,我需要再加把劲儿!

    事实证明,女人果然是非常好骗,在他延绵不断的情话攻势下,吴言地身体,越来越放松,于是。陈太忠逐渐开始在书记大人身上尝试一些手法。那是他跟刘望男“技术交流”时得来的。

    是的,就是一些挑情手法。

    对他来说,任娇是个很不错的老师,也是一个自主性很强的实验品,再经过小有成就者刘望男的指导,眼下的陈太忠对于**手段的了解,已经不像一年前如洪荒一般地那么蒙昧和落后了。

    于是,吴言很悲哀地现。尽管自己在惶恐、在惊栗、在愤怒、在诅咒。但是她那多年未经人开的**。在敏感而强烈的刺激下,有了一些身不由己地反应。

    她愤恨、她恼怒、她羞愧……可是。她无法主宰自己的身体,是的,无法主宰,**原本就是一种本能,并不是单单地以她个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鸡皮疙瘩,不可避免地从她的脖颈延展到了全身,但是,纵然她的身体绷得紧绷绷地,一种异样地感觉,还是慢慢地从身体的最隐秘部慢慢地散放开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猛然间,她觉得双腿之间罩上了一只火热的大手,在那一刻,一股热流奔涌而出,完了,湿了……

    虽然她的眼睛还是紧闭,但脸上已经涌上了大片大片的红晕,虽然她的内心还在努力地抗拒,但是她的身体,似乎已经开始了背叛……

    陈太忠一直在仔细地观察着她,待到他现,她的胸部以上已经微微地泛起了粉色地潮红,而伸在她腿间地左手,已经变得黏滑异常,终于轻笑一声,停止了连绵不绝地情话,站起身子,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夏天,大家穿得都不多,一分钟后,他火热地躯体就压在了她冰凉的身体上,深情款款地吻着她的耳根,那是她的性敏感区之一,“吴言,你一定要原谅我,这真的不能怪我……”

    这厮还在做戏!

    吴言的眼角,一滴泪水不受控制地滑落了下来。

    猛然间,她觉得一阵锥心的疼痛,自下体传遍了全身,纵然是身不能动,她的全身还是不受控制地抖动了一下。

    这下,真的是完了!感受着身体内从未感受到的那份充实和火热,她实在无法形容现在的心情,那是一团乱

    为了房子和面子,哥们儿有必要照顾一下她的情绪!陈太忠很清楚自己想要得到什么,所以,他虽然做着这世界上最丑恶的勾当,却是非常注意被害者的身体反应。

    他能不能当选“凤凰市十大杰出青年”不好说,但是毫无疑问,他绝对可以当选“全球十大温柔强*奸犯”!

    (写强*奸没意思,此处略掉九万八千七百六十五字……)

    白虎还真是棒啊!陈太忠擦拭掉身上的混合体液,看着床上玉体横陈的吴书记,微微有点感叹,吴言这么强势的女人,居然有天生内媚,实在是他没有想到的!

    她的内媚到底是属于“精卫填海”还是“桨入平湖”,他并不是很能分得清,两种内媚其实比较相像,都是那种体内腔道能自始至终、非常全面的收缩那种,而且一波接着一波,永无止境。

    严格说起来,桨入平湖要更好一些,女子在全面达到**时,会不由自主地阴部闭锁,那种**之后紧箍的感觉,最是让男人**!

    不过,眼下吴书记处在被强*奸状态,还是身不能动的那种,指望人家在这种情况下轻易地到达云端,登顶极乐,似乎不太现实,更何况她还有着破瓜之痛?

    已经得逞了嘛,陈太忠本想着就此离开,但是他看着吴言双腿大开,腿间一片狼籍,居然又心生不忍,去卫生间你弄了块毛巾,用热水浸泡之后,很温柔地给她擦拭干净。

    做完这些,他认为自己真的可以离开了,不过转念一想,找把剪子,他把床单剪了一块下来,那一块上,有吴言的处*女落红,也有陈太忠自家的一点糟粕……错了,是仙灵之气。

    这时的吴言,已经张开了双眼,反正都已经这样了,也不可能有更坏的事情生了,她就想看看他还想做点什么

    事实上,陈太忠为她做清洗时的细心,她已经感受到了,不过,给女人洗洗就能免罪的话,这世界上还有强*奸犯么?

    这种惺惺作态,她不稀罕,陈太忠,你给我等着!

    看着他剪下床单,而且那床单上还有淡淡的大片红色,她有点不解,直到陈太忠小心翼翼地将床单折叠,并收进手包的时候,她真的有点感动了。

    他想保留这个,做个纪念?这一刻,她真的不是特别恨陈太忠了!

    殊不知,她实在太高看陈太忠的品性了,这厮想的是,嗯,我手里有了这么个证据,吴书记要是什么时候不听话的话,靠,就拿出来威胁她!

    反正吃干抹净了,绝对是可以走人了,不过,因为这是陈太忠头一次做强*奸犯,些许的内疚总还是有的,所以,他认为自己,应该哄哄她。

    “吴书记,这错误,我已经犯了,不过,我绝对不后悔,嗯,我希望有一天,能同你携手走上红地毯。”——结婚得要房子不是?

    你做梦吧!吴言狠狠地盯着他。

    “你要找警察来,我也无怨无悔,”他轻叹一声,盯着她的眼神里,带着一丝绝望——其实,以他的能力,临时改变一下dna或者指纹之类的东西,并不是很难。

    “我走了……”这厮一边说,一边就走到了门口,手一抬,几道指风响起,同时,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陈太忠~~~”吴言的身子一恢复自由<MARQUEE onmouseover=this.stop() onmouseout=this.start() scrollAmount=1 direction=up width=1 height=1 delay="1"><A href="http://ahsfnk.com/quot;<" href="http://www.taobar8.com">" rel="nofollow" target="_blank">http://www.taobar8.com">淘宝网女装</A> <A href="http://ahsfnk.com/quot;<" href="http://www.tmalsc.com">" rel="nofollow" target="_blank">http://www.tmalsc.com">天猫淘宝商城</A> <A href="http://ahsfnk.com/quot;<" href="http://www.taohu8.com">" rel="nofollow" target="_blank">http://www.taohu8.com">淘宝网女装冬装外套</A> <A href="http://ahsfnk.com/quot;<" href="http://www.taobar8.com">www.taobar8.com</A></marquee>" target="_blank">http://www.taobar8.com">www.taobar8.com</A></marquee>,就从床上蹦了起来,尖声地叫着。

    不过,奇怪的是,她并没有说什么威胁的话,而是声嘶力竭地喊着,“你给我滚回来!”

    可惜,陈太忠早就不见了。

    吴言三步并作两步就向门口扑去,可惜,迎面而来的冷风提醒着她:你身上现在,一丝不挂!

    而且,就这么两步,她的双腿间就传来了剧烈的疼痛,似乎要将她的身体撕裂一般。

    “陈太忠,你这个混蛋!”吴言的身子,慢慢地软倒在地,下一刻,她禁不住嚎啕大哭了起来。

    这时候,陈太忠已经站在了马路边上,等着拦辆出租回家,雨有点大,出租车的满客率实在太高了。

    百无聊赖之下,他恨恨地掏出了手机,妈的,是谁给我打的电话?靠,不是哥们儿机灵,真的难逃一劫啊!呃……是吕强?丫找我会有什么事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