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百一十六章 客串穿墙(书号:760

第一百一十六章 客串穿墙

作者:陈风笑
    太忠对官场的很多禁忌并不是很熟悉,但他可以肯定不是帮不了自己,而是不愿意帮忙,所以,她的话才说得那么绝情。

    而且,引申开的话,他甚至能够断定,就算自己跑去找项大通区长要房子,也做通了区长的工作,大概吴言也会横生枝节地刁难一番。

    这是一种直觉,虽说,他的直觉灵光的时候不多,但这次肯定没错!

    我绝对没有得罪过吴书记!对这一点,陈太忠有把握,那么,她既然有意刁难我,说不得,哥们就得下下功夫,好好整治这女人一番了!

    整治人,他是很拿手的,但整治官员,以让对方听从自己的意愿,无论在人前和人后都不敢炸刺,这是他从没做过的,而且,这不是简单地凭仙力就能做到的,所以,他需要仔细地谋划谋划。

    他左思右想,正没个理会处,猛然间想起一个事实:吴言,她是区委书记!

    :+

    有了这个灵感,他很快就定下了方案,既然受贿罪能让舒城颜面扫地地退出政坛,那么,只要哥们儿掌握了吴言的受贿罪证,自然就可以借机勒索,并且……她肯定不敢声张!

    吴言受过贿么?陈太忠才不考虑这事儿,现在这官场,有几个身家清白的?哥们儿我堂堂的罗天上仙,不也拿过别人地好处?

    所以。吴言受贿是一定的,他要做的,只是找出证据就是了!

    找证据,那就一定得去吴言家,就在两分钟前,吴言拒绝了他送她回家的要求,独自驾车离开了,现在用仙力尾随的话。还来得及!

    不过,这么做也实在侮辱陈太忠了,尾随女人……听起来很猥琐啊,他根本无须如此,只需放一缕神识出去锁定吴言就行了。

    不多时,吴言就回到了她的家,她住在机关事务管理局宿舍的大院里,陈太忠暗暗记住了那个房间,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找穿墙高手了。

    可惜。那个叫水羲生地家伙,已经被古放走了,那厮侥幸地逃过一劫,就此消失得无影无踪,恐怕他这辈子都不敢再来天南省了。

    若是要托古找人,这事机就不密了,将来万一失了风就不好了。陈太忠叹口气。算了,不就是翻东西么?上次我也看了水羲生的手段,不是很难嘛。

    第二天一大早,陈太忠主动找到了岑广图,意思是自己想来矛排办帮忙,岑书记对他这种主动挑担子的举动很是赞赏,“其实,来了矛排办。你还是管你们开区那片儿。反正。眼下是非常时期,一切以不出事为前提。”

    说穿了。临时扩增矛排办的人员,不过就是个花头而已,以示大家都在勤勤恳恳地工作,这不是?连紧急应对措施都出来了,可见……凤凰市对此是很重视的!

    不过,不管怎么说,陈太忠作为政法委书记,他的任务还是增加了不少,他得走街串户地去明察暗访,这个节骨眼上,万一出了什么事,他真的难逃其咎。

    还好,天上一直淅淅沥沥地下着小雨,所以这差事倒也不算辛苦,否则的话,凤凰市的气温就太高了点,就算陈太忠有仙力护身,可仙灵之气也不是这么浪费的。

    就这么遛遛达达地,就到了下午三点,开区是新街区,没什么不太稳定的企业,也不够繁华,值得陈太忠关注的重点,并不是很多。

    但是,他还是很不高兴,因为他没有遇到入户盗窃的小偷。

    原本他是想抓个穿墙的来帮忙翻查吴言的住所的,古早就说过,术业有专攻,专业地事情,最好还是请专业人士来做。

    至于说到最后那穿墙地会不会抖搂出这事?抱歉了,陈太忠压根儿就没想着留下活口,小偷这行业本来就是高风险高回报的,杀也就杀了。

    既然找不到,还是我自己来吧!他倒也有思想准备,嗯,眼下这时机正好,吴言肯定不可能在家,而他还在四处巡视,万一事的话,他不在场的证据虽说拿不出来,但毕竟也是工作时间不是?

    想到就做,半个小时之后,他就出现在了吴言的住所里。

    房子不大,两室一厅还是那种客厅奇小的布局,这是十几年前机关事务管理局盖的“临置楼”,专门为那些外地调来的干部和家属准备

    地场所,等到该干部继续升任或者在本地添置了住房要交还管理局。

    说是这么说,但这么多年下来,由于每年总有那么个把两个户主赖着不走,管理局内部也占用了不少,为自己地职工临时解决住房,这房子的资源就相当紧张了,这也亏得是吴言,换个别地正处级,未必就能弄到这么一套房子。

    房子的空间虽然不大,但吴言收拾得还是比较利索的,房屋里的物品不是很多,整个房间显得比较空旷,没有憋气的感觉。

    看来吴言并没有在这里常住的打算,除了那张一米八乘两米的大床之外,家里就没什么太奢侈的家具了,倒也符合人民公仆的一贯作风。

    从哪儿开始搜起呢?陈太忠开始仔细地回忆水羲生那天的举动,嗯,好像有画框后、花盆底、暖壶夹层、书架、窗帘盒……

    可是,吴言家里的布局,跟舒城根本不能相提并论的!陈太忠愣愣地看着这空空荡荡的房子,一时竟然不知道该从何处入手,心中不由得大恨:都是区委书记,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既然来了,就不能空着手走!对于困难,陈太忠从来都敢直面的,难,我叫你难!再难,有冲紫府金仙难么?

    一边给自己打气,一边他就将沙垫子掀了起来,不就是个搜查么?嗯……对了,还得注意恢复原样,动作也不能太大!

    看人做事,总是很容易的!搜了半个小时之后,陈太忠终于得出了这个结论,他已经把这个房间搜了两遍了,还是没找出什么受贿的证据!

    而且,他看看自己动过的地方,总觉得自己没有把东西恢复到原样儿去,好像不是歪了点就是位置有所改变,等他再三调整,觉得差不多之后,仔细想想,他对物品原来是怎么摆放的,却是根本想不起来了!

    水羲生那个蟊贼怎么能做得那么顺溜呢?

    屋外的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变得大了不少,“哗哗”的雨声弄得他心烦意乱的,操的,不是吧?难道说……吴言没受过贿?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他再次摇摇头,别的他不敢肯定,但他可以确定的是,女人对钱财的**,绝对是远远大于男人的,就算女仙都是这样呢,求紫虚大帝办事,就得给他的小蜜女仙塞不少好处!

    我到底是遗漏了哪里?他扫视着房间,苦苦思索着。

    就在这个时候,“咔嗒”一声,有人拿钥匙开门!

    穿墙术!陈太忠想都不想就捏起了法诀……咦?慢着,不能白来,还是隐身术吧!

    进门的肯定是吴言,她浑身上下,淋得像只落汤鸡一般,她穿的还是昨天的衣服,只是,衬衣和裙子全都紧紧地贴在她的身上,玲珑的曲线,一览无遗!

    她脚上的凉鞋,上面也沾满了泥水,甚至丝袜上都溅上了不少的泥点,这是下乡去了?

    陈太忠下意识地抬起手,想看看时间,却才想起,自己还隐身着呢,不过,他可以确定,眼下约莫就是五点左右的样子。

    靠,上班时间跑回家,有你这么做区委书记的么?他恨恨地腹诽着,一屁股坐到了沙上。

    吴言放下手包,先换上拖鞋,再把凉鞋拿到房门口,磕磕上面的泥巴,随即缩回身来,将房门反锁了,把窗帘也拉了起来。

    下一步,自然是换衣服了,陈太忠不想看,没劲,有什么好看的?不过就是一堆肉嘛。

    嗯?什么东西飞到我头上了?陈太忠拿下来一看,晕死了,是胸罩?靠,你这是要我扮战斗机飞行员么?

    有你这么把胸罩乱扔的么?陈太忠恨恨地转身看向吴言,才现吴书记正目瞪口呆地看着他。

    吴言刚把内裤脱到腿弯处,隐约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动,一转头,却现自己的胸罩悬空停在沙上空,登时就愣在了那里。

    是我眼花了么?她揉揉眼睛,然后再仔细看看,却现胸罩好端端地落在沙的靠背上,嗯,果然是这样。

    陈太忠却是不小心看到了吴书记的要紧部位,他的眼睛在瞬间瞪得老大,吴书记……呃,是白虎?

    怪不得这女人这么厉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