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百一十五章 牛柳掉了(书号:760

第一百一十五章 牛柳掉了

作者:陈风笑
    上明月大酒店,吴言来过很多次了,不过,没有任何她像今天一样,感到如此地不自在。

    这种大酒店消费极高,不过,近几年凤凰市的展极快,所以上座率和翻台率一直居高不下,等他俩来的时候,四人座的小包间只剩下三个了。

    “要不,来个大包间算了?”吴言斜眼瞟瞟陈太忠,“包间大一点的话,嗯……空气会好点的,你说呢?”

    说这话的时候,她的心里有些忐忑,既希望对方同意,又有点害怕,对方万一不同意的话,她无法坚持这个主张——最起码,大包间的包间费,要比小包间贵一些。

    陈太忠倒是没想到她能提出这个建议,事实上,上次同吴书记独处一室的情景,他还记忆犹新,那种尴尬,他也不想再经历了。

    他侧头看看迎宾小姐,“怎么样?有大包间么?”

    大包间也订出去不少了,迎宾小姐翻来翻去,找出两个空着的大包间,不过,都是两台的那种大型包间,就是说,如果可能的话,他俩在吃饭的时候,没准要同另一桌人共同使用一个包间。

    这个,吴言并不在乎,多一桌人,它还是包间,能隔绝大多数人,在吃饭时基本没什么人打扰,就算是达到目的了。

    陈太忠当然更不在乎。

    遗憾的是,他俩坐下,刚点完菜。那一桌子就来人了,来地还是熟人,凡尔登水泥厂的吕老板,带了七八个人走了进来。

    吕强一眼就看到了陈太忠,略一错愕,就走了过来,笑嘻嘻地点点头,“哈。太忠,还真是巧啊,我还说没包间了呢,没想到拼一间,居然就遇到你了?”

    陈太忠站起来,笑着同他握握手,“呵呵,吕老板,好久不见了啊,你的水泥厂买卖怎么样?东临水那儿。没啥问题吧?”

    两人不咸不淡地扯了两句,吕老板见他没有引见身边女士的意思,说不得心里就有点好奇,他耸耸眉毛,“呵呵,太忠,这位是?”

    陈太忠看一眼吴言。现她脸上没什么不悦的暗示。笑嘻嘻地开口了,“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顶头上司,吴言吴书记……吴书记,这是凡尔登水泥厂的老板,吕强。”

    这是吴言?吕强登时就是一愣,虽然他同横山区打交道不多,但凤凰市官场第一美女的名声。实在是响彻政坛了。更关键地是。吴言还是市里近年来风头极劲的青年干部。

    他笑嘻嘻伸出手来,“哈。吴书记,久仰久仰,看来,小陈是有了一个好领导,你也有了一个能干的部下啊……”

    这话说得滴水不漏,吴言也只能站起身子,笑嘻嘻地同对方握握手,“吕总的名字,我也早听说了,呵呵,欢迎你来横山区投资啊。”

    又闲扯了两句之后,陈太忠向吕强努努嘴,低声话了,“老吕,你那边还有客人呢,不去招呼招呼?”

    “屁的客人,一帮小喽罗,有小李招呼呢,”吕强的不满意,直接就挂在了脸上,不过,他说话的声音很低,看来还是有点忌惮什么,“都是税务局不主事儿的,给他们脸,他们还真敢跟着来这儿,等一阵,我要他们好看。”

    显然,这一趟他是来得不情不愿,所以借了过来搭讪的工夫,晾晾那帮人,倒也是常事。

    “那你索性不要请他们不就完了?”陈太忠有点纳闷,在他的印象中,吕老板做事,没这么有个性地,今天这是怎么了?“倒省得惹人了。”

    “呵呵,”吕强无奈地苦笑一声,“阎王好见,这小鬼难缠啊……算了,不打扰你们二位了,我过去了。”

    吕强过去没多久,那一桌子的人就频频地转头过来看他俩,显然,吕老板应该是点出了,那位美艳的女人,就是政坛上赫赫有名的吴言书记,那些没见识过的人,自然要多瞅吴书记两眼。

    吴言被这些人看得虚火一个劲儿地上升,她很讨厌这种关注,作为一个女人,她在官场里已经受到过不少的骚扰和歧视了,她真的非常不喜欢这种场面。

    既是如此,说不得她就要把座位略微地挪挪,也算是眼不见心不烦,不过,她显然不能隔了两米地大圆桌同陈太忠对坐——那样地话菜怎么摆啊?

    那么,她只能向陈太忠这边靠靠了,虽然,她非常不情愿这么做。

    注意她的目光们,很敏锐地现了她这个举动,吕强更

    差点把眼睛珠子瞪出来,我日,这个小陈,还真的不这架势,是把凤凰市的官场一枝花摘回家了?看来,有些事儿,是不是还是应该找小陈帮忙办办呢?

    菜终于上来了,吴言也懒得再理隔壁的目光,一边夹菜,一边轻声同陈太忠攀谈了起来,当然,现在两人谈论的,肯定是隔壁的吕老板,“他会怎么要人家的好看?”

    “拼酒呗,”陈太忠笑笑,“我印象中,他地酒量很大……吴书记,你夹菜啊……”

    这边是轻声细语,吕强那一桌知道了这边地身份之后,也没人敢喧闹,就算是在众人相互敬酒地时候,也是尽量压低了嗓子,权力在哪里都会得到尊重。

    饭菜吃得差不多的时候,陈太忠终于开始张嘴试探了,对于这次试探,他寄予厚望也信心满满,哥们地谈话方式设计得很巧妙呢,“吴书记,我印象中……没听说你有男朋友啊。”

    终于还是来了!吴言心里一叹,脸上却是没什么变化,“嗯,别人刚介绍的,比我大一岁,感觉还不错,就先处处吧。”

    “大一岁”三个字,她说得格外清楚些,你听明白了吧?

    “你们……打算啥时候结婚?你也不能一直忙工作不是?”这话听到吴言耳中,显然是某人最后的挣扎了。

    算了,让他死了心好了,吴书记心一横,若无其事地去夹一块牛柳,嘴上淡淡地回答,“嗯,我年纪不小了,尽快吧,目前计划是‘十一’,不过,没最后定下来。”

    “结婚用的房子,准备好了吧?”某人终于图穷匕见!

    这个问题,让吴言略微有些奇怪,搁在平时,以她的精明,应该能猜到些许缘由,不过,她已经陷入了某种偏执中,于是点点头,“嗯,这不是什么问题。”

    “我年纪也不小了啊……”陈太忠开始陈述愿望了。

    “你还年轻,”吴言毫不留情地打断了他的话,这次,隐隐就有些严厉了,你年纪再不小,追我也是不现实的!“年轻人,应该看得远一点!”

    我想要套房子,跟看得远一点有什么关系?陈太忠很是奇怪吴书记的变脸,“你看,我也到了结婚的年龄了……”

    你继续!吴言冷冷地看着他,心中居然升起了一丝鄙夷。

    “而且,我家的住房条件太差了,家里还有老人……”陈太忠继续陈情。

    吴言登时就愣住了,她隐隐明白陈太忠要说什么了,但是,正是因为明白了,她才愣在了那里,这个包间,空调开得大了点?我怎么觉得,有点冷?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心态,陈太忠追她,她要努力拒绝,甚至还因此产生了点鄙薄其人的心态,但是,当她弄明白陈太忠只是想弄套房子的时候,在瞬间,那一丝丝的鄙视,就转化为了浑身的冰凉,紧捏着筷子的手指指节也由于用力而变得苍白无比。

    随之而来的,自然是滔天的怒火!

    恍惚中,她听到那厮还在滔滔不绝地诉求着,“……区里既然有机动的房子,能不能考虑一下我的特殊情况……吴书记,吴书记!你把牛柳掉到桌子上了!”

    “你不用再说了,”吴言咬咬牙,冷冷地话了,她用了最大的努力来克制自己的愤怒,以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是很激动,“那是项区长负责的,跟党委这里,一点关系都没有,抱歉,我爱莫能助。”

    咦?这人怎么这样啊?陈太忠就算再不通世事,也知道吴书记眼下,是跟自己撕破脸了,怎么,你结婚房子不是问题,哦,哥们我用这个借口申请一张外卡,你就跟我翻脸?看我好说话是不是?

    他真的有点恼怒了,哥们之所以屈意迎逢你,不过是想在外人面前博个面子而已,你倒好,自己吃饱了,以为别人家也不饿是不是?

    女人,你知道不知道?罗天上仙肯这么对你,你家祖坟上,已经是冒了青烟了!

    他是越想火越大,可是,随着火气的上升,他的脸上,反倒是流露出了一丝笑意,“呵呵,原来是这样啊,那倒是我搞错了,嗯……不行的话,就算了吧,不管怎么说,今天是打扰吴书记了。”

    若是仙界中人在场的话,十个里有九个都知道,这厮又打算使坏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