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百一十七章 彪悍的路过(书号:760

第一百一十七章 彪悍的路过

作者:陈风笑
    言今天不是下乡了,她是到凤凰化工厂搞座谈去了。

    香港回归是近几年少有的大事儿,为了政治稳定,市里的主要领导都划分了片区,对市里的企业和厂矿点对点地进行沟通和安抚。

    化工厂本是市属企业,这两年的效益极差,听说工人们的情绪也不是很稳定,而吴言就摊上了这种累活,谁让她只是个区委书记呢?这样万一沟通不畅的话,市里的领导还能出面斡旋。

    还好,化工厂的老总铁永红身后有些背景——他没背景的话化工厂的效益也不至于差成这样,铁总是个相当强势的领导,面对吴书记,他拍了胸脯保证,你放心,我这里不会出事,座谈什么的,跟中层以上的干部谈谈就行了吧?

    吴言不太放心,执意要在厂子里转转,走访一下,结果,就弄成了眼下这样,还好,看着也就要下班了,她就先回来了。

    她一进家门儿,就觉得有点不太对劲儿,不过,她只当自己在进门时又淋了些雨,身体有点不适,倒也没怎么在意。

    只是,这个胸罩……怎么会飞到沙的靠背上呢?她有点搞不明白。

    吴言的头还在滴滴答答地向下淌着雨水,她光着身子走进卫生间,拿了几块毛巾出来,一边擦拭着头,一边盯着那胸罩琢磨着。

    吴书记的身材,还真不错啊,陈太忠坐在沙上。正对着吴言,嗯,该大地地方大该小的地方小,虽然胸部比不上任娇丰满圆润,屁股还是挺翘的嘛。

    反正已经看到了,他也就懒得再回避了,事实上,他见识过的女人并不是很多。而这白虎,传说中是女人中的极品,他可是从来没有见过。

    仙界里有这么个共识,日为阳月为阴,天为阳地为阴,青龙为阳白虎为阴,也就是说只有白虎,才能算得上真正的女人。

    对男人来说,白虎出头为凶,但是。如果男人克得住白虎,那就不要紧了,正是所谓的“青龙可高千丈,白虎不可抬头”!

    啧……好像也不是纯粹的白虎?仔细观察之下,陈太忠看见了几根细微地绒毛,我说嘛,这种极品哪里是那么好见到的……咦。你盯着我看干什么?

    陈太忠略一思索。就明白了,哥们儿一直这么坐着,怕是这沙上,留下了我的屁股印儿?不成,我得慢慢地站起来。

    吴言还真是现了沙上不引人注意的压痕,陈太忠刚一离开,她就走了过去,她非常奇怪。这沙上的压痕。怎么就这么一点点地消失了?

    她是个心思机敏的女人。皱着眉头想了想,又抽*动鼻子闻了闻。终于知道自己心中感觉的不妥来自哪里了——屋里有男人的味道!

    她是个洁身自好的女人,否则的话也不至于同段卫民弄得水火不相容了,她家里很少来男人,所以,对自己家里地味道,她是非常熟悉的。

    而眼下,空气中明显多出了一股其他的味道,那是一种雨后松林一般的清香,这种味道不可能来自女人!

    想到这里,她有点毛骨悚然了,可是,家里空空荡荡的,要是藏个男人的话,她绝对一眼就能看到的。

    这个味道……我好像在哪里闻到过?她放慢了擦拭头地动作,仔细一回忆,想起来了:陈太忠,就是那个年轻地孩子!

    以吴言的身份,能近距离接触到她的年轻干部极少,而这些干部中,不抽烟的就更少了——不管怎么说,敬烟也是一种社交的手段,现在的孩子们,聪明着呢。

    正是如此,她才会对陈太忠的味道印象深刻,眼下想到他,不由得又想起了昨天的尴尬。

    昨天晚上,当她回到家中,冷静下来仔细想想,就知道自己有点失态了,她非常清楚,陈太忠在这件事中并没有犯任何地错误,那香水,大概只是一个美丽地错误,从不懂香水地寓意这点来看,他还是比较质朴的。

    这一刻,那莫名地恐惧已经消失了,她叹口气,一边继续搓*揉着头,一边转身去看梳妆台,梳妆台上的香水盒,静静地矗立在那里。

    她有点后悔了,太忠那孩子,要不是对自己信任,会跑来送礼么?我做的……是不是有点过分,伤了那孩子的心?

    趁着吴言转身的工夫,陈太忠蹑手蹑脚地溜进了另一个房间,他隐约觉得,吴言似乎已经察觉到了什么不妥,他有必要离这个女人远一点。

    反正,该看的不该看的他都看到了,再看也看不出花儿来不是?

    吴言终于擦干了身上,却是没有

    上家里的干净内衣,而是拎起了那个乳罩,若有所思角度,一次次地向沙扔去。

    奇怪,我怎么再也扔不到靠背上了呢?扔了十来次之后,她有点颓然,心里又犯起了嘀咕。

    不管了,去穿衣服吧,她走进了隔壁的房间,打开衣橱……

    陈太忠有点恼火了,我走到哪里你跟到哪里?靠,我再去那个家好了。

    就在走出门口的时候,一件惊天动地的事生了!他的手机……响了!

    **!陈太忠登时就呆住了,我是个猪啊,怎么就忘记关手机了呢?心慌意乱之下,他手上捏的隐身术法诀不知不觉地走样了!

    这铃声实在有点刺耳,吴言就像一只中箭的兔子一般,登时就蹦的老高,“啊”地惊叫一声,愕然向门口望去。

    四目相对!

    两人愣了半天,吴言终于回过神来,身子一闪就蹲到了床边,“陈太忠,你、你、你……”

    “呃,我只是路过……你、你继续哈……”陈太忠语无伦次地解释着。

    事实上,他并不是一个缺乏急智的主儿,否则他也想不到那么多整蛊人的点子,惹得仙界中人合力围攻了,但是,在他两世为人的七百多年里,他从没干过偷窥女人的勾当,眼下被抓了现行,羞愧之下,惊慌失措是在所难免的。

    “我不会放过你的,”吴言蹲在床边,借着大床遮掩着自己的身子,只露出一个脑袋,在那里咬牙切齿,“哼,你……你就等着被双开吧,我还要追究你的刑事责任!”

    这一刻的她,早把对陈太忠的那点愧疚丢得一干二净了,在这一生中,她何曾如此地狼狈过?羞愤之下,她只恨手边没把菜刀,否则一定要丢过去!

    双开?听到这话,陈太忠的火气也腾地上来了,操的,老子还想继续锻炼情商呢!

    他有个非常奇怪的毛病,越是生气的时候,脑瓜越是好使,短短的一瞬间,他就反应了过来一些事情,他冲她笑笑,“呵呵,那你现在可以喊人啊。”

    吴言何尝不想喊人?只是,她住的是临置楼,周围的邻居不是政府就是机关里的人,这事一旦传了开去,让她怎么以后再怎么做人?

    听到这话,她也冷静了下来,而且略一思考,就做出了取舍,“只要你现在离开,我可以保证,不追究你的刑事责任,小陈啊,你还年轻……”

    哈,你这骗人的手段,比哥们儿差多了!陈太忠怎么肯相信这种事态下的保证?他晃悠着走到床边,一屁股坐在床上,居高临下,肆无忌惮地上下打量着吴言。

    吴言紧紧地把身子缩做一团,双手抱着膝盖,用仇恨的眼光死死盯着他,从她的牙关里,一个字一个字地蹦出了她的决心,“陈太忠,你不要太过分,你以为我真的不敢喊人么?”

    陈太忠能感觉到她那种“与敌偕亡”的气势,可惜啊,现在的国家干部,有这种勇气的实在太少了。

    “我不会很过分的,”他笑着摇摇头,用一种冒火的眼光盯着她,“可是,吴言……我的吴书记,我真的暗恋你太久了,你为什么不给我一个机会?”

    入耳这话,吴言纵然目前极其尴尬,但是她的大脑,还是不由自主地机了,他……他真的喜欢我?

    “我给,我给你机会,”她也是了不得的人物,考虑到可以利用这一点之后,她马上点点头,可怜巴巴地望着他,“太忠,你能不能出去一下先?”

    至于对方是不是真的喜欢自己,眼下并不重要。

    陈太忠显然是在胡说八道,不过,他已经意识到了,除非杀了这个女人灭口,否则的话,想让她不再追究自己的责任,或者说想捉住她什么把柄的话,只能硬上了这个女人。

    政府中人,都是非常要面子的,他混了多半年官场,非常明白这一点。

    “呵呵,我不出去,”他缓缓地摇摇头,用一种近乎狂热的眼神看着吴言,“既然被你现了,这个机会,我现在就要。”

    说实话,虽然这是做作之举,但是,尝尝“伪白虎”的滋味——这种诱惑真的对他挺大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